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同盟家族—印度人民党及其盟友,建立工人阶级的替代社会(三)

激进社会主义社  著

素侠云雪  译

六、既反对印度人民党又反对国大党的资产阶级派别

很多地区性政党最近采取这样的立场。很明显,在比哈尔,国大党不能同民族人民党[27]和人民党(联合)[28]组成竞选联盟。所以那些没有同国大党结盟的政党都认为自己坚持了独立的立场。在安德拉邦也是这样,并不是所有政党都愿意与印度人民党结成联盟,另一些也不会与国大党走在一起。但最重要的是,特里纳木尔国大党[29]这个很有希望发展为全国性政党的党,也持这种立场。经历了国大党在西孟加拉邦的衰落后,最令玛玛塔·巴内尔吉头疼的还是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尽管它已颇为衰弱了。而且她继续积极反对印度人民党,以为自己盗取名声。但应该仅仅看她的社会和经济政策。她接纳工会。她的政府曾声明将继续加大对各种古怪项目的高投入,这使得她的政府缺乏必要的资金,而将不再给政府雇员和其他从政府领取定期物价补贴的人发放定期物价补贴。她的政府同莫迪的古吉拉特政府一起,反对建立第七薪酬委员会,因为当中央政府提高其雇员薪酬时,邦政府雇员也要求涨薪,这甚至会激起私营部门工人的涨薪愿望。特里纳木尔国大党在西孟加拉的杀手多次攻击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及其他左翼政党。一个非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的支持者也能感受到这种危险。最近,其政府教育部长声称,没有参加由特里纳木尔国大党赞助的西孟加拉邦学院与大学教师协会的学院与大学教师们,都是“harmaads”(尚未查到此词意思,可能是流氓、恶棍、打手之意——译注),换句话说,从这位部长的立场上看,绝大多数的西孟加拉邦学院与大学教师都该给贴上流氓标记。任何特里纳木尔国大党掌控的工会外的工会活动者,都在遭受攻击,警察则对这些事情保持沉默。

特里纳木尔国大党领导人玛玛塔·巴内尔吉

 

玛玛塔·巴内尔吉对印度人民党的愤怒还在加强,是因为廓尔喀·扬·穆克提·莫尔查(Gorkha Jan Mukti Morcha)再次决定追随人民党。他们声称要反对特里纳木尔国大党的候选人,足球运动员白中·般迪亚(Baichung Bhutia),而支持人民党的候选人S. S. 阿卢瓦利亚(S. S. Ahluwalia)。所以特里纳木尔国大党这样攻击印度人民党:印度人民党想让印度教徒反对穆斯林,他们想让西孟加拉分裂。对劳苦人民来说,支持特里纳木尔国大党以反对印度人民党不是任何抗争的表现。它们都是右翼政党,它们对工人阶级和贫农的政策没有什么分别。与它们不同的是左翼政党和平民党,接下来我们将分别谈论这两类政党。

七、左翼阵线[30]与第三阵线[31]

真正的第三阵线,如同由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和印度共产党的领导人所想象的美丽阵线,是指一个有较小的资产阶级政党所组成的阵线,这些党的愿望不同于那些更大的党。一些党标榜“世俗主义”,其他一些党则坦率地坚持推进宗教倾向。仍有一些党在强调精致的种姓倾向。他们没有服务劳苦人民的经济政策。他们至多会抛出一些诱饵,如在一些邦要求降低大米价格。但这是预设只有“穷人”可以获得救助的慈善政策,而不是要消除贫困的政策。“第三阵线”政府最成功的案例,是由之前的德韦·高达(Deve Gowda),和现在的古杰拉尔(Gujral)为领导人,及P. 奇丹巴拉姆(P. Chidambaram)为财务部长的联合阵线,这情形证明了前面的论述。联合阵线,包括其中的左翼政党都称赞奇丹巴拉姆这个印度大资本的发言人。资产阶级称赞他的预算是“理想中的预算”。真正的“第三阵线”看起来像什么,还需要我们多说吗?

