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工人罢工斗争快报

斯坦格(Cole Stangler)  著

日土兀 译

2018年3月22日,巴黎的罢工铁路工人在巴士底与罢工公务员队伍汇合。作者摄。

322日,法国举行的铁路工人和公务人员罢工是工会对总统马克龙的新自由主义计划的最新反击。

法国拥有世上最好的铁路系统之一,四通八达、价廉、快捷,把众多欧洲邻国比下去,更别说英伦海峡彼岸的一团糟了。

她刚好也是国营机构,员工受惠于特殊的劳动待遇,享有更佳的就业保障和更早的退休年龄。这种安排早就惹怒了商界精英和右翼政府,这也自然成了现任总统马克龙所谓“改革”的对象。刚刚才对劳工法大修以图利雇主,并为超级富豪大幅减税,这位梦想把法国变成一个“创新之国”( “start-up” nation )的前投资银行家正在进行下一步工作。

铁路工人抵抗私有化

3月14日,法国总理菲利普正式提出立法计划,废除铁路工人特殊地位,并为未来法国国铁公司(French National Railway Corporation, SNCF)私有化立法铺路。后者是受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指示,到2020年要容许在通勤铁路业务让私营财团参与竞争。根据计划,法国国铁将会由公共企业改组为“公帑支助”的企业。法国历届政府也曾试图改组法国邮政和电讯服务,其中后者已经全面私有化。

但政府的主要目标是瞄准法国国铁十四万员工的特殊地位。在现时制度下,不可因经济理由解雇员工,他们也可以比大部分当地工人更早退休。与一般人最低退休年龄的62岁相比,司机的最低退休年龄为52岁,其它员工为57岁。

正如多数工会和左翼人士坦承,要捍卫这地位有点棘手。按定义,铁路员工有自已的待遇标准,就像记者、医生、公务员那样也有适用于他们的待遇标准。在一个很多年轻人和工人的深陷工作不稳甚至失业的时期,对铁路工会和他们的就业权益的同情确实不普遍。事实上,一次近期的民意测验显示,近七成人支持撤销铁路员工这些待遇。总统和内阁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私有化改革要成功就要把铁路工人和普遍民意隔离——把铁路工人抹黑成一个已过去的时代的最后残余,要睡醒起来面对现代、全球化经济的现实。

总理菲利普明显地选择无视上月一份由政府委托的报告,当中建议大幅削减铁路预算。这份由法航前行政总裁史皮纳塔(Jean-Cyril Spinetta)主理的报告呼吁削减对郊区及低客量地区的服务,引起跨党派反对。内阁认为这是玩过火了:削减服务会让人们站在工人和工会一方。

持喇叭者为南泰尔大学学生,新反资本主义党成员维克多

把运动团结起来

总之,评论家认为其它改革正在蕴酿,提出不过是迟早问题。这种方法与政府分而治之的哲学如出一辙。自去年夏天当选以来,马克龙迅速但谨慎地推动各种改革,小心选择公布时机,避免无可避免的星火延烧。过去一年,法国工会、学生和退休人士,发起过一系列小型抗议,但规模不及像2016、2010、2006或1995年的大型社会运动那样。

问题是政府这次是否玩过头了,而有迹象确实如此。铁路工人有着长期集体抗争的历史,在法国的劳工阶级中也是最有战斗力的。其次,这次改革适逢公务员焦虑情绪升温。在铁路私有化改革计划出台前,公务员工会已经号召在2月22日举行罢工和示威,抗议冻薪以及裁减十二万职位的计划。

铁路工人在捍卫就业标准上与公务员团结一致,也开展自己的罢工计划。在参加3.22公务员游行后,他们会在4月3日至6月28日期间举行持续性罢工。工人们会每隔三天罢工两天,共计罢工三十六日。这计划的成功得益工会罕有的团结一致,包括较温和的全国自治工会联盟(Union nationale des syndicats autonomes, UNSA)和工人民主联盟(Con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émocratique du travail,CFDT),以及更具战斗力的法国总工会(Confédération Générale du Travail,CGT)和“团结、联合、民主”工会铁路分会(Solidaires Unitaires Démocratiques, Sud-Rail(后者称会在会员大会上推动基层员工决定是否发动进一步罢工)。即使工会能成功动员会员,并堵塞铁路网络(他们有这个能力),一个孤立的运动亦难以迫使政府让步。铁路工人需要得到更多群众的同情。

只有与公务员和对法国政经现况不满的人团结起来,才有较大成功的机会。潜在的盟友是存在的。学生面对着限制性的入学流程,退休人士面临福利削减,而大部分劳工阶级在与系统性就业不稳搏斗当中。一场把这些群体团结起来的群众运动或许是铁路工人打败私有化改革的唯一方法——这也是为其它人赢得他们各自政治胜利的机会。评论家自然地开始把这次罢工与1995年那次作比较,那时铁路工人领导了一系列大罢工和抗议活动,最终打败了公务员退休改革计划。

1995年那次工人运动是一股更有力的力量,有能力动员非工会会员,规模是现在难以比拟的。但正如当时那么样,如今一场运动的成功需要诉诸更大的社会价值:保障公共服务、保护体面的劳动标准、以及工人阶级团结对抗政府的重要性──政府视这些社会价值都是过时的。到底,与总理菲利普所说的相反,铁路工人的薪水只及平均水平。

新反资本主义党(NPA)发言人贝桑斯诺(Olivier Besancenot)在最近一次深夜电视节目访问中,提出了全国民众为什么要关注铁路私有化改革有力的理据:“如果你作为一个工人、一个雇员,一个失业者或者退休人士,你只是因为眼红和嫉妒其他工人有你所没有的好处,而开始认为他们是有特权的,那别忘了呵,同样论述哪天会用在你身上。”他说:“我们都是某人的铁路工人。”

2018年3月22日

作者斯坦格(Cole Stangler)是巴黎记者,撰写劳工和政治题材的文章。他曾是《国际财经时报》(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和美国进步杂志《这时代》(In These Times)撰稿员,现在还在北美杂志VICE、《国家》(The Nation)和《村声》(The Village Voice)上发表作品。

 

原载美国《雅各宾》网上杂志。原文题为:Off the Rails

原文连结:https://www.jacobinmag.com/2018/03/railyway-workers-strike-france-macron-union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