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罢工斗争持续

图片说明:罢工铁路工人在法国北部城市里尔火车站聆听工会代表演讲。

马蒂·古德曼(Marty Goodman)著

日土兀 译

季耶 校

在法国,一场资本与劳动就国铁私有化的对决将会在这个夏天持续,甚至可能持续到更长的时间。法国国营铁路公司(SNCF)是大多数法国人的骄傲,尤其是为透过数十年来的罢工争取到重大权利的铁路工人而言更是如此。法国国铁有148,000名员工。

 

法国总工会(CGT)的领袖菲利普·马丁内斯(Phillippe Martinez)说:“他们决意要打破劳动法(法国庞大的劳动权利法典Code du Travail)。工人们将会失去更多的权利。”

 

这是法国30年来最长时间的铁路罢工,罢工原定于6月28日结束。但CGT表示 ,他们计划7月19日再度罢工。各工会承诺在夏天发动细节尚未明确的行动,甚至将持续到秋天。罢工使每日有450万名国铁使用者受到巨大影响。到了六月,罢工对国铁已造成了大约四亿美元的损失。

 

这场战斗可与1984年英国矿业工人和保守主义首领撒切尔夫人之间史诗式的斗争相提并论 。在法国参与战斗的有四个铁路工会,当中最大的是由曾经权倾一时的法国共产党主导的CGT(其余包括了法国工人民主联盟CFDT、团结民主工会SUD和全国自治工会联合会UNSA)。在街垒的另一边是曾经做个银行家和百万富翁的、野心勃勃的、信奉新自由主义的总统马克龙,他被称为“有钱人的总统”。

 

交通运输私有化

 

马克龙站在资本主义最前线,向法国工人学生权益和医疗保障展开进攻。他试图把雇用了148,000名员工的国铁私有化, 并且以新的“私营的”公共铁路合作机构取代,同时夺去工人的权利,包括终身雇用保障(上天不容!)、薪酬和退休金。

 

包括法国在内、由帝国主义国家组成的欧洲联盟,正在推行“竞争性”,即逐利的资本主义,并定于2020年在全欧盟交通系统实施。CGT正确地指出马克龙推行的步骤是在搞私有化,虽然后者否认了。举例说,一项在瑞典进行的研究显示交通私营化将导致票价上升与服务缩减。

 

在与工会的谈判中,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承诺不会在过渡期内裁员,但似乎这不适用于新员工。政府的底线是拒绝放弃私营化计划并继续让企业对工人的权利施以强暴。总的来说,马克龙声言在2022年他的总统任期结束之前将裁减12万名公务人员职位。

 

同时面临削减的还有大约100万份遗属抚恤金,大部分领取人是寡妇。由于平均的工龄较短、怀孕、兼职等因素,法国女性的退休金只是男性的四成。

 

包括修改劳工法和对富人给予税项优惠的马克龙的新自由主义法案4月17日在国民议会以及在6月5日于参议院获得通过,并由马克龙在6月20日签署生效。那时马克龙已经推行了诸如向退休人士征收更多税额、削减医院工作职位,以及使贫穷学生更难进入大学的新大学入学制度等措施。新入学措施以引发学生抗争。法国法律原来为所有完成高中的学生提供大学学额。

 

法国政府在削减了600亿欧元的预算后,首次符合欧盟的新自由主义反劳工的预算赤字规范。可是,政府承诺如果工会同意“改革”,将承担法国国铁460亿欧元债务的其中350亿,这张会让未来对法国国铁进行私人投资的潜在买家更具吸引力。

 

同时,马克龙与特朗普还有英国,在对叙利亚发动帝国主义攻击上站在同一阵线。他增加了1000亿欧元的军费开支以加强帝国主义,这些钱本来可以用于像国铁这样的公共服务、退休金、教育,或者解决高达8.9%的失业率。

 

这对利润和对削减工人享有的社会服务的追求是全球“危机资本主义”(crisis capitalism)的一部分。这种资本主义尚未从2008年的萧条完全恢复过来,并且在以各国劳动阶级为代价用尽一切方法夺取利润。

 

在医疗、教育和地方政府的愤怒工人也是罢工的一份子。然而,根据英国《社会主义工人报》(Socialist Worker)报道:

 

“虽然他们(医疗、教育和地方公务员)在3月22日强力动员,在5月22日新的跨工会的罢工中,明显地看见缺乏了动能,明显地比两个月前、规模庞大的行动弱了许多。那时有铁路工人参与示威。”

