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吧出征”之革命马克思主义观

阿迪  著

 

 

热热闹闹的帝吧出征事件,基本上划上了句号。围绕这次事件,各方势力争相汲取自己的营养:正式官方对于任何民间组织化行为一直都是警惕态度,封掉不少出征直播间;自由派公知一如既往地嘲笑所有爱国主义行为,将其称为义和团式的野蛮愚昧;国家主义者们将其包装成新一代青年的觉醒,得意洋洋地宣称国家可以放心交到年轻人手里,要求政府加强两岸民间交流,凭借大陆强大的民间力量来对台湾形成压倒性优势;统治阶级里某些有识之士从中看到民间自发力量的成长,号召宣传工作应该与时俱进,使用年轻人喜爱的话语;左翼对此分化严重,某些左翼看到了这次事件里高度的组织化,讥笑党组织程度还不如游戏玩家,认为革命以后会发源于这种组织中,某些跟在自由派后面讽刺这些愚民,另一些认为其和当年俄国十二月党人一样,虽然是以爱国主义名义出去,但以后能成为革命的先锋。

又一场闹剧?

毫无疑问,各种看法都有一定道理,看到了其中的某个部分,但我们要分析的不仅仅是部分,而是一个整体,对这次事件应该进行综合分析。

表面上看,这又是一次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行为,但相比较于1999年和2012年直接由官方主导的游行,2008年由海外留学生团体发起的反西方活动,这次运动更多体现了中国民间社会的力量,具有很强的草根性。这一点基本上被各方都观察到了,它带有强烈的自下而上特点,官方的控制力在这次运动里极其微弱。不过自下而上的并不只有革命,自下而上的也有可能是反革命,从这次运动的诉求来讲,它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特征,但和义和团不同的是,义和团固然愚昧,在当年帝国主义压迫中国人的时候却是有进步意义的,是一场反压迫的运动。而这次却一点反压迫的影子都没见到,通篇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叙事,虽然都是自下而上,却更类似于法西斯右翼民粹。

从形式上讲,这次事件的娱乐性也很明显,以表情包为主要形式的作战方式很难让人和暴民运动联系起来,后面还出现了一大堆相亲信息,这也是其底层性的另一个证明。组织性很强,从事件发起到结束各项工作都有专门人负责,所以单从秩序上来说,是非常文明的,相比较于港台社运更显得秩序井然,这也是支持这项运动的人的论据,不管是来自左边的支持者还是来自右边的支持者。但组织与组织是不一样的,日本韩国的娱乐游戏等组织相当发达,却并不能成为政治组织,也不会去搞什么革命。如果一定要加上组织意义,那么更应该是右翼的组织意义。秩序良好也不能说明这次运动就是进步的,纳粹冲锋队也讲究秩序,但却是反动的秩序。对于李毅吧成员的特征破土网的《当“祖国母亲”被抛弃,“出征”的中国网民如何完成自己的父权想象》进行过分析。

逐渐明晰的阶级及其意识

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任何大规模群体意识必然有其物质基础,它是不可能凭空而来。这次事件里体现的意识也有其深刻原因。

