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处在又一场尼加拉瓜革命的前夜?——桑地诺 “左翼” 政权的堕落与人民起义

丹·博茨(Dan La Botz)著

吕杨鹏 译

季耶  校

尼加拉瓜当局杀害了24人。学生和农民呼吁举行全国大罢工。

 

由曾经的革命者、现任尼加拉瓜总统的丹尼尔·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领导的政府,在过去的数天里,杀害了至少24名抗议者。这些抗议者反对政府突然宣布的新养老金法案,该法案对养老金制度作出了大幅调整,将导致数万人的收入和生计受到冲击。据国家人权委员会(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统计,约有200人被捕,20人失踪。还有很多抗议者,不少是大学生,受到了总统所属的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Sandinista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Nicaragua,缩写为FSLN,译按:原文中FSLN指政党,Sandinistas指党人)所指使的警察和手持棍棒的暴徒殴打。

 

奥尔特加当局还关闭了Noticias新闻和Channel 12两个电视频道,以防传播任何关于这场事件的报道及对政府的批评。桑地诺暴徒殴打记者,并砸毁电视台的摄像机。记者安赫尔·加宏纳(Angel Gahona),于脸书上直播名为“本地浪潮”(Onda Local)的栏目,在报道抗议现场时不幸遭枪击身亡。对他的谋杀,及各种审查与镇压,导致了更多的抗议,首都马拿瓜市场也遭到洗劫。

 

学生们呼吁所有学校都参与到罢工中来,农民们也群起响应,坚持罢工直到学生们的诉求得到满足。在首都马拿瓜及其它一些城市,爆发了有数千人规模的浩大抗议游行。美国政府已要求其外交官尽快撤离。天主教马拿瓜总教区枢机莱奥波尔多·布雷内斯(Leopoldo Brenes)试图促成一场国家商会(National Council of Business people,COSEP)与奥尔特加当局间的对话。现在谈论会发生什么还为时尚早,但当前的动荡局势已具备了革命运动的全部特征——尽管领导者还没有出现。

 

奥尔特加的养老金法案遵循着与世界其它国家相同的新自由主义逻辑,即把紧缩性政策强加于工薪及贫困阶层。新法案同时增加了雇主和工人的供费负担,却降低了整体的权益水平。有着六百万人口的尼加拉瓜,是拉丁美洲最贫困的国家之一,贫困人口占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中有一半是生活在极度贫困中的农村居民。尼加拉瓜的人均收入大约为2美元一天。

 

抗议迫使奥尔特加宣布放弃年金改革,并声称会开启谈判,但仍不清楚他谈判的对象是谁?他又是否打算作出真正的让步?一些反对者打出了“我们无所畏惧”( We are not afraid)的标语,要求已经连任三次(并已预订第四任期)的奥尔特加必须辞职。

4月底尼加拉瓜首都马拉瓜民众上街悼念被警察枪杀的示威者。照片来源 :美联社

哪儿出了问题?

一个自1979年民众革命中诞生的执政党和政府,怎么会犯下此等大错?且不断错上加错?要知道,尽管今次的镇压在尼加拉瓜后革命时代算是最为残暴的一次,却并非是唯一一次镇压。2014年农民和环保分子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奥尔特加策划、由某大国投资兴建的一条横贯尼加拉瓜连通太平洋和大西洋两大洋的运河。自那时起,警察就频频对这些抗议者施以暴力。在女权主义运动寻求推翻国家法律,争取堕胎权的时候,也被同天主教会沆瀣一气的政府所袭击。

 

巨幅广告牌遍布马拿瓜,画着微笑的奥尔特加和他的妻子、影子总统罗萨里奥·穆里略(Rosario Murillo),下面是“基督教、社会主义、团结!”( Cristiana, Socialista, Solidaria!)的口号。不过,专制、亲资本、反劳工可能是对当局更好的描述。奥尔特加的桑地诺政权,实际上是过去的革命意识形态与自1990年代以来的各种政治交易的共同产物。正如我在《哪儿出了问题?尼加拉瓜革命: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分析》(What Went Wrong? The Nicaraguan Revolution: A Marxist Analysis)【1】一书中所说,真正的问题在于桑地诺党人从来也没有把民主作为自己的核心价值,不论是在它过去的革命年代,还是在后革命、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反动的当下。

曾经有一段日子,桑地诺主义者激励了全世界的左翼运动。从1936年到1979年,尼加拉瓜被索摩查(Somoza)家族所统治,那是一个极为残暴的专制王权,受到来自美国的支持。索摩查家族与国内的一些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派系相勾结,一面保护地主利益,一面实施一些经济现代化的举措,同时残酷镇压反对者。在这一背景下,桑地诺主义者由一群斯大林派共产主义者(尼加拉瓜社会党「Nicaraguan Socialist Party」的成员)创立于1961年。这些人崇拜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采取游击战式的斗争策略。

 

将近15年的时间里,桑地诺作为小股游击队在山区活动,还组织了一系列针对政府官员的耸人听闻的绑架和暗杀,但运动最终陷入了停滞。游击战争宣告失败,接下来该怎么办?

