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总统与政府应对复活节星期日的大屠杀负责”

里努斯·贾瓦提拉克(Linus Jayatilake)  著

素侠云雪  译

按:此文由斯里兰卡左翼之声社【1】正式通过。

由于宗教极端主义分子于复活节星期日对斯里兰卡三家教堂与三家豪华酒店所发动的自杀式袭击,导致至少253人遇难,500多人受伤。在工会与人民斗争中的社会主义活动者的组织——左翼之声社无条件谴责这种野蛮的袭击。

我们向遇难者家属表示哀悼。据透露,此次袭击是由基于斯里兰卡的一个名为“全国一神论组织”(National Thowheed Jamath)的组织发动的。与此同时,伊斯兰国声称对这一暴行负责。

斯里兰卡政府应对此次悲惨暴力事件所造成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负全责。尽管4月4日时警方已收到了包括与炸弹爆炸有关的一些个人的信息的情报,但政府并未告知公众这一可信的威胁,也未采取任何预防性措施来阻止这场灾难。国防部秘书(后因公愤而辞职)证实他已得知此情报,但未采取行动,认为这是在夸大其辞。

虽然公众正确批评整个政府不负责任的举动,但总统与总理正在将责任推卸给包括彼此在内的其他人。斯里兰卡能成为爆炸场所,是由这两名国家领导人所负责的不稳定政治局势所造成的。

有必要了解年轻穆斯林中这种极端主义的社会经济根源。2009年,在军事上打败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TTE)后,僧伽罗沙文主义【2】势力得以增强,并认为地方穆斯林社区是其下一个敌手。

穆斯林社区(尤其是在东部省)在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由僧伽罗种族主义势力推行的反对清真食品认证与宰牛的战后运动实际上是针对穆斯林商业利益的运动。国防部的战时秘书(同时是前总统的兄弟)戈打帕雅·拉贾帕克萨(Gotabhaya Rajapakse)所保护的佛教权力部队(Bodu Bala Sena)运动领导了这些种族主义运动。他渴望在这些势力的支持下成为我国下一任总统。

科伦坡的穆斯林商人受到僧伽罗种族主义者的威胁,僧伽罗种族主义者组织起对穆斯林商店的抵制,并攻击这些商店,而这些穆斯林并未受到上届政府和现政府的保护。似乎一些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正是富商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显然,反穆斯林的种族主义与伊斯兰恐惧症的背景有助于伊斯兰国和其他反动团体进入斯里兰卡的穆斯林社区。

现任反对派领导人与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称自己也意识到了恐怖袭击的可能性。他抱怨说,现任政府通过逮捕一些在他执政时期就被绑架和失踪的情报人员来造成当下的局势。现在,总统、总理与反对派领导人的这三个党通过引入新的压迫性法律来加强安全部队与警察。总统宣布进入破坏民主权利的紧急状态。其他专制措施包括阻止防问社交媒体平台,并取消下周的五一集会。

自2018年10月26日发展起来的当前斯里兰卡政府(拉尼尔【3】—西里塞纳【4】(Ranil-Sirisena))的危机已经击碎了斯里兰卡国家。现在正是集合所有力量来消灭这个政府的时机,这反映了人民要求政府辞职的强烈情绪。如果我们推迟击败这个政府的任务,不久的将来会发生一场右翼政变。

一种危险的转折是政府寻求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的支持,将这些袭击标记为国际恐怖主义活动。此刻,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与苏格兰场(伦敦警察厅的代称——译者注)的工作人员正活跃在斯里兰卡。我们不应排除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名进行的帝国主义干涉的可能性。

最危险的局势是由种族主义势力发动的反穆斯林攻击会遍布全岛。左翼力量应当在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时起领导作用。迈向这种活动的一个重要步骤是不顾国家禁令依旧举办五一节。此外,进步力量要打败政府公开邀请外国干涉的企图。

里努斯·贾瓦提拉克,左翼之声社领导人

科伦坡,2019年4月26日


注释:

【1】左翼之声社(Vame Handa)为反对新平等社会党领导人巴虎的的右倾政策而于2014年成立,起初是跨新平等社会党内外的一个派别组织,目前为第四国际斯里兰卡支部之一。

【2】僧伽罗人是斯里兰卡人数最多的民族,该族多数人信奉佛教。泰米尔人是斯里兰卡第二大民族,多数人信奉印度教。僧伽罗沙文主义有强烈的僧伽罗人至上和佛教至上观,对其少数民族与宗教多有攻击和打压。

【3】拉尼尔是斯里兰卡统一国民党的领袖,现政府总理。

【4】西里塞纳是斯里兰卡自由党的总书记,是目前斯里兰卡政府的总统。


原文题目:“President and Government should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Easter Sunday carnage”

原文链接: 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604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