第三阵线显然进步的思想是由第三阵线中的左翼参与者的文章所制造出来的。只有左翼政党才会相信这些承诺的真实性。意思就是资产阶级政党仅仅要拿这些承诺来诱惑左翼并促使左翼在选举时支持他们,正是阵线中的左翼经常声明说,现时期不需要完全的工人阶级纲领。在纸面上,左翼阵线中的政党有着更为激进的凭证,他们会展现自己以前作为一个工人政党的历史,现在还拥有群众性阵线,如工会、农民组织、妇女组织等来证明他们的激进现状。

事实上,他们已不再激进,总的来说,他们甚至会破坏工人阶级的联合。被阶级合作论束缚的这些左翼,通过参加阶级合作邦政府,事实上有时甚至参加中央政府,以在实践上坚持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支持。(这些左翼政党现在基本上被清除出曾参与的政府了。)就像社会党[32]会在选举期间发出“世俗”的豪言壮语,就像大众社会党[33]会挂出安贝德卡(Ambedkar)的神像,相似的是,这些左翼政党会在选举宣言中加入大量马克思主义的说辞。在他们的队列中仍有一些受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教授,这些人将巧妙地完成其智力把戏。关键问题不在于他们会承诺什么,而在于他们进入或接近政权时会做些什么。在2004年的议会中,左翼有61名议员,是印度历史上左翼议席最多的一次。但它有力地支持了联合进步联盟(UPA)。左翼阵线在参与政权时没有制定任何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规则。在西孟加拉,它给了塔塔(星古尔)及三林集团(兰迪格兰)(Salim group)大量优惠。

左翼阵线,尤其是其主要组成部分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已丧失了基本的政治原则。它没有利用议会机构来实现工人阶级的利益。在即将离任的议会中,它同国大党和人民党一同进餐,这真是异常离谱的成就。在很多问题上它支持国大党。如在总统选举问题上,左翼决定不提出自己的候选人。最终没能提出一个纯粹的左翼候选人还不是问题的全部。这是一个左翼应该用来展示自己独立姿态的机会。普拉纳布·穆克吉[34](Pranab Mukherjee)并不是一个挂着抽象学术人物招牌的候选人。他曾是国大党的主要参与者,在当总统前还是联合进步联盟的财政部长。他同安巴尼的密切关系广为人知。但在反抗法西斯主义(还有呢?)的名号下,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领导决定在选举中支持他。要是他们还能记得起先例来,他们就不该这么做。在德国当初的总统选举中,社会民主党支持兴登堡,说是因为他将保卫宪法,且说他比希特勒好些,而社会民主党没有提出独立的工人阶级候选人。当时事实是,兴登堡将希特勒调入了政府,甚至启动了“授权法”[35]。我们不是说事情会同样发生在印度。我们要说的是,印度和国际历史的教训表明,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应当相信资产阶级的领导人。不仅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相信资产阶级领导人,而且那些无情地采取行动反对党内对阶级合作质疑的党更是如此。

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在游行中

而且,回到最初的话题,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同样与印度人民党合作。在资产阶级看来,他们只是在实行“底层合作”。但只有左翼中的人在政治上完全破产时,才能使用到这样纯粹的资产阶级术语。底层合作的意思是,一个组织可以为拉取选票,或为通过或不通过某些特别法案而同印度人民党结成一个集团。这只能让工人阶级困惑,因为工人们看到“他们的”党同之前被这些党称为法西斯主义的政党共同参选。相比较,法西斯分子则始终如一。议会中的左翼完全有可能仅仅声明他们反对国大党政府及其很多政策就可以了。在政治上,趋向底层合作是极其懦弱的阶级合作行为,而且是要将法西斯主义正当化的做法。阶级斗争不像绅士们的板球比赛——有公平的裁判规则确定谁会出局,比赛结束后得胜者和失败者可以一起在俱乐部里喝茶。这种议会行为促使支持这些左翼正党的工人去政治化。

八、平民党及其纯粹资本主义

平民党则是一个非常特别和正在发展中的进程。它起源于城市的中间阶层的“公民社会”情调——反对腐败,反对政治上高度的霸道,反抗德里的强奸案。在政府腐败的痛苦岁月里,在首都一些事情变成尤其肮脏,没有关系的话一个文件也无法移动,这促使人们都聚集在了一起,2012年12月16日后,爆发了安纳·哈扎尔(Anna Hazare)运动[36]。在抗争获得成功后,开杰里瓦勒(Kejriwal)继续表明他将坚持他的一些斗争承诺,并愿为此冒着辞职的风险。

