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们火灾中的死难者—— 停止沾血的削减和害命的财政盈余政策!

张维尔  译

值班义工  校

我们向拉斐那(Rafina)市在火灾逃生中被活活烧死的数十位无辜者的家属表示哀悼,梦魇般的地狱之火吞没了死者们的家园与生计。

“不同寻常”是首相齐普拉斯用来形容这场大火的词,正和他的前任卡拉曼利斯描述2007年时火灾说的一样。

但是导致这场浩劫的大火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它是缘于这个为一小撮贪婪资本家逐利的体系的自然本质,是这些资本家把森林变成了死亡陷阱。

毁坏森林、给不负责任的建筑业资本家好处、商业化和排干溪流导致了一场环境灾难,只要一点火花就足以把居民区变成地狱。

我们已经历过24人在曼兹拉(Mandra)因为大水穿过洪泛平原上的建筑而淹死的悲剧。

气候变化是资本主义带来的恶果,资本主义把我们的需要和这地球上的生命本身置于石油和汽车工业的利润之下。他们的利润消费着人类的生命。

“不同寻常”的是对森林保护和对消防部门的财政削减。

正是这沾血的财政盈余,同他们粗暴的削减与服务私有化一起造成的致命影响使得保护人民和扑灭火灾成为不可能,而我们本可以不必为这些生命哀悼的。

当政府将百分之二点五的国民生产总值花在军备上,用于武器和舰船采购,在北约中军费开支仅次于美国时,同时它却不停砍掉消防事务上的支出,从2009年的五亿欧元降到了今年的三亿九千七百万。

消防飞机的队伍并不充足——而且仍然没有得到升级更新。

Canadair飞机(消防飞机)已经飞行了四十年而一次都没有升级过。消防员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却没有必要的招聘进行补充,而少数临时合同工当合约到期便被解雇了。

森林保护的资金和保养维护消防栓与水箱的钱也被砍了。DEI(电力)和EYDAP(供水)的私有化意味着会有更多危险来自一直无人看管的电网和紧急时刻泵站的停止供水。

与此同时,由于医疗方面的野蛮削减,人们死于呼吸道疾病,而索迪里亚(Sotiria)医院则面临着严重的人手短缺和手术瘫痪。

在拉斐那地区,所有的医疗中心都在低效运作。我们不会允许新民主(保守党)和极右翼的煽动分子摆出温和和救世主的恣态,他们数年来一直支持着关于削减与毁坏环境的可恶政策。

工人运动现在必须挺身而出,给予火灾受害者直接的团结与支持。我们强烈要求对死者家属的直接援助。政府有责任安置所有受火灾影响的人。还必须立即偿付损失并免除税收。

我们在此呼吁政府停止用百分之三点五的财政盈余以偿还债务的害命政策,那只是为了一小撮银行家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的利益。

销去这些债务,不要销去我们的生命、我们的需要。

现在就给消防部门拨款,并立即进行非军事化,然后是大规模雇用和为合同工人提供稳定工作。购买消防用飞机、直升机和车辆。

给森林保护直接拨款来开辟森林道路、消防车道和保养维护水箱与消防栓。

现在是工人运动迈步前进的时候了,将人的生命从一个深深陷入危机的体系所具毁灭性的狂暴中拯救出来,以及打出我们的要求,我们再不会为他们吃人的盈余政策付出血汗。

 

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

2018年7月25日


 

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The Socialist Workers Party of Greece)是国际社会主义倾向(International Socialist Tendency,缩写为IST)的希腊分部。国际社会主义倾向是一个非正统的托派国际政党组织。它以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已故领导人托尼·克里夫(Tony Cliff)的思想为指导,在27个国家拥有支部(最重要的支部是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IST主张苏联是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的国家,而不是「官僚主义变态的工人国家」,接纳永久军事经济(permanent arms economy)和偏移不断革命(deflected permanent revolution)的理论。

 

原文题目:We mourn our dead from the fires – STOP THE BLOODY CUTS, AND THE MURDEROUS BUDGET SURPLUSES

原文链接:http://sekonline.gr/article.php?id=76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