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女汉子主义宣言》[1]的几点意见

素侠云雪

 

女汉子是当前女性生活方式的一种,社会上褒贬皆有。贬之者多数确实出于男权中心主义者,他们确实对纯“淑女”有一种宗教般的“虔诚”,面对女汉子时,便常会发出纲纪大坏,世风日下的感叹。这女汉子在当前的出现,也确可说是对资本主义消费主义狂潮的一种反叛。但这种反叛常显得破坏有余而建设不足。女神读书会的《女汉纸主义宣言》一文中亦不免沾些习气,当然,还有毛主义中难免会出现的高度政治化的色彩。

首先,可以说一下《女汉纸主义宣言》中绝对对立的思维方式。淑女与女汉子,若是在个性自由的、男女平等的社会中,只是女性个体生活的一种自由选择方式。有的人内向,有的人外向;有的人喜欢“大漠孤烟”,有的人喜欢“晓风残月”;这些都无法划一。越是个性自由的社会,人们的生活方式往往越具有多样性的特点,女性的生活方式也同样如此。但如果简单把女汉子与淑女两种生活方式的冲突与“敌我对立的政治场域”对接起来,说成是一个“一个非此即彼的政治问题”,那就不仅是矫枉过正了,而是对社会文化现象进行了超政治化解释。对淑女文化霸权的解释,常不可脱离政治经济因素简单去就事论事,但一个“非此即彼”,便不禁让人想到,一个女子若是总显些淑女气,便不管其如何坚持自己的主张,如何在个人生活中坚持其独立性,都成了敌对阶级(资产阶级)势力了。进一步说,越是女汉子气足的人,就越显得“革命”,越是无产阶级力量的代表;反之,淑女气越浓的人,就越远离革命,甚而是反革命的代表了,如其文中说:“淑女和女汉纸成为了反革命与革命两种政治取向,二者之间,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只有做出决断,要么屈从于既定的统治秩序,要么实践一种新的美,在历史中创造新世界。”。这种敌我界限分明的政治二分法,也没什么新意,不过是旧的政治斗争思维,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阶级斗争理念。其所要的不是差异性、多样性,而是一元化,是一种单一的女性生活方式,是政治化的女性生活方式。

或许作者会说,其所讲的“女汉纸”并无我所指责的要“单一”化、“一元化”等问题。如其文中还会这样批评“淑女”:“成为淑女的过程,也是女生们失去自身质的规定性,而量化为一个个无差别原子的过程。毫无疑问,当女生们努力地去迎合那个抽象的淑女的标准时,她们失去了自己的独立性。”(事实是,“淑女”美的标准并不抽象,在各种大众传媒中的表现都极明确。)“不存在普世主义的美,一切美丽与丑陋、娴静温雅与豪放粗犷都不是决然对立的,一切关于普世主义的美都是妄想,不过就是统治阶级操纵人民的意识形态。”乍一看,真让人以为这会是要打破“无差别”,是要为个性的自由与多元化而斗争的。但这与文中大量描写“女汉纸”的行为方式的内容间明显形成一种矛盾,其他篇章给人的感觉,更像是要推动“女汉纸”化(其实,“女汉纸”这个词本身,就有一种向男性文化靠拢的意思在其中)。文章的冲突所在是,一方面说要实现美的多样性和女性对自己生活的主导权,另一方面在文化上力图以一种新的一元化(“女汉纸”化)替换旧的一元化(“淑女”化)。这种冲突表现出一种不够彻底的批判性,加上把斯大林主义—毛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与西方新左翼的东西生硬地搅在一起,难免不会生出些混乱来。

其二,文中所谈的“女汉纸”的诸种表现,本身也是带有强烈的男权中心色彩的。如“她们或是三五成群,或是勾肩搭背,叼着香烟提着啤酒瓶肆无顾忌地出入于大街小巷校园内外……她们更愿意狂喊‘操你妈,老娘如何如何’!她们的出现不仅彻底打击了淑女的权威,她们男性化的言行举止更打击了传统的男权主义——她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动摇了男女之间的二元分立,使得男女之间不再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而这些恰恰是淑女们死命维护的。”如“香烟、啤酒、迷彩服,三五成群勾肩搭背操娘之声不绝于口,这是对于迂腐卫道士的坚决反抗”。吸烟对健康的危害,在此不必详说。“操你妈”这种话,更是男权社会常见的一种带有对女性歧视的脏话,是男性对女性控制权的一种表现。这些东西从表面上看多为男性所为,是男性的特权,其实放宽了讲是人类社会中所常见的一些丑恶现象,且有些是带有性别歧视的丑恶现象。以弘扬这些现象为反抗男权中心社会之努力,真不知这是为了真正的男女平等与女性解放,还是简单地发泄对男权中心主义的不满而已。

