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社会主义者谈当前国内危机和出路

伊娃·玛利亚(Eva Maria)  著

杨吉姆  译

季耶  校

编者注:2019年3月9日,委内瑞拉社会主义作家兼活动家伊娃·玛丽亚在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会议上发表讲话。下面是她的演讲全文:

首先,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参加这次会议。与中东的同志们交谈是我的荣幸。社会主义者之间在国际层面上进行的各种对话,使我对走出许多国家深陷其中的混乱更抱有希望。

现在,我的演讲开始。

首先要说的是,委内瑞拉深陷危机。这似乎是常识,但值得重复,因为我们正在进行一场媒体战。委内瑞拉内外的右翼媒体都在谈论委内瑞拉正在经历的这场人道主义危机,并竭力利用这场危机来迎合美国及其盟友在该地区的利益。另一方面,左翼媒体,尽管在大多数国家不那么占主导地位,却不遗余力地让人们相信这场危机不是真实的,或者没有那么糟糕,而且如果真的发生了任何危机,那都是美帝国主义的错。

那么,让我们把事实说明白。委内瑞拉正在经历它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危机。通货膨胀率已经突破100万大关,超市和医院里的必需品和药品都不见踪影。谋杀率现在已上升到每10万居民86人,产妇死亡率则在过去四年中飙升。

结果,有约300万委内瑞拉人离开了这个国家,其中200万人是在2015年危机加剧后离开的。这些人大多并不像总统马杜罗希望我们相信的那样,是在迈阿密和西班牙拥有房产的右翼人士。他们实际上逃向了哥伦比亚、巴西、秘鲁、厄瓜多尔等邻国,甚至一路南下至阿根廷和智利。

这是第一点。这场危机是真的,我们不能忽视它。

第二个要说的是,任何美国、巴西或哥伦比亚政府决定参与的事情,都将以灾难告终。这一点对我来说,尤其在考虑到我身处美国的情况下,是十分清楚的。每次美国谈到人权问题,我们都会扬起眉毛共同反对它,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个谎言从何而来。美国——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及其盟友唯一的兴趣是保持统治性地位。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与其它国家处于持续的经济和军事战争状态,以控制世界上尽可能多的自然资源。他们不仅对其它国家这样做,对自己的人民也如法炮制,对黑人和棕色人种的战争就是证明。认为像美国委内瑞拉问题特使艾略特·艾布拉姆斯(Elliot Abrams)这样臭名昭著的杀人犯会真正关心委内瑞拉人民的想法,即便不是极端危险的,也是非常可笑的。

对于我们中东同志而言可能非常熟悉的是,近来他们的人道主义援助的唯一目的就是推翻委内瑞拉政府,埋葬民族主义的玻利瓦尔计划,并改造这一地区以使其再次在经济上屈服于美国资本主义特权。

我们正处在与帝国主义为敌的时代。美国不再是唯一争夺权力的国家,它必须与某大国和俄罗斯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竞争:过去20年间,某大国和俄罗斯加大了对拉美大宗商品的投资力度。

人道主义援助的幌子只不过是在危机中适时夺回并扩大对该地区控制权的又一步骤。当然,这建立在损害委内瑞拉人民利益的基础上。

作为国际社会主义者,我们有必要把这一评论放在我们对委内瑞拉局势分析的首要位置。

但是,作为社会主义者,作为真正的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的支持者,我们还需要实事求是地讨论导致委内瑞拉当前局势的原因。

2019年1月23日,大批委内瑞拉人走上街头,反对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的统治,以及随之而来的、永无止境般的危机。这些人来自社会各个阶层,而不是像21世纪初反对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时那样仅仅包括富人。

在这一天,以前不为人知的政治领袖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自命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并立即得到美国政府、利马集团(主要是拉美右倾国家)和欧盟的承认。

这场危机已持续多年,但美国的直接支持过去似乎一直是极不可能的出路,直到最近该地区推翻了10年来的中左翼政府后转向右翼。

伊万·杜克(El Duque)在哥伦比亚和公开的法西斯分子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在巴西(二者作为委内瑞拉的邻国,都是大规模迁移危机的直接承受者)的当选和使得委内瑞拉政府在该地区的盟友所剩无几——这反过来又为美国推进其干涉主义进程提供了更广泛的支持。

与此同时,马杜罗继续否认他在这场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明显地大幅失去民众支持的事实。目前,尽管一些重大叛变和关于对他的忠诚是否会因其不受欢迎和相对孤立而破裂的讨论业已发生,他的政府仍然得到了多数军方的支持。

除开他和他的前任曾经拥有的民众基础以及过去该地区友好政府的政治支持,他继续掌权的能力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种不稳定的忠诚因素。

作为对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事件的补救,国际上的左翼人士出于反对美国干预的紧迫性已正当地开始关注这些事件。这不仅是对可能给委内瑞拉人民带来流血和痛苦的合理预测的回应,也是对国际上以委内瑞拉灾难为契机发展起来的反“社会主义”运动的回应。

作为国际社会主义者,我们的最主要和最艰巨的任务之一是毫不含糊地反对把社会主义同委内瑞拉危机两者联系起来。

但许多分析忽视的是,这场危机的根源和对玻利瓦尔政府支持的急剧下降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本应由大众力量驱动、领导整个国家走向社会主义的政府的政策。

