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对2019年5月欧洲议会选举的声明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ΟΚΔΕ-Σπάρτακος)  著

素侠云雪  译

译按: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共派出3名候选人(均在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候选名单中)参加欧洲议会选举,分别为:法尼·伊科诺米苏(Οικονομίδου Φανή),教师,私立教育官员协会会员;科斯达斯·斯科苏利斯(Σκορδούλης Κώστας),国立雅典大学和卡波迪斯特拉大学教授;齐姆布里斯·哈里斯(Τσιμπλής Χάρης),失业经济学家,库普塞里斯—帕提西昂—阿拉齐昂(Κυψέλης-Πατησίων-Γαλατσίου)劳工俱乐部创始人。此外还派出49名成员参加地方议会与市议会选举。

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内目前有七个组织,分别为:新左翼潮流(包括其青年团共产主义解放青年团)、社会主义工人党、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革命共产主义运动(Επαναστατικό Κομμουνιστικό Κίνημα Ελλάδας)、左翼集体(Αριστερή Συσπείρωση)、生态社会主义与替代小组、对抗社(Αναμέτρηση)。

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共获得36334张选票,得票率为0.64%。(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共获得41299张选票,得票率为0.72%。)在地方议会与市议会选举中,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有20多人当选。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的竞选海报
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的竞选海报

在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及其社会民主党人、右翼与极右翼盟友【1】一起掌权的四年多来,工人运动依旧处于沮丧与混乱状态。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认为一个“左翼”政府或“社会拯救”政府可以毫不费力地将我们从紧缩政策下解救出来的希望遭到了无情的否定。2015年公投时,政府以最具挑衅性的方式取消了工人阶级、穷人和受压迫阶层大量投“反对”票的成果,再次证明投票不足以拯救我们。另一方面,通过数年的斗争与罢工,工人阶级积累了重要的政治经验,这些经验会在新一轮的斗争中证明其价值。运动有明确复苏的迹象,沮丧和失望终将消退。

激进左翼联盟迅速而坚定地采取了支持富人、工业家、船东、跨国公司和当地大企业的政策。他们强制推行第三份备忘录,并在后备忘录时期的预算监督下推行无休止的紧缩政策。他们将港口、火车和机场私有化,将公共财富交给企业家。他们摧毁工人阶级的权利,并将危险劳动普遍化,这种情况下老板越来越不受监督。仅在2019年,我们就统计到有数十名工人在工作中死亡,与此同时,与所谓的工作保障相关的法律框架也越来越严苛。他们将难民关押在悲惨的集中营。他们与“中左翼”结成永久联盟,即与在过去几十年里实施肮脏统治的泛希腊社会主义阵线的干部结盟。他们成为大企业最好的朋友,并将大企业带到马其顿共和国去分享战利品。他们成功宣称自己是血腥的北约在巴尔干与东地中海的合法代表。

在选举前不久,依照老旧方式,激进左翼联盟宣布了一些他们本来在多年前就提出的基本利益和合理化措施:略微提高最低工资,关于个人债务的便利措施,推迟对养老金的进一步削减并部分重新实施第十三期养老金,一些收入返还给特定行业的员工;不过如果免税工资水平再度下降的话,这些措施都会被扑灭的。尽管毫无疑问,即使这些与工人和雇员需求相关的好处低得可笑,但如果没有这些年里的斗争,如果不是因为激进左翼联盟害怕在选举中面临人们的愤怒,那工人和雇员甚至都不可能获得这些好处。我们不支持现政府。激进左翼联盟不是“小恶”。

另一方面,新民主党贪婪地期待重掌政权。他们向老板承诺,会以更加丑恶的手段来捍卫老板的利益:降低企业税,在“经济发展时期到来前”(即在老板的利润恢复前)冻结工资。他们承诺在公共部门裁员,这是他们在过去的帕帕西莫斯(Papadimos)和萨马拉斯(Samaras)政府管理时期所知道的唯一的管理策略。他们宣布了一项充满竞争的和个体化的社会保险体系,只有有钱人才能获得医疗保险和养老金。他们在反马其顿共和国的民族主义示威中与法西斯分子沆瀣一气。他们宣布要在全国各地加强专制主义和警察统治。

