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洛茨基临终时所说的“第四国际”是什么?

素侠云雪  著

 

托洛茨基在生命最后对美国托派成员约瑟夫·汉森这样讲:“请告诉我们的朋友……我坚信……第四国际……必胜……前进。”这句话一般人看到,差不多如多伊彻所讲,是“急忙给予他的追随者最后的鼓励”。关于其中的“第四国际”,一般人恐怕也会认为就是当时的第四国际。如汉森在其回忆中也说:“不过老人依旧在和时间赛跑,个人的生与死在他看来已经是无足轻重了。他希望第四国际能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传统继承下来。”[①]不过此话在当前中国这里,却有了新的解释,即托洛茨基在这里谈到第四国际,主要并非指当时现实中存在的第四国际,而是指一种国际共产主义的理想,或是无产阶级必将解放的愿景。乍看想来,这样的解释确实也有一定道理,似乎也合乎革命马克思主义反对组织崇拜的主张,加之是“读者”本身就有自己的解释权。但置于当时的语境,这种解释不仅很牵强,而且有着很严重的问题。

第四国际筹划于1933年,成立于1938年,托洛茨基本人承担了第四国际及之前的国际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很多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也为国际的其他各项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自1933年起,托洛茨基认为共产国际已经彻底官僚堕落了,再以共产党左翼反对派的身份活动已经不适合当时的形势发展了,当时需要做的是建立新的国际的问题。(关于此,可参考《四个组织的宣言——关于新国际的必要性和各项原则》、《国际反对派和共产国际》、《争取成立新党和新的国际》等文件。)第四国际于1938年正式成立,之后直到托洛茨基在1940年遇害,第四国际很多重要文件都是由托洛茨基起草,最著名的是《过渡纲领》(即《资本主义的垂死痛苦和第四国际的任务》)。此外,托洛茨基在第四国际成立后还积极参与了反对以沙赫特曼为首的小资产阶级倾向的斗争,捍卫革命马克思主义“保卫苏联”工人国家的立场。总之可以说,托洛茨基为第四国际的成立和初期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那为何会有人否认托洛茨基临终前提的第四国际不是第四国际,而只是国际共产主义理想或无产阶级解放的愿景呢?阅读者的理解通常会有阅读者自己主观意见的参与,之所以有人会这样想,同样也是受自己思想中组织观影响的结果。这样理解的人首先会说,第四国际在托洛茨基去世后犯了很多错误,二战后更是不可避免的堕落了,或者是成中派主义组织了,因此现在再提支持第四国际就已经不合适了,自然的,也就不该去将托洛茨基临终前提到的“第四国际”理解为现在的第四国际。依笔者看,第四国际在二战后确实犯有很多错误,从50年代的帕布洛主义到六七十年代多数派对游击战争的大力支持,再到后来对苏东剧变及其资本主义复辟前景的判断失误,到多数派最近一些年来所推行的“广泛性政党战略”,这些都是问题所在,但就这些还得不出第四国际已经是改良主义和中派主义组织的结论,一个组织的战略和策略上出了问题与性质上的完全蜕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改良主义组织无法推行革命战略与策略,但一个革命组织也无法保证其战略与策略总是正确的或是利于革命发展的——这也是要保障党内民主与派别活动自由的一个重要原因,即这样才能有助于革命组织的纠偏,而不致引发大规模的政治清洗。要求纯粹的组织、思想纯革命化不仅现实中难以做到,而且一定要完成的话,难免会引起以行政手段强行压制其他派别的行为发生。

其次,更大的问题是,否认托洛茨基临终所言的“第四国际”是现实存在的第四国际组织的观点中,透露出的是对革命需要革命党和革命国际这一问题的轻视。革命党和革命的国际是实现国际共产主义的理想与无产阶级的解放的重要工具,正如《过渡纲领》最后一章所言[②]

人类文化的当前危机,就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危机。团结在第四国际内的先进工人,向他们的阶级指出这个危机的出路。他们贡献一个纲领,这个纲领就是建立在无产阶级斗争以及全世界求解放底一切被压迫者斗争的国际经验之上的。他们贡献出一面无疵的旗帜。

各国男女的工人,走到第四国际的旗帜底下来吧,它将是你们行将胜利的旗帜!

谈一谈理想或目标,这大概不是什么难事,古有大同,今有社会主义。有人会说,只要努力做事,只要坚持好工人阶级立场,只要积极为产业工人工作,就一定能实现目标。但对于革命进程来讲,最为重要的问题就不是要多么美好的理想,也不是是否在做事那么简单了,而是要为实现革命的理想,制定切实可行的革命战略和策略,而要能制定这样的战略和策略,就必须要有革命的党。而对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者而言,社会主义革命自然不能局限于一国范围,这又必然需要革命的国际。将托洛茨基言临张所谈的“第四国际”只解释为一种目标,那正好是将通往革命目标的工具给抽掉了,剩下的只能是干枯的奉献精神。

总之,打着反对组织崇拜的旗号而将建设革命国际的任务给束之高阁,或将之简单视为世界工人革命浪潮必然会带来的产物——而非首先是主观上要付出的努力,也恰是与《过渡纲领》中所谈的“现在问题归结到无产阶级,主要的还是归结到它的革命先锋队”[③]不符合的。

 

[①] 见汉森:《陪伴托洛茨基到最后》: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joseph-hansen/marxist.org-chinese-hansen-194010.htm

[②]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Trotsky/marxist.org-chinese-trotsky-1938b.htm#21

[③]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Trotsky/marxist.org-chinese-trotsky-1938b.htm#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