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 成立宣言

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 著

素侠云雪 译

译按:此宣言是2013年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的成立大会上被通过的。自2009年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成立以来,该党就不断面临着各种危机,不仅没有达到之前所设想的团结法国各革命的反资本主义者的目标,反而自己却在丧失着前进方向,该党的政策主张实际在向改良主义的左翼阵线靠拢。党的力量也因党内混乱带来的分裂而不断被削弱,从建党时的9000人左右,变成了现在的2500人左右,尚不及改组前的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力量大。在选举上则更是不断面临惨败,最近的欧盟议会选举中得票率只有0.39%(2009年为4.88%)。为此,党内一批坚持革命马克思主义立场者在上次代表大会上以Y立场的主张为基础,组成“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以通过实际的斗争促使新反资本主义党向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向发展,并加强党内的马克思主义教育。

1、矛盾重重的局势:资产阶级在进攻,群众斗争在国际激荡,改良主义与极右翼在重生。

这场世界性危机看起来没有任何出路,资产阶级力图让人民来为危机买单。在这些冲击面前,人民和工人阶级并没有一直消沉下去。北非和中东的革命还在向前推进,且正不断扩散到新的国家。大规模斗争正在各大洲越来越多的国家兴起(从土耳其到巴西,从保加利亚到孟加拉……)。但社会主义还没有重新成为绝大多数战斗者的信念。这给各种运动都带来了冲击,但未能阻止涉及工人权力及革命战略的问题重新为人所重视。我们看到,很多起义都同时具有全球性。

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欧盟的核心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现在貌似幸免于此国际浪潮的冲击。我们甚至目睹了,那些声称代表工人阶级的组织、我们在阶级斗争中的阵地、在工作场所中的意识水平等,都在全面倒退。这一倒退越来越严重。所以现在,统治阶级会有能力让欧洲工人阶级来承受这巨大的损失。

整体局势和阶级关系随时可能变化,也很快就沉入记忆的深渊。新反资本主义党解决当前危机的可能性在于,它能通过政治性和统一性更强的回应来应对现阶段的矛盾。一个派别的成立和建设同样应具备此能力。

在此大背景下,近些年里欧洲出现了两个新的政治现象。首先是极右翼(虽然从民族—民粹主义集团到公开的法西斯主义组织,实际内容各不相同)的上升,经济危机、统治阶级攻击的加强和阶级斗争被挫败促成了这一点。第二个现象是反自由主义的改良主义政党、联盟在重生或增强,它们明显不同于社会自由主义,尽管同产业工会领导与政府的联系使它们同社会(不是社会自由主义)党有着多层次的合作。

在法国,民族阵线(National Front,FN)[1]升入主流政坛,在人民中越来越有影响。一直以来,它受其领导层和内部几个小法西斯主义团体的影响,尽管不同时期的环境有所不同,但民族阵线一直是一个以法西斯主义为基础的党。现在主要的危险是,当群众看不到共同的解放前景时,民族阵线能给群众带来的巨大混乱。这一危险要比它动员来对抗工人运动的小资产阶级,或巧妙利用 “保持社会和平”的诡计来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能力等危险要严重得多。

现阶段最核心的目标应该是:重新让人们认识到“解放是可能的”,改变阶级力量间的关系,让工人在这个世界上再次获取胜利,哪怕是部分的胜利。简洁明了地谴责“法西斯主义”;对当前公开反对我们反抗极右翼崛起的“与众不同的”党,要公开抵制。但我们需要每时每刻都去尝试并建立这种意识——即我们有可能同时在战斗和团结的旗帜下回应极右翼。在极右翼有可能通过选举上台的局势下,我们应该首先谴责民族阵线资产阶级的、反工人的和法西斯主义的本性。我们应揭露出,他们擅长进入现政权;还应揭露,他们很容易如最近所展现给我们的那样腐化堕落。

在法国,改良主义重生的例子是左翼阵线(Left Front,FDG)[2]的建立,它几乎和新反资本主义党同时发起。它的成立对我们极为不利,我们很快就感受到来自左翼阵线的巨大压力,这压力使我们党分裂了好几次,最近一次分裂中,前领导层中的一批重要成员[3]都离开了党。

2、多数派的发展方向决定了本派别的建立

多数派同反资本主义左翼党[4](Anticapitalist Left,GA)及总统候选人菲利普·普图[5](Phillip Poutou)的分裂使多数派同改良主义在组织上保持了的距离。然而这还不足以澄清新反资本主义党的前进方向。

