如何学习黑格尔哲学?

作者:Andy Blunden

不幸的是在目下,列宁在八十年前提出的如下警句,比当时更贴近现实和更具有重要意义:“不钻研和不理解黑格尔的全部逻辑学,就不能完全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特别是它的第一章。因此,半个世纪以来,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理解马克思的!

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会跟您说:黑格尔发明了辩证法,而他是一位“客观唯心主义者”。但他们当中只有极少数人真正读过黑格尔的著作。不过,马克思和恩格斯很少去写阐释黑格尔思想的文章{也不是没有,例如:恩格斯所写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Socialism: Utopian& Scientific)第2章和《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Ludwig Feuerbach & the End of Classical German Philosophy)第1节是现存的黑格尔思想的概括性杰作},但我们可以从马克思在1843年所写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部分。译者注)和在1844年所写的《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摘自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译者注)中当看出马克思通过批判黑格尔来组织他自己的观点。而马克思在1859年写成的作为《资本论》底稿的《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表明了他对黑格尔所作的批判,对贯穿自己一生的思考是至关重要的。

要想理解黑格尔(及其思想),除了阅读他的著作(不管是德文原版还是译本)之外别无捷径。这个网站提供了一些“走近”黑格尔的不同途径

恩格斯的阐释: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2章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第1节

这两本书都是短小精悍的马克思主义入门著作,其中一些章节(如上)谈及辩证法和辩证法思维的历史渊源。以下这个链接方便您浏览马克思与恩格斯关于黑格尔的一系列文章;对于初学黑格尔哲学著作的读者来说,恩格斯关于辩证法的其他著作过于精简;而马克思的相关论著最好是等到您熟悉黑格尔的一些著作后才回过头去读(当然也有例外,如以下简短篇章:《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当中的 “政治经济学的方法”1,和《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当中总结的“《资本论》使用的叙述方法”2

整体地把握黑格尔3

以下这个链接方便您浏览黑格尔的主要著作,本网站提供其所有电子资源。

  • 在他的《哲学科学百科全书》当中,黑格尔系统地阐述了他研究的所有主题(subject)。《全书》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逻辑学(通常被称为“小逻辑”。以下单独所提“逻辑学”,除特别注明外,均指《小逻辑》的内容。译者注)、自然哲学和精神哲学。其中的《导言》4是我们进入黑格尔哲学的大门。

逻辑学分为存在论(Being)、本质论(Essence)和概念论(Notion)。自然哲学分为数学(Mathematics)、有机物理学和无机物理学(Inorganic & Organic Physics),而精神哲学则分为主观精神(Subjective Spirit)、客观精神(Objective Spirit){亦称为《法哲学原理,或自然学和国家学纲要》(Philosophy of Right)}和绝对精神(Absolute Spirit)。浏览上述这篇《导言》可以让您了解黑格尔著作的大致研究范围。

列宁对逻辑学的研读笔记5使得很多马克思主义者多少已经了解到黑格尔逻辑学的内容,而读《小逻辑》是了解黑格尔著作的好途径。

黑格尔分三步向他的读者讲述逻辑学的内容:

  • 直接去浏览《小逻辑》的分析目录,在每一节标题下面我们都会加上简短的注释6,这是迅速入门黑格尔逻辑学的好办法;
  • 《逻辑学大纲》是对黑格尔逻辑学的简要阐述。虽然并不足以让您真正理解逻辑学,但它用黑格尔的话来介绍逻辑学。不过我个人认为这篇大纲在易读性上还是显得过于隐晦和扼要;
  • 而最值得推荐的著作当然是黑格尔的《小逻辑》。我建议您在读完《小逻辑》的导言部分后,反复浏览存在论、本质论和概念论的内容,直到您理解逻辑学的这三个部分的含义。您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三个部分,以便您能够把握其内容。在阅读黑格尔的著作时,不仅要知道黑格尔讲了什么,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清楚他是在书里的哪个/哪些地方讲到的。因为黑格尔并不感兴趣于证明这个或那个论述(statement)是正确的,他感兴趣的是所有这些特殊的个别的洞见(each specific insight)在真理的发展过程中处于哪个位置,——而整个黑格尔哲学体系是由一个又一个三段论(triad)嵌合起来的(翻开《小逻辑》的目录便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译者注)。
  • 最后,1812年黑格尔所写的《逻辑科学》{the Science of Logic,亦即“大逻辑”7(”Larger Logic”)}是对黑格尔哲学体系的明确表述,而书中讲到的概念贯穿他的所有著作。然而,那长达884页的篇幅当中尽是严格的三段论和晦涩的文字,不带任何举例和用语平白的说明,使得这本书的阅读难度非常高!