安纳·哈扎尔运动

平民党并没有完整的纲领。从其源头上讲,它代表着很特别的一部分人(德里的市民)。但由于它没有成形的组织,所以很多激进分子觉得可以加入该党,希望它能走向乐观的、进步的方面。不论是梅达·帕特卡(Medha Patkar),还是乌代库马尔(S. P. Udaykumar),或是索尼·索里(Soni Sori),这些与抵抗者、人权、国家暴力等词相关联的人,都聚集在了平民党的招牌下。我们相信他们不是在为个人私利而活动。与之相反,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希望平民党能成为清洗整个印度的清洁车。这进一步促使更多激进力量的活动者参加平民党。

然而我们不同意去尊重他们。这不是说我们认为平民党注定会转向腐败,而是由于平民党的“反理论”理论意味着它提不出哪怕是很温和的反资本主义路线来。它对权贵资本主义的讨论让人们以为可以对资本主义进行某种形式的清洁。事实上,资本主义和国家一直都在每个人的口袋里。资本主义的统治阶级要分化工人。那些确实在以交易资本为主要事业的人,正在赚钱的人,没有什么空余时间去经营政府。然而这些财富、社会地位都将人们牢牢地放置于资产阶级的阵营中,或让人充分接近资产阶级阵营,爬得更高。

德里的选举表明,平民党已经挖掘到了真正的愤怒。它到目前为止的角色表明它想要挑战印度人民党和国大党。但由于它一直缺乏一份清晰的反资本主义社会纲领,所以它的抗议只能是培养民众对“真正的”资产阶级民主的信心,而不会有别有什么了。因为一部分平民党的领导人和候选人以诚实而闻名,他们也相信这一错觉能让群众来信任他们。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清楚解释我们不支持平民党。我们呼吁它的领导人及它的成员来重新思考他们的社会纲领。

九、怎样的实践纲领

那些不同意我们的人会说:“选举工作需要实际目标。必须要形成一个政府。”我们不需要这种资产阶级的“实际”,这种实际告诉我们说投票时要在两个不同的资产阶级政党间作出选择。我们需要理解,我们必须为一份工人阶级的独立纲领而斗争,而且只应投票给那些可以促进此目标的候选人。选举委员会统计出,一个候选人要在选举中拿到最多的选票,差不多要70万卢比。我们知道实际上数字可以上升到上亿卢比。但哪怕是70万卢比,分布到全印度542名议员那里,也说明了当选是多么的困难,即使形成一个联合的、多倾向的工人阶级政党,也无法让工人阶级想象简单地参加选举就能组成一个工人政府。

在此环境下,常有人告我们说要给“小恶”投票。但没有一支我们正与之斗争的罪恶力量会帮助我们争取解放的斗争。只有通过建立革命的民主政党及工会,和能够为我们负责的其他群众组织,才能让我们为自己的解放而斗争。为此,我们不需要那些拿甜言蜜语的谎言做承诺的选举宣言。我们需要的是能够描绘出人民群众基本需要的纲领。通过最近十几二十年人民的斗争,我们可以提出一些基本问题,一个党、一场运动必须提出这样的问题。这是真正实际的目标。确实,只有在来自不同领域的大量战斗者聚在一起,真正建立一个承诺推翻资本统治的激进政党时,才谈得上发展一份全面的纲领。但我们有一份可以作为起点的纲领概要。通过为这样的纲领而斗争,为这样的纲领而运动,通过建立解决这些问题的组织,才会形成真正的替代。

 

 

一份诉求章程

(一)政治和法律问题

1、废除《军事力量特别权力法》,取消所有治安法。

2、废除2008年制定的《(制止)非法活动修正案》。

3、解散所有私人武装,停止对原住部落民的压迫。

4、使“全部否决”(NOTA)成为一种积极投票,所以如果投这种全部否决票的票数超过了任何候选人的得票数,选举委员会就必须宣布无人当选

5、保证政府基于平等基础对所有政党给予补助,禁止公司资助政党。

6、改变目前的《人民代表法案》,以比例代表制取代目前的非比例代表制。

7、将所有公职人员、民意代表、主管人员纳入宪法之下,所有司法人员都应在反腐败法之下。

8、改革审判体制,确保所有案件的审判时限。

9、废除死刑。

(二)工人阶级权利

1、提高最低工资,使每个在印度工作的人都能得到第十五届国际劳工大会所确定的,及由印度最高法院所确定的所有在职者都可得到的最低工资要求。

2、必须将不能支付最低工资的行为治罪。

3、每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0小时,不得例外。

4、将最低工资标准和物价补贴结合起来,将其与最低工资结合起来,并依据物价补贴的更新,每半年调整一次最低工资标准。

5、《全国农村就业保障法》所提的工资必须高于最低工资,每半年应增加一倍。

7、采取措施逐步消除合同工,首先应在公共部门和政府岗位中使合同工变为终身员工。

8、保障所有成年人充分就业。

9、废除《基本服务维持法》[37]

