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书介:建构马克思主义心理学

甘达(Anup Gampa) 、索耶尔(Jeremy Sawyer)合撰

祟艺 译

星原、季耶 校

校按:维果斯基( Lev Vygotsky, 1896-1934)是苏联早期心理学家,他在37年的短暂生命中为众多知识领域作出贡献,包括教育心理学、特殊教育、艺术心理学、思维障碍治疗、成人工人教育、神经心理学等。他批判主流心理学学派诸如演化心理学、行为主义、建构主义,认为社会互动依赖人类创造的文化工具,而人的心智通过内化社会互动而动态地发展。这个发展过程不仅是历史的,也贯穿个体的一生。他因肺炎英年早逝,而其作品在当时只有俄语版本留存。由于他的心理学思想和政见与斯大林官僚集团相左,并援引左派反对派领袖托洛茨基的主张,而受到斯大林政权的打压,其学说被禁止讨论。直到六十年代他的理论才广为西方所知,并迅即被翻译成各国文字;他的学生亦藉此机会前往美国讲学,并宣扬他的理念,对西方心理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维果斯基与列昂捷夫(Aleksei N. Leontiev, 1903-1979)和鲁利亚(Alexander Luria, 1902-1977)等人由此形成了一个极有影响的文化历史心理学学派(又称社会历史心理学学派)。

《维果斯基与马克思:迈向马克思主义心理学》(Vygotsky and Marx: Toward a Marxist Psychology),作者拉特纳(Carl Ratner)及席尔瓦(Daniele Nunes Henrique Silva),
2017年4月由Routledge出版社出版,220页。

《维果斯基与马克思:迈向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封面

卡尔·拉特纳(Carl Ratner)是当今世界为数不多的公开从马克思主义基础上致力发展心理学学科的心理学家。主流心理学观点认为,我们的意识、思想和社会是人类生物学的直接显现。要是如此的话,我们的现代身体里似乎还嵌着来自更新世(Pleistocene Era)的大脑,这意味着我们生出来就是种族主义分子,性别差异(Gender Disparities)也是正常的。由于我们天性自私、暴戾、多疑,我们创造了警察、军队和边界以控制社会。拉特纳将这一切都颠倒过来,代之以呈现人类心理学是怎么被文化、经济和社会力量建构的。拉特纳的所有工作都以劳工阶级的解放为主题,而他致力于建构的心理学路径,是以列夫·维果斯基和他的合作者们在1920年代苏联开创的方法为基础。

《维果斯基社会历史心理学和他的当代应用》封面

拉特纳1991年出版的《维果斯基社会历史心理学和他的当代应用》(Vygotsky’s Sociohistorical Psychology and its Contemporary Applications )对生物决定论做出了精彩的一击。拉氏揭示了维果斯基的马克思主义基调,将其概念运用于现代心理学的一系列问题,表明了维果斯基理论的广泛有效性。在基于一切心理现象都是由人类改造社会和自然世界而建构的前提下,拉特纳将统一的的社会历史方法运用于对认知、知觉、个性建构、情绪、记忆和精神病理学的研究中。

在有价值的一个章节中,拉特纳分析了极端形式的精神病,展示了资本主义释放的恶性社会力量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产生戏剧性的心理破裂。也许更惊人的是,拉特纳展示了社会经济活动和结构的变化如何改变基本的心理过程,比如我们感知颜色、大小、声音甚至气味的方式。这本书蕴含的深刻意义是,如果人类心理学具有着如此彻底的社会性——也就是说从文化和历史层面自下而上构建起来的——那么“天生的”人类特征的概念就是一种幻觉。意识和社会的转变不仅是可能的,而且人类心理的基本结构正是被这些正在进行的过程所构成的。

《宏观文化心理学:心灵的政治哲学》封面

拉特纳2011年出版的《宏观文化心理学:心灵的政治哲学》(Macro Cultural Psychology:A Political Philosophy of Mind)进一步审视了作为政治实践的心理学。作为对维果斯基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唯物主义”(Psychological Materialism)呼吁的回应,拉特纳分析了社会机构(政府、军队、公司),文化产品(高速公路、购物中心、电脑)和文化概念(性别、财富、孩提、正义)中的心理现象。拉特纳对消费者心理学的揭示例证了其在宏观层面对被灌输的压抑心理的分析方法。为了形成资本家实现剩余价值的必要需求,消费者心理学重构了作为商品的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消费者心理学在组织化的过程中不仅起着抚慰大众的失落与孤独的作用,并且使我们确信我们自身的不足导致我们自己的悲剧,扼杀群体抗争(Collective Resistance)。时尚和化妆产业创造出一个个不健康和遥不可及的梦想泡沫,驱使着我们不断购买一个个令人失望的商品。拉特纳观察道:“一个持续令人受到挫折的却赢得公民忠诚的社会是罕见的,这证明了是人们对挫折产生的文化回应,而非自然回应。”这本书分析了其它几个文化心理学的现象,例如黑人种族隔离的“礼仪”(Jim Crow Racial “Etiquette”)如何重构白人儿童的社会情感功能,以及(在没有群众运动的情况下)脱离这种心理的困难。