 

倍感挫折的桑地诺领袖们分裂成三派,其中一支由丹尼尔·奥尔特加(1945- )和作家塞尔希奥·拉米雷斯(Sergio Ramírez,1942- )领导,被称为“第三派”(Third Tendency。译按:另外两派是“持久人民战争派”和“无产阶级派”)。该派系最终胜出,转而推行一种温和改良的新政策,与进步的资产阶级结盟,争取其它拉丁美洲政权的支持。随着哥斯达黎加对尼加拉瓜进行武装干涉,配合着国内的起义,并得到了数千名拉丁美洲外籍战士的增援,桑地诺党抓住机会,于1979年夺取了政权。

 

为胜利所鼓舞,数以千计的外国人前往尼加拉瓜学习或工作,我也是其中一员。有些人待了几天或几周,有的则度过了数年甚至数十年。可谁也没有料到革命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哪儿出了问题?尼加拉瓜革命: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分析》平装本书影

掌权后与内战时期

尽管表面上看联合政府存在了一段时间,可实际上,自革命的第一天起,政权就牢牢掌握在桑地诺党手里,其它势力则被他们逐渐排挤出政府。这场革命从一开始就是个谎言。在革命后的一次为期三天的秘密会议上,桑地诺党理事会,即党的集体领导层,宣布桑地诺作为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Marxist-Leninist。译按:西方一般以Marxist-Leninist形容斯大林主义党标榜的意识形态信仰),将建立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并加入共产主义阵营,同苏联、“东方集团”和古巴站到一起。对外,奥尔特加和其它党的领导,却向尼加拉瓜人民宣称要建立一个民主政府、混合制经济,并奉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

 

虽然对民主与诚信漠不关心,桑地诺却高度强调社会平等,推行了成效卓著的国民教育和医疗计划。FSLN创立了一系列党领导的工人、妇女和青年群众组织,既能有效地进行社会动员,也能用于社会管控。得到来自苏联和古巴的援助,一个新的国家建立了起来,拥有了自己的军队和警察。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下定决心,要亲手摧毁这场革命。

 

由美国国务院和中央情报局负责策划实施,美国人将旧索摩查分子及新的反对者召集并武装起来,成立了名为康特拉(Contras,即反革命的意思)的反革命组织。但FSLN(桑地诺政权)犯下的政治错误也是康特拉扩充的一部分原因。FSLN拒绝将土地分给农民,并以铁腕手段对待加勒比海岸地区的原住民,使其在乡村遭到了大规模的反对,继而演变为一场不折不扣的内战。在志愿兵源不足的情况下,桑地诺不得不转向征兵制,也更加不得人心,导致很多心怀不满的人投向了康特拉。

 

近十年的战争后,人民虽然没有被打败,却也已经筋疲力竭、士气低落。1985年,丹尼尔·奥尔特加在革命后举行的首次大选中被选为总统,之后在1990年大选时受到了来自奥莱塔·查莫罗夫人(Violeta Chamorro,1929- )的挑战。查莫罗夫人是一位广受欢迎的报纸发行商的遗孀,她的丈夫被索摩查政权所暗杀。查莫罗夫人单纯反对内战的立场,遭到共产主义者和极右分子的一致反对,但她仗着美国的大力支持,最终赢得了大选并成为总统。

 

丹尼尔·奥尔特加,倒向权力、教会与商业

查莫罗夫人所代表的联合政府在她当选后很快就土崩瓦解,而尼加拉瓜国民议会则被反对党——奥尔特加领导的FSLN所掌控。此时,查莫罗夫人的真正后台,安东尼奥·拉卡优(Antonio Lacayo,1947-2015),秘密地与时任FSLN党魁的奥尔特加,及他的兄弟温贝托·奥尔特加(Humberto Ortega,1947- )进行接触,形成了三巨头联手把持尼加拉瓜的局面。奥尔特加及FSLN将不动产及其它财产从政府手里转移到自己名下,即著名的皮涅塔(piñata,译按,即纸扎娃娃,是当地一种特色玩具)计划,这个名字从一开始就很好地解释了其目的。奥尔特加从此向前索摩查派人士及旧地主阶级投怀送抱,携女友罗萨里奥在天主教堂举办婚礼,并自称是宗教信徒。

