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势力在古巴的蔓延

迭戈·达莱(Diego Dalai)  著

Allen翻译

 

 

在3月22日对哈瓦那进行的历史性访问中,奥巴马实现了自己在“对话与合作”的战略下,巩固一个对古巴的新政策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 作为劳尔·卡斯特罗推动逐渐地重建资本主义秩序的一部分,奥巴马已经为被排除在古巴岛外超过半个世纪的北美资本的回归奠定了基础。

奥巴马证实,美国旨在“政权更迭”的侵略和经济制裁的方针通过多年来的表现已经被证明是完全无力实现的。在这一访问过程中,他巩固了华盛顿对古巴政策的一次历史转变。这种转变迹象是在梵蒂冈的敦促下,经过数月的秘密谈判, 于2014年12月,转向“对话、合作和相互尊重”政策的情况下,首次出现的。

尽管,白宫依旧远未获得国会对解除通商禁运的批准,但是,政府正在创造更灵活的政策环境,以便容许已经落后于在古巴群岛上进行资本渗透的其他国家的某些美国资本的投资和商业交流。

一方面,他表示了(当然是虚伪地)华盛顿乐于尊重古巴的政治独立和人民至高无上的决定权的理念。

在哈瓦那大剧院的谈话中,奥巴马展示了白宫转变古巴政策的深度和坚决性。奥巴马说,“事态如何变化取决于古巴人民”,随后又说,“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我相信古巴人民会做出正确的决定。”通过这些话,他想要表达两层含义。一方面,他表示了(当然是虚伪地)华盛顿愿意尊重古巴的政治独立和人民的决定权的意见。另一方面, 为了安抚最令人作呕的共和党右翼分子和在迈阿密抵制古巴的游说团,他重申了他的目的:确保政治开放,将迎来古巴政府的改变,这也和美国的利益相一致。

第一层意思是回应来自政府官僚组织以及温和的“持不同政见者”右倾群体的疑虑。官僚组织试图重申自己是帝国主义势力在古巴的直接对话者,并且将根据自身的节奏和方式,依照中国模式的风格来主导资本主义体系的重建。

温和反对派群体(更加右倾于劳尔•卡斯特罗)为了掩盖其亲帝国主义的立场,要求华盛顿远离古巴内政。由于,古巴资本主义秩序的重建将从属于国际资产阶级,尤其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故而,不论发生任何“正常化”关系的情况,都不一定有什么必然的实质意义。

古巴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将更进一步地走向复辟

大量的两国家族成员之间的来往,旅游业的激增以及像威瑞森这样重量级的美国公司的到来,更不用说数百名企业家都在找寻着“新机遇”这样的事实表明了:新的关系正在发展。奥巴马访问的时间就选在了古共第七次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前几周。

广大劳工阶层被禁止讨论,建议,修改或纠正当前政策

在上一次全国党代会上(2011年04月),古共投票表决了明显将会推动市场化结构改革的《经济总体方针》。在即将到来的七大上,核心目标将是在2016年至2021年期间采取“现代化”的指导方针, 而且,将因此不代表任何已经实践地各式各样的道路,而是更高层次的表现”(《格拉玛报》2016年3月27日)。在古共七大上将要表决的六份报告将只是传达给与会的1000名代表,而不是公开出版。

广大劳工阶层被禁止讨论,建议,修改或纠正当前政策。中共官僚集团已经取得了人民代表权利的垄断。认为垄断流行表示。没有罢工和自由组织工会的权利。同时,劳尔•卡斯特罗政府数年来从一个天主教派,转变为一个开放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倡导者,继而成为一个关键的政治角色。

打退帝国主义封锁,保卫社会主义控制区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抵制帝国主义,首要的是抵制美国自1962年以来一直实行的经济禁运。以此保卫尽管有很多畸形官僚主义和市场化方向改革的社会主义占领区的存在。

有必要争取真正的工人和人民政府

之前不可缺少的紧急措施用在了增加工资和尊严的住房上。但是,这种资源却是取而代之的更多被用在乡村俱乐部和旅游中心建设上。成千上万的工人下岗,但是管理着与跨国公司相联系的有着数百万美元资产的企业的官僚层的特权却没有被触及。必须去争取一个真正的工人和人民的政府。

反动的一党制,扼杀了任何来自群众、工人和贫苦农民可以实行的基于他们火热斗争和最充分的阶级民主的真正革命方法。

简而言之,一个呼唤出行使自我组织和自我决断能力的无产阶级的政治革命已经呈现出来。因此,将可能修改官僚主义在过去几年(包括九十年代)通过的以劳动群众利益,而不是以小部分特权部门的利益对资本所做的所有妥协和优待的改革方案。尽管,未必会像邻近拉美国家的社会革命那样没收资本家,但是,政治革命依旧将面临重大的社会改革,

为了避免再次处于帝国主义的统治之下,古巴人民面临着巨大的任务。任何革命的看法都必须涵盖包括美国的工人阶级兄弟姐妹在内的所有的大陆。

 

文章转译自《La Izquierda Diari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