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不再哑忍,现在她们知道要为自已发声” ──工会组织者安·蒙塔古谈上月麦当劳反性骚扰罢工

斯坦·米勒(Stan Miller)  采访

云中君 译

季耶 校


安·蒙塔古(Ann Montague)是美国服务业职工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SEIU)503分会的工会活动家,革命社会主义者,还是一位退休社工。她最近在美国和我们一起参与了罢工,反对性别歧视。

图片说明:为抗议连锁快餐业巨头麦当劳未充分解决长期存在的工作场所性骚扰问题,全美十大城市麦当劳员工上月首度举行反性骚扰跨州罢工。他们在午餐尖峰时间走上街头。


问:麦当劳的员工组织了反对性别歧视的罢工。谁组织了他们?这次罢工与“争取15美元”(The Fight for $15)的活动有什么联系吗?他们的成功之处在哪?

今年10月初,位于美国中西部(伊利诺伊州、密苏里州、威斯康星州),南部(北卡罗来纳州、佛罗里达州、路易斯安那州)和西部(加利福尼亚州)的麦当劳工人走出去抗议性骚扰。规模最大和最激进的抗议行动发生在麦当劳公司总部的芝加哥,在那里他们阻挡了大楼前的大门和街道。女工们说,她们已经受够了主管的咸猪手、性要求和让她们暴露自己。她们说当她们尝试举报主管时,公司置之不理。他们想要改变麦当劳的文化,并借此进一步改变快餐业的文化。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发生一场不断为争取15美元最低工资的工会运动,这些妇女永远不会通过充权以反击。

早在今年5月,10名麦当劳公司员工向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EEOC)提出了一份申诉。他们得到了律师们的协助,这些律师一部分来自“支持15美元”的工会,具有办理劳动法的经验,另一部分来自反性侵联盟Times Up法律援助基金(Times Up Legal Defense Fund)的律师,他们具有办理性骚扰案件的经验。这是一个崭新的组织,在#MeToo运动中产生。2008年,科罗拉多州的麦当劳公司不得不向一群妇女支付51.5万美元,因为她们向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提出了申诉。这个月麦当劳发表的唯一声明就是他们的政策正在“发展”。

这次罢工的不同之处在于女工及其男同事都走了出来,而且在一些地区公民也参与了公民不服从行动。

问:您认为#MeToo运动是否已经影响了在工作场所发生的事情? 

我认为它到处都发生了影响。妇女们不再哑忍,现在她们知道要为自已发声。本来隐藏着的问题被披露出来。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最近在我的工会中所发生的。我住在马里恩县(Marion County)的俄勒冈州的塞勒姆(Salem)。一名成员正在申请马里恩县公务职位的晋升,一名主管在面试中对她做出了不恰当的评论。

她在负责道路维修的美国公共工程处工作。这个部门女性占少数。她提出了控告,并且展开一场调查。马里恩县的工人从未如此活跃,但他们现在已经参加了两次县委员会会议 (县的管理机构)。他们有迹象表明说,在马里恩县可能将发生一场#MeToo运动。今天他们决定计划一场集会,另一名工人决定谈论她的性骚扰。我的猜测是,这种性骚扰情况无处不在。

安蒙塔古是美国服务职工国际联盟的工会活动家

问:你认为亚马逊(Amazon)提高最低工资是“争取15美元”运动的结果吗?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这场运动的参与怎么样?

亚马逊提高最低工资的声明发布于快餐行业罢工、全国各地的万豪酒店(Marriott Hotel)工人罢工和机场工人罢工的同一周。声明发布后,一些亚马逊的工人控诉这个声明存在漏洞。显然,亚马逊正在取消员工原先享有的每月奖金和股票期权。没有伯尼·桑德斯,亚马逊的声明就无法获得信用。其实桑德斯从未发起任何行动,只是将自己与已经发生的运动联系在一起。

依我的方式来看,亚马逊的高调行动是在破坏不同行业工人联结的趋势。他们看到了老师罢工、机场工人罢工、酒店罢工和快餐工人罢工。与此同时,亚马逊工人对仓库工作条件的抗议正在增长。亚马逊知道,工人无需再做太多就可以使亚马逊关闭。他们的整个商业模式基于物流。如果仅有一个仓库因为罢工而关闭,整个交付链也会被破坏。

问:总的来说,你觉得自2012年以来的“争取15美元”运动一直很有效吗?一些人认为,它过多地游说政客而不是直接行动,如谈判劳动合同和组织罢工……

“争取15美元”运动的障碍之一是他们在谈判合同和成为工会中存在法律障碍。美国的麦当劳公司拒绝与他们打交道,声称他们必须与每家餐馆特许经营商谈判。这意味着有超过14000名雇主,还要在法庭上谈。这些工人们也岌岌可危,而且非常脆弱。工人们其实有权根据劳动法“协调一致活动”。这意味着他们可以用一天走出来控诉工资或工作条件。老板不能解雇他们。尽管最初老板尝试解雇他们,但是服务业职工国际工会将公司告上了法庭,没有工人失去工作。在许多城市,当公司打击工人领袖的时候,他们愿意实行公民不服从,但不是人人都愿意。

这场运动没有进行超过一天的罢工,或进一步推动了限制老板的法律。它需要变得更加激进,把更多的工人及其盟友卷进来。我总是赞赏快餐工人组织的创造力。今天有教师罢工、酒店罢工、机场罢工。2012年,我们刚走出了金融危机,那时候实际上没有人罢工或反击。然而,随着今天罢工的增加,包括在罢工属非法的州有教师进行罢工,现在是时候采取新的更大胆的策略了。

这场运动之所以采取逐个市逐个州游说的方式,是因为无法集体与麦当劳一类公司讨价还价。但这也意味着进入民主党的死胡同。这种办法无疑令最低工资有些增加,虽然很少,但至少每小时15美元,因为民主党人从来不想赞扬这一运动。他们只是想做一点点,但他们会说他们做了一些事。

问:你觉得工人阶级妇女是否会全神贯注于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Kavanaugh)的情况?

绝对。感觉就像世界停止了,大家只关注一个受害女性的证词。女性对失去堕胎权和工会权的恐惧转化为愤怒。当然,现在民主党人想把愤怒转化成对其候选人的支持。在我最近为革命小团体社会主义行动党(socialistaction.org)撰写的文章中,我将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描述为我们最接近君主制的事物——未经选举的,并且是终身职位。

2018年10月16日

原文题目:Women are just not putting up with inappropriate behavior. Now they know there is support for speaking u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