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不该押宝贸易战任何一方:来自北美社会主义革命派的联合声明

胡凌越 译

季耶 校

美国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与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英语)/社会主义行动同盟(法语)( Socialist Action/Ligue pour l’action socialiste)联合声明。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和德国总理默克尔6月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G7峰会上发表讲话。(照片:路透社Yves Herman)

最近美国对来自加拿大、墨西哥、欧盟以及其它地方的钢铁和铝制品分别征收25%与10%的关税,甚至早些时候对来自于某大国和韩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征收额外关税──以上种种行为均由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政府做出。

特朗普同时威胁将对进口汽车、零部件和许多来自于某大国的工业和科技产品征收重税。除此之外,他重启了征对伊朗和俄罗斯的经济制裁。

理解特朗普的意图并非易事。他的行动与其说是理性的思考,不如说是纯粹的虚张声势。他的言辞仅仅是为了迎合他的选民而不是为未来着想。“让美国再次伟大”(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和“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仅仅是他吸引民粹主义支持者的口号。

恰在此时,这些观点却真实地代表了美国资产阶级的利益,他们在全球化的资本竞争中落后了。他们得到了工会上层领导人的支持,后者渴望美国重获数百万份高薪的制造业工作。这些工会官僚希望将美国工人的“未来”与他们“自己”的资本利益集团和资本孪生的政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挂上钩。他们排斥独立的工人组织,不肯面对体制背后的根本问题——最根本的,只追逐利润的资本主义系统。

美国在全世界不再拥有绝对的经济优势。随着全球竞争不断地升温,利润率不断地下滑,过去的方法不起作用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许多年里,美国度过了一段经济繁荣期,自由贸易原则是美国利用廉价的美国产品强力打开国外市场的武器。这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英帝国的政策一样。一般来说,运用着最高端、最先进的科技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往往“自由贸易”推手,然而实力较弱的资本主义国家则是“保护主义者”卫士。

特朗普反复提出“很多工作,好工作”(many jobs, good jobs),这似乎想说明他能够重新带来这些很大程度上在美国已经消失的工作,比如采煤、制铁、汽车制造业。这些工作绝大多数都被汽车、钢铁制造的自动化所取代。美国目前的钢产量与1960年差不多,但只用了当年20%的劳动力。汽车制造自动化也是类似的。

地下采矿是一项折磨人、且破坏肺部功能的工作,我们不希望它复活过来。但这些工作之所以消失是因为它们在美国和全世界的利润越来越低,而不是煤矿老板出于对矿工健康的关心。不幸的是,与资本主义的手脚相连的工会官僚更愿意去鼓吹恢复资本主义中最具污染性的工作,而不是去挑战整个腐朽的能源体系去争取行业的公平转型,从而创造新的工作岗位,保证所有化石燃料工人在一个100%生态可持续和国有化了的能源系统里工作,并且获享工会规定的工资。

贸易战对劳动人民毫无利益,我们劳动者最终只会承担贸易战带来的风险。

在美国所使用的钢铁中,只有不到60%的是它自己生产的,其余的都是从其余85个国家进口的。加拿大提供了其中的17%。在其它的钢铁原产国中,巴西提供了14%,韩国10%,墨西哥9%,俄罗斯8%,某大国2%。如果由于加税使得进口的钢铁与铝变得更贵了,美国的制造商在使用贵原料的过程中,肯定会以保护他们的利润为目标。他们的选项中包括了加大力度压低工资水平,将提高了的价格成本转嫁给消费者,甚至关闭在美国的制造基地。

当然,加拿大、墨西哥和欧洲的资本家们都会同样对美国商品加税以作回应。在这样看来,美国工人同样丢失了工作。但在加拿大、墨西哥、欧洲的工人也将面临相同的问题——更高的产品价格与随之到来的工作机会的流失,这超过了加税可能创造的就业职位。

在私人利润的驱使下,全球资本主义竞争是完全无法避免的。当竞争中产生了创新,自动化的技术暂时提高了经营者的利润率,而随着竞争对手迅速采取新的技术手段,这些利润也极大地被抵消了。

在老板们拼命拯救下滑的利润率时,资本家便开始试图打击工会和工人来,打压薪酬水平和社会福利,比如教育、医疗和养老金,拒绝承担由于资本竞争导致的大规模环境破坏,他们也希望将污染生产转移到低工资、缺少管制的地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他们希望以此最终能降低成本。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动荡的资本主义世界试图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来缓解一下体制的固有矛盾。在这一背景下,全世界最主要的公司代表们制定了全方位的协议以此满足渴望竞争的资本家的需求。毫无疑问,最强大的资本家群体,像美国的富豪统治阶级,因为美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所以常常占据上风。

然而,每个资本的组成部分都明白,不同的竞争者在世界贸易市场上握有不同的特定商品的优势。他们的目标是平衡各种需求和交易。少量的法国葡萄酒被准许进入美国,相应的,一定数量的美国产品在互惠条件下被准许进入法国。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就是真实的例子,尽管它名字叫自由贸易,一大堆单独的协议由墨西哥、美国、加拿大的统治精英制定。这些各种各样的协议措施都庇护了那些实力相对弱小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公司。

面对日益激烈的资本主义势力间的竞争,旧的游戏规则已经无法解决逐渐增长的体制内在矛盾。美国大资产阶层的代表特朗普已经有所警惕。他无视前任们建立至今的贸易间的微妙平衡,承诺打破资本主义系统的当前秩序,以此来迎合支持他的精英阶层的利益。

所以,当特朗普向作为统治阶级的资产阶级送上1.5万亿美元的减税大礼时,没有资产阶级抱怨。但当特朗普的政策偏离那些富有国资产阶级时,他遭到了富有国资产阶级内部的强烈反对。更不必说那些受到潜在伤害的实力较弱的资本主义国家。因此,加拿大总理特鲁多(Trudeau)、法国总统马克龙(Macron)、德国总理默克尔(Merkel),他们都高呼特朗普犯规并集体准备进行报复。

全世界的劳动人民在这场冲突之中没有利益可言。到最后,当资本家获胜时,工人阶级便输了——这是过去几十年里验证过无数次的资本主义系统的根本规律。工人们的共同利益在于保护全世界各处的工人不受资本的压迫。这就意味着在任何地方都应该建立工人的国际团结,从而联合世界范围内的工人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联盟,这才能联合起来打击资本主义的战争和对环境的巨大破坏。

在资本主义国家内没有所谓和平的、有序的竞争。没有一个“有良心”的资本家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好人”。在这场追逐私人利润的死亡游戏中,只有赢家和输家。特朗普不过是脱下了最后的面具,露出了这个正在衰落的掠夺性体制的残忍獠牙。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这个世界舞台上玩着和特朗普一样的利润游戏,然而这不过是“保证”了加拿大的资本主义也会暴露出自己的缺陷。

依靠这些所谓的精英代表来促进劳动人民的利益简直是愚蠢至极。在政治舞台上与资产阶级政党决裂是对资产阶级特权的挑战的开启。但只有绝大多数劳动人民彻底废除资本主义系统,才能给无止尽的贸易战和折磨人的流血战争画上一个永远的句号。

2018年6月12日


原载美国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网站

原文题目:Working people have no stakes in a trade war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8/06/12/working-people-have-no-stakes-in-a-trade-wa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