即使在2012年总统大选后组成的多数派内,路线也不统一,多数派接手“社会与政治阵线”这一诉求,视它为同左翼阵线进行质询、讨论的长期状态和与之达成政治协议的意愿。与之相应,多数派还提出了“反紧缩政府”这一诉求。持续的定位危机增加了他们自己在应对客观形势时的实际困难。

我们组织的政治目标是社会主义革命,这意味着应实行能适应各种形势的统一战线政策。统一战线有两个方面作用。一是战略方面:它使数百万工人能够联合起来反抗资产阶级。为自下而上地应对具体问题,不管劳工运动中各支力量对政府的态度如何,我们都应促使各支力量在行动上联合起来。评估联合的关键要素有:此联合能促使我们的社会基础参加到以赢得当前诉求、增强自信、认同自我组织、超越现有组织和工会官僚等为目标的斗争中。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会认为“我们领导着斗争,这斗争需要被领导,是为了有正确的诉求和正确的组织战略,包括组织人民反对那些传统领导人的政策。而且有时需要有单独的行动与倡议,因为不可能同改良主义者有共同行动。”在每个层次上,我们都鼓励各种形式的自我组织:罢工与斗争委员会/联合会,总的讲是要由这些组织来接管整个社会,即着由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自己掌握自己的斗争。

我们不同意“反紧缩政府”这一路线,而强调就“所有力量都不应入阁”这一议题展开公开辩论。提出权力问题本就是一个政党的目标。但这一问题不应只简化为是否入阁一个方面。我们所必需保卫的“工人政府”,是旨在挑战资产阶级掌控社会权力的政府。这种政府不应该是情种在资产阶级体制内通过议会技巧而上台的政府。它只能从工人和青年的总起义及自我组织运动中(群众性罢工、总罢工、示威、占领、集会……),从双重政权(群众自我组织,如苏维埃等与现资产阶级政府并存的状态——译按)中产生出来,“一个新的1968年5月将不会半途而废”。因此,我们提出的成立工人政府的诉求,只应是一个过渡诉求,它应从推翻资本主义的斗争开始。我们应回答的是: “你将用什么来代替奥朗德[6]政府?”或是:我们的纲领与左翼阵线内各党的纲领有何区别?我们的回答要围绕两个问题而展开:工人政府将采取怎样的过渡诉求(阻止失业、强征那些倒闭的或裁员的企业、强征银行等)和这一政府产生的基础是什么(工人群众必要的自我行动)。

为在更有影响的和具体的意义上倡导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将此目标与我们的力量所在之处衔接起来,与我们实现并超越工人执掌政权这一战略目标的方式衔接起来。但多数派在最近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并没有优先处理参与和建设问题,特别是面向工作场所和青年的参与和建设。

在2013年2月的上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Y立场发动了两场斗争,在我们看来,这两场斗争对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及其在阶级斗争中影响来说极为重要。

一方面,怀着把在工作场所和青年中进行参与和建设列为党的优先处理事项的决心,为争取革命反资本主义者的政治独立性而斗争。另一方面,努力深化关于新反资本主义党如何面对当前局势的讨论:我们要怎样开始我们的想法,我们应如何看待党。第二个讨论促使一个替代性立场的形成。约三分之一(32%)的新反资本主义党战斗者支持这个立场。尽管多数派仍未对此讨论有任何表示,但这个立场会促使我们思考,会促使我们以其他方式相联系,而不是以各自的观点为集合的基础。

因为会后,我们发现在没有持久组织起来的内部斗争,就不可能使局势得到任何好转,所以我们决定,非但不解散Y立场,而且要探讨是否将该立场转为党内派别,即赋予该立场——必须有一个临时的基础——更大的凝聚力并使之成为影响局势的重要工具。

自上次代表大会以来,新反资本主义党及其领导的的经历证实了我们所提出的分析和我们自己制订的目标。虽然党内共存的几个不同的观点一起包括在了“所有反资本主义者联合起来”这个已为党内多数人所认同的纲领中,但路线和领导危机正越来越严重。这一局面,再加上W立场[7](W立场走得更远,认为一个集中化的党会更有效率)在选举上带来的压力,使党更加混乱。多数派内对党的不同认识,阻碍了党的领导作用的发挥。

目前混乱带来的结果明明白白反映在市议会选举的准备工作中:新反资本主义党内的各种主张(独立的和反资本主义的主张,同左翼党[8](PG)和/或左翼阵线中的其他部分或同整个左翼阵线一起接受法国共产党[9]的领导)带来了普遍的混乱,以至于连多数派路线都很难为人所了解。在重要的城市里已经同左翼阵线一道的党的基层组织,仅仅以左翼阵线的战略和政策为自己的战略和政策。我们党不是在给改良主义者相互间的矛盾施加压力,反而而在让他们从我们的软弱中获益。

