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第四国际执行局委内瑞拉声明的批判

鲍伯·莱昂斯(Rob Lyons)【1】 著

季耶 译

按:1月24日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执行局就委内瑞拉当前局势发布了声明《抵制委内瑞拉政变,用民主的方式解决委内瑞拉社会危机》(本公众号已刊出),引起国际上社会主义革命者不同的意见。这是其中一篇批评,1月26日发布于脸书上。它认为声明“理论上的贫乏”、流于“印象式表达”,指出不存在所谓民主地摆脱委内瑞拉危机的办法,要解决当前危机,只有“组织和武装工人,独立于马杜罗政权的官僚,将生产工具从帝国主义和民族资产阶级手中夺走。”不过,这篇批评认为声明犯了“议会痴呆症”似乎过火了。声明没有主张只能通过议会选举解决危机。当然,这份声明以及第四国际执行局过往好些年的声明都大都写得含含糊糊,不够鲜明,倒是事实。另外,委内瑞拉目前没有第四国际支部,但有两个观察员,一个是“社会主义潮流”,一个是“查韦斯统一社会主义者同盟”。“社会主义潮流”现在独立活动,“查韦斯统一社会主义者同盟”则仍在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内活动。

这一令人沮丧的改良主义声明,显示了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Usec)执行局政治上沉陷的深度。

理论上的贫乏,以及它的印象式表达,议会痴呆症,都在这声明里表露无遗。

没有,也不可能有一个“民主地”摆脱委内瑞拉危机的办法。这场危机是双重结构性的,既与国家对石油的经济依赖有关,也与民族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在食品、药物、机械和技术产品的分配网络之间的联系有关。

马杜罗没有果断地处理这些联系,导致了政治危机。他就像前任总统查韦斯和他之前的改良派啦啦队一样,都没有注意到圣茹斯特(Saint-Just)的格言:革命半途而废的人终将自掘坟墓。

摆脱委内瑞拉危机意味着与帝国主义进行激烈而坚决的斗争,至少部分托洛茨基主义者认识到这一点。

这意味着组织和武装工人,独立于马杜罗政权的官僚,将生产工具从帝国主义和民族资产阶级手中夺走。

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中心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只有工人阶级才有足够的力量和能力将自己置于全民族的首脑位置,并将斗争贯彻到最后。

这一如既往那样意味着一场内战。此外,它意味着拉丁美洲和世界各地劳动人民做好准备,以了解这些严酷的事实,并建立一个基于民族自决权原则的团结运动。

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的领导对此既没有政治理解,也没有理论发展,也没有实行政策的干部。它在委内瑞拉没有任何支部决非毫无意义。

捍卫委内瑞拉人民的自决权是一项基本义务。

这种反帝联合阵线(anti-imperialist united front)的政治基础存在于整个美洲以至美洲以外的地方,它围绕着这些口号而建立:

帝国主义离开委内瑞拉和整个拉丁美洲。

结束制裁!结束政变!

如果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是认真的,而不只是宣传,那么他们应该与所有有关各方召开会议,包括古巴和委内瑞拉的代表,以帮助建立这样的运动。

正如托洛茨基所说,革命的形式是民族,但内容是国际性的。在拉丁美洲,由于帝国主义的背景,有机的危机(organic crisis)和准革命危机(pre-revolutionary crisis)在内容上是大陆性的,尽管是以民族的形式表现出来。

2019年1月26日

注释:

【1】鲍伯·莱昂斯(Rob Lyons)是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英语)/社会主义行动同盟(法语)的成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