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跨儿问题答读者评论

洛霄河/文

在《日本最高法院维护强制跨儿绝育》一文发布后,公众号收到了几条来自读者的评论,其中有表示对跨儿运动支持者,但多数是表示漠不关心或是反对的。故而本文作者愿在此延续同读者的讨论,并澄清相关的问题以及革命马克思主义对于性/别议题的立场。

跨儿和跨性别的基本问题

在谈论跨儿的权利义务以及跨儿运动之前,一切愿意认真讨论的朋友有必要先厘清相关的概念:跨儿(跨性别)、生物性别、被指配性别、自我认同性别。

在《日本最高法院维护强制跨儿绝育》一文译者按中,曾提到跨儿和跨性别的含义,兹摘录如下:

跨性别:对应英文transgender,形容词,用于形容一个人的性别认同与其出生时被指配的性别不一致。

跨儿:对应英文trans,形容词,用于形容一个人的性别认同及/或性别表达与社会刻板性别规范对其所指配的不一致。

由此可知跨性别并非一种“性别认同”,而是一种现象的描述。跨儿中心曾在发文中对此作出阐释:“跨性别不是一个性别认同,只是对性别认同与被指配性别间关系的一个描述,描述一个人的‘性别认同’与‘被指配性别’不同……‘跨性别’只是对‘性别认同’和‘被指配性别’之间关系的描述,与其是否用药、是否手术以及身体如何无关。” 【1】

通常在谈到跨儿或跨性别时,常常会说跨性别是“生理性别”与“心理性别”不符者,然而上述文字却并未使用这两个词汇,而是代之以“被指配性别”和“自我认同性别”,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文字游戏。所谓“被指配性别”指的是家庭及社会强加于一个人身上的性别,此“性别”在一个人出生时或其仍在子宫中时即被决定,一般认为通常是基于生殖器官的。几乎所有人在出生时都被指配为男性或女性,即使当ta们是间性人时也是如此。这种指配虽然是基于生殖器官,但其规则本身甚至是高于生殖器官的,例如间性人需要被迫改造生殖器官以适用此规则。因此:

被指配性别不是一个人的真正性别,因为这个性别是外界强行指配的,是简单粗暴地按照生殖器官来划分的,且当生殖器官无法按此标准分类为男女时,被改变的不是这种简陋性别划分标准,反而是生殖器官本身必须通过手术来适应这种标准,这就是这种标准的暴力所在,这发生在很多跨性别的人及间性人身上。【2】

科迪莉亚·法恩【3】在《荷尔蒙战争》中提到,在这场名为“荷尔蒙”的战争中,我们的文化性最终胜过了生物性。所谓的性别概念并非是天然存在的,而是一种构建出来的文化共识,因而不是本质主义的而是模糊可变的,这样的“性别”实际上是与生理无关的。这也并非是单纯文字和逻辑意义上的推演,而是有大量证据的,跨性别现象以及间性人的存在就是其例证。这些证据往往表明生理本身被胁迫去适应性别规范以及参与构建“性别和生理对应”“性别和生殖器官对应”的假象。

也许顺性别的人(也就是被指配性别恰好和自我认同性别相符的人)会说,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事实上跨性别者并非少数的受这种压迫的人,全体人类都受到这样的压迫。例如在生活中你会被说“你这样不像一个女人/男人”“你要怎样做才是一个女人/男人”,社会要求你去符合某种既定的性别规范,而这也是性别与生理是无关的证据:

并非具备阴道就是女性,具备阴茎就是男性,更清楚展现了生理是如何被胁迫和规训去适应:有阴道的人就应该是女性,而且该这样这样做才像女性;有阴茎的人就应该是男性,而且该那样那样做才像男性。于是造就了这样的假象:女性就是有阴道的人且这样这样的人,男性就是有阴茎的人且那样那样的人。【4】

认为性别就是同生理相关的概念实际上是因果倒置的,因而人们将被指配性别当作了“生理性别”。然而所谓的生理性别不过是出生时基于生殖器官而产生的一个不真实的性别,其不真实在于其指配的标准——生殖器官——跟性别是无关的。所以,“生理性别”这个词应当被抛弃,改而使用“被指配性别”这个词。这不仅仅是语言游戏,因为语言是性别构建、性别规范及性别压迫的执行者之一。当我们仍然认为“性别是生理的”,那么还会有更多跨性别的人和间性人要遭受与身体相关的痛苦和压迫。

