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受够了”:采访一位西弗吉尼亚教师

杰伊•奥尼尔(Jay O’Neal)、左翼之声  著

张维尔  译

西弗吉尼亚州的教师们为何而斗争?他们如何组织起一场打破法律、震惊全国的罢工?

2月22日,西弗吉尼亚的教师们发起了一场改善薪资和医疗保险的非法罢工。州长拒绝让步,直到周二晚,他才提出上涨5%和成立“特别工作组”处理医疗保险问题。工会领导人很快接受了协议,并号召教师们周四回到学校。但到周三,超过一千名教师突然出现在州议会前,周四,全部55个区仍处于关闭状态。

左翼之声采访了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Charleston)的中学英语教师杰伊•奥尼尔(Jay O’Neal)。他是这场罢工及先导事件的积极参与者。

问:对教师们来说薪资是核心问题。那么西弗州的工资是怎样的呢?

我们的薪水特别糟糕。这儿学校的拨款并不是由财产税出的,所以各县的工资差别不大。有一个州最低工资,现在的话,我想如果你以学士学位入职,新教师的最低工资大概是33000美元。有些县投票开税和筹集资金来为他们的教师再涨上个几千(美元)。这份工资低到许多的教师得经营不止一个工作还过得艰难。我认识一个老师——即使她一天到晚都在干各种工作她的孩子还是要依靠儿童医保计划;那让她体形走了大样。对于只能从低水平工资上开始的新教师们真的很难熬;而且,他们还有学生贷要还。

因为我在其它地方教过书,所以还可以再给出一点关于工资有多低的概念。今年是我在西弗吉尼亚的第三年。我总共执教七年,这是我在薪资表上的第七年——我在工资等级表上是“硕士+15”级——而我挣的仍然比我执教的第一年少6000美元。

当我三年前来这儿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可能挣得更少,但我没料想到会这样。比如,执教第二年时我本该在薪资表上升一级。我翻开我的工资单,然后我想,“肯定哪里出问题了”,因为比我在那的第一年还要低。问题出在保险的计算方式是基于收入的,所以我从一年到下一年小小的五百六百美元加薪正好把我顶进保险体系的上一级,所以我第二年就只好带着比第一年更少的钱回家。

一个主要诉求是关于医疗保险的。教师们在这方面有哪些问题?

有一个公共雇员保险局(PEIA),这是由州政府直接拨款的州立机构。医疗护理的花费每年都在上涨。他们说(上涨幅度)是百分之五或六,相当于每年加上五千万到六千万美元,而我们的州政府还没把它到位。所以每年都有削减,有少许保险费上涨,有自负额大幅上涨,而且他们正在修改处方药补贴和所有东西。总共这些就相当于给教师和公共雇员们来了次降薪。这确实是很多矛盾和愤怒的根源。一年又一年如此人们只会得到更多削减,因为政府没有像应做的那样为保险提供资金。

 

教师们还有些什么其它要求?

老实说,我想我们一开始并没有一套明确的要求。我认为人们只是很愤怒然后说了句“受够了。”在一月州情咨文演说中,州长提出给教师工资涨百分之一。这百分之一是给后面五年的(好比今年涨百分之一,下一年再百分之一,等等),我想比起让教师们更恼火他还不如什么都别说。这只让人觉得受到侮辱;百分之一的提升还赶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

所以我认为一开始并没有一份非常明确的要求,但这正与PEIA不谋而合。今年他们本在尝试改变已建立的整个方式,使用“家庭总收入”。这样他们会根据你和你伴侣挣了多少来收费,而不仅按照以工作获得保险的那个人来收费。例如,他会将我老婆和我的工资合在一起来计算保险费。我本来在较低的级别里,但会被顶上非常高的档位。那样我的保险费要交大概双倍的。所以许多人对此十分气愤。这在最初没有那么明白地表达出来,但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我们必须对PEIA做点什么!”而且工资依然是个问题。我们现在在工资方面全国排名第四十八。

 

西弗吉尼亚是一个相当右翼的州,但它却在领导着我们近年来看到的最具战斗性的针对政府的工人运动之一。这是怎么一回事?

西弗吉尼亚有很长的劳动史和一段非常有战斗精神的劳工史。这里是二十世纪一零年代和二十年代早期西弗吉尼亚矿业战争的发生地。富于战斗精神的矿工们曾经尝试组织工会并且真正地与煤炭公司雇佣的暴徒作战。事情在有10000名矿工参与武装斗争的布莱尔山战役中达到高潮。鲍德温-费尔茨侦探社曾向矿工们开枪射击,但他们不得不召来美国政府摆平事态。这是南北战争之外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武装暴乱。显然参与者都已不在人世,但人们铭记着那段历史。

此外,1990年有一场全州规模的教师罢工,许多人都记得。它创设了先例。人们知道那是可能的。在1990年,55个县中的47个站了出来,我想一共有11天;不是所有县都一直出来的,但产生了重大的改变:他们获得了一大笔加薪;他们后来协助敲定了保险问题;他们得到了叫教师议事会的组织,这有点像一个学校里的员工会议,所以它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因而人们记得它。

 

罢工在普通成员间是如何组织的呢?

