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大选变天,但真正的改变会随之而来吗?

林致良 著

 

希腊大选结果揭晓,执政的新民主党败选,激进左翼联盟(SYRYZA)上台。

激进左翼联盟竞选纲领的中心主张是反对资产阶级转嫁经济危机的削减公共开支的所谓紧缩政策,争取与欧盟/欧洲中央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谓三驾马车Troika)重启偿还债务谈判。党魁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表明会继续留在欧元区,不会轻言退出。

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反映人心思变:希腊普通民众普遍受够了欧洲和本国资产阶级加诸其身上的紧缩政策:大规模裁员、减工资、公共事业倒闭和私有化。

民众以选票先后把两个支持紧缩政策的执政大党:不改良的改良主义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和右翼新民主党拉下台,而且不因为经济危机就大幅倒向标榜本土利益优先、排外的极右政党“金色黎明”(Golden Dawn)。这是值得高兴的地方。

可是,冷静评估未来形势,我不得不说,激进左翼联盟的胜利并不代表希腊基层民众的胜利,至少目前还不能这样说。

因为激进左翼联盟既要反对紧缩,又想留在欧盟/欧元区,两者是矛盾的、对立的。

你要反对紧缩,就终究不可能继续留在欧盟。因为欧盟的入盟条件就是要实行所谓平衡预算,要削减各成员国的公共开支,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社会福利开支;你要拿国基会的贷款,就不得不奉行结构调整计划:货币贬值、削减公共开支、冻结工资。这些措施都是在打击民众生活水平和民主权利。

反过来,你想继续留在欧盟/欧元区,就不得不继续奉行紧缩。鱼与熊掌,实在不可兼得。

激进左翼联盟面对这个两难,只有两条道路可选:或是不再向代表欧洲金融资本的欧盟和欧洲央行屈服,发动工人民众坚决抵制欧洲大资本的勒索,由劳动者接管大企业、拒绝还债,并建立劳动民众的民主政权,从而开启反资本主义之路。

或者反过来,继续留在欧盟/欧元区,接受紧缩措施(虽然紧缩的规模和速度微调,但简直不可能不实行紧缩),转而要求国内民众与政府「共体时艰」,必要时甚至动用警察等国家暴力机关压服民众的不满和反抗行动。

前者是向大资本施压,后一种做法便是转过头向民众施压了。

激进左翼联盟究竟有多么激进,多么左翼,得看它在社会和阶级冲突进一步激化时的表现。对激进左翼联盟来说,真正的考验在后头,但考验一定逃避不了。

今次大选,除了激进左翼联盟参选外,还有其它左翼党派参选,包括2009年成立,由毛(泽东)派、阿尔都塞派和托(洛茨基)派等合作组成的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ANTARSYA)。它的成立纲领是反对紧缩、国有化银行、退出欧元区、反资本主义的劳动者民主自管等。不过今次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内的毛派等多数主张跟另一左翼党“统一激进左翼联盟”(MARS,领袖是主张退出欧元区的“B计划”的前SYRYZA领袖之一Alekos Alavanos)合组参选名单ANTARSYA-MARS,为此竞选宣传大打折扣,例如淡化反资本主义目标,并主张跟俄罗斯和中国结盟,希望借俄、中两大国的经济实力抵御欧盟的大资本压迫。这样的竞选宣传能够引导希腊民众争取自由解放,还是被另一个大资本区域集团套牢呢?

可喜的是,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内部的两支托派,分属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的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OKDE-Spartakos,第四国际希腊支部)和属于国际社会主义倾向的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SEK,国际社会主义倾向希腊支部)都表明反对ANTARSYA跟“统一激进左翼联盟”在这样的政治基础上合作竞选。

估计ANTARSYA未来会有更剧烈的路线斗争,甚至有可能分裂或跟其它派系整合。分和合都不过是手段,最重要是真正标举劳动民众利益、坚持社会变革的希腊社会主义革命力量能够从分分合合中壮大,无论在群众基础和政治质量上都壮大起来。

“人类历史的危机还原为革命领导的危机”,我们由衷希望希腊民众能够从资本主义危机中汲取教训,尽快政治上成熟起来,打造出一个为全体劳动民众和社会解放奋斗的、称职的政治力量。

 

2015年1月26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