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信仰的人——悼张开老前辈

林致良(读者来稿)

张开终其一生不改其志,身体力行的精神,令人起敬。

刚从最新一期(245期)《十月评论》杂志知道,张开老前辈原来去年9月4日已离世,享年99岁。他年事已高,这是早晚的事。但确定知道他离开,仍不免怅然。

张开(1920- 2018),原名刘桂安。广东中山人。青年时代开始接受托派思想,参加托派组织中国共产主义同盟。1944年在上海被日本宪兵逮捕,受刑不屈。1948年出席中国革命共产党(中国共产主义同盟多数派)建党大会,任中央委员会秘书。1949年前后到香港。1974年开始参与编辑出版《十月评论》杂志。1970年代也是本地青年激进化出现的年代,当时在香港和留学生中曾出现新的托派小组。各团体多数青年倾向统一,第四国际也主张大家统一,更委托日本和美国的同志做实际协调统一工作。可是张开等拒绝香港各组织的整合,为此引发中国革命共产党内部分裂,党内包括向青在内的两位老同志和七位青年同志组成的“反对派(统一派)”于1977年脱党加入统一组织“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同盟”。

《十月评论》杂志
1996年美国Humanity Books出版的《十月评论文选》

张开除了编辑出版《十月评论》杂志外,还编辑社会主义研究丛书十多种、《陈碧兰回忆录》《彭述之回忆录》《彭述之选集》等,对上世纪70年代以来传播革命社会主义思想起了一定的作用。我初中时代开始阅读《十月评论》特别是刊登的大量曼德尔和第四国际的译文,受益匪浅。

《十月评论》同人本应可以为社会主义革命事业作出更大贡献的,可是他们一向“严守秘密”的保守工作方法,在港英殖民地统治后期已容许公开活动的环境下仍不愿以公开身份开展对外工作。我80年代初阅读《十月评论》很感兴趣,曾经致电编辑部,希望能见面交流,但被其婉拒。这种过分谨慎的做法至使组织多年来毫无发展,白白失去争取新一代进步青年的机会。实在无必要的长期自我孤立亦令他们的分析评论文章不够深入,甚至脱离形势,例如迟迟不承认某国80年代末、90年代初已完成复辟资本主义。他政治上的不足和缺点,值得后来者引以为戒。

我要到2003年左右才开始接触张开。2007年印秋老前辈嘱咐我协助他编辑《彭述之选集》第四卷,该卷主要收录1950年后的未刊文章。他坚持不能把彭述之1950年1月17日临离港前夕起草的《对中共统治中国的政治决议──中国革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扩大会议通过》收入。那篇文章对形势存在明显误判。我觉得为了尊重历史,应该收入。最终我妥协了,毕竟我只是协助编辑的志愿者。但是我把这篇重要文件转交马克思主义网上文库,让读者能够自由阅读。

他去年春夏之际仍由家人扶助参与一年一度的晚会。他去年五月底仍撰文呼吁:“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都应享有一切民主权利…今年晚会上,仍会一如已往那样纪念的。相信大家届时都会照每年一样,踊跃参加。”他不改其志,身体力行的精神,令人起敬。

张开终其一生,是坚贞不屈的托洛茨基主义者、革命共产主义者,是忠于信仰的人。在今天世界资本主义造成的贫穷、压迫、不平等、战争和生态破坏越发严重,各种各样的超级剥削主义(新自由主义)、国家主义、极右思潮肆虐,工人阶级和所有劳动人民在在需要建立一种既摆脱资本家专制又摆脱官僚专制,让劳动者民主地自我管理的平等新社会。张开为了促进这个新社会的到来贡献一生。他未竟的事业,需要新一代接过来。

2019年2月25日匆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