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加拉瓜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左派的错觉

威廉•罗宾逊(William I. Robinson)  著

马震寰  译

季耶  校


2018年4月23日在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人们上街要求总统奥尔特加下台。

20世纪80年代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FSLN)领导的大众革命的旗手——这是由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及其支持者精心培育的形象。但是这个形象在这次爆发的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之后几乎崩溃了。在这场抗议养老金改革的行动中,共造成数十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和入狱。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抗议活动是由美国组织的、旨在颠覆一个革命政府的阴谋。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是对腐败和专制政权的大规模不满爆发。

虽然美国和尼加拉瓜的传统寡头集团肯定希望有一个更宽松的政权,但现在他们已经适应了奥尔特加政府。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革命后,桑解阵的核心集团也进入了该国核心集团的行列,这证明了奥尔特加在2007年重新掌权后,证明能够监督新一轮的资本主义发展。奥尔特加和桑解阵说着“左”的话,却试图在资本和桑地诺精英的霸权下,建立一个在资本主义体系之上的民粹主义多党派政治联盟。

虽然桑解阵在全国的农民和城市贫民中仍然有着群众基础,但现在这个基础却在逐渐减少,桑解阵的领导层和传统的寡头集团通过压制异议,通过掠夺国家资源和与跨国资本结盟来充实自己,还部署了军队、警察和准军事部队,严厉镇压农民、工人和反对其政策的社会运动。

资本主义的发展正在让尼加拉瓜陷入危机。政府宣布将削减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增加工人和企业为养老金所需缴纳的税费,这将是引发四月抗议的火花。但政治紧张和社会冲突多年来一直在积累,这正是资本主义危机造成近期事件的更大背景。

桑解阵中的资产阶级

桑解阵在1979年初推翻安纳斯塔西奥·索摩查(Anastasio Somoza)独裁统治的大规模起义后上台。十年来遭受了美国的无情干涉——包括反革命的军事行动、经济禁运和国内的政治干涉(更不用说桑解阵自己的错误)——最终导致桑解阵在1990年的选举中失败。

选举的失败使桑解阵内部陷入了严重的危机,包括政治方向、意识形态和战略上的。在20世纪90年代初,桑解阵的基层民众在对新自由主义进行持续抵抗的同时,在1990年的政权更迭中,一个新的桑解阵精英阶层也通过对国有资产和公共财产的私有化,获得了大量财产。桑解阵领导人和官僚的这种掠夺和侵占在尼加拉瓜被称为“皮涅塔”(piñata,译按,即纸扎娃娃,是当地一种特色玩具)。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桑解阵内的新地主和商人开始发展他们的阶级利益,并与资产阶级融合。桑解阵精英阶层逐渐脱离大众阶级的领导者角色,镇压反对资本主义重建的反革命计划的民众抵抗,并利用党的权威(正在逐渐减少)来遏制反对资本主义发展的阶级,阻止他们动员起来。然而,桑解阵的领导层继续挪用革命话语来令自已的统治合法化,这种革命话语不再反映任何相应的计划和行为,不过是用来促进其自身的利益,更是为了能在新自由主义秩序中占主导地位的统治集团里占有一席之地。

桑解阵在1999年与一个传统寡头集团签署协议,成立联盟,称为自由联盟(the Liberal Alliance),这两股政治力量共同协商他们的权力划分。与此同时,20世纪90年代期间,军队和警察摆脱了他们原先的革命性,越来越多地使用暴力驱逐农村土地上的农民,镇压占领工厂和政府的罢工工人,干扰街道的和平示威游行。

桑解阵在2006年的选举中提出了新的施政纲领,保证尼加拉瓜和跨国资本家的经济利益,但反过来,资本家不得不接受桑解阵在政治上的权力垄断。为赢得这次选举,桑解阵在一份政策文件“新桑地诺项目”(The New Sandinista Project)中制定了经济计划。根据该文件,其经济政策将建立在小规模个体商业和大型私有企业联合起来的基础上,尊重所有形式的财产、自由贸易,吸引跨国公司的投资和扩大农业产业。这项计划是与主要的大企业,私营企业紧密合作推出的,政府称之为“公私营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与此同时,该计划还包括将医疗保健系统和教育系统收归国有,更大的社会支出和一些福利措施,尽管这些福利仅通过桑解阵网络发放。巴亚尔多·阿尔切(Bayardo Arce),一位前革命领袖,奥尔特加政府的主要经济顾问和与私营经济部门的联络人,将此项计划描述为“对穷人有利的市场经济”。桑解阵在通过社会支出进行再分配时,实际上已经废除了1980年革命时首次建立起来的“社会财产领域”(area of social property),包括国营部门和合作社经济部门,这导致目前该国96%的财产实际掌握在私人手里。

