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对欧洲议会选举的公开呼吁

杨吉姆 译

冷漠 校

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公开呼吁,在5月份的欧洲议会选举之后召开汇集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反欧盟力量的大会。呼吁全文内容如下:

l 反对资本主义、种族主义和战争的欧洲,支持国际主义与欧盟决裂和脱离

l 支持工人和人民的权利,反对欧洲备忘录中的政府,反对右翼反对派,主张免除债务和赋予工人控制权

l 反对北约、帝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争取各国人民的和平与国际主义的团结

l 支持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反欧盟力量的广泛集会

1. 

2019年欧洲大选举行之际,欧洲和希腊都面临着一个转折点。2008年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爆发的危机无法克服,而新的危机正在汇集。帝国主义核心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战争和军事准备成为了日常议程的一部分。政治制度正变得越来越反动。在欧盟金融和政治危机的土壤中滋生出了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极右势力,它们甚至谋得了政府中的席位。

在国内,成千上万的工人将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政府的政策视作败笔,鉴于他们承诺要在欧元区和欧盟“消灭欧洲备忘录”,却只是导致了资本主义攻势的进一步升级,永久的监察,以及选择与最具侵略性的美国-北约帝国主义联手,进而服务于希腊资本在该地区的利益。

但形势远非压倒性的。因为与此同时,运动和反抗力量都在增长。每当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宣布他们的“最后”胜利时,人民和运动就证明他们错了。从“黄背心”运动到反法西斯、反种族主义斗争和罢工,工人和下层阶级从不打算放弃。他们设法撕下虚伪的一致和失败主义的遮羞布,追寻劳动人民渴求的“另一种方式”。

2. 

事情的发展表明,摆在我国和欧洲工人和人民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要么资产阶级政治力量迫使工人和人民肩负他们从资本主义危机“全身而退”的代价,要么劳工运动和人民实行反资本主义方案并迫使统治阶级付出代价,反对野蛮的剥削,反对军备竞赛和战争,反对压迫和反民主的强权,防止生态灾难的发生。

身处斗争中的左翼势力需要进行政治和选举斗争,这样民众的不满就会由“左翼的、颠覆的、反欧盟的”力量所指引,而不是由右翼或极右翼势力控制。这包括一场争取工人权利和自由、推动人民反对政府的斗争。斗争的矛头直指动摇和推翻资本的政策,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资产阶级政治体制,以及一个反对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威胁的坚强战线。

3.

欧盟的主导力量一手拿着“民主”,另一手拿着“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极右翼”,试图使欧洲人民陷入“欧洲方式”的两难境地。

相应地,在我国,激进左翼联盟也在宣传“激进左翼联盟还是右翼”、“激进派还是极端新自由主义和极右翼”的两难抉择。

但是政府的政治基础和资产阶级反对派是同质的。它是资产阶级的利益,是欧洲备忘录,是大西洋主义(Atlanticism)的支持,是资本主导的政策。这一政策以剥夺人民的权利为目标,降低人民士气,增强极右势力。

与试图将自己合法化为“马其顿斗士”的极右翼暴徒的对抗,并不能赋予激进左翼联盟通过普雷斯帕协议(Prespes Agreement)决定巴尔干国家的名称的权利。

当政府在人们冻死在摩瑞亚(Moria)这样的人间地狱的时候还自豪于封锁埃夫罗斯(Evros)边界和爱琴海,当它已经放弃了其关于移民投票权的声明并通过种族主义的标准发放国民身份,它实际上就是在促进种族主义而不是反对它。

我们拒绝政府带来的“两权相害取其轻”的思路和困境。正如历史上的例子所显示的那样,选择“小恶”总是导致更大的恶。

4. 