全国政治委员会和执行委员会坚持将他们的多数时间花在琢磨怎样正确同左翼阵线协商上,而不是考虑如何让党参与到阶级斗争中;他们在党的建设中并未处理工人和革命者在全国、欧洲及至全球所遇到的实际问题,尽管都是些按部就班的和十分表面的问题。

3、同直接的政治和实践影响之间的政治分歧

分歧远不止策略一方面。争取成立“反紧缩政府”的诉求被理解为 “左翼反对派”反对奥朗德·埃罗以阻止他那错误战略设想的天然副产品。要理解“反紧缩政府”的完整意义,就必须分析希腊局势,第四国际的领导层就希腊形势提出了同样的诉求:重点在于成立一个“左翼政党的联合政府”,因为这种政府“有可能成为争取过渡的工具”,引发经济和政治的激进转变。与之相同,由全国代表大会多数成员所通过,并由X立场所支持的方案中声称:“成立一个左翼联合政府,进行‘社会救助’的建议,可以成为在反资本主义基础上重建这个国家的第一步”。

这个战略设想同反资本主义左翼党的同志们更加系统地提出的主张高度一致,他们的主张可总结如下:在发达国家,要打碎现体制,就要将群众运动和选举胜利二者结合起来。

这个设想是错误的:改良主义组织领导下的“激进”左翼或左翼政党的合作政府还谈不上是一个革命变革的工具,它迟早会成为工人不得不面对的障碍。我们应该接近这些组织,不过前提是必须要以挑战他们的影响为目标,反资本主义者不应帮助这些组织,而应打破这些组织。多数派的同志们回避了在统一战线内自立的问题,而代之以阶段革命论的立场(将反紧缩政府视为左翼反对派的自然结果,将在反资本主义的基础上重建国家视为左翼政府的自然结果)。

多数派的前进方向忽视了这样的现实,即只有群众运动和工人的自我组织才能改变不同力量间的关系,建立一个基于工人利益的政府,才能动摇资本主义体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坚持独立的政治立场的原因。独立的政治立场意味着,要建立革命的替代和工人政府,就要在斗争中依靠统一战线策略来打开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同反自由主义的改良主义者一起达成任何类别的政治协议——更别提为一起建立政府而达成协议。

这一设想还对我们要建立一个怎样的党产生了极深的影响。事实上,如果在大选中获胜是打碎现体制的关键,那我们就应该专为选举而建立自己的组织。2012年10月,第四国际执行局所发布的关于欧洲的报道为反资本主义组织发出了无力的感叹:“在紧缩政策面前,[在短期内]转变为能在选举中获得巨大成功那种组织,在当前比在过去显得更为必要。”从中只能得出一个措施,即为了将党建成那种能在选举中获得巨大成功的组织,反资本主义者和革命者就必须加入包括了改良主义党派在内的泛左组织或联盟。反资本主义左翼党的同志们已经实行了这一措施,他们先前的报道中说:“这也就是为什么,反资本主义和革命组织的建设必须被视为建立统一团体(指泛左翼组织——译按)的新政治工具。”

与之相反,我们认为必须努力建立强大的马克思主义的反资本主义与革命组织,以更有能力领导勇敢的、对其他派别开放的统一战线,因为这样将能在党内确定能在党内得到广泛支持的一致目标。党只有集中精力参与到阶级斗争的同时,优先进行工人阶级工作,才能领导通往社会主义的革命进程,而这一革命进程又首先要发起于未来工人会聚集的工作场所和教育场所中。当然,这并不是说可以将女性主义、生态主义和反法西斯斗争等战斗置于一边不管,而是说即使在这些战斗领域,工人阶级的参与也将起决定作用。这个党要想获得更大的力量和能力的话,就必须努力对其成员进行坚实的马克思主义教育。

一个彻底国际主义的党,不仅要在道德基础上团结起来,而且要在“社会主义革命只能是国际革命”这一认识的基础上团起来,因而我们需要一个国际政治机构。2009年通过的新反资本主义党建党原则总结道:“新反资本主义党将同世界上其他反资本主义和革命力量保持对话,以建立一个新国际。”这个政治立场没有问题。新反资本主义党的一些成员与作为第四国际一部分的反资本主义左翼党及C&A[10](不是在联合左翼(GU)之后且在反资本主义左翼党之前离开新反资本主义党并加入左翼阵线的那个小组织[11])有政治协作,还有许多人通过革命青年营与其他组织有联系。但新反资本主义党与第四国际之间的关系就像和其他国际组织之间的关系一样,并不在党和党的机构控制之下。在下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我们会就此展开争论,并就建设国际的问题展开更广泛的争论。