自从桑解阵的资产阶级重新掌权以来,就大大增多了它的财富。奥尔特加领导的新一轮资本主义发展包括了旅游业、农业、金融业和边境加工出口区(maquiladoras)的分包工厂。拥有农业综合经营集团AgriCorp一部分的阿尔斯(Bayardo Arce),是尼加拉瓜最富有的人之一(译按:他也是总统经济顾问)。此外,在宣布养老金改革的前几天,触发四月抗议的另一个因素是由桑地诺最高选举委员会(the Sandinista-controlled Supreme Electoral Council)主席罗伯托·里瓦斯(Roberto Rivas)所非法获取的公共财富,包括哥斯达黎加、西班牙和尼加拉瓜的豪宅;三架私人喷气机;一批作为违禁品进入该国的豪华车,还有一个咖啡种植园。

尼加拉瓜的资本主义矛盾

尼加拉瓜目前问题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的矛盾——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一部分,涉及采矿业、农业、旅游业、能源开采和在拉丁美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大规模扩张,壮大了贪婪的全球化经济,壮大了跨国公司的金库。在尼加拉瓜,奥尔特加政府主持了这轮新一轮的资本主义扩张,包括在自贸区、农业、采矿业、伐木业和旅游业的跨国和本地的投资浪潮。这轮浪潮受到了政府减税、土地优惠和其它政策的推动。此举还受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新自由主义机构的赞扬。

在奥尔特加政府的主导下,靠剥削维生的众多任务厂在自贸区内迅速扩张,其中,十多万名年轻女性在为亚洲、北美和尼加拉瓜本地的企业缝制服装。跨国资本家因为尼加拉瓜的工人工资极低、对工人的严格控制和政治的相对稳定,他们更喜欢尼加拉瓜而不是邻国。尼加拉瓜工人每月平均收入为157美元,是中美洲边境加工出口区工人的最低水平,只占中美洲工人用于购买家庭基本生活必需品花费的33%。在2016年,防暴警察还镇压了一场要求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和独立组织工会的罢工,这引发了一场国际性的运动,呼吁释放那些因罢工被关押在狱的人。

环保分子和社区运动组织者反对政府对跨国公司进行大规模金矿开采项目做出的让步,他们同样面临着防暴警察的镇压。环保分子也加入了由数千名农民、土著人和非洲人后裔组成的队伍,为了抗议某大国一家公司建造一条跨洋运河,奥尔特加政府在2013年授予了这家公司这个特许权。这个特许权还包括了一系列附属项目,如开发旅游项目、设立另一个自由贸易区、建造一条输油管道和一个国际机场。

事实上,今年四月的抗议活动是对之前一场大火的大规模不满,这场大火早一个月前在生态脆弱的加勒比海沿岸地区的印第安迈兹生物保护区(the Indio Maiz Biological Reserve)里达12000英亩的土地上烧起的,被称为“尼加拉瓜史上经历过的最严重的生态灾难”。在被政治经济学家称之为开辟“农业边疆”的过程中,桑解阵政府还鼓励更多现定居地区的失地农民移居到保护区和其他环境脆弱地区。

“对穷人有利的市场经济”在社会指标上显示出积极的结果。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外资投资的浪潮、来自委内瑞拉的援助帮助维持了经济的高增长率、减少了贫困和扩大了社会服务的范围。然而因为委内瑞拉援助的社会项目随着该国的经济危机有所减少,且政府正在将破坏性的采矿业扩展到新的未开发区域,桑地诺当局经济发展模式的矛盾及其局限性正导致民众不满情绪的加剧。随着经济困难逐渐加剧,经济增长率也有所下降,奥尔特加政府已经和国际金融机构达成协议,实施新的自由主义计划,包括削减对电力的补贴、进行基础设施私有化和削减养老金。

桑解阵的政策存在矛盾,一方面想要促进社会投资,另一方面却通过减税和镇压工人和农民的抗议以及政治异议者,方便跨国资本不受约束的积累。现在奥尔特加政府对镇压更加变本加厉。桑解阵的资产阶级面临着一个两难境地:它的阶级利益决定它要阻止对境内外国资本进行挑战和改革,但它的执政合法性却依赖于维持革命话语和进行再分配改革。

在四月的抗议活动中,著名尼加拉瓜社会学家乔斯·刘易斯·罗查(Jose Luis Rocha)指出,与索摩查独裁统治下发生的类似,桑地诺政府现在成为该国资本主义掠夺的避雷针。

“索摩查的独裁专政是一种与资本主义国家动态联系起来的系统,它体现了本国资产阶级的利益,但它却无法控制。”