然而根据当代的生物性研究,所谓的“生理性别”也并非就是仅仅指生殖器官性别的。即便是在“生理性别”的问题上,都不仅仅是3G性别(即遗传(genetic)—性腺(gonadal)—生殖器(genitals))这么简单,更不用说仅仅是基因/生殖器性别了。基因性别并不是出于一个鲜明的二元结构(Y染色体存在与否)中,而是分散在基因组内的。这种生理性别的划分实际上也暗示我们,它并不是男女二元性别的,双性人的存在就是对二元性别观念的一个有力而现实的冲击——ta们在某些方面“像女性”,但是在其他方面又“像男性”。比如,有些男性具有XY染色体,但其受体不会对雌性激素产生反应,而雄性激素对男性生殖器的发育至关重要,可以发育出男性睾丸,而不是女性的外生殖器。北美双性人协会指出,这意味着有些女性尽管有Y染色体,却比“只有XX染色体的正常女性更少一些‘男性化’,因为其细胞对雄性激素没有反应”。或者像CAH(先天性肾上腺增生)引发子宫内异常地产生性激素的情况,那么即使生殖腺和基因表现为女性性征,也会导致女孩儿长出具有雄性特征的外生殖器。因此,那种传统的二元性别观念也应当被多元性别所取代。

谈过了不真实的“被指配性别”以及反映出自然界本身的多样性的“生理性别”,下面来谈谈何谓“自我认同性别”。既然社会意义上的性别是一种构建出来的分类标签,以此来表现部分的自我,那么有权利选择属于自己的性别标签的人也只有自己本身,这也是“被指配性别”不是真实性别的原因。每个人可以选择属于自己的性别标签,也可以完全不接受“性别”这一维度的划分标准。

那这样的选择不是随意的吗?选择属于自己的性别标签并不等于“随意”挑选性别,“属于”强调了这一标签是真正适合自己、真正能够描述自己的。而且,何以见得旁人眼中的“随意”对于认同者本身就是成立的呢?指责跨性别者随意变更自己的性别,实际上是一种将性别规范强制作用于其反抗者的表现。而使用“心理性别”一词则误导人们将性别认同与被指配性别不符当作一种臆想或者是一种心理问题,并且使人认为跨性别的人“身心不协调”,而忽视了导致这种不协调感的根本原因是将性别和生理挂钩的性别构建制度,这也是跨性别被病理化的根源,因此它同样是应当被抛弃的词。

“自我认同性别”即“性别”,它是社会性别的广泛光谱当中一个人真实的性别,是一个人通过对自我的认知后,选择使用“女性”、“男性”或其ta性别标签来表述自己。自我认同性别同被指配性别可能是相同的(这样的人便是顺性别者,顺性别者也并非男女二元的,尚有性别未发育的无性别者,以及间性人或双性人的存在),也可能是不同的(同样跨性别也并非只有男性和女性两种,一切不认同自己的被指配性别者都可在内,包括跨性别第三性别、认同无性别、性别酷儿等)。

跨儿/跨性别是反自然的吗?

我们在评论中看到有人说:

“自己私自改变父母给予的与身俱来的性别特征,是反天性、违反自然法则的;也属破坏自然的一种邪恶行径,具有正常理智和公正能力的社会不应支持,政府更应该制止!”

——可惜人类文明早已按照“反自然”的方向发展了!最早的反应、生命体最初都是无性别的,这样说来,一切有性别的东西全部都是“变态”的,是“反自然”的。这样的指责也曾被用于同性恋者身上:

同性性行为是不正常的,偏见者们如是说,因为那样不会有孩子出生——那种性行为是为快乐而存在的,而不是为了繁殖。但是他们所说的正常又是什么呢?吃熟食和穿衣服是不“正常”的,甚至有电视和用点灯也是如此。避孕也是不正常的,但是可靠的避孕措施对于大多数异性恋的性快感是至关重要的。寻求快感的性行为和为生育服务的性行为是一样“正常”且合法的。同性性行为被当今社会那些喜欢强制执行一种特定的社会秩序的领导人认为是不正常的。【5】

人用火做熟食也是反自然的,因为别的物种并不吃熟食。人类用电灯照明是不正常的,因为大自然并没有造出电灯。非生育的性行为是不正常的,因为别的动物并不避孕,它们的性行为都是为了繁殖。跨性别也是不正常的,因为别的物种并没有性别的概念。——这不是很荒谬吗?这样说来男女二元的性别也是“反自然”的了!因为动物并不命名男女。

你口中的“自然”和“正常”又是从何而来呢?总之并不是来自于自然界的,因为自然界不会命名“正常”或“不正常”的。所谓的“自然”又是如何呢?前文所述的“生理性别”恰恰证明了生物性别的多元和无限可能。

同一条评论又说道:

“除非身体某个器官生有男女两性不同的外型者,可以自愿选择并通过医疗手段取其一。”

那么既然自然产生的性别是非男女二元的,二元性别不才是反自然的吗?为何间性人要放弃“自然”的性别而服从“变态”的二元性别呢?前文所述,被指配性别的不真实性有一点就是强迫“天生”非二元性别者去适应二元性别的规范,可见社会性别性别与生物性是无关的。

