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全球女权主义宣言──《99%的女权主义:一份宣言》书介

克里斯汀·玛丽(Christine Marie )  著

宴之傲 译

季耶 校

钦西亚·阿鲁萨(Cinzia Arruzza),提泰·巴塔查理亚(Tithi Bhattacharya),南希·弗雷泽(Nancy Fraser)合撰《99%的女权主义:一份宣言》(Feminism for the 99%: A Manifesto,纽约和伦敦:Verso出版社,2019),85页。

英文原版(右下)和不同译本的《99%的女权主义:一份宣言》

钦西亚·阿鲁萨,提泰·巴塔查理亚和南希·弗雷泽肩负着一个使命。她们正在合作将新的全球女权主义起义的经验教训带到美国。她们努力的最新成果是一份长达85页的宣言,提出了替代企业和政界精英的自由主义女权主义(liberal feminism)的反资本主义方案。

她们在11篇论纲和一篇附言中所倡导的斗争道路,来自于对最近在阿根廷、巴西、智利以及西班牙、意大利、爱尔兰和波兰所发生的运动的分析,这些运动实现了对顺性别妇女(Cis)和跨性别妇女、移民妇女和原住民妇女、工会妇女和无组织妇女、工薪妇女和无收入妇女的有效动员。她们的目标是描绘一个反资本主义的女权主义,这种女权主义既反对精英阶层的“为其自身而赞美多样性”的新自由主义女权主义(neoliberal feminism),也反对“阶级简化论者,这些左翼所构想的工人阶级是一个空洞的、同质的抽象概念

根据过去三年在世界各地55个国家发动三八妇女节罢工(March 8 women’s strikes)的组织经验,她们要求我们设想这样一种未来:我们不允许资本主义“将我们的分歧扩大到不可弥合的地步”,而是争取行动上的统一,承认并拒绝轻视那些使得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彼此分裂的问题。也就是说,她们主张99%的女权主义是“始终处于形成阶段,始终对变革和争论持开放态度,并始终通过团结来重塑自己。”(第85页)

第一篇论纲认为,一股新的女性主义浪潮正在“重塑”罢工。在世界各地的工会官僚和社会民主党退却了几十年之后,女权主义者发出了工薪阶层和无收入劳工两者团结起来进行总罢工的呼吁,这些罢工和大规模动员既针对工厂生产和运输中心,也针对在学校、医院、托儿所这些社会服务中心和工人阶级家庭内部发生的社会再生产工作。因此,采取了有利于整个工人阶级的反紧缩诉求。在某种意义上,它们开始成为整个工人阶级对抗资本主义危机所需要的政治性罢工(political strikes)的榜样。

第二篇和第三篇论纲共同表明,当前的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已经证明了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完全破产,以及对一些完全不同的事物的需求。事实证明,以专业主义和赞同人口管理为基础、与企业资助者和主流政党结盟的自由主义女权主义,与导致不平等日益严重、帝国主义战争不断加剧、以及基于资本主义的使得整个地球面临生存威胁的政策相一致。

《99%的女权主义:一份宣言》作者(从左至右)钦西亚·阿鲁萨,提泰·巴塔查理亚和南希·弗雷泽

当法律还规定和维护私人资本家压低工资、增长工作时间和降低福利的权力,并将社会服务削减到最低限度时,法律上的平等是一个不充分的原则。我们应该效仿南半球的运动,在那里,妇女斗争的浪潮将新自由主义紧缩政策、工作环境的恶化以及为帝国主义银行家和军事规划者的需求而进行的生态灭绝作为斗争的目标。通过这一战略,它们已经带动了其它领域的斗争和它们一起行动起来。

第四篇和第五篇论纲从理论上说明,鉴于当前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本质,在这场危机中,社会再生产(social reproduction)领域的功能障碍最为极端,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期望工人阶级的女性会先于其它社会部分采取有效行动。今天的性别压迫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资本主义将社会再生产——家庭、学校等等中人们的创造、塑造和培养,这些工作大多数留给了女性——置于为利润而生产的需求之下。

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当商业阶层无法解决利润率下滑的问题时,他们施加在社会再生产上的各种压力将导致一场以妇女为中心的社会爆炸。由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社会再生产工作是为了维护精英统治而组织起来的,它的结构根据民族出身、种族化、性取向、性别规范的管制和个人能力的高低来加深实质上的分歧。99%的女权主义必须创造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那些符合情理但又充满争议的需求可以得到探索和整理,在这种情况下,围绕着阶级中最受压迫者的需求而采取统一的行动。

性别暴力和性解放是第六、七篇论纲的主题。这份宣言坚决反对一种监狱女权主义(carceral feminism),因为这种女权主义忽视了资本主义刑事司法系统在种族和民族压迫中的作用,忽视了它对社会运动的控制以及对阶级去权化(disempowerment)的维护作用。相反,作者认为,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性别暴力不仅是私人领域的现象,也是公共领域的现象。两个领域的暴力都是由精英们以自己的利益为准绳对社会再生产进行管理而造成的。

这种管理方式也给性解放设置了障碍。障碍来自那些极右的民粹主义者,他们利用资本主义对维持核心家庭的社会服务和工资的攻击所造成的混乱和痛苦,倡导对生殖、性行为和性别不适者的倒退立法。它们还受到性自由主义(sexual liberalism)的影响,这种自由主义假定个人享有身份自由,但拒绝挑战资本主义的基本规范,这种规范将性和性别的表达限制在符合或容易与家庭、市场和帝国主义结构相匹配的范围之内。

作者声明:“我们努力将性从生育和规范的家庭标准中解放出来,将性从性别、阶级和种族的限制中解放出来,将性从国家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畸形中解放出来。”(第39页)

当代任何关于社会再生产的著作都不能不主张,新的女权主义必须是生态社会主义的。第九篇论纲阐述了当前气候危机对妇女的影响。女性占全球气候难民的80%。作为世界上的大多数农民,她们在应对干旱、污染和土地工业化耕作的遗留问题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在世界各地,妇女领导着反对极端资源榨取主义、保护水资源供应和可持续农业的斗争。南半球的妇女最早受到气候变暖的影响是由于环境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侵略。

在资本主义统治下的女权主义史上的关键时刻,该运动可耻地、短视地抵制了世界上受压迫民族妇女的要求,而是公开或默许地支持老板们的外交政策,并在全球主要大国的“发展”机构中充当角色,在国内和国际上发挥作用。同样,自由主义女权主义拒绝接受种族主义、种族民族主义(ethno-nationalism)和帝国主义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世界上大多数女性对厌女症的经历。第八篇论纲指出,99%的女权主义必须是彻底的反种族主义者和国际主义者。

我们所需要的女权主义,她们在第十篇和第十一篇论纲中总结道,是一种寻求推翻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女权主义。要建设一支有能力完成这项任务的战斗性力量,必须认识到工人阶级的具体表现受到特殊的压迫经历的影响,他们是种族化的、性别化的、非常规性别的(gender nonconformity),各自之间的能力也各不相同。

革命社会主义者可以提出一种反资本主义的经济形式,这种经济形式不会将社会再生产和生产服从于私人利润。这就是社会主义。通往这个目标的道路,当然需要运用宣言中的十一篇论纲。这个精彩的文本完美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压迫妇女的基本观点,并总结了过去三年里国际妇女罢工(International Women’s Strike)所带给我们的教益。

2019年5月16日

原文题目:A manifesto of the new global feminism

原文链接: A manifesto of the new global feminis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