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资本主义必须终结,那么应该用什么来取代它?

迈克尔·耶茨(Michael Yates)

宴之傲 译

季耶 校

“今天,世界面临着多重危机。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场迫在眉睫的环境灾难”

今天,世界面临着多重危机。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场迫在眉睫的环境灾难,它的特征是气温和海平面迅速上升,物种大面积灭绝和减少,有毒气体,包括我们海洋在内的水资源污染,土壤弹性丧失以及日益严重的荒漠化。我们正在迅速达到一个已知人类社会将无法维持的地步。

与此同时,我们目睹了各种不平等现象的显着增加:收入、财富、健康、预期寿命、从学校教育到饮水的各种渠道;新法西斯运动在全球南北各處的蔓延;少数跨国公司惊人的权力积累;以及看起来永远不会停止的战争。

本文作者迈克尔·耶茨

到处都存在着一种明显的多重疏离感:我们彼此疏离,彼此竞争;我们与自己劳动生产的商品和服务相脱节;我们与大自然的关系被撕裂;我们甚至与自身撕裂,当我们装出一副快乐的外表时,内心却充满焦虑。

虽然造成这些灾难的直接原因有许多,但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生产与分配系统的性质。资本主义是一种生产方式,其核心是资本的不断积累,追求尽可能多的利润,并利用其扩大初始资本,从而实现增长。反过来,这种积累又是通过对雇佣劳动的剥削和对人的身体及自然的掠夺而实现的。

实现剥削和征用发生的方式以及使整个企业得以不断复制的体制结构是复杂的,限于篇幅我无法充分解释这些问题。然而,只需指出,整个大厦都是建立在世界上极少数人对土地、自然资源、建筑物、机器和工具的所有权的垄断之上的——而这些正是每个人为了生存所必须获得的东西。

本文作者最近的一本书《工人阶级能改变世界吗?》

今天,最富有的1%比其它99%拥有更多的财富。这使得富人拥有凌驾于其它所有人和事物的巨大影响力,无论是在工作方面、政治领域还是对地球母亲本身的征用。他们控制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肆意破坏大自然,一切都是为了无休止地追求金钱。正如马克思所说:“积累啊,积累啊!这就是摩西和先知们!”(按:出自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22章)。

资本积累的后果正如上文第一段所述。毫无疑问,随着越来越多的财富集中在社会顶层,而底层社会只能承受痛苦,随着地球变暖,人类的生活越来越不稳定,这些问题将在未来几年进一步加剧。这意味着,除非发生根本的、全面的变革,否则我们注定要失败。这里有两个含义。第一,必须彻底废除资本主义的方方面面,至少必须废除这些东西

  • 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包括土地;
  • 为利润而生产;
  • 对无止境经济增长的痴迷;
  • 雇佣劳动的剥削;
  • 对农民土地、城乡公共空间的掠夺,对妇女的劳动和身体、黑人的身体的剥削,以及所有形式的父权制和种族主义;
  • 对自然界的私人掠夺;
  • 帝国主义。资本主义总是意味着世界其它地区成为富裕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
  • 从家庭到国家,从教育、媒体到法律制度,所有机构和机制维护资本主义和社会再生产的作用。

委婉地说,这些都是艰巨的任务。实现这些任务需要工人和农民在全球范围内的空前团结。必须刷新工会,彻底改造旧的工会;必须形成富于战斗性的、有原则的新的政治组织;激进的、批判性的教育必须成为所有斗争和组织的核心;必须与政府直接对抗,以赢得保障工人阶级更大安全的计划;以及必须发展直接行动和集体自助的形式,以提供基本必需品,并在资本主义的外壳内创造资本主义的替代品。

其次,我们必须弄清楚我们要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如果人类要在类似可持续发展的地球上生存下去,某种形式的生态社会主义(eco-socialism)似乎是必不可少的。虽然我和其它任何人都无法也不应该为这种生产方式制定详细的蓝图,但我们可以笼统地描绘出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以下是其中的一些,以要求的形式提出:

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我们正走向威胁人类生存的多重环境灾难。我们从大自然中占用的东西必须被归还。如果不这样做,工人阶级就没有世界可以改变。所有的经济决策都应以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为中心决定因素;

计划经济。市场的无政府状态应该被生产的有意识的计划所取代。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不合情理的不平等是依赖市场的直接结果。这些既不可取也不必要。既然公司亦可以有计划,为什么整个社会不能作一个整体的计划呢?

尽可能多的消费社会化,特别是交通和育儿。生活安排也可以更加集体化。这不仅可以节省资源,还能让我们在社交中获得归属感和幸福感。我们是群居动物,不应该过着被不必要的私人消费品包围的孤立生活中;

工人-社区对工作场所的民主控制,尽可能消除详细的劳动分工,以社会效用为指导原则建造和引进机器。废除雇佣劳动;

从学校到媒体,所有社会再生产机构的公有制。尽可能多的商品生产和服务也是如此。在许多情况下,由工人和社区经营的合作社应该负责生产和分配的决定。就交通费用和健康环境而言,当地供应对食品来说尤为重要。当食物种植在食物消费地附近时,有机地将营养物质送回土壤将容易得多;

一个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完全平等的社会——男女之间、所有种族和族裔群体之间、所有人(无论其性别身份或性取向如何)之间,每个国家之间以及每个国家内部,在工作、地域和获得所有社会服务和福利设施方面一律平等。

我们必须始终与泛滥的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作斗争,这种自我中心使得多数人被少数人支配。这样一个社会是不可能解放的;它不能终止我们感受到的多重疏离感。我们是有思想和目的性的存在,具有巨大的潜力。一个良好的社会必须确保这些能够为所有人的利益而发展。

如果我们在所有的斗争中将这些简单的想法牢记在心,我们就能开始创造一个与我们最好的天性和希望相符的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错误,也会有很多教训需要吸取。然而,如果人类在地球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以一种集体的、分享的方式生活的话,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不有意识地利用以前生活方式消亡以来所学到的一切,并创造一个现代的、更好的生活方式。

2019年4月9日


本文由美国利哈伊谷的可持续社区联盟的超越资本主义工作组(Beyond Capitalism Working Group of the Alliance for Sustainable Communities–Lehigh Valley)出版的《左转》(Left Turn)杂志2019年春季号上发表。作者迈克尔·耶茨是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Monthly Review Press)的编务总监。他最近的一本书是《工人阶级能改变世界吗?》(Can the Working Class Change the World?)。书介见:https://www.jinglei1917.net/theoriesofclassstruggle/#i-7

原文题目:If capitalism must end, what should replace it?

原文链接:https://www.sustainlv.org/focus-on/if-capitalism-must-end-what-should-replace-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