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加泰罗尼亚的自决权!

第四国际执行局  声明

今人  译

2017年9月20日,西班牙国民警卫队和国家警察逮捕了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的14名高级官员,对公共建筑和私人住宅进行了40起搜查。警察的行动在没有任何法律授权的情况下,查封了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andidatura de Unidad Popular)的宣传品,包围了它的总部整整一天,只是为了挑衅。起诉愈七百名支持10月1日公投的加泰罗尼亚市长,以及再三抱怨加泰罗尼亚议会主席团,这些行动体现了西班牙国家机构为反对自决公投进行的镇压扩大化产生了质的飞跃。

对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不断升级的镇压和干预

此外,在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多年来自己控制自己的公共财政后,西班牙财政部决定对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的账目进行行政控制,实际上相当于取消自治。借口是保证紧缩政策的实施,尽管马德里政府事实上一直在渐进取消自治。另外,蒙托罗部长的措施使得许多预算项目处于风险之中(议会最近批准的干预基本收入,旨在缓解极端贫穷和社会排斥的预算),引起了公务员和公共雇员未来工资的不确定性。

关于加泰罗尼亚合法性的冲突

从9月6日、7日以来——随着加泰罗尼亚议会批准了公投法案和所谓的“分离法”——产生了一种双重合法性的形势,其中有两个互相不承认的法律体系。这些法案的第一步就是打算召集公投,第二步就是在假设的赞成投票和立宪会议之间,通过某种“临时宪法”。两个法案都被西班牙宪法法院撤销,但是从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和大多数加泰罗尼亚人的观点看来,它们仍然有效,他们认为宪法法院取消这些法案不合法。这种形势蕴含了西班牙部分地区处于萌芽状态中的政治革命,以及后弗朗哥时代君主政体和1978年宪法的空前危机。未来的时日对结局至关重要。

支持10月1日的自决公投和反抗镇压的动员,支持公民权利

形势非常紧张,9.20事件宣布了行动—反应的升级,表明形势已经逾越了既定的规则。目前,镇压机器还没有分裂(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警察局,加泰罗尼亚警察还不敢违反西班牙法院的命令,但保持低调,避免作出违抗命令的事),但如果反对参与和平动员的大众的大规模公开镇压出现了,就很难预测会发什么事了。

此刻,加泰罗尼亚政府正在维持10月1日公投的号召,尽管之前国民警卫队已经查封了选举的宣传材料、投票用纸,以及在整个加泰罗尼亚报社和报纸上印行的统计选民人数的信件。

西班牙升级的镇压,以及先前所谓的“限制言论自由的法令”(已经严重剥夺了愤怒者和浪潮斗争的民主权利)已经产生事实上的紧急状态,基本人权受到严重侵犯。这不仅危害加泰罗尼亚未来的体系,而且预示着自1981年2月23日政变企图后最严重的政治镇压。

加泰罗尼亚人民,包括有组织的工人运动的重要部分作出了反应,在巴塞罗那和整个加泰罗尼亚发动巨大的动员,依靠群众动员反抗镇压,争取全西班牙主要城市的决定权。也有号召反对镇压的总罢工的讨论,9月20日,巴塞罗那码头工人决定破坏停泊在该市港口的巡洋舰,内政部派往加泰罗尼亚镇压公投的差不多五千名警察和国民警卫队住在这些舰船上。

未来几天,加泰罗尼亚人民和支持主权的势力之间将有一场较量,前者有西班牙人民的民主力量支持,后者的支持是继承自四十年前的弗朗哥独裁的西班牙保守主义和专制主义的势力。

此外,看起来第一次存在着将世界危机和西班牙政权危机产生的两大群众运动真正集合起来的条件,直到现在它们——2011年5月15日爆发的愤怒者运动和早于它一年产生的加泰罗尼亚支持独立的活动——彼此之间还不友好,互相生疑。

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的反资本主义革命者必须利用这种内部的破裂,发展出巨大的战略潜能。逼人的形势迫切要求客观上集合起来:面对镇压,工人和大众意识到局势十分危急,民族主义势力转而寻求来自整个西班牙的进步民主力量的团结。

紧急的国际团结

由此而论,国际动员在这场冲突中起到根本作用。加泰罗尼亚的胜利将是全体民众、欧洲和全世界革命民主力量的胜利。他们的失败将对加泰罗尼亚、西班牙和欧盟的民主和阶级斗争带来严重阻碍。

第四国际号召它的各国支部组织各国的团结运动,号召在西班牙大使馆和领事馆前进行集会,面对西班牙当局试图进行的新一轮镇压行动,争取自决权,反对镇压!

 

加泰罗尼亚的自决权万岁!

我们全力支持101日的自决公投!

打倒镇压、对自由的攻击和警察的倒行逆施!

第四国际执行局

2017年9月21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