与主流观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盟正因为一场深刻的政治危机和不断深化的内部矛盾而摇摇欲坠。数百万工人对这个反动的联合机制的厌恶、“希腊问题”、扩大化的帝国主义竞争、脱欧谈判中暴露的矛盾、欧盟和意大利的冲突,欧盟和美国之间不断恶化的矛盾、极右翼势力在一系列欧洲国家内的强劲增长,都是欧盟正在经历深重危机的表现。

但工人和年轻人的斗争也加剧了他们的危机。2018年以“黄背心”结束,象征并加剧了统治阶级对欧洲资本主义和欧盟未来的担忧。就在几年前,马克龙还被视为反对“民粹主义”的神奇公式的持有者,是“资本主义的再创造”、 欧洲统一进程的“重启”者和加速器。现在他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富人总统”,而欧盟的宏伟计划正在瓦解。欧盟的另一个支柱,德国资本主义,正准备应对增长停滞,伴随着工业生产的衰落和GDP的下降。更重要的是,那里的政治危机也被提上了日程。

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宣传海报

5. 

作为对危机的回应,统治阶级试图在经济和政治的各个层面升级他们的反劳工攻势。他们的反应结合了对欧盟经济和政治职能的反动庇护、体制的巩固和资本主义改革的强制推行、不同形式的永久监护、不平等的加剧以及向军事化和战争的转变。同时,他们不断促进反对难民和移民的种族主义运动和堡垒欧洲的建设,以迷惑受到危机重创的工人阶级和全社会阶层的怒火,并将其引向对现有系统无害的方向。这样,他们就开辟了通往极右翼和法西斯主义的道路。激进左翼联盟政府正在牵头推动这些政策。

6. 

所有的事态发展都证实,欧盟并非稳定与繁荣的避风港。这是一个深刻的、阶级的、反动的帝国主义架构,它不仅在危机和对立的压力下、也在日益尖锐的深刻的阶级两极化所激起的愤怒中不断嘎嘎作响。

保障工人和人民权利、增加工资和养老金、捍卫公共利益、将人民从永久监护制度、种族主义和对抗中解放的唯一出路,是反对欧盟的斗争,是从反资本主义的、阶级的和国际的角度与欧盟决裂和脱离。

近年来的全部经验以一种残酷的方式证明,欧盟既不能被改革,也不可能“讲道理”。相反,它正成为所有反劳工运动的大本营和挡箭牌。

7. 

与欧盟的决裂和脱离、对金融屠宰场的反抗、对野蛮的资本主义改革的反对,这些都是实现工人和人民的利益与需要的全面斗争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们需要一个更广泛的斗争计划,一个致力于使资本失去财富和权力以便工人阶级和人民重新夺回生活的计划。我们需要一场击败资本主义攻势的运动,它将以欧洲和世界各地工人阶级斗争的力量为基础,开展与欧盟的斗争。

英国脱欧之争与以下因素密不可分:

l 工人、青年和贫穷社会阶层为了争取工资和养老金、反对长期实行紧缩政策,为了争取稳定的工作。反对任意变更的和非法的工作,为了保护公共利益免遭私有化和市场自由化侵犯,为了与失业作斗争、减少工作时间、反对工作场所的性别歧视而进行的社会斗争。

l 为消除高利贷债务进行的斗争,他们尽管嘴上说得天花乱坠但却永远无法将其控制。争取工人控制下的银行和大企业的国有化。

l 为工人和青年的当代民主权利和人民主权而进行的斗争:反对残酷的托管制度,要求从帝国主义机制中的完全独立和脱离,反对将决策权转移到远离一切社会控制的欧盟技术官僚和跨国公司手中。

l 争取和平的斗争:反对将帝国主义强加于欧盟,反对组建欧洲军队,反对军事化。

l 为属于我们阶级和我们斗争的一部分的难民和移民争取开放边界、城市和社区的斗争:法西斯分子和极右翼渣滓试图建造封闭的城市。

l 为地球的生态生存而进行的斗争:反对利润,反对转基因,反对轻率发展。

l 反对压迫妇女、歧视LGBTQ人群的斗争:反对统治阶级的性别歧视攻击,它们甚至得到了欧洲法院判决的支持。

8. 