跨儿的权利与义务

另一条评论如是说:

法律是法律,自我认同是自我认同。自我认同当然等同不了法律。

既然法律不该与自我认同混为一谈,那么法律不应该保护哪种特殊的自我认同。但既然如此,得出的结论就是不仅法律不该保护跨儿的自我认同,就也不该保护顺性别的自我认同——法律应当是无性别的,性别中立的。在顺性别人群有日用而不自知的特权时,要实现法律的性别中立,必然就要在保护自我认同当中加上非顺性别的元素——保护所有人,也就是不保护特别的某一类人/某一个人。使跨儿按照自我认同获得合法身份同这样的路径是一致的。

这条评论的作者又补充道:

一项制度的制定也是综合多方面考量的,表面上对跨儿是歧视,实际上是在保护跨儿,如果放开了,冲突只会更大。

——那么在“表面上”的歧视尚且存在的情况下,又如何证明实质上的反歧视已经做到了呢?表面上“微弱的反歧视保护”尚且做不到,更遑论“实质上的非歧视”。也许这位读者向往的政策是“不问,不说”吗?美国曾经有过如此实行的案例:“许多美国的拉拉和男同志在克林顿许诺不再驱逐军队当中的同志后投票支持了他,但当面对媒体的偏见和高层官员时,克林顿迅速撤到了‘不问,不说’的政策上——同志不应该出柜,只要他们保密他们的性取向就没人会骚扰他们。”【6】——这样不是默许同性恋,这里是跨性别,受到骚扰吗?只因ta们想要按照自己的自我认同生活并取得社会认可。这是实实在在的歧视政策,因为它将一种生活方式、一项个人私事看作了肮脏不可言说的秘密因而对该行为的进行者实施压迫,这与“反歧视”(无论是表面还是实质)毫无共同之处。

至于如何使得跨性别走入社会会使得“冲突更大”,这位评论者补充道:

如果自己认为自己是女人,就可以跟女人一起洗澡、一起上厕所,存不存在性骚扰、性侵的风险?这都是需要思考的。

——正如有些女权主义者对于跨性别者总是持自觉或不自觉的敌视态度,譬如他们认为跨性别女性仍然是“男性”(有男性的身体和大脑、基因),因而必然进入“女性领域”就会带来骚扰和侵害。女权主义反对父权社会给女性定下的基于性别而产生的规范和歧视,然而在这里,他们陷入了同样的逻辑,对待“男性”采取了一种性别本质主义的态度——然而性别决定论难道不是最最父权的东西吗?试问,难道同性之间就不存在性骚扰、性侵了嘛?试问,难道同性之间就不存在性骚扰、性侵了嘛?这便是二元性别的女权主义的缺陷,它自觉或不自觉地无视了多元性别的问题,尤其是在跨性别问题上采取了反动的态度。解决性骚扰的最好办法是隔间。一旦有了保护完整的隔间,事实上厕所是否分性别已经不重要了。二元性别的厕所对于性少数总是不够友好的,它使得ta们面临难以避免的尴尬。因而无性别而又保护完整的隔间公厕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

另外一条评论当中提到,或许开放跨儿取得合法认同性别身份对于顺性别者是不公平的,ta问道:

如果一个生理男认同女的跨儿该不该服兵役?如果不服,一般男性会觉得不公,并质疑所有的跨儿性别认同的真实性;如果要服,那必须另设专法处理,那除了兵役问题,后头也跟着一系列的专法……可是没有人会这么做,因为事到临头我们才知道,法律其实是个利益和效率的问题。【7】

——这位有着上帝视角的读者自以为看透了法律和社会运作的本质,但实际上它什么也没看透。首先ta将女性排除在了服兵役的范围之外,笔者无意指责其有“军队只是男人的领域”的偏见,然而事实上军队当中不仅有男性,也有女性。不仅有顺性别,也有跨性别。这是十分现实的问题,在美国军队当中,有许多跨儿按照自己的认同性别进入与其相符的军队部分当中,而并没有产生什么“冗滥”的法令或者“专法”。此外,既然决定法律是否制定是关乎“利益”的,那某种利益的正当性得到确认并认为是“有效率”的,也不是来自于某个先验预设的标准和数字,而是来自于实际的力量对比,就像那些同婚合法或是变更性别合法的国家,这样的法令最终得到确认,是源自性少数群体以及其支持者不懈的斗争。

为什么我们要支持跨儿运动

这些东西离我们太远了。

我们也曾到这样的言论。然而事实上跨儿在中国并非是隐身的,我们或许听说过“药娘”的故事,或是见过在人们的性/别观念日益开放的情况下有许多追求异性美的“女/男装大佬”,也曾看到跨性别者为更改学历性别【8】或抗拒工作场所的就业歧视进行着斗争【9】。ta们正是今日挑战刻板性别规范和性别印象者。

