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底层

《全球左翼活跃者和学者联合声明:起来反对尼加拉瓜的国家暴力》

2018年7月30日

根据尼加拉瓜人权协会(ANPDH)报告,国家警察和民兵在行政机关直接授权下,已经谋杀了448人。这次政府称之为“清理行动”(The cleanup operation)的镇压,使尼加拉瓜政府扼杀一切抗议活动的行动进入了新的阶段。今年7月23至25日之间,有137人,多数是年青人,因恐怖主义、有组织犯罪、谋杀及其它罪名受审。超过500名反政府人士被绑架(大部分被视为“被失踪”)。这让人联想起中南美洲最可怕的年代。

《尼加拉瓜:一场被中断的革命的动力学》

2018年8月7日

三个月来在尼加拉瓜所发生的事件为社会主义者与反战活动者提出两个关键问题:在美帝国主义干涉的关键问题上,我们站在哪边;还有在仍在持续的对抗状态中我们要站在哪边?

《作为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我们可以从阿根廷争取堕胎权的斗争中学到什么?》

2018年8月8日

美国可以从阿根廷争取堕胎权利的斗争中学到的东西是清楚的:工人阶级团结在妇女问题上取得的进展远远超过自由派或改良派政客或政党所能做到的。阿根廷超过一半的工人阶级现在由女性组成。长期以来,劳工斗争与男性有关,但实际上,劳工是,而且应该也是女性的斗争,就像男性的斗争一样。 像“面包和玫瑰”(Pan y Rosas)组织的成员这样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将妇女的斗争与阶级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

《38名阿根廷参议员无视大规模示威,投票维持危险和不合法的堕胎》

2018年8月9日

“女性对于这些为有权者服务的政客没有什么亏欠。我们获得的一切都是通过我们的斗争赢得的。我们没有工会官僚领导的支持,甚至要面对他们的公开反对,但我们仍然来到这时刻。我们违背了资本主义政党的议员来到这里。可是我们组织了大规模的动员,因为我们知道如果不斗争,我们永远不会得到任何东西。”

《关于尼加拉瓜的争论:资本主义改良还是社会主义革命?》

2018年9月23日

在当今的世界帝国主义干预与战争时代,真正的革命很难创造,甚至难以维持,且有时难以界定其演变与退化。当今正在尼加拉瓜展开的关于反战运动的争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里,我们建议从过去挑战资本主义的经验教训的背景下来讨论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