我所转述的逻辑学的阅读步骤能帮助您通读黑格尔的著作,并让您避开大量细节。这些细节位于本网站相互链接的不同文档里,位于所有被列宁援引的而又被其他马克思主义者不断重复使用的文本里、以及所有其他频繁引用的段落(我会用超文本链接导向一些马克思主义评论文章)。您可以随时回顾本文所介绍的这条黑格尔逻辑学“主线”(包括后面若干个部分的全部内容)。8

又或者,如果您偏好于了解人民(people)或社会问题而非“逻辑”,您可以从了解黑格尔对君主立宪制的辩护——《法哲学》(中文译本叫《法哲学原理》9。译者注)入手。

《法哲学》是黑格尔关于法(law)10、政治(politics)和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这本书的导论部分11对当代的读者来说,或许是关于黑格尔哲学的最佳介绍之一。黑格尔认为如果一个社会体制是“非理性的”(‘unreasonable’),那么它必定会爆发危机。所以历史进程本身是世间的理性本身的展开(So history was itself a working out of Reason in the World)。马克思早年——在他那篇通过研究古希腊唯物主义哲学家来批判黑格尔的博士论文之后——有一部著作就叫《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在《法哲学》中,黑格尔关于政治、历史、政治经济学、社会公正、国家(the State),等等的观点是非常明确的。而且从逻辑上讲,这本书的确是任何一位想要理解黑格尔的社会主义者的入门读物。对于黑格尔而言,在客观精神(Objective Spirit)中体现的原则已经在逻辑学当中得到充分的阐释,因此他希望读者先读他的逻辑学部分。但说实话,正是黑格尔早期的政治批判使其逻辑学的内容非常复杂!

  • 尝试浏览《法哲学》的分析目录,在每一节的标题下都有一行简介;
  • 《哲学科学全书》中的“客观精神”是黑格尔所作的简短总结,它相对来说比较易读,值得推荐。
  • 《法哲学》并不会很难读,其重要内容包括论述“市民社会”(Civil Society)12和“国家”(the State)13的章节。

《精神现象学》(the Phenomenology)是黑格尔第一本完整发行的出版物,包含了他之后著作的所有主题。《精神现象学》对法国黑格尔主义和那些对黑格尔的美学感兴趣的人来说是特别重要的。这本书包含了论述主-奴辩证法(Master-Slave dialectic)的著名段落。这是一本阅读难度和阅读量都很大的著作,但是它的导言14部分非常易读,而且很好地介绍了黑格尔哲学的内容。很多读者想直接去读主-奴辩证法的内容15,但先读完导言部分从而理解黑格尔如何定义“主体”(subject)是很重要的,另外还推荐您先去阅读黑格尔的早期著作《伦理生活体系》(System of Ethical Life

《精神现象学大纲》(Outline of the Phenomenology)是黑格尔对《精神现象学》的摘要。

最后,对于想深造的学习者来说,还应该阅读相对不那么有名的《自然哲学》(Philosophy of Nature)

请务必谨记,无论您何时去读黑格尔的书,当您有计划地读完每本著作的初始章节(应是指上述导言、导论或大纲。译者注)时,应先快速浏览完要读的那本书,看看它主要是由哪些三段论(triads)组成的。和其他人写的书不同,黑格尔的书是很难完全按照从头读到尾的顺序看完的。

现代人写的导言

我们这个网站提供了不同作者所写的难度不一的介绍黑格尔思想的文章:

其他作者的相关文章统一收录在其他作者索引表当中,包括马克思主义者(如:亚历山大·科耶夫、赫伯特·马尔库塞,托尼·史密斯)所写的批判文章。

术语表 & 其他资源

本网站提供了丰富的术语和人物的汇编表。在这里,您会发现在黑格尔著作的网页版中,我们设置了很多讨论或解释相关概念的文章的超文本链接。而在其他作者的文章中,如有讨论到黑格尔的内容,我们也会设置超链接到黑格尔的相关著作。

除了提供在线支持外,这些资源可以提供各具特色的浏览体验。您可以自己安排浏览特定的课题或主题:有了超文本链接的帮助,您可以从黑格尔的著作到术语表再到其他作者的相关文章,再折回来读。资源选单包括:

黑格尔的影响

对黑格尔的评论(Hegel’ Critics)提供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每一位关键人物的相关代表作。此外还提供了其他作者的一些评论文章,以便读者能从中观察从1841年至今黑格尔是如何被理解的,又是如何被误解的。

以下对辩证法的概述文章或可适应您的特定观点:

祝您阅读愉快!或许您会喜欢从以下摘自《小逻辑》导言部分的内容开始,走进黑格尔哲学体系:

§ 6

……简言之,哲学的内容就是现实(Wirklichkeit)。我们对于这种内容的最初的意识便叫做经验。只是就对于世界的经验的观察来看,也已足能辩别在广大的外在和内心存在的世界中,什么东西只是飘忽即逝、没有意义的现象,什么东西是本身真实够得上冠以现实的名义。