 

奥尔特加深陷政治腐败及违法交易,此事我曾有专文详述,在此不做展开【2】。毫不夸张地说,在1996到2006年,阿诺尔多·阿莱曼(Arnoldo Alemán,1947- )和恩里克·博拉尼奥斯(Enrique Bolaños,1928- )两届总统任内,奥尔特加在尼加拉瓜政坛依然是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这些年来,FSLN一直处于奥尔特加和穆里略的绝对控制之下,早已被改造为一台政治机器,其上层是桑地诺的老干部,基层则是革命后的草根一代。这些人不问政治,却能为一顶帽子、一件T恤、一点赠品、一顿便饭而上街投票。

 

今天,奥尔特加既是总统,国民议会、最高法院也归他所掌控。俨然是一位君主——如唐纳德·特朗普一样——他也让自己的妻儿参与到权力之中。

 

奥尔特加明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动独裁者,却拥有不少“左翼伪装”。在过去的数十年间,常能看到奥尔特加同菲德尔和劳尔·卡斯特罗、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委内瑞拉的雨果·查韦斯亲切会见的照片。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ianza Bolivariana para los Pueblos de Nuestra Améric,ALBA),一个由卡斯特罗和查韦斯创立的经济同盟,向尼加拉瓜提供了数百万美元援助,钱却都落入了奥尔特加的口袋。我于2016年参加一个聚集了拉丁美洲各个左翼政党的、名为圣保罗论坛(São Paulo Forum)【3】的大会,会上竟然仍把桑地诺视为社会主义政权。还有美国出版杂志NicaNotes的全球正义联盟(Alliance for Global Justice)【4】,对桑地诺政府的所作所为也没有任何谴责。时至今日,左派不应再为这样一个独裁者遮丑了。

 

奥尔特加将他国家的问题归罪于来路不明的政敌。古巴政府则称尼加拉瓜所爆发的起义是尼加拉瓜商人同美国政府所策划的企图颠覆政权的阴谋【5】。

 

今天,奥尔特加及其亲友,掌控着多个产业和国家的电视台,并同老牌资本家们做起了生意。尼加拉瓜的工人,不论在代工产业还是农业部门,均没有工会组织的保护,任何的反抗行为都会导致被直接解雇。数十万尼加拉瓜人不得不前往其它拉丁美洲国家及美国谋求生路。多年以来,尼加拉瓜的知识分子一直把奥尔特加比作索摩查,现如今老百姓也持同样看法。

 

2016年完成《哪儿出了问题?尼加拉瓜革命: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分析》一书的写作时,我曾对尼加拉瓜尚还幼弱的反抗运动的前景做过预测。断定终有一天一个新的反抗运动将会崛起并对腐朽的奥尔特加政权形成挑战。我却不曾料到这个反对运动会来得这么迅速、这么猛烈。今天,尼加拉瓜人已经逼得这个独裁者显了形。独裁者害怕的不是别的,正是那句口号——“我们无所畏惧!”

2018年4月24日


注释:

【1】书讯https://www.haymarketbooks.org/books/1121-what-went-wrong-the-nicaraguan-revolution

【2】见文章《奥尔特加、尼加拉瓜11月6日的选举以及对革命的背叛》http://newpol.org/content/daniel-ortega-nicaraguas-nov-6-election-and-betrayal-revolution

【3】http://forodesaopaulo.org/

【4】https://afgj.org/

【5】https://lapupilainsomne.wordpress.com/2018/04/24/aspectos-clave-de-la-revolucion-de-colores-en-curso-en-nicaragua-por-william-serafino/


丹·博茨(Dan La Botz)是美国著名的工会活动家,学者,记者和作家,是美国左翼杂志《新政治》(New Politics)的编辑。

原文题目:Are We on the Eve of Another Nicaraguan Revolution?

原文链接:http://newpol.org/content/are-we-eve-another-nicaraguan-revolution

《哪儿出了问题?尼加拉瓜革命: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分析》(What Went Wrong? The Nicaraguan Revolution: A Marxist Analysis,美国干草场出版社Haymarket Books2018年4月出版 )书讯:https://www.haymarketbooks.org/books/1121-what-went-wrong-the-nicaraguan-revolu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