“在这一点上,‘索摩查’不能对发展中的问题(资本主义发展)负全部责任。但由于索摩查的专政是一个动态联系的系统,领导者是当地的代表,人民的愤怒在其中就找到了具体的目标。”

——同样的,大规模愤怒现在的目标是奥尔特加政府。

左派的错觉

尼加拉瓜的问题不能脱离资本主义的矛盾,也不能脱离美国对其干预的漫长历史。从20世纪80年代对革命的全面背叛开始,华盛顿方面通过新形式的内部政治干预来支持尼加拉瓜民间社会的资本主义霸权——20世纪90年代我出版了两本书讨论这个题目,分别是《浮士德交易:美国 冷战后时期对尼加拉瓜选举和美国外交政策的干预》(A Faustian Bargain: U.s. Intervention In The Nicaraguan Elections And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In The Post-cold War Era,1992)和《促进多元政治:全球化,美国干预和霸权》(Promoting Polyarchy: Globalization, US Intervention, and Hegemony, 1996)。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类政治干预一直在进行,自奥尔特加上任以来不断增加。它包括资助反桑解阵的民间社会团体。其中一些组织参加了四月的抗议活动。我在别的地方已经说过,美国这类资助的目的是遏制尼加拉瓜民间社会内部任何反资本主义的激进化,而不是破坏桑解阵的领导地位。此外,华盛顿方面对奥尔特加反对美国在拉美实行干涉主义非常不满,奥尔特加支持现被围困的委内瑞拉革命,他还参与委内瑞拉倡导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the Venezuelan-led Bolivarian Alternative for America,简称ALBA)。美国正有计划地试图瓦解ALBA。

然而,部分国际左派依然不能抛弃这种错觉,以为尼加拉瓜的桑解阵或南非的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等政府仍然代表着一个革命的进程,它促进了大众和工人阶级的利益——即使新的统治阶层在进行不断升级的镇压,以剥削这些群众、掠夺国家,并加强跨国资本的利益。在世界上如此的悲惨境遇下,弗朗茨·法农(Frantz Fanon)警告说,由民族解放运动所掌权的新精英们要求人民“回到过去,沉浸于以往的时代”(fall back into the past and become drunk on the remembrance of the epoch)即以往民族解放的时代,纵然新精英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和自己的阶级利益背叛了他们所做的历史性的斗争。

部分左派人士猛烈的抨击美国历史上干涉别国的历史,支持了奥尔特加政府的说法,声称四月的抗议活动和日益加剧的骚乱是外国势力背后策动,一如美国20世纪80年代干涉尼加拉瓜,或者如目前针对委内瑞拉发起的反政府的扰动行动。根据这种令人费解的推理,如果华盛顿的一些人更愿意看到奥尔特加被一个资本主义寡头更传统的政治代表取代,那么桑地诺运动(Orteguismo)则是一个自始至终都具有革命性的过程,因此反对奥尔特加的人只能是美帝的反革命工具。

有一份来自拉丁美洲社会科学委员会(the Latin American Social Science Council)的更合理的评估。在4月24日的一份新闻声明中(声明网址:https://www.pressenza.com/es/2018/04/comunicado-de-clacso-por-la-primacia-del-dialogo-y-la-paz-en-nicaragua/ ),该科学委员会的理事会一方面强烈谴责政府镇压抗议者,另一方面表明排斥传统寡头和国际媒体的“令人怀疑的操纵”。后者的表态不过是试图利用尼加拉瓜内部危机,所以他们对镇压,暗杀和洪都拉斯的言论自由,政治压迫已经夺走了数百个中美洲、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社会运动、农民、土著人和环保运动领袖的生命都不置一词。

四月抗议活动的悲剧不是对一个虚构的革命进程的威胁,而是把人民夹在充满腐败和压迫的奥尔特加政府和传统寡头之间。传统寡头背靠国际右翼,对桑解阵的垄断政权从未感到满意且希望通过操纵民众叛乱来恢复自已的权力。所以不足为奇的是,当奥尔特加宣布取消养老金改革时,他不是被抗议者的基层代表包围,而是被自贸区的老板和私营企业高级理事会的领导包围。

2018年5月18日

 


作者威廉•罗宾逊(William I. Robinson)是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社会学、全球研究和拉丁美洲研究的教授。他最近的著作是《全球资本主义论:跨国世界中的生产、阶级与国家》(A Theory of Global Capitalism: Production, Class, and State in a Transnational World ,2004。中译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和《全球资本主义与人性的危机》(Global Capitalism and the Crisis of Humanity,2014)

 

原文链接:https://truthout.org/articles/capitalist-development-in-nicaragua-and-the-mirage-of-the-left/?utm_source=sharebuttons&utm_medium=facebook&utm_campaign=mashshare

 

原文题目:Capitalist Development in Nicaragua and the Mirage of the Le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