这个政府,虽然口头上承诺要自下而上实现根本的民主,但实际上是专制而极度腐败的,不值得那些决心建立一个最终能够获胜的左翼政府的真正社会主义者的支持。

我没有太多时间深入探讨这场经济灾难和政治危机的内部机制,但我会试着总结一些委内瑞拉社会主义者(包括我自己在内)得出的主要结论。

第一个结论是,查韦斯实施的经济政策令人振奋,也确实带来了显著的减贫效果,但它们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是社会主义措施,而且从本质上说,这些措施是不稳定的。

一系列经济政策的制定削弱了国家对生产的控制,加深了国家和企业的腐败程度,并使委内瑞拉处于前所未有的临界崩溃状态。

查韦斯从2003年开始推动国家与国家石油生产的进一步融合,当时印度和某大国等新兴市场的高需求推动了大宗商品的繁荣,为拉美开辟了新的经济可能性。

玻利瓦尔革命时期的政府利用高利润的石油资源创造了一种“分配主义”(distributionist)模式,向人民提供直接援助,从而在这段时期获得了资本。

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的数据,在此期间,失业率从2003年的14.5%下降到2011年的7.8%,贫困人口减少了近50%,极端贫困人口减少了70%以上。到2012年,委内瑞拉政府的公共支出占GDP的比例达到51%,为拉美最高。

收益是不可否认的,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繁荣的石油业的民粹主义式管理,而不是社会主义的社会转型。

由于进口所有必需品比投资于当地生产便宜,政府减少了它对所有其它已经国有化的生产领域的重视,转而依靠国有石油公司的利润进口所有必需品。

这使委内瑞拉处于经济上非常危险的境地,但维持政府相关的社会支出水平仍居高不下。当每桶石油的价格从120美元跌至9美元,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只上涨了一部分而远没有达峰时,整个分配主义模式就引发了对社会主义的质疑。

全球资本主义市场的不稳定,加上国内外右翼破坏一切进步措施的措施,导致了这场空前的灾难,也导致了毁灭性的紧急政治事态。

第二个结论是,玻利瓦尔政府从很早就放弃了依靠激进民主的理念和做法,而是越来越多地依靠威权措施,以继续推行他们自己版本的“社会主义”和“反帝国主义”政府。当全世界的社会主义左派看到玻利瓦尔计划时,其灵感的关键组成部分之一是围绕自下而上的组织和民主在所有层面进行的扩张。但不幸的是,这只是短暂的,并加剧了一些委内瑞拉人的绝望情绪,他们现在认为,在没有某种外国干预的情况下,积极变革的前景有限。

同样地,政府既不是社会主义的,也不反帝国主义。它积极转向了保守以及破坏环境的措施以应对危机,这在进口的大幅削减(与此同时当地生产已经崩溃)和在被称为最富有的、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奥里诺科(el arco minero)矿业的扩张开采中显露无遗。这一计划之所以受到广泛谴责不仅是因为环境问题,也是因其侵犯了那里的土著人民的人权。

如果我们把反帝国主义看作是在进行中的资本主义世界大战中反对某些国家对另一些国家的统治,这也不是反帝国主义的。来自某大国、俄罗斯、甚至土耳其的投资增加,都是有经济和政治代价的。

马杜罗认为,有可以与之达成协议的“好”政府和企业,也有“坏”政府和企业。他声称,某大国是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政治意图的社会主义盟友参与委内瑞拉的经济的。

但是,如果我们把社会主义理解为所有被压迫和被剥削人民的解放,我们就会同意,某大国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他们政府对委内瑞拉产生的兴趣也远不是无私的。他们非常清楚拥有对接海量石油储备的能力是多么重要。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认清马杜罗政府是什么、不是什么,不管世界各地的左派曾经(而且现在仍然)对玻利瓦尔革命抱有多么高的期望。多年来,我自己就是一个自豪的查韦斯追随者,一直希望上层的正确决策能够推动下层令人振奋的社会主义势头。但和我一样,现在许多人对政府失去了希望,转而把希望寄托在委内瑞拉人民扭转局势的意愿上。

诚实地提出这些批评是很重要的,因为马杜罗的支持率已经大幅下降,多数委内瑞拉人都想要一些新的东西。鉴于在马杜罗执政期间,新的政治领导班子的选择是如此有限,人们每天都在提出各种相互矛盾的观点。

对于委内瑞拉以外的社会主义者来说,我们最重要的任务是升起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旗帜,并用我们的许多历史例子表明军事干预不仅对委内瑞拉,而且对整个拉丁美洲地区意味着什么。这是第一步,也是我们要关注的最重要的一步,尤其是在美国。

但我还想补充的是,我们需要诚实地评估玻利瓦尔政府的性质,不要将与委内瑞拉人民团结一致和与马杜罗政府团结一致相混淆。作为社会主义者和反帝国主义者,支持马杜罗政府的阵营论(campist)立场,只会消减委内瑞拉人民群众对一个无法满足人民每日基本需求的国家的怨恨。

这不是一种能使得一代人走向社会主义——一种解放全世界所有被压迫和受剥削人民的工程——的团结一致。我们有很多委内瑞拉人在工作场所、委员会、社区等方面自我组织起来的正面例子。让我们以这些行动为榜样并向他们表明:我们支持他们反对外国干预,反对任何不为他们服务的政府。

2019年3月9日


原载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网(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 ):

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venezuelan-socialist-speaks-to-middle-eastern-socialists/

原文标题:Venezuelan Socialist Speaks to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