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书介:用激进历史学对抗修正主义历史学—— 尼尔·福克纳自述其新书《激进的世界历史》

尼尔·福克纳(Neil Faulkner)著

王鹂  译

向东  校

尼尔·福克纳著作电子版下载(仅学习交流用,勿作商用):

《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史:从尼安德特人到新自由主义者》(A Marxist History of the World: From Neanderthals to Neoliberals)

《激进的世界历史》(A Radical History of the World)

《人民的俄国革命史》( 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阿拉伯战争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s War: The Arabs, the British and the Remaking of the Middle East in WWI)

尼尔·福克纳的新书《激进的世界历史》

历史是如何发展的? 强权者有他们的版本,而人民也有自己的。在这个新的博客中,尼尔·福克纳(Neil Faulkner)认为,在一个政治分裂的时代,我们怎样讲述自己的故事是极其重要的,如果我们理解了过去是如何被伪造的,我们就能武装自己去改变未来。

尼尔的新书《激进的世界历史》带领我们踏上了一段旅程,从古老的波斯帝国和罗马帝国穿越到俄国革命、越南战争和2008年的危机,这段历史证明没有任何事物能够保持一成不变。

尼尔·福克纳是英国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他著有许多书,包括《人民的俄国革命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Pluto,2017)、《渐进式法西斯主义》( Creeping Fascism, Public Reading Room,2017)和《阿拉伯战争的劳伦斯》(Arabia’s War , Yale,2016)。

2018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至少在英国,纪念活动一直被“修正主义”的观点所主导。杰瑞米·帕克斯曼(Jeremy Paxman)在2014年其所主持的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标志性电视纪录片重复了一个陈旧的谎言,即这是一场反对德国军国主义的民主战争。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在同一年声称,这场战争是为了“捍卫英国价值观”。右翼历史学家诱导我们把在索姆河(Somme)的屠杀看作是一种“必要的牺牲”(‘a necessary sacrifice’ ),并试图给像道格拉斯·黑格(Douglas Haig)这样的西部阵线将军恢复名誉。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的集体悲剧。1500万人被杀害,那是因为这个世界被为财富和权力而相互争斗的商界和政治精英所控制。他们死于帝国主义的对抗和民族国家功能失调的地缘政治秩序。他们被杀害是因为人类劳动的产品,不是被用于社会福利,而是变成了可怕的战争机器。他们被杀害是因为世界上的统治者征召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和农民为富人的利益而战。

同样有害的是对结束战争的革命几乎完全地视而不见。另一部英国广播公司纪念俄罗斯革命一百周年的标志性电视纪录片于2017年10月播出。这部纪录片重述了另一个旧时的谎言:整个事件是一场旨在建立独裁政权的阴谋政变。在“修正主义”评论员的主导下,观众们又一次看到了一系列带有右翼尖酸刻薄的虚假事实。没有观众会想到,十月起义代表了一场源自底层的大规模民众起义,引发了一场全球革命浪潮。它不仅结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且几乎终结了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世界资本主义制度。那股革命浪潮到1923年就已经消退了。被孤立的、被围困的、穷困潦倒的俄国革命最终屈服于斯大林主义的反革命。1917年群众运动的最后遗迹在1927年或1928年冬天被摧毁了。这为欧洲再次掀起帝国主义、民族主义和战争的高潮奠定了基础。这一次,在1939年至1945年期间,大约有6000万人死亡。1919年被右翼准军事组织杀害的伟大的德国革命家罗莎·卢森堡曾说过:“人类面临社会主义和野蛮之间的选择”。她是正确的:20世纪20年代初世界革命失败后,斯大林格勒、奥斯威辛和广岛的野蛮行径随之而来。

尼尔·福克纳是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

我们今天要走向另一场这样的灾难吗?在2008年的危机和紧缩时代来临的背景下,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浪潮似乎正在席卷全球。我们似乎正在观看着以慢镜头回放的上世纪30年代的电影。渐进式法西斯主义的代表是特朗普、英国脱欧派和欧洲的许多极右翼政客——法国的勒庞(Le Pen)、德国的魏德尔(Weidel)、意大利的萨尔维尼(Salvini)、荷兰的威尔德斯(Wilders)、匈牙利的欧尔班(Orban)等等。主流保守派模仿法西斯主义者,加大对穆斯林和移民的种族主义攻击,而最好的自由派和社会民主党顶多只是一言不发,最糟糕的则去呼应右翼的“强大边界”的论调。

