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热带特朗普——博尔索纳罗的上台

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Roberts)著

Catty  译

值班志愿者 校订

在巴西新任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获胜后,巴西政府在全球前20大国中成为最右倾的政权。博尔索纳罗说,他想要粉碎“共产主义”,恢复“法律和秩序”,办法是让军方控制街道,让最高法院里都是受他任命的法官。他希望放松枪支管制,打击同性恋和其它“犯罪”分子,支持特朗普总统的政策,开放经济和“适当开发”亚马逊雨林。

博尔索纳罗怎么可能赢得这次选举?事实上,他的支持是来自巴西的新兴宗教福音派运动,来自从2002年开始在卢拉(Lula)然后是迪尔玛(Dilma)的巴西工人党(PT)统治下遭到猛烈冲击的富人和中小企业,因为他们反对工人党,其为了低收入家庭的利益对企业进行征税和监管,并且破坏了家庭价值观。但最大的原因是,大多数巴西人已经受够了不断上升的犯罪率、高失业率和政客的腐败。

博尔索纳罗被认为是一个终结腐败的人(当然,结果会是相反的)。对于中产阶级来说,工人党被视为“窃国”。卢拉仍因腐败而被拘留(可能是捏造的指控,主要是为了确保他不能参加选举)。但博尔索纳罗获胜主要是因为工人阶级对工人党幻想的破灭。在各种资源和农产品的价格暴跌之后,经济陷入衰退。对此的指责和腐败都直指工人党。

但是博尔索纳罗并没有得到1亿4千7百万巴西人的大多数选票。虽然在巴西投票是强制性的,但大约有30%的人选票作废或交空白选票。此外,工人党仍然是巴西国会众议院中最大的政党,里面有30个不同的政党代表。因此,对于博尔索纳罗来说,用民主程序通过他的专制措施并不容易。

最重要的还是经济政策。正如我在前几篇文章中解释的那样,巴西经济陷入困境。经济增长充其量是停滞不前。

失业率接近全球经济崩盘后的最高点。

因为富人不纳税,而且国内人民收入和财富的差距是世界上的最大之一,政府没有筹集到足够的收入来避免每年的巨额赤字。

因此,在所有新兴经济体中,巴西公共部门债务占GDP的比例最高。

富人和博尔索纳罗政府的解决方案将是“紧缩”,即进一步削减公共支出(巴西许多州政府已经破产,资金匮乏),对工业和银行的私有化和去规管化——但最重要的是,破坏巴西的国家养老金计划。

在博尔索纳罗将兑现承诺的希望下,股市和债市上涨。这些“新自由主义”政策将由博尔索纳罗可能委任的财政部长格德斯(Paulo Guedes)推行。这位毕业于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是巴西投资银行 BTG Pactual 的联合创始人, BTG Pactual 曾是巴西最大的本土独立投资银行。市场预期格德斯将继续实行现任总统迈克尔•特梅尔(Michel Temer)的冻结财政支出的政策。他们还认为,格德期将为巴西央行引入正式自主权,并允许国有石油公司(Petrobras)将燃油价格设定在“市场水平”。

周日晚上,格德斯在他可能的未来老板获胜后表示,养老金改革以及削减“国家特权和浪费”将是新政府的首要任务。因此,就像在美国一样,巴西人将从总统那里听到据称是为了阻止犯罪的“民粹主义”的法律和秩序之言论,同时还将引入猛烈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以帮助巴西的大企业,并削减流向劳工的收入份额。

正如我一年前在一篇帖子中所言,国际机构、外国投资者和巴西大型企业希望,2018年的政府,能在执政四年之中,实施紧缩政策、劳动市场“灵活性”和私有化。这将进一步加剧不平等。讽刺的是,这不会减少公共部门的债务,因为经济增长和税收太低。事实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20年债务将大大增加。

与此同时,巴西一半以上的人口人均月收入仍低于560雷亚尔(编按:约152美元)。要将这一贫困水平降至25%以下,需要的生产率是当前水平的四倍。在巴西资本主义制度下,没有这种前景。因为巴西资本的盈利能力很低,并持续保持低水平。

巴西占主导地位的资本主义部门的盈利能力一直在下降,给投资和经济增长带来持续的下行压力。

巴西的统治精英们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控制其工人阶级,削减公共支出和工资,从而吸引大量外国资本。巴西资本主义将在未来陷入低增长、低盈利的状况,政治和经济将持续瘫痪,并且这是在没有新的全球经济衰退到来的情况下的预测。

2018年10月29日


原载迈克尔·罗伯茨(Michael Roberts)的博客(一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的博客):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

原文题目:Brazil’s Tropical Trump

原文链接:

Brazil’s Tropical Trum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