争取左翼国际主义者退出欧元区和欧盟的斗争是旨在削弱跨国公司和资本的力量的一部分,在反动派的大厦上制造裂痕,支持更广泛的有利于多数人民的变化,支持对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斗争和颠覆。它不能被推迟到“另一个社会”这样模糊的未来中,也不能成为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竞争力”和“流动性”的手段。

9. 

退出欧盟不能以“国家防御”为理由。我们之所以面临资本主义国际化的挑战,是因为我们主张毫不受阻地将抵抗力量内化,支持各国人民之间的自愿合作,支持为消除资本主义的生产、不平等和剥削关系铺平道路。资本国际化在“市场力量”、跨国公司和他们的机构(欧盟、经合组织和各种国际贸易协议)不受阻碍的主导下产生,它导致少数股市和工业巨头能畅通无阻地扩张其剥削和统治。我们的口号“退出欧盟”受到了热那亚延续至今的至今反对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伟大国际主义运动的启发。

它的指导思想是从历史的角度全面解放工人和人民,推翻资本主义,进行革命性社会变革,推行有利于劳动大众的另一种内化。

10. 

在欧盟反动政策和资本主义危机的框架下,欧洲的反动“欧洲怀疑论者”(eurosceptic)思潮、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思想以及极右势力在过去几年里得到了发展。

所谓“欧洲怀疑主义”(包括意大利北方联盟的马蒂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法国国民联线的玛琳·勒朋(Marine Le Pen)和匈牙利总理奥班·维克多(Viktor Orbán)等)的反动资产阶级政治势力,无非是在欧洲资本主义一体化的框架内,为自己的资产阶级争取更好的地位。

他们是“自由”和“民主”的欧盟的政府和政治力量,他们一步一步走上极右的道路,据说是为了将其驯服,但他们唯一做到的就是将其合法化并执行,同时让他们自己的危机进一步加深。

极右翼试图利用资本主义和欧盟的政治、经济和道德危机,掀起一股反动、民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潮流。它带来了工人和穷人之间的内战,嘴上谈论着“我们的工人”,实际上却只为更有效地发动对所有工人的战争,就像他们在奥地利和匈牙利投票赞成80小时工作周!他们在谈论“我们的民族”,却用好战的言辞准备屠杀所有民族。

然而,这只是现实的一面。另一面是全欧洲大规模反种族主义和反法西斯运动的发展,这是柏林20万名示威者和开姆尼茨(Chemnitz)数万名示威者所体现出来的。英国的极右翼和法西斯主义者认为,他们将从英国退欧的政治危机中获得政治收益,但在12月,他们发现伦敦的街道属于反法西斯和反种族主义运动的广泛而多彩的动员。巴黎在黄背心暴动中经历了最大规模的反种族主义示威游行。在意大利,不仅是針對萨尔维尼,而且是一场从巴勒莫(Palermo)到都灵的欢迎难民的大规模运动……

我们既要面对世界主义的“欧洲主义”,也要面对极右翼和民族主义的“欧洲怀疑主义”。只有工人运动、左派和一贯的反法西斯行动才能反击法西斯主义。

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呼吁:

举行一场干预欧洲选举的社会和政治力量集会。通过这项提案,我们向劳工、青年、反种族主义和生态运动的有组织的力量和集体发出呼吁。这将给那些坚持和奋斗着的人带来希望。

2019年4月12日


原载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英语版网站。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希腊语:Αντικαπιταλιστική Αριστερή Συνεργασία για την Ανατροπή, ΑΝΤ.ΑΡ.ΣΥ.Α.,英语:Front of the Greek Anti-capitalist Left)是希腊一个由不同激进左翼组织联合组成的阵线,全称为反资本主义左翼造反阵线。ANTARSYA 将自己的定义为“反资本主义的、革命者的、共产主义左翼和激进生态主义的”组织。

原文题目:ANTARSYA’s open call for the upcoming European elections

原文链接:https://antarsya-uk.co.uk/2019/04/12/antarsyas-open-call-for-the-upcoming-european-election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