苏联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家维果斯基

清楚了拉特纳的传统之后,我们怀着极大的期望走入他和席尔瓦(Daniele Nunes Henrique Silva)新编辑的作品《维果斯基与马克思:迈向马克思主义心理学》。作者的目标是为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和社会革命做出贡献。当许多专著忽视了维果斯基的马克思主义时,拉特纳和席尔瓦的研究表明维果斯基不仅是一位坚定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而且他通过在心理学领域的运用扩展了马克思主义。两位作者批判了当前所谓杰出的“维果斯基主义者”,指出他们忽视了维果斯基所强调的合作、改造性实践、社会主义解放视角下的人类发展。例如,在马克思和维果斯基那里,人类的劳动活动是心理学的起源,但是维果斯基的诠释者们无视资本主义下劳动的异化,而将之是为一种温和、中立的现象。

书本的八个章节旨在将维果斯基的作品从这种扭曲的理解中恢复,将他的研究方法运用到具体的问题上来,例如对想象力(imagination)和创造力(creativity),语言(language)和双语能力(bilingualism),以及社会建构主义(social constructionism)的研究。在这本书的大多数章节,拉特纳系统地阐明了马克思主义心理学,检视了人类意识之社会起源,源自于人类文化核心:政治经济关系。拉特纳认为,“宏观文化心理学”(Macro-Cultural Psychology)是一个适合进一步深化马克思主义心理学的路径方法。他写道:

“一个扩展和深化维果斯基概念的方式就是进入关于……智力、身份、情绪、认知推理、儿童发展、性或是精神疾病的讨论。维果斯基主义者可以详细阐明这些能力特性的文化基础,并且对先天論者(nativist)、生物论(biological)和个人主观因果(personal-subjective causation)做出反驳。”

在此,拉特纳提醒我们从20世纪70、80年代反驳生物化约论(biological reductionism)的马克思主义科学家那里汲取灵感。拉氏还令人信服地指出,那些和马克思主义可能不太兼容、但是有心理学价值的,譬如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可以通过重新表述,有效地被纳入马克思主义心理学。

当拉特纳为马克思主义心理学阐释了广泛的原则时,有时候他也过于简化了维果斯基的理论。例如,他写道:“维果斯基强调了语言作为思想的基础”,在此与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的社会生活是语言基础之观点形成对比。但是,在《工具和符号》(Tool and Sign )以及《思想和言语》(Thinking and Speech)中,维果斯基参考恩格斯,讨论了语言是如何在历史中产生来促进人类合作劳动的。进一步地,维果斯基阐释了猿类制造简单工具以获取食物所用的认知力,探讨了人类婴儿在掌握语言前的思维。对于维果斯基来说,语言并不是思想意识的基础,但是语言确实从历史到个人寿命方面,都彻底改变了人类的思维。对于世界上的儿童来说,思维和语言辩证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强有力的语言思维模式,通过内在的、无声的方式。儿童思维和言语的发展是基于他们的实践活动的,我们敦促读者阅读维果斯基原著,去看一看这些心理学辩证法是如何作用的。

《维果斯基全集》全9卷。安徽教育出版社 2016年出版。

拉特纳对主流的心理学提供了有力的矫正,他公开的政治立场令人耳目一新,深受启发。但是对于我们如何真正改造社会,拉特纳解释较少。他经常批评资本主义内部的改良要求(例如“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认为这些运动干扰了革命,而没有认识到类似“黑人的命也是命”帮助建设了革命力量,并且对美国资本主义中不可或缺的种族主义提出了挑战。令人奇怪的是,列宁,托洛茨基和布尔什维克党并未出现在书中,并且,主观行动(agency)、政治领导和激进化意识(radicalizing consciousness)在革命转型过程中的作用也未得到令人满意的体现。当拉特纳熟练地叙述社会、文化和历史对心理学的影响时,他对社会变迁的看法有时候似乎显得过于机械。从拉特纳有价值的著作中汲取洞见,进一步发展拉特纳所提出的革命的辩证法主体,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原载美国《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第111期,2018年冬季号

原文题目:Building a Marxist psychology

原文链接:https://isreview.org/issue/111/building-marxist-psycholog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