 

“公务员极为广泛的团结阵线是以像CFDT和劳工力量工会(FO)的工会为基础,他们在全国层面明确拒绝把他们的运动合流,特别是与铁路工人,即使他们面对的攻击是相似的。直到现在,公务员没有组织具斗争性的压力去超越可预告的一曝十寒的罢工,而且全国性的工会联合会并没有协助动员。”
由社会党领导的、更保守的法国工人民主联合会(CFDT)铁路工会,已经与马克龙达成协议,并且直到目前为止已经否定了与CGT一起罢工的可能性。CFDT会在一份可悲的声明中声称这样的CFDT-CGT合流“不是他们属意的”。他们只有在4月和CGT及其它工会一起罢工。

 

罢工以“工作两天、后停工三天”的形式进行。可是,革命左翼和铁路工会SUD属会批评了这种策略,并与在希腊由亲激进左翼联盟(Syriza)人士把持的工会官僚发起,让工人和整个社会陷入悲剧的“一天工作、两天罢工”的失败策略相提并论。

 

在50年前出卖1968年5月风暴罢工而臭名昭彰的、由斯大林主义者领导的CGT高层,已经小心翼翼地楼留下与马克龙持续谈判的空间。由于事先安排了罢工的时间,让法国的统治阶级能对行程中断作计划和调整。而且现在看来,这种收效甚微的断续断续的罢工,明显消耗了罢工工人的力气,这在由马克龙支持的法案通过后尤其如此。最后这种策略在工会会议中剥夺了工人以无限期持续退场罢工(strike to an open ended walk-out)的权利,这仍然是把法国统治阶级彻底击倒的最佳方法。

 

多个领域对马克龙作出回应

 

包括机师、空中交通管理员(ATC)和地勤的航空工人罢工,也大幅度中断了法国的交通,并持续至今(7月7日)。只有法航(Air France)工会在四月是与国铁工会一起罢工;他们要求加薪,并且追回自2012年起由于冻薪所失去的6%收入损失。

 

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Ryanair)宣称在五月被迫取消超过1100班航班,很大程度是由于空中交通控制员(ATC)人手短缺。他们有很高的战斗力。2017年的罢工创下了纪录,有41天受到了影响。法航估计由于罢工每日做成的损失达到2500万欧元。

 

法国学生针对入学“改革”的示威持续。4月13日,巴黎的防暴警察把试图占据索邦大学的200名学生驱散。同日,罢工工人迫使巴黎铁塔和法国三分之二的铁路停止服务!

 

内政部长热拉德·科隆博(Gérard Collomb)允许警察向学生施以暴力攻击。3月22日在南部地中海沿岸城市蒙彼利埃(montpellier),22名学生占据了大学演讲厅后受到攻击,一名院长允许了一群手持棍棒、催泪气和强化拳击手套的幪面人殴打和驱散学生。多名学生受伤送院。

 

南泰尔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anterre)以召来警察去响应持续的学生示威。以残暴着称的防暴警察(CRS)闯入师生的集会并拘捕了七人。在南特(Nantes)、波尔多(Bordeaux)、巴黎、里尔(Lille)、卡昂(Caen)、第戎(Dijon)、格利诺布尔(Grenoble)和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的大学——或许还有更多的大学,都有警察的介入。全国三分之一的大学在四月和五月被封锁或占领 。

 

新反资本主义党(NPA)对马克龙把示威学生贬低为职业煽动者(professional agitators),作出了这样的回应:

 

“政府不明白警察和军方的干预向数以百万计的年青人和雇员显示了政策的真面目:即对劳工阶层的总攻击。大家是时候起来反击马克龙和他的世界。”
5月5日在巴黎的、称为“为马克龙开派对”(讥讽语)抗议中,包括了梅朗松的“不屈法国”(France Insoumise)、新反资本主义党等左翼政治力量汇聚起来。有十万人参与了游行,展现了联合和团结。

 

急切需要的是劳工本身的团结。但当中最重要的是工人与受压迫者需要一场阶级斗争,需要反资本主义的视野,与马克龙的攻击和资本主义作斗争。工人需要把资本主义制度关闭,真至斗争成功!

 

无论法国劳工斗争的前途如何,无论是好是坏,美国的阶级斗争都会受到影响。美国工人必须与法国工人团结一致。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

 

2018年7月17日


原载美国社会主义行动网站(https://socialistaction.org)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8/07/15/french-strikes-continue/

原文题目:French strikes continu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