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其过程与苏东国家很不一样,它并没有采用“休克疗法”,而是按照官方说法采取了“渐进式改革”,这不仅仅是为了享受把持政权带来的好处,也给中国社会的阶级再形成产生了深远影响。为了减少改革的阻力,中国改革首先从毛体制已经维持不下去的农村展开,农民在邓体制下迅速重新成为小资产阶级,这是个温和的过程,没有起多少阶级冲突,在官僚社会主义下吃尽了苦头的农民对市场化整体是持欢迎态度。后来的国企改制虽然引起了一定程度的反抗,但由于经济的高速发展,工人斗争意识不强,加上政府的对策较成功,下岗工人很多也经历了小资化的过程。同时工业化的迅速推进又创立了新的中间阶层。因此,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过程是首先将全民分批小资化,并在这个基础上开始残酷的市场竞争,从中成长出一批大资产阶级,不过这批大资产阶级也不是正常的市场竞争的产物,官僚权力在大资产阶级形成过程中作用很大。当然,为把控最后的改革方向和巨额垄断利润的诱惑,中共高层垄断了一批核心经济部门,并禁止了军队下海经商,来确保中共作为一个整体的资产阶级的波拿巴代表。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社会成了小资产阶级的汪洋大海,几十年没有出现真正的左翼(国企工人的抗争只是中国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一朵浪花,它不可能成为海啸淹没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思潮主流是小资产阶级的各种流派。在经济形势良好时期,小资产阶级的个人奋斗梦想就是社会主流意识,各种各样的成功学与心灵鸡汤大受欢迎。从中成长出的大资产阶级也以自由民主宪政的名义要求中共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表示中国不需要波拿巴,应由资产阶级直接掌权。自由派知识分子纷纷表示出自己对于底层社会的关怀,强调公民社会才是人人的权利都得到保障的社会,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有稳定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救国论甚嚣一时。但到了经济衰退时期,中间阶级被失业和贫困所折磨,强大的生活压力压碎了个人成功的梦想,使他们意识到自己永远也无法成为大资产阶级,便开始关心政治,呼唤铁腕与秩序。自干五现象的出现和自由派的右转,就说明了这一现象,只不过现在经济仍然处于增长期,小资产阶级的衰败还没有那么严重,中国社会也并没有因此动荡不安。

李毅吧可以说是中国小资意识的缩影,作为互联网文化的代表,很多网络名词首先在李毅吧出现并且推广,“屌丝”“吓尿了”等现在大家经常见到的词语都是出自李毅吧。这些心态非常符合托洛茨基对小资产阶级的看法:“就其多数而言,小资产阶级是被剥削和受欺侮的阶级。它羡慕大资产阶级,往往也仇恨它。”屌丝们明白了自己只是社会底层,但是解决方法呢?“中等阶层的衰败不意味着将他们无产阶级化。”屌丝们在社会矛盾如此深刻的情况下动摇了对个人成功学的信念,不过自身的存在通过什么证明呢?欧美的右翼通过对无产阶级与移民的排斥来证明自己的尊严,中国的屌丝在无产阶级独立政治力量未成型的情况下就只能反对各种国家敌人,比如台独,穆斯林等等。

成长中的中国右翼

按照国际政治谱系标准,毫无疑问自干五与自由派都属于右翼,他们是资产阶级的左右两侧,如同社会民主党与国家社会党,在争论着哪种资本主义比较好。相对于官方思想一统天下的时代,政治氛围的下移使得中国民间思想较为活跃。从之前知识界里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之间的论战,发展到了各种思想都能在民间找到支持者。思想从书斋里走了出来,成为了真正的政治力量。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其混乱性,这根源于中国社会阶级划分的模糊性,同时又由于社会意识的相对滞后性导致其跟不上中国社会阶级的分化重组。

自干五的崛起是最近几年政治思潮里最有影响力的事件,关于自干五现象我们不详细研究,在此突出其“自”字,这个字非常形象地说明了其自发性,其主要成员根据潘妮妮学者的研究(《互联网传播中“自干五”的缘起与话语分析——“五毛”?“公民”?》)就是中产阶级及其子女。自干五作为一个群体,其诉求并不能一概而论,虽然支持中共是其特征,但既然是一股独立的民间力量,就不可能完全按照官方的步伐走。自干五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无条件支持中共,而是很多人认为中共是目前最不坏的制度,支持中共就是支持自己的利益。他们是保守主义者,对于自己能得到大资产阶级餐桌上的残羹剩饭而洋洋得意。有一些是单纯的威权政体爱好者,还有一些希望中共更右,但目前并没有比中共更强大的右翼势力存在,只能支持中共。至于那些认为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自干五,不属于讨论范围。