要实现男女平等,要实现妇女解放,确实要消除男女性别之间的“鸿沟”,但这并不应该意味着女性对当下男性生活的跟风,意味着要求女性“变为”男性。更严重的是,对男性社会一些恶习的模仿,何异于要长工学着自己东家的生活,吸几口烟土以示“解放”与“平等”呢?真正的男女平等,是要男女都能自主地掌控自己的命运、兴趣、事业、爱情等而不使之成为其他力量的附庸才行。

 

其三,性关系与男女平等的关系,文中也有些地方与社会主义的女性主义不尽一致。其文认为:“……在女汉纸那里,爱一个人就是对其差异做出认同,而不是用所谓的标准去强暴她,认同本身就是创造新的美的可能。主导女汉纸爱情的不是性欲而是爱欲,是力比多的瞬间迸发。”[2]且其这样评论“淑女”的爱情:“她们对于爱情的想象不过就是对于机械式性欲的想象。”事实上,传统的“淑女”观正是要强调让女性守贞与节欲。而这守贞与节欲正是对女性性爱自由的否定,是男权社会中男性(尤其是统治阶级男性)性爱霸权和对女性控制权的一种表现,“淑女”意识形态下的爱情,更准确说,是“对资本主义下爱情与性欲对金钱及其衍生的社会关系(如家庭)的服从”。因此,妇女解放与男女平等也就意味着对性自由的发扬,意味着打破男性的性霸权。资本主义下的男女性爱关系,则常常受此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束缚,此中关系,本文不展开来谈。只是这“女汉纸”之文没有把批判的目标更好地指向资本,而是指向了“性欲”(即男女爱情的生理基础),要去发扬“爱欲”,多少都让人感觉有淡化女性对性自主权的追求之嫌。

当然,社会主义的女性主义不是说就主张纵欲主义,而是要保障男女双方对性爱与爱情的自主权,要让爱情与性爱脱离非性的、非情感的因素的干扰。因而应有这样几条原则:一、性爱是个人的私事,在不导致疾病和破坏他人性爱自由的前提下,不应该被社会所横加干预;二、共产主义者应为第一条的实现提供便利条件而努力,包括在建立工人国家(即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政权)时通过立法(如保障堕胎权,促进婚恋自由等)及各种社会建设(如加大社会对幼儿的抚养力度)来保障性爱自由。而靠道德化的和超性欲的“爱欲”来对抗资本主义社会的女性歧视,到底会有多大的作用,实在值得怀疑啊!

至于文中说“资本主义时代,淑女的爱情已经被充分物化为商品关系,而成为一种交易形式,”则概括也不是很完全,资本主义下爱情被物化的情况,不独“淑女”如此,很多“女汉纸”恐怕也不能免之,因为,这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这个社会能创造多种多样的消费需求。

 

以上三点只是泛泛谈了几个比较好入手的问题,提了一些对“女汉纸主义”的异议。大抵很多女性选择女汉子的生活方式,也总还不错,但在这里一成“主义”,便总有不小的变味了。另外因为不想得罪太多的学术先辈而大打笔墨官司,所以有些文字,纵有不赞同处或认为其牵强附会处,也不一一评论了。临末只想再说一句,无社会主义社会[3]之实现,便无真正彻底的男女平等;但社会主义的女性运动,又不只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组成成分。

 


注释:

[1]见女神读书会的网站http://www.ainvshen.cn/index.php/2013/11/nvhanzi/

[2]“爱欲”这一概念最早源自弗洛伊德,此处所指则来自马尔库塞的《爱欲与文明》,我的批评可能有所不妥,因而建议最好能参考一下此书。

[3]革命马克思主义所讲的社会主义社会,是经过无产阶级专政后阶级已经消亡的社会,这只可在全世界共同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