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叙利亚人民解放旅两名成员的访谈

罗尔卡·米都、阿布·拉伊拉 著

素侠云雪 译

:这篇文章是对人民解放旅[1](FLP)成员罗尔卡·米都、阿布·拉伊拉[2]的访谈。人民解放旅是由叙利亚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革命左翼潮流”(CRL)[3]建立的。此文由路易萨·罗斯康从阿拉伯语译为法语并发表于《国际通讯》,由《国际观点》从法语译为英语。


人民解放旅是几个月前正式建立的。它是长期参加到叙利亚自由军和其他团体中的成员们活动的必然结果呢,还是革命左翼潮流成员“转向军事”的举动呢?它是保卫革命左翼潮流的手段呢,还是说现政权只能通过武装斗争来推翻呢?

人民解放旅是由和平斗争到武装斗争的转变,及人民对寡头残暴统治的回应的自然结果。这种形势已导致很多人通过武装斗争来保卫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社区。我国很大一部分地区,已经赶走了寡头的统治,但政府军的进攻使得武装斗争成为这些地区主要的斗争方式。在这些地区活动是很难不参加到武装斗争中的。事实上,尽管人民解放旅的成立宣言姗姗来迟,——宣言指出应首先是建成人民和民主的武装部队,而其他武装,包括反动的和极端主义“逊尼派”的武装,则与革命及其目标毫不相关——但它仍及时回应了革命进程(寡头镇压群众的野蛮暴行,群众大量的武装化,反动和反革命武装力量威胁的增长)带来的客观发展。人民解放旅的第一批核心是那些在民主派中优秀地从事于武装斗争的同志们。通过他们的经验和根基,他们表明群众需要通过建立一个真正的革命组织以将革命推向前进,这个组织应明确自由、平等和社会公正的革命目标,应从群众斗争内部而不是外部来实现其奋斗目标。从定义上讲,人民解放旅更接近于一个“联合战线”。这实质上已促使一小部分同志的活动不再像以前一样只局限于公民活动。但这种形式的群众斗争并不代表我们的组织革命左翼潮流要全面转向武装斗争。这仅仅意味着我们不排拒各种形式的群众斗争,如果这种斗争有助于实现上述人民革命的目标,并代表着走向胜利的一个阶段的话。

图:叙利亚人民解放旅战士

 

你们同叙利亚自由军和其他地方武装之间是什么程度的一种合作呢?

我们同自由军间有合作,但只限于很小的范围,一方面,因为双方在观点和目标上有分歧,或者,同志们战斗的地理位置与自由军也有差异,与其他组织在性质上也不同。另一方面,这些组织并不能完全接纳其他人。尽管如此,我们仍同自由军和地方部队的一些“民主”团体(在这里我们能找到支持者和避难所)有联系,并有很好的合作。但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让这种合作获得实质性飞跃,因为我们的资源和支持都很缺乏。支持的缺乏使我们不能通过必要的方式有效对抗当局和极端主义反动组织,这极大地阻碍了我们的活动,限制了我们同自由军和地方部队中“民主”团体的合作。

不要忘记,我们的活动还从来没有被媒体播报过,可以说他们保持了沉默。国际媒体则只对伊斯兰国(ISIS)及其同伙感兴趣,而且——通过一种诽谤——将原本的人民革命歪曲为单纯的“内战”或“反伊斯兰国的战争”。不应忘记,我们在进行地下工作,很难去报道自己的活动。

人民解放旅还面临着镇压和死亡……

人民解放旅中战斗的同志们每天都身处险境。几个月前,当一些同志要去支援自由军时,途中与反动的和极端主义的“支持黎凡特人民阵线”[4](Al Nosra Front)分子发生冲突。导致两名同志牺牲,三分之一的同志受伤。当然,支持黎凡特人民阵线的成员也有伤亡。人民抵抗的增强,不分民族和教派的武装斗争的团结,是我们优先考虑的核心和人民解放旅建成的主要原因。同志们前往科巴尼的行动符合这一准则。既反对极端主义组织又反对当局的冲突,是人民革命获得胜利的条件,也是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叙利亚的唯一方法。我们同时反抗这两股势力——人民革命的敌人和群众利益的敌人。

决定加强在科巴尼[5]的抵抗之前,人民解放旅是尚未曾遭遇反革命团体呢,还是说他们一直在集中力量反对当局?

开往科巴尼同法西斯主义相抗争的同志们所依从的是人民解放旅独立的决定。这是我们信念的一部分,这个信念是,群众要获得解放,就应该不分民族团结起来同他们共同的敌人作斗争。我们同革命左翼潮流一样,与坚持在那里和库尔德政党和人民派别有着联系。

你们要到科巴尼一事是在其他力量号召下去的,还是说要策应他们,再或者说是独立行动呢?这一参与的主要障碍主要是什么呢?