对于这个同一内容的意识,哲学与别的认识方式,既然仅有形式上的区别,所以哲学必然与现实和经验相一致。甚至可以说,哲学与经验的一致至少可以看成是考验哲学真理的外在的试金石。同样也可以说,哲学的最高目的就在于确认思想与经验的一致,并达到自觉的理性与存在于事物中的理性的和解,亦即达到理性与现实的和解。


在我的《法哲学》的序言里,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

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


这两句简单的话,曾经引起许多人的诧异和反对,甚至有些认为没有哲学,特别是没有宗教的修养为耻辱的人,也对此说持异议。这里,我们无须引用宗教来作例证,因为宗教上关于神圣的世界宰治的学说,实在太确定地道出我这两句话的意旨了。就此说的哲学意义而言,稍有教养的人,应该知道上帝不仅是现实的,是最现实的,是唯一真正地现实的,而且从逻辑的观点看来,就定在一般说来,一部分是现象,仅有一部分是现实。


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尽管人们都随便把它们叫做现实。但是,甚至在平常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因为所谓偶然的存在,只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的、可能的存在,亦即可有可无的东西。


但是当我提到“现实”时,我希望读者能够注意我用这个名词的意义,因为我曾经在一部系统的《逻辑学》里,详细讨论过现实的性质,我不仅把现实与偶然的事物加以区别,而且进而对于“现实”与“定在”,“实存”以及其他范畴,也加以准确的区别。


认为合理性的东西就是现实性这种说法颇与一般的观念相违反。因为一般的表象,一方面大都认理念和理想为幻想,认为哲学不过是脑中虚构的幻想体系而已;另一方面,又认理念与理想为太高尚纯洁,没有现实性,或太软弱无力,不易实现其自身。但惯于运用理智的人特别喜欢把理念与现实分离开,他们把理智的抽象作用所产生的梦想当成真实可靠,以命令式的“应当”自夸,并且尤其喜欢在政治领域中去规定“应当”。这个世界好象是在静候他们的睿智,以便向他们学习什么是应当的,但又是这个世界所未曾达到的。因为,如果这个世界已经达到了“应当如此”的程度,哪里还有他们表现其老成深虑的余地呢?


如果将理智所提出的“应当”,用来反对外表的琐屑的变幻事物、社会状况、典章制度等等,那么在某一时期,在特殊范围内,倒还可以有相当大的重要性,甚至还可以是正确的。而且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不难发现许多不正当不合理想的现状。因为谁没有一些聪明去发现在他们周围的事物中,有许多东西事实上没有达到应该如此的地步呢?但是,如果把能够指出周围琐屑事物的不满处与应当处的这一点聪明,便当成在讨论哲学这门科学上的问题,那就错了。


哲学所研究的对象是理念,而理念并不会软弱无力到永远只是应当如此,而不是真实如此的程度。所以哲学研究的对象就是现实性,而前面所说的那些事物、社会状况、典章制度等等,只不过是现实性的浅显外在的方面而已。

原文标题:How to Use this Site to Understand Hegel

原文链接: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hegel/help/introduc.htm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37-46页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8-24页 )
  3. 此标题原文为Reading Hegel from the top
  4. 《小逻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年,第37-60页
  5. 原文为As a result of Lenin’s study of the Logic
  6. 在《小逻辑》(商务印书馆,2012)当中,黑格尔的每一个论题(以符号§开头)后面都有相应的附释,基本为黑格尔课上的学生笔记。本注释提供的链接页面中,红色字体的引言摘自相应附释的开头。
  7. 《逻辑学》,杨一之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年
  8. 译者注:我对这段话的翻译没有确切把握(但不影响上下文和全文立意)。为了不引起对文意的误解,补充原文:The file structure of my transcription of the logic invites you to read through, skipping over a lot of detail taken up in files accessed via links and all the passages quoted by Lenin, and endlessly recycled by other Marxists, and all the other frequently cited passages, with hypertext links to the relevant Marxist commentary, are found on this “main road” through the Logic, which include the last few sections in full.
  9. 《法哲学原理》,范扬,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年。
  10. 译者注:应该区分黑格尔所指的“法”和我们日常生活中常提到的“法律条文”。可参考邓晓芒先生的说法:“这里的‘法’又译作‘权利’,德文是‘Recht’,相当于英文中的‘right’(而不是law)。”摘自《邓晓芒讲黑格尔》,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46页。
  11. 或见《法哲学原理》,范扬,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年,第1-40页(位于序言后)。
  12. 《法哲学原理》,范扬,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年,第197-252页
  13. 《法哲学原理》,范扬,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年,第253-351页
  14. 《精神现象学》(上),贺麟,王玖兴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年,第51-62页。
  15. 译者注:例如同上书,第122-132页,“一、自我意识的独立与依赖;主人与奴隶”。
  16. 《列宁全集》第55卷(“哲学笔记”),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 年,第190-192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