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日益增长的伊朗反体制示威

埃菲(Frieda Afary)  著

季耶 译

(2017年)12月28日星期四在马什哈德市(Mashhad)爆发的抗议示威迅速蔓延至德黑兰、克尔曼沙赫(Kermanshah)、拉什特(Rasht)、伊斯法罕(Isfahan)、设拉子(Shiraz)、哈马丹(Hamedan)、克尔曼(Kerman)、赞詹(Zanjan)、阿瓦士(Ahvaz)、阿巴斯港(Bandar Abbas)甚至伊朗的宗教中心库姆(Qum)等40多个城市。参加者大多数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但在某些地方还见到父母带着子女示威。迄今为止,在洛雷斯坦省(Lorestan)至少有5人被杀,不下于50人被保安部队逮捕。抗议者放火烧毁部分政府大楼和银行,焚烧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的照片。

与2009年带有欺诈性的伊朗总统大选后的大规模群众示威相比,今次示威在几个重要方面有所不同:

  1. 直接反对贫穷和制度性腐败;
  2. 男男女女的工人阶级都广泛参与示威,许多是失业者;
  3. 示威要求包括废除伊斯兰共和国,处死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和总统鲁哈尼,处死伊斯兰革命卫队并停止伊朗军事介入叙利亚和黎巴嫩;
  4. 在一些地方,个别参与示威的妇女在公共场所勇敢地脱下头巾或面纱,并鼓励其人他跟随。

 

没有人可以否认,今次抗议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至少过去一年几乎每天都出现的工人抗议行动,针对拖欠工资和工作条件恶劣的罢工,以及由贫困的退休人员、教师、护士和那些因银行倒闭而失去了微薄储蓄的人纷纷上街示威。今次抗议口号还有释放所政治犯和打倒专制统治。

与此同时,毫无疑问示威群众中间亦有很强民族主义色彩的调子,例如“不是为加沙,也不是为黎巴嫩,我只会为伊朗而牺牲”一类口号,或者是受帝制思想影响,用口号表达支持巴勒维王朝的缔造者李查沙阿·巴勒维(Reza Shah Pahlavi)的传统。

有些伊朗人认为,抗议是伊斯兰革命卫队背后策动,由于伊朗政权在伊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直接战争威胁的问题上出现内讧,因此希望通过煽动群众示威来巩固权力。另一些人则认为幕后推手是帝制份子和反政府组织“人民圣战者组织”(Mujahedin-e Khalq),他们在特朗普的支持下鼓动示威。

伊朗民众若想反对上述这些人,真正希望来一场解放运动,学习叙利亚革命的教训异常重要。叙利亚革命的经验表明,如果反对贫穷和专制的群众运动仅仅局限于推翻现政权而没有一个正面和进步的愿景,那么运动将面临被右翼民粹主义者或帝制份子接管的危险,成为帝国主义列强互相争夺的一个棋子。

现在是时候所有拒不支持带有独裁名号的冒牌社会主义的伊朗社会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在反对伊朗资本主义国家的基础上组织起群众运动,帮助发展工人委员会(workers’ councils),捍卫和促进妇女斗争反对父权制和厌女症,并且反对对伊朗境内少数民族如库尔德人和巴哈伊信徒(Bahais)的歧视。

深化当前抗议运动的内涵,是挑战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驱动者美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俄罗斯、中国、伊朗和土耳其的最佳途径,并且与其它地区和全世界要求社会正义的进步人士表示团结。

2017年12月31日

 

 

译自叙利亚和伊朗社会主义者联盟网站(Alliance of Syrian and Iranian Socialists)

原题Reflections on the Growing Anti-Regime Protests in Iran

原文连结: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reflections-growing-anti-regime-protests-ir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