开往科巴尼参战的同志们的行动同科巴尼当前的人民领导和力量有着密切的合作。确实,我们在四处移动和进行军事部署时面临着众多障碍。前往“解放”区很危险,因为那里被不同的力量控制着,有叙利亚自由军的控制区,也有当局的控制区,还有法西斯主义的伊斯兰国、支持黎凡特人民阵线及其同盟的控制区。然而,最主要的障碍在于我们缺乏资源。缺乏支持和资金使我们难以招募新的战斗者,因为我们无法给他们提供新的武器,尽管要参加我们斗争的人有很多。由于缺乏武器,我们在很多斗争场合都处于弱势。例如,前往科巴尼要反抗伊斯兰国威胁的同志们只有个人轻武器。

革命左翼潮流是一个年轻的组织。那么人民解放旅的社会和女性成份构成是怎样的?

确实,革命左翼潮流是一个年轻组织,其年龄基本和革命的年龄相等。然而,在异常困难与残酷的环境下,在相当短的时间里,我们能从一个很小的团体转变为一个真正的革命组织。在我们成立的头两年里,我们只有几十名成员,但到现在,我们的人数增长了两倍。而其他左翼组织或者被打散,或者无形消亡。我们并不满足于我们的现状,而要努力向前发展;我们在不断地向前发展,并在所有斗争领域组织我们的活动。我们对士兵委员会和群众首创的地方议会——尽管它们的人数在减少,但他们坚持了下来——很感兴趣,因为它们是群众在革命中建立的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的形式。人民解放旅是由我们的同志和接受人民革命纲领并在当时实际参加到人民武装斗争中的战斗者一起建立的。他们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工人、贫农、政府公务员、失业者……人民解放旅主要由作为叙利亚社会象征的青年男女组成。他们的目标是要继续进行并扩展武装斗争,他们对所有接受人民革命纲领并反抗暴政、剥削和帝国主义霸权的人开放。尽管受着资源的限制并缺乏支援,但我们仍在这困难的条件下进行斗争,因为我们是真正的革命者,我们想要实现自由与公正。我们每天都面对着困难和危险。这是一场保证同志战斗者日常需求的斗争。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坚守自己的决心,这是由他们对自由、人道、公正和平等的爱,及一个生命对尊严和公正的渴望所推动的。由于很多原因——包括有时缺乏安全基础——人民解放旅现在还受着限制,因为对青年同志,对女同志的参加是要负责的,尽管很多女性同志在革命左翼潮流的队伍里,尤其是其领导层中,都起着很好的表率作用。

你们如何从政治上和军事上分析当前革命力量与反革命力量之间的关系?

最近,在损害人民革命的情况下,反革命力量有着很明显的发展。但这只是革命中的一个时期,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形势可能每天都会变化,而且依地区、所能收到的政党的支持、不同地势下各力量变化着的关系而发展。人们常看到反革命力量从石油和天然气那里得到固定资金和流动资金上的保证,而鲜能意识到从反动的阿拉伯力量,从以终结真正的革命力量为目标并为了使革命转换为长期的宗教或地域冲突而使革命流产的个人那里所获得的支援。在政治和人民层面,尽管叙利亚人民经历了悲剧,但他们仍然忠于革命目标:终结现政权及其分支——极端主义的圣战法西斯组织。这个目标需要来自全世界的革命与民主力量的团结与支援!

 

图:叙利亚革命左翼潮流宣传画

你们需要具体的国际团结吗?以怎样的形式?

阶级斗争不局限于本地而具有全球性。我们国家起义群众的胜利将能推翻现有力量关系并有利于世界范围内的解放力量。国际团结并不单是反资本主义者的义务,而且如切·格瓦拉所说的,是一种必要。我们在争取反抗罪恶的当局和反革命野蛮力量(他们得到了地方的层面的支持)的胜利,仅同情地观看这一猛烈的斗争是不够的。我们,人民解放旅,作为革命左翼潮流的战斗部分,活动于不同的形势中。每分钟我们的同志们都面临着生命危险。毫无疑问,我们需要政治的、后勤的和财政上的国际帮助与团结。我们号召同志们和朋友们组成委员会,为自由、平等和社会公正,为一个更好的世界,同我们的斗争和我国的群众团结起来!

 

2015年1月18日,周日


注释:

[1] 人民解放旅(FLP)是叙利亚革命左翼潮流所领导的一支武装力量,成立于2014年4月。

[2] 此二人的名字均为化名。

[3] 革命左翼潮流是叙利亚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成立于2011年,规模虽然还不是很大,但积极活跃于工人运动及地方群众的自我组织活动中。

[4] 支持黎凡特人民阵线成立于2012年1月23日,主要在黎巴嫩和叙利亚活动,是一个极端伊斯兰主义组织。

[5] 科巴尼(阿拉伯语称艾因阿拉伯)是叙利亚北部城市,北部靠近土耳其,居民主要为库尔德人。2014年起9月起被伊斯兰国所包围,在以库尔德人民意愿党及其领导下的库尔德人民保卫军为首的革命武装的顽强抵抗下,于2015年1月解除包围。

图:守卫科巴尼的库尔德人民保卫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