10、必须承认所有由雇员组成的工会。

11、当有多个工会存在时,应强制实行秘密投票。废除像1946年《孟买劳资关系法》这样的支持政府赞助工会的所有法律。

(三)社会保障、医疗、教育

1、不享有任何公积金的工人必须直接受到雇员公积金组织的覆盖,且不应在雇员人数上设最低限制。

2、对合同工而言,雇主必须为合同工保留一定的公积金比例。

3、向公司和富人征税,以保证向没有组织起来的工人提供邦公积金。

4、将全国食品安全法普遍化。

5、不得稀释关于食品权的最高法院规定。

6、向所有工人,包括农业工人在内扩展雇员邦社会保险模式。

7、制定《全国医疗保障法》,保证建立全国公共医疗保障制度,以向所有人提供平等的和可承受的医疗保险。

8、制定一项全国药品政策,推动药品仿制并限制药品专利权。

9、恢复针对每个人的公共分配制(PDS)[38]

10、到2019年时,将教育支出增加到财政支出的10%,以实现2009年《教育权利法》的相关条文。

11、在全民教育运动[39]下,促使所有非正规教师(类似于中国的代课老师、合同制老师等——译按)与正规教师均依据其经验和教学质量而享有平等的收入和职级。

12、停止教育私有化。

13、征收高额公司税,对富人的收入和财富征收高额累进税。恢复遗产税。运用这些资金来满足社会上90%的人的需求。

(四)发展政策

1、征收累进所得税,累进财产税,重新征收财产继承税

2、停止对富人的补贴,对公司利润征收高额税,不管是对印度的公司还是外国公司均如此。

(五)妇女/性别问题

1、男女同工同酬。

2、在所有工作场所设置女厕所。

3、确保关于2013年《预防和禁止女性职场性骚扰法》的相关信息的传播,并正确贯彻此法。

4、保证妇女使用农村公社土地和其他自然资源的权利。

5、将性工作合法化,承认并依法保护其工作的权利。

6、所有成年人自愿的性行为当合法化,废止强制实行异性恋的法律。

7、制订一部《家政工人法》,以保障其最高工作时间、最低工资,包括要所有家政工人每周至少放假一天。

8、采取行动反对所有的所谓名誉处决及其他针对女性的暴力,采取严厉的法律行动反对像卡普潘查雅特(印度一种乡村自治机构)这样实行名誉处决的组织。

9、不是有选择性地抓捕强奸犯,而是要系统地惩罚性犯罪者和其他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包括在警察和军队力量也是如此。

10、为所有妇女创制一份《生育补助金法》。

11、建立一个妇女能安全外出工作和休闲的国家。

(六)环境与发展

1、为所有人提供免费、优质的饮用水,不得补贴以利润为主要目标的软饮料公司和瓶装水公司。

2、确保有可能流离失所的人的生活保障;停止征地,除非民生保障得以彻底解决。

3、在各行业中,对首次破坏污染法的企业罚以重金,对屡次污染的案例则处以停止生产和没收资产。

4、停止原子能计划,转为开发可再生能源。

5、反对垄断资本控制下的转基因作物生产。

6、停止补贴农业公司。

7、保证贯彻所有现存的环境法律并扩展环境法律内容,以保护工人、本地社区的健康和安全,保护全球生态。

受压迫的社会和民族群体

1、不许在印度教化霸权下破坏地方/区域性文化与特色。

2、立即清理所有累积的就业歧视。

3、实施朗嘎纳·特米什拉报告(Ranganath Mishra Report)中所提的建议,由宪法保障出身自贱民的基督徒和穆斯林的权益。贱民成员的身份不应与其宗教立场相联系。