4、要改变新反资本主义党的本派别的来源与领导

我们建立的派别有一个自己的目标,即从基本原理出发来促进Y立场,促使新反资本主义党的前进方向依前面所述全面转变。这也表明了在现阶段我们应如何重新定义党的理念。

同时,我们将在组织的每一层次上都明确进行本派别的组织建设工作。此派别必须要保证我们有更高的效率,必须成为我们的战士们日常活动的工具,尤其是在优先部门(地方委员会工作,行业工作、政治训练)中,我们要在工作场所和青年中建立党……我们在此声明,成立本派别是为了确保我们对新反资本主义党的巨大奉献,是为了促成党的机构及其战斗者间政治上的团结和兄弟姐妹般的团结。

更换领导后,将明显带来上述变化。我们知道,要带来上述变化,不仅要有我们派别单独的有机成长,还应同一些现在还在与多数派合作的领导一起进行党内改组和联合。我们也明白,这场政治斗争不一定会在下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就很快获胜,我们需要进行长期斗争。今天,我们自己组织起来是为了促进这一进程并在未来实现它。

争取形成新路线的斗争将通过示威,通过不同方向的阐述与日常宣传,通过在党内进行战略性辩论等事项中同时展开。我们将坚持就工人夺取政权的不同道路展开争论,通过开办马克思主义课程来让人们直面当前的斗争经验和整个世界的起义。同时,为了相同的目标,我们将努力且仔细地帮助地方委员会(这里既有我们派别的人,又有其他派别的人)加强在阶级斗争中的参与度,并在阶级斗争中落实他们的政策。

本新派别于2013年11月30日到12月1日正式成立。所有认同Y立场,以及承认此成立宣言者,都是本派成员。本派别的领导成员由全国政治委员会(CPN)中的本派成员所组成。一个遍及全国的富有活力的团队将积极参与新反资本主义党的日常活动。这个与全国政治委员会代表相联系的团队,将负责召集本派别在全国和地方的组织,管理电子邮件列表,通过一份检查和公告公开宣传其反思和立场。出版这些出版物并不是要取代新反资本主义党的出版物,而是要引导党内外关于政治路线的讨论。这个团队将在成立本派别的全国集会中经选举产生,并将在每一次新的全国代表大会中重新进行选举。如果有必要,它将通过中央政治委员会内本派成员的决议得以加强。


注释:

[1] 民族阵线,亦译国民阵线,成立于1972年,法国一个以法西斯主义为主要意识形态的极右翼政党,现领导人为勒庞(Le Pen)。该党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为24.86%(2009年为6.3%),得票数排名第一。2014年时党员人数约8.3万。

[2] 左翼阵线是2009年时以法国共产党和法国左翼党为主成立的一个改良主义左翼组织,在2014年欧盟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为6.47%。其他参与进来的政党和组织有:联合左翼、争取一个社会与生态替代的联盟、共和与社会主义社、团结与替代社、反资本主义左翼党、法国工人共产党、替代社。

[3] 第一次时在新反资本主义党成立时,联合左翼从中分裂出去;第二次是2011年时团结与替代社分裂出去;第三次是2013年时反资本主义左翼党从中分裂出来。

[4] 反资本主义左翼党是原新反资本主义党内主张与左翼阵线联合的人组织的,2011年时赞同“B立场”者在党内组成“反资本主义左翼”这一派别,2012年退出新反资本主义党成为独立政党。目前是第四国际长驻观察员组织。

[5] 普图是一名汽车厂工人,也是一名工会活动者,曾作为新反资本主义党2012年的总统候选人。其主张与左翼阵线无大异。

[6] 奥朗德是目前法国总统,法国社会党领导人。

[7] W立场组成于2011年,基本政策主张与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接近,但要求加强新反资本主义党的集中程度。

[8] 法国左翼党成立于2008年,由原来法国社会党中的左翼组成,其立场接近于德国左翼党,主张“民主社会主义”。

[9] 法国共产党是法国老牌左翼政党,目前持欧洲共产主义立场,是法国目前最大的工人政党。

[10] C&A,尚未查明。

[11] 即2011年从新反资本主义党中分裂出的“团结与替代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