每个人都在忍受着社会制度的强迫,因为他们被迫生活在一个更死板的模式而不是他们想要的那样当中。这些“命令”干预着我们的个人生活、情感生活和性生活,要我们去遵循体制的要求,而不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要是你要摆脱这“命令”生活,你就会受到歧视,因为你是不符合这种干预模式的。因此,ta们总会因为他们的性别认同或性取向而被解雇或者拒绝入职,长期地受到压迫,在住房市场当中受到歧视以及屈从于口头上的和身体上的攻击,在如厕时遭遇尴尬、凝视和嘲笑,并可能会被剥夺领养孩子或人工受精等等的生育权利。

跨儿也并非仅仅受到性别规范压迫的人。父权社会压迫一切性别,它同时对顺性别者的生活也进行了一系列令人不快的干涉,例如将强有力的女子贬称作“女汉子”,而将阴柔气质的男子叫做“娘炮”,并在生活当中对他们的外貌、言行指指点点,甚至对其进行骚扰、攻击、迫害乃至杀害。所以,这要求我们“同世界范围的为自我认同和取得性别认证的权利进行的运动团结一致,反对世界上所有国家对跨儿进行病理化以及对其身体自主权的令人厌恶的侵犯。”【10】

社会主义者认为,国家无权控制或是限制任何人的性取向,一个人的性生活是他或她自己的私事。在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病下,有千百万人因他们的性取向而受到攻击甚至失去生命。这恰恰说明了我们需要一个自由而平等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性取向将会从法律和社会偏见中解放出来——这个社会就是社会主义社会。正如他们挑战性别主义和种族主义行为一样,社会主义者也在挑战任何反同的行为。社会主义的政治不仅会使人们意识到同志压迫的存在并因此而产生愤怒,它更会提供冲击同志压迫的社会根基的论据和组织。【11】

作为革命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认为,社会主义斗争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就是反对压迫的历史。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也必须包括创造出消除一切压迫条件,包括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LGBT,Lesbian,Gay,Bisexual,Transgender)的压迫。要创造最最民主社会,其先决条件就是赢得广大群众对新社会的向往,而一个社会主义社会,则是真真正正消除了种族和性别不平等的社会,在那里恐同(homophobia)和恐跨(transphobia)则会被视为一种残忍的,恶劣的和制造隔离的传说,正如它本该是的那样。


注释:

【1】h.c:《跨性别现身日:当我们说跨性别,我们真的说对了吗?》,“跨儿中心”公众号,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jmgQJgejRM5PeyNbtchXw

【2】同上。

【3】科迪莉亚•法恩,牛津大学心理学学士、剑桥大学犯罪心理学硕士、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学博士(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现为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授,被《泰晤士报》誉为“拥有高度幽默感的认知神经科学家”。代表作《荷尔蒙战争》,本书主要内容即破除性别刻板印象以及相关的生物学迷思。

【4】h.c:《跨性别现身日:当我们说跨性别,我们真的说对了吗?》,“跨儿中心”公众号,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jmgQJgejRM5PeyNbtchXw。

【5】Colin Wilson著,继轲译:《社会主义与同志解放》,酷儿工友服务社发行,获得本书全本电子版可联系qwsc.cn@gmail.com

【6】同上。

【7】该评论者在公众号回复“女性该不该服兵役”之后已经删除。然而本文作者仍然将其作为一种典型观点拿来分析,但并不针对评论者个人。

【8】韦婷婷:《历史性突破|毕业跨儿成功修改了学历证书性别!》,“二维码很难复制”公众号,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cuE4QaA7xntWiu2tuLEWg

【9】k总:《同语说法|深度解读——全国首例跨性别就业歧视案一般人格权胜诉判决》,“同语”公众号,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IRtz_5_c8_qmef5FjW-0Q

【10】秋雨(Autumn Rain)著,继轲译:《日本最高法院维护强制跨儿绝育》,“惊雷”公众号,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14Tbyczp8-f1nX0BhPnvg

【11】Colin Wilson著,继轲译:《社会主义与同志解放》,酷儿工友服务社发行,获得本书全本电子版可联系qwsc.cn@gmail.com


附:可关注的中国现有跨儿/跨性别机构及媒体(含港澳台)

跨性别生活

上海跨性别骄傲节

跨儿中心(原跨性别中心)

跨儿说

跨性别资源中心

跨青年教育中心

跨儿心理小组

《日本最高法院维护强制跨儿绝育》

原文链接:https://www.jinglei1917.net/%E6%97%A5%E6%9C%AC%E6%9C%80%E9%AB%98%E6%B3%95%E9%99%A2%E7%BB%B4%E6%8A%A4%E5%BC%BA%E5%88%B6%E8%B7%A8%E5%84%BF%E7%BB%9D%E8%82%B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