我们应该注意到一个现象,自干五中一些人之前是毛右,或者至少在乌有系的圈子内。乌有经过薄熙来事件的重大打击后,一部分人对于保卫“体制”已经失去信心,在乌有的《纪念抗日战争70周年——批判历史虚无主义座谈会》已经很明显表示出来,毛派本来就有民粹主义的传统,从左到右转变起来灵活自如,驾驭群众的手段轻车熟路。另一些成了坚定的中共政体拥护者,保卫的不是某个人,而是这个体制,不管这个体制的具体含义是什么。

自由派的右转也很明显,南方周末公开赞美朴正熙(《没有朴正熙,就没有现代韩国,自由威权与韩国转型》),对于中产阶级的保守性也看得很明确(代表作为共识网的《叙利亚中产的前车之鉴》),某些海外自由派比如何清涟公开表示颜色革命在中国几乎不可能。中产阶级救国论已不再提及,很多时候反对自干五是用官方的话语,站在大资产阶级的角度来反对小资产阶级,帝吧事件也是个代表。艾未未等人与官方和解,铅笔社等中国奥地利派也公开支持中共,对中共不满的人也希望在中共垮台之后建立一个更右的政府。

整体看,中国社会的思想已经从推墙和护墙前进了一步,开始考虑墙倒之后怎么办的问题。目前不管自干五还是自由派内部都夹杂着波拿巴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内部的左翼成分可以忽略不计。在行动上,固然中国右翼并没有搞出重大事件,与当年日本的皇道派和统制派不能同日而语,内部的组织程度上也远远不及玄洋社和黑龙会等右翼团体,这也是自干五自由派相互讽刺对方的依据之一,但这主要原因是因为中共作为中国资产阶级的整体波拿巴存在压制了一切有组织活动,一旦形势变化,中国右翼的能量会急剧增强。

左翼的对策

随着工业化的推进,中国有了全世界人数最多的无产阶级,这个无产阶级还很年轻,尚未形成自己独立的阶级意识,但其组织化程度已经与十年前相比有了不小的提升,这是未来中国左翼的阶级基础。

我们要看到,按照阶级属性来划分,很多右翼支持者实际上是无产阶级,但是由于中国的工业化一路高歌猛进,导致了无产阶级意识形成相对滞后,之前的小资产阶级意识成为主流,加上官方的刻意诱导,无产阶级意识成型困难重重。同时,我们要明白无产阶级即使形成了自己独立的阶级意识,也不会自动就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意识,无产阶级自发形成的只能是工联主义等意识,这就需要左翼的努力,在无产阶级形成的初始阶段就将马克思主义意识传播给工人。这个传播并不是指数量上哪种思想的人数多,而关键在于一支战斗性的工人革命家队伍,“一个选入工厂委员会或工会管理机构的工人共产党员,比起那些随处征集来的、今天加入共产党,明天就会抛弃它的一千名新党员,意义要大得多。”今天的中国没有工厂委员会,因此重点在于在集体行动中涌现出的工人代表,未来中国无产阶级的意识很大程度是由他们塑造的。

对于反动的小资产阶级思想,不管什么情况下都应该坚决批判,即使其主体是无产阶级,对于小资产阶级思想的任何妥协都会造成机会主义的结果。我们不能因为一场运动是自发的就盲目赞美它,而是要与其错误倾向斗争到底。但是,我们要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来批判小资产阶级思想,而不是跟在自由派后面嘲笑愚民。不管对方是无产阶级还是货真价实的小资产阶级,我们要批判的是思想,而不是其人。

小资产阶级是否永远都是反动的呢?当然不是,如果无产阶级能展示出一条取代资本主义的道路,能让小资产阶级相信其并不是乌托邦,那么小资产阶级就会跟随无产阶级。但这个前提是无产阶级先锋党能正确领导无产阶级,在当前的情况下,我们的任务就是成为合格的领导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