4、实施萨查尔委员会(Sachar Committee)报告中所提的建议,促进穆斯林受教育的机会,增加其就业率和参加公共部门的权利。

5、废除限制宗教信仰自由的邦的《宗教自由法》。

6、保护宗教自由,运用宪法保护思想自由。

激进社会主义社在活动中

这不是为阿尔纳布·哥斯瓦密斯(Arnab Goswami)和巴卡·杜特(Barkha Dutt,[40]两人都是印度知名记者和媒体人)这样的人制定的纲领。但它反映了劳苦群众的斗争并将其具体化。而且这样的纲领要实施的话,首先需要一个能坚决服务于阶级利益的工人阶级政党。阶级利益并非是要忽视其他受压迫阶层的利益。但只有资本主义才包含着每种剥削和压迫,如种姓压迫、性别压迫,同理,除非反对这些压迫的斗争与反资本主义的思想联结起来,他们才会放弃那种短视的目标。因此,我们将指责资产阶级和改良主义者的乌托邦主义。我们的回应是,如果非要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在两种剥削方式间进行选择,并决定了我们要在藏红花中做奴隶还是三色藏红花中做奴隶,就还是在指望一个乌托邦。我们愿意在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斗争中团结起来。

如果法西斯分子出现在街头并攻击工会,我们将毫无疑问地,不分你我地抵制他们,要给特里纳木尔国大党、大众社会党、社会党、人民党(联合)、民族人民党,或复兴德拉维达进步大会及其他组织投票。但我们应促使工人们怀疑任何看上去会照顾我们利益的议会内政党。因此我们号召只给某部分人投票,应支持那些有道理的,至少是从建立一个激进的反资本主义党的前景出发的人。在其他情况下,我们号召“全部否决”这一口号,使我们大规模抵制现体制的活动能成为真正的浪潮,而不是莫迪那极为虑假浪潮,为了支撑这假浪潮,莫迪不得不希望每两个选区就能保证拿下一个席位。(完)


注释

[27]民族人民党(Rashtriya Janata Dal,RJD),成立于1997年,主要活动于印度比哈尔邦,成员多是穆斯林,意识形态上基于社会主义与世俗主义。

[28]人民党(联合)(Janata Dal (United),JD(U)),印度一个活跃于比哈尔邦与恰尔肯德邦的政党,成立于2003年10月,持中左翼民粹主义与世俗主义立场。

[29]特里纳木尔国大党(Trinamul Congress,TMC),1998年从印度国大党中分裂出来,主要活动于西孟加拉邦。其领导人是玛玛塔·巴内尔吉。

[30]左翼阵线,最初成立于1977年,当时由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全印度前进集团、革命社会党、马克思主义前进集团、印度革命共产党、西孟加拉大会党等联合组成。到现在,该阵线还包括:印度共产党、民主社会主义党、社会主义党、印度工人党、印度布尔什维克党等。该阵线中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基本上拥有主要控制权。

[31]第三阵线,由一些小党组成的一系列政治阵线,他们自称要建立一个外于印度人民党和国大党的第三阵线,包括1989年到1991年的国民阵线,1996年到1998年的联合阵线,2008年至今的联合国民进步联盟(UNPA)。

[32]社会党(SP),2011年由一些社会党性质的团体联合组成,自称自己继承了1948年成立的社会党的传统。

[33]大众社会党(Bahujan Samaj Party,BSP),成立于1984年,印度一个民族主义政党,主要活动于北方邦。

[34]普拉纳布·穆克吉(Pranab Mukherjee),孟加拉族,国大党成员,印度第十三任总统,2012年起开始任职。曾担任印度的国防部长、财政部长等职。

[35]授权法,亦称德国1933年授权法,正式名称是“解决人民和国家痛苦法”,此法允许希特勒不经议会而通过所有法律。

[36]安纳·哈扎尔是印度一名社会活动家,长期参与各种反腐败运动。2011年4月,他开始绝食以要求印度推行严厉的反腐败行为,此事引发印度数度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这一系列运动称为安纳哈扎尔运动。

[37] 《基本服务维持法》印度议会1968年通过的法律,规定以国家力量保证公共交通、医疗等基本服务业的正常运行,即如果这些行业员工发动罢工,属非法行为。

[38]公共分配制(PDS),印度的一种食品分配体制,为保障穷人能得到一定廉价食品而设立。

[39]全民教育运动(Sarva Shiksha Abhiyan ,SSA),印度一项旨在推动6到14岁儿童均能接受免费义务教育的运动。

[40]阿尔纳布·哥斯瓦密斯(Arnab Goswami)和巴卡·杜特(Barkha Dutt),两人都是印度知名记者和媒体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