我们从历史中吸取了有关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惨痛教训。我们知道忽视它,更别说屈从它,会使你走上战争和种族灭绝的道路。这就是为什么历史如此之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右翼的“修正主义”阉割对制度的批判、掩盖民众为变革的激进斗争、为了财富和权力而歪曲历史,对此必须用一种不同的历史来斗争:一种凸显普通人的群众活动并显示我们改变世界的能力的历史。

民族国家和民族主义根植于16至19世纪的资产阶级革命,尤其是1789-94年的法国大革命。但是其它思想,即关于社会平等和政治民主的思想,也是在同样的熔炉中形成的。自19世纪初大规模工人阶级运动第一次出现以来,这些思想就得到了能够将它们变成现实的社会力量的支持。近两个世纪以来,世界各地的劳动人民一直标举“平等”和“民主”的旗帜与精英们进行着大规模的斗争。

正因为如此,民族主义作为来自下层的对社会主义革命的威胁,已经不仅仅是国家精英利益的一种表达:它已经成为分裂劳动人民,并阻碍他们团结起来反对富人和强权的意识形态手段。自法国大革命以来,特别是自工人阶级作为一支有组织的力量,即工会和社会主义政党,出现以来,精英和群众被两套截然不同的政治思想所代表。右派提倡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军国主义、威权主义,左派提倡国际主义、和平与平等。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场200年的“民主战争”——一场全球精英反对人民权力的战争。

在危机时期即在1873年、1929年和2008年等重大金融崩溃之后的经济停滞和社会衰退时期,这种反映阶级对立的深层意识形态裂痕很可能会变得有害。1873年至1896年的长期萧条结束于帝国主义、军备竞赛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大屠杀。1929年至1939年的大萧条则以法西斯主义、战争和种族灭绝而告终。我们似乎进入了另一个具有类似可能性的旷日持久的资本主义危机时期。随着社会基础的绝望和苦难的愈益恶化,右翼再次高举起民族旗帜,敲响战鼓,向易受伤害的少数群体倾泻怨怒。

尼尔·福克纳《世界简史──从人类起源到21世纪》中译本。2014年出版。原书书名为《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史:从尼安德特人到新自由主义者》(A Marxist History of the World: From Neanderthals to Neoliberals)

在这种背景下,历史不是一种娱乐形式。我们学习历史并不仅仅是一种消遣,因为我们很好奇,因为我们对这种景象和戏剧感到敬畏。我们学习历史是为了学习过去,指导现在的行动,改变未来。因为未来不是预先确定的。历史上的一切都是有条件的:替代结果是可能的,发生什么取决于我们做什么。我们创造自己的历史,尽管是在我们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中要受到许多限制的情况下,但我们总是有选择的。在1914年是这样,在1933年也是这样。如果欧洲社会党和工会按照他们无数的和平决议采取行动,并呼吁大规模抵抗战争,要求工人罢工,士兵拒绝响应征召,活动分子封锁铁路线等,大屠杀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德国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领导人在1933年做了类似的事情来制止法西斯主义,希特勒可能永远不会掌权。

我们必须从俄国革命、伟大的工会斗争、民权运动、反对越南战争、妇女平权等众多来自下层的斗争历史中学习经验,但我们也必须从失败中吸取教训。我们需要从历史中学习该如何战斗和不该如何战斗,该信任谁和不该信任谁。

我是一位从事考古学和历史学研究的学者,所以我的《激进的世界历史》(A Radical History of the World)是一次严肃的尝试,试图理解历史是如何发展的以及我们的世界是如何在几千年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斗争中形成和重建的。但我也是一名活动家,这一点更为重要。我知道我们正处在历史的重大十字路口之一,其中一个方向将导致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和战争,而另一个方向则涉及到数以亿计的人民自下而起的大规模斗争,他们以改变世界的愿景为武器,以民主方式组织起来,集体行动。这本新书旨在为实现平等、民主、和平及可持续发展的世界所需提供的思想即对历史的理解,做出一份微小的贡献。


原载英国冥王星出版社(Pluto Press博客

原文题目:Radical History vs. Revisionist History

原文链接:https://www.plutobooks.com/blog/radical-history-vs-revisionist-history/

尼尔·福克纳《激进的世界史》20189月出版。图书信息:https://www.plutobooks.com/9780745338040/a-radical-history-of-the-worl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