一切都开始于有煤矿开采史的南方几个县,其中几个正是布莱尔山战役发生的地方。他们召开会议然后激动得投票决定罢工一天。于是,他们投票并让工会代表领头。我们这里叫他们工会,但他们实际上是协会,因为我们没有进行集体谈判。这样,工会协助了投票并在前一晚简要地通知了他们的校长:“我们将不会到学校来”。幸运的是他们有来自教师们和学校服务人员足够的支持,校长只好让学校关门。这发生在二月初,之后一些区撤销了协议然后一路走向州议会大楼。当我们其余的人看到的时候──因为有现场直播之类的──我们着实受到鼓舞在此也组织起来。它帮一切事情开了头。

 

西弗吉尼亚是个非强制工会资格州,而且你们没有集体谈判。那么“工会”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我们有的那个在其它任何地方也都会被叫做工会。我们有全国教育协会的分会:西弗吉尼亚教育协会与美国教师联合会。他们在这儿叫它们协会因为我们没有集体谈判。所以它们并不真的像工会那样行事,因为它们不为我们的合同谈判。

根据雅努斯决议,我认为工会们需要多上点心了。我们只有到点上班而官僚十足却对人们的加入和参与不感兴趣的工会。人们都成了消极被动的参与者。工会必须得加紧行动并真正参与进为工人的斗争中去。如果工会积极活跃,那人们就会加入工会。

 

西弗吉尼亚是特朗普的地盘。这对组织起教师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很奇怪,因为相当多参与进来的人一点也没有左翼倾向。我们有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在册的共和党人。但使他们走到一起的,是他们都明白他们正遭受欺压。这是广泛的而又影响着全体教师的特别的问题:医疗保险与薪水。很有趣的是可以看见这些人说“我不确定作为共和党人我到秋天会不会投这些家伙的票”。现在如此多的教师来到州议会大楼并且直面他们那些正投票反对给他们加薪的代表们。

 

罢工的几天里老师们都做了些什么呢?

首先,我想要清楚地说明整个州的教师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确保我们所有的孩子在罢工期间吃上饭。西弗吉尼亚是个贫困州,所以教师们知道孩子们都要依靠学校伙食。因此县里送来了装满食物的包并通过教堂和社区中心组织起来保证孩子们有饭可吃。

罢工期间,我们有些成员待在学校,有纠察队员在外向社区散发消息。教师们轮流换班。像我在查尔斯顿,我们中许多人整天都会去州议会大楼,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里的旁廊上显示我们的存在。我们还有大量人手在议会大楼里外边的圆厅区,造成了喧闹但也让他们知道我们仍然在这里。他们在里面开会时就有数千的人在外面放声大唱。

 

更广大的社区范围内有什么反应?

大体上,他们一直很支持。我想起了作用的是我们罢工前的努力他们都看在眼里。例如,我们还去学校的时候我们来了一场“返工”,不过半小时还是一小时后我们举出了纠察标志。我们已占用了市政厅来让社区里的人们提前知道我们遇到困难了。

我得说我对周二晚发生的感到担忧(当时罢工看起来结束了)。那可能让我们更加分裂一点。我现在正跟你说话的时候我们都不确定我们周四是否会上街。周二,他们过来宣称我们的罢工胜利了,但他们没有把议案签署成法令给我们涨工资,也没有就保险签署行政令给工作组。我认为我们很多人都到了除非这些东西上有签字否则不会离开的地步。我们不相信他们。

所以,当昨晚所有头条都说我们得到百分之五加薪和学校将周四开门时我们担心事情会怎样处理。所有这些混淆都可能使我们失去一些公众支持,因为媒体把这描绘成一场胜利,可实际上什么也没有签定或兑现。

 

今天在州议会前,有传言说老师还没回去而且事情没有结束。州长提出的协议中有哪些矛盾之处呢?

根本说来,工会今天承认他们搞砸了。普通成员间存在着懊丧感,他们事先没跟教师们沟通就出来公开表达了这一点。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很愤怒,也是为什么人们在向州议会大楼前进。有许许多多的困惑。没人知道议案究竟在发生着什么。那些州长说他提出来要加薪的议案到至今还没出来。

人们被医保工作组的问题彻底激怒。这是我们最大的问题,而且我们得到了一个工作组。别误会我们的意思,我们喜欢涨工资,但这才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所以,我们至少需要看见州长签署的文件。我们想要到九月能有一套医保问题的解决办法,在选举之前。有些人想走得比这更远。

 

你有什么会对其他为了权利面对相似斗争的工人说的?

我会说,如果这种事会在这里发生,它就会在任何地方发生——我敢保证!在沟通和别的类似的事情上,这之中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令人沮丧的状况。

另外,我会说我们得始终专注于问题并且让很多人参与进来。我们也不应该害怕站出来和罢工。我是说,我们一定会失去什么吗?他们不会把我们都炒了的!所以不要害怕采取共同行动。

我也希望国内其它地方能关注关注西弗吉尼亚而且看到它不只是个特朗普领地。有非常棒的事情在这发生。这里有一段极富战斗精神的劳工史,而我们现在正见证着它的复兴。

另外,请通过分享我们的斗争来支持我们的罢工!我们还有个罢工基金大家伙儿可以捐助。

2018年3月1日

 

原文连结:http://www.leftvoice.org/Enough-is-Enough-Interview-with-a-West-Virginia-Teacher-19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