其余的资产阶级政党,如争取变革运动(KINAL)、大河党(Potami)、中派主义者联盟(Enosi Kentroon)、独立希腊人党(ANEL)等正试图在未来的联合政府中争取一席之地。但它们正经受它们应得的灾难的威胁。这些党的议员不断从一个党转向另一个党表明这些党之间的差异高度相关。更重要的是,这表明议会制度正处于道德和政治的衰退状态。

金色黎明党的极右翼和纳粹分子正试图利用这种局势。尽管在街头他们被反法西斯运动所击败,并导致自己遭受审判,但金色黎明党仍可在选举中发挥影响力,并一来试图通过谴责激进左翼联盟政府来谴责所有左翼,二来媒体培育的民族主义气氛让人们认为右翼与政府政策相似。

就性质而言,新民主党与金色黎明党有着兄弟般的联系。然而另一方面,无论是激进左翼联盟还是围绕在其周围的“民主力量”都无法成为法西斯分子的障碍,相反,他们用自己的政策培植了金色黎明党。

此外,极右翼的崛起是一个泛欧洲现象,正如传统政治制度(如右翼与社会民主党人管理轮流管理着欧洲各国)并不稳定一样。劳动人民曾寄托于打着反对紧缩政策的名号而崛起,却遵循着管理现体制的逻辑的“新”政党,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与西班牙的我们能党,一个泛欧洲人也反驳了对这种党的希望。工人、失业者、青年中越来越多的人视这些党为“同一个”党。由于体制性逻辑而导致的议会内左翼的危机助长了极右翼的崛起。整个欧洲的反法西斯斗争是阻止法西斯发展道路的唯一途径。

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竞选海报

替代资本主义剥削、压迫与法西斯主义的不可能是一个用我们的名字来执掌政府的党。真正的替代选项依赖于工人的与社会的斗争:法国的工人罢工与黄背心运动;反对因追逐利润而引发的气候变化的斗争;声援难民的运动;欧洲人民与其他各大陆人民间的国际主义团结浪潮,各地人民共同的敌人是野蛮的资本主义制度。

在欧洲、希腊和地方,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会有这样的斗争。它们需要得到果断的支持并组织起来,以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因为它们是我们的未来。

我们需要要求停止后备忘录时期旨在推行无限期紧缩政策的预算盈余计划。应废除债务,为了偿还债务,那些没有借债的劳动人民已经无数次地去偿还债务了。应取消所有私有化,因为将公共财富交给资本家只会迫使工人从事没有权利保障,工资低得荒谬的工作。应在医疗、教育和服务业部门提供大量工作岗位,这样既可以满足真实的就业需要,又提供体面的工作条件,但现政府从未创造这样的条件,因为必须要支付债务,并要给企业家更多的动力。要求增加公共投资和提供稳定的工作,这样的生产将使多数人而非少数资本家受益。为了争取所有合同工和不稳定工人工作的持久性,应禁止裁员,因为我们不接受由工人来为资本主义生产的风险和危机买单,而由老板们来收获利润的现状。应实际增加工资与养老金。

如果不接管银行,就不能实现上述要求,只有接管了银行,政府才不能随意处理人民的钱。政府用我们的钱来拯救他们,且只是将钱再送给本国或外国的资本家。如果不接管能源、工业、交通、通讯等大型生产单位,且不给资本家任何补偿(因为资本家已从中获取了足够多的利润),就不能实现上述要求。如果不能独立组织起来反对为资本家谋利润的国家:不仅在工会运动和城市运动中,而且在受到广场运动或“愤怒者”运动、2011年占领市政厅和政府部门的运动、反法西斯主义委员会等事例启发的人民会议(popular assemblies)中。这种结构是我们自己、劳动人民、社会财富生产者反对剥削和压迫的唯一可能的基础。

