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书介:《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

﹝澳﹞汉斯·贝尔(Hans Baer)著

星原 译

向东 校

“气候与资本主义”网站编辑安格斯(Ian Angus)按: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1】,我将汉斯·贝尔的论文《将民主生态社会主义作为下一个世界体系》(Toward Democratic Eco-Socialism as the next World System)描述为“一个值得所有生态社会主义者学习和讨论的重要著作”。现在汉斯写了一本书,既阐述了他在那篇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又概述了一系列社会主义者在反资本主义和支持生态文明的斗争中的观点。

《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Democratic Eco-Socialism as a Real Utopia: Transitioning to an Alternative World System)2017年由美国Berghahn Books出版社出版。以下大纲是作者为本网站亲自撰写的。与作者早期的论文一样,本书是对正在进行的生态社会主义(ecosocialist )发展和澄清过程的重要贡献。我希望它能激发大家广泛讨论生态社会主义的目标以及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民主生态社会主义作为真正的乌托邦》封面

《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大纲

本书以这样一种认识为指导,即某个社会系统无论是在局部、区域还是全球层面上,都不会永远存在。资本主义作为一个全球化的政治经济体系,产生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技术创新,一些是有益的,另一些是有害的,但是它也是一个有许多矛盾的体系。

与资本主义早期阶段相比,跨国公司和联盟机构,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和欧盟,更多地决定着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政治家的成败。

资本主义已经存在了五百多年,但却出现了许多矛盾,它必须由另一个世界体系取代——一个致力于社会平等和正义、民主进程、环境可持续性、安全气候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体系。

汉斯·贝尔(Hans Baer)

正如本书所描述的那样,民主生态社会主义在已故的社会学家埃里克·奥林·赖特(Erik Olin Wright)的术语中构成了一个真正的乌托邦(real utopia),这个愿景在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但需要进行大量的概念重构和社会实验。

第一章聚焦于当下在社会正义以及环境可持续性方面可能存在的主要矛盾,即:

l 利润获取,经济增长,以及重复性的生产和消费;

l 民族国家内部和民族国家之间的社会不平等;

l 作为贫困衍生物的人口增长;

l 自然资源枯竭和环境退化;

l 气候变化;和

l 资源大战。

鉴于气候变化的景象使得我们对未来产生出反乌托邦的想象,本章探讨了几个主流的或极端的最坏情景,也就是如果人类物种与其他物种想要一起保存下来就必须避免的情况。

第二章考察了二十世纪社会主义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异,特别是在五个截然不同的国家,即俄罗斯/苏联,中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朝鲜和古巴。本章探讨了各种旨在确定革命后社会的本质的诠释,并探讨它们是否是:

l “实际存在的社会主义”(actually existing socialism)或某种形式的国家社会主义(state socialism);

l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夭折的过渡;

l 国家资本主义;或者是

l 新的阶级社会。

本章还探讨了革命后社会的正面的和负面的特征,特别是在经济和工作场所、社会分层和环境问题方面。革命后社会的优劣兼有的后果以及即使一个被改革了的、据称更加环保的资本主义系统都可能给大部分人类带来末日这一事实,强烈地表明社会主义的概念必须重新焕发活力,才能确保人类的社会平等,民主进程和环境可持续性。

人们越来越多地意识到全球生态危机和人为气候变化的严重性促使了第三章所探讨的众多主流文化和反文化对未来发展的愿景。从根本上来说,这些未来愿景的一个缺点是它们中的大多数主要以生态现代化为前提,也就是主张转向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但没有充分解决社会平等问题。

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和后增长模型(postgrowth models)的一个缺点是,他们认为某种形式的资本主义可以作为一个稳态或零增长的经济体,而历史告诉我们资本主义从本质上把持续的经济扩张作为追求利润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第四章认为,社会主义仍然是一种愿景,因此个人和群体需要极力面对那些可替代社会主义的其它愿景。随着人类进入有着一个灾难性气候变化及其巨大的环境后果和社会后果的时代,人们将不得不考虑如何避免前文描述的反乌托邦情景的替代方案。

在简要评论了几个受马克思主义启发的未来情景之后,本章试图通过研究民主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和民主生态社会主义的概念来重新定义社会主义,并批判性地审视在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古巴创造“二十一世纪的社会主义”( socialism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的努力。它还探讨了萨米尔·阿明(Samir Amin)把脱钩(delinking)作为逃避全球资本主义魔掌的策略的利弊。

第五章承认,只要资本主义仍然还是一种带有霸权的政治经济体系,反体系运动一定是世界政治格局的一个永久特征。它探讨了几个具体的反体系运动,比如劳工运动、少数民族和原住民权利、妇女权利、反企业全球化、和平运动、环境气候运动等等在创造社会生态革命中的作用。

它们是将人类推向另一个世界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这一过程是一个艰辛且复杂的过程,没有任何成功的保证,特别是考虑到这些运动所具有的迥然各异的性质。

虽然并非意图创建一个标准的蓝图来创建一个将在世界上许多国家以不同方式表现出来的替代世界体系,但第六章提出了一些挑战现有系统的改革,它们可能有助于从现有资本主义世界制度过渡到一个民主生态社会主义世界体系。这些包括:

l 旨在夺取国家的新左派政党的创立;

l 在生产地的排放税;

l 生产资料的公共和社会所有制;

l 增加社会平等和实现可持续的人口规模;

l 工人民主;

l 有意义的工作,缩短工作周;

l 挑战或重新思考关于增长的范式;

l 能源效率、可再生能源、适当的技术和绿色工作;

l 可持续的公共交通和旅行;

l 可持续的粮食生产和林业;

l 抵制消费文化,采取可持续和有意义的消费模式;

l 可持续贸易;和

l 可持续的定居模式和地方社区。

第七章,也就是结论,认为随着人类进入21世纪,它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似乎越来越不确定,特别是考虑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已经以多种方式浮现出来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的是,有批判精神的学者和活动家必须设想未来的方案和策略来实现一个替代性的世界体系。

也许更重要的是,制定战略把现有的全球化资本主义体系转向另一个超越其众多矛盾和局限的体系。

虽然在当前以及可预见的未来,民主生态社会主义最终可能在任何发达或发展中社会,或在几个相互关联的社会中实施的观念可能看似荒谬,但历史告诉我们只要某些社会结构和环境条件已达到临界点(tipping point)——一个已在气候科学中已经广泛流行术语,社会变革是可以以很快的速度发生的。

2019年2月13日

注释:

【1】https://climateandcapitalism.com/2016/08/10/a-vision-of-democratic-ecosocialism/


原载加拿大“气候与资本主义”网站(www.climateandcapitalism.com)。汉斯·贝尔(Hans A. Baer)是澳洲墨尔本大学的批判人类学家(critical anthropologist)和首席名誉研究员。 他出版了20本书,其中有4本与气候变迁有关。

原文题目:An outline of ‘Democratic Eco-Socialism as a Real Utopia’

原文链接:https://climateandcapitalism.com/2019/02/13/an-overview-of-democratic-eco-socialism-as-a-real-utop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