如果不同欧盟作斗争,就不能实现上述要求。欧盟不是反对民族主义的堡垒,而是整个世界法西斯分子的主要巢穴。欧盟不能保证福利和权利,而是一个大企业隐藏和践踏工人权利的地方。欧盟不是民主和宽容的避风港,而是谋杀穷人并追捕抵达其边界的人的堡垒化的欧洲。简而言之,欧盟是欧洲资本家反对各国工人的大厅。我们需要提出自己的团结方案来反对欧盟,我们要为争取所有欧洲人民的国际主义合作与共存,为建立一个摆脱资本主义的大型联邦而战斗。

在这场争取真正的解放的斗争中,单靠已经融入主流政治体制的议会内左翼是不可能的。官僚主义的希腊共产党(KKE)只参与有利于他们自己发展的斗争,并诽谤所有不同意希共领导的战士。民族主义的人民团结党(Popular Unity)与反对马其顿共和国的民族主义示威调情,并幻想成为新的激进左翼联盟,且只有这些才是其诚实的态度。斗争需要这些党的战士,还需要群众运动中所有的战士。然而,我们仍需要那些意识到自下而上的斗争、上述反法西斯主义纲领、完全独立于国家及其机构,及希望以他们自己的利益来管理自己等内容是很重要的人——或者说是全体工人——的独立的政治表达。

反资本主义左翼及其核心“颠覆性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就是这样一种力量,尽管它在劳动人民中还只占少数,但它是真正的力量。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从一开始就拒绝支持激进左翼联盟及其计划。与此同时,它参与所有重要的斗争,并时常领导它们:在2008年11月的暴动中;在备忘录时期的大罢工和2011年的广场运动中;在2013年占领希腊广播电视公司(ERT,一家公共电视台)的运动中;在2013年差点阻止全国考试的高中教师罢工中(这场罢工最终被工会官僚取消);在向法西斯团伙夺回街头的反法西斯运动中;在为合同工赢回他们工作的胜利罢工中;在组织起不稳定工作工人的活动中;在动员高中生反对关于马其顿问题的民族主义歇斯底里和反对新教育法的斗争中;在占领大学的运动中;在女性主义与LGBTQI斗争中;在与难民和移民团结的运动中,他们自我组织起来并进行斗争;在斯库利埃斯(Skouries)、雷夫金米(Lefkimmi)、凯雷泰阿(Keratea)的环境斗争中;在农民与农业工人的动员中;在每个社区、工作场所和学院。

这些就是为什么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我们支持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在市议会和地区议会选举中支持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所参与的反资本主义候选名单的原因。我们希望不仅从现在参加斗争的新战士,而且从他们自己关于激进左翼联盟、人民团结党和希腊共产党已陷入死胡同的经验中得出政治结论的人中吸引更多力量参加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和反资本主义集体。

我们不会成为新的权力索取人。我们不会承诺建立一个以我们的名义解决我们的问题的理所当然的好政府。我们承诺的是联合各种斗争力量。我们会利用在议会中当选的人来揭露和谴责资本家及其政治代表的政权的角色。我们会打开职业政客秘密决策的大门,以让工人与运动进入这扇大门并实现他们的诉求与权利。我们已在地方和市议会当选的同志已经在这么做了。这就是为什么加强他们很重要。

请投票给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与反资本主义的左翼,投票给那些让剥削和压迫我们的人感到恐惧的人。动员、组织并战斗,让剥削者和压迫者的恐惧成为现实!


注释:

【1】指希腊的一个极右翼政党独立希腊人党。


英文网址:

http://www.okde.org/~okde8395/index.php/en/announcements/86-anakoinwseis/734-declaration-of-okde-spartakos-for-the-european-elections-on-may-2019

希腊文原文:

http://okde.org/index.php/el/2014-02-15-12-35-33/86-anakoinwseis/730-eklogiki-diakiryksi-tis-okde-spartakos-maios-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