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继续战斗,陆续有新力量注入

金伯(Charlie Kimber)著

季耶 译

“黄背心”群众运动有新元素和新诉求注入的迹象。

12月15日,星期六,法国各地继续爆发“黄背心”抗议示威,反抗马克龙总统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他们遇到了70,000名警察。他们决定实行“第五周行动”,第六个周六示威。

在巴黎,警察先用胡椒喷雾然后用催泪瓦斯对付和平抗议者。至少有90人被拘留。

一名学生塞尔莲(Celine)接受《社会主义工人周报》(Socialist Worker)访问说:

“我们知道警察对付示威者毫不留情,可是他们人数总是很多,令人惊讶。我看到他们捧打一个示威者,他蜷缩在地上,半昏迷。难以想象啊!不过警察的残暴令许多人更加坚定地反对马克龙。”

示威者恰当地拒绝了马克龙政府借上星期二斯特拉斯堡圣诞市场的袭击事件,以维护“民族团结”为理由要求暂停示威的呼吁。在该次袭击中,枪手杀死了四人。

除了在巴黎,还有许多其它城镇举行示威游行。

在一起

在波尔多,有6000多名抗议者走上街头。黄背心参加了学生示威者,两批人一起高呼:“学生,黄背心,同样的马克龙,同样的斗争”。

在南特,约有1,800名抗议者,警察发放催泪瓦斯。

类似的场景发生在图卢兹、南部城市阿维尼翁(Avignon)和东部城市贝桑松(Besançon)。

来自图卢兹的公交车司机托马斯(Thomas)对记者说:

“上周我们将他们赶走后,警方正在伺机报复。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无法控制我们。人人都知道今天示威会受到警察报复。但我们并没有放弃。”

在北部港口城市加来(Calais),200个“黄背心”示威者组了小队,封锁了通往港口的道路。

200个“黄背心”示威者封锁了通往北部港口城市加来港口的道路。

在南部城市佩皮尼昂(Calais)附近,骑摩托车的示威者封锁了通往西班牙边境的主干道。

马赛,里昂,南特(Nantes),里尔(Lille),圣艾蒂安(St Etienne)和其它地方均有示威活动。

很多媒体,包括英国广播公司(BBC)都说抗议正变得越来越小,而且基本上已经结束──他们说得太早了。

警方镇压和逮捕4,000多人不可避免地会造成一些影响。马克龙的让步和退却姿态也让一些人认为这场运动目前已经走到尽头。

但群众运动也有新元素和新诉求的迹象。

上周五下午,残疾人在其它“黄背心”抗议者的陪同下冲入图卢兹-布拉尼亚克机场(Toulouse-Blagnac airport)的跑道,导致所有入境航班被取消或转移降落地点。

残疾人冲入机场抗议恶劣生活条件,要求更好的无障碍社区设施和体面的收入。

他们抗议残疾人面对恶劣的生活条件,要求更好的无障碍社区设施和体面的收入。

示威者也大力反对一项新法律,该法律降低了新住房的无障碍标准。

这突显出“黄背心”运动已经远远超出了抗议燃料价格上涨。

在学校和大学里,有大量学生动员。

属革命社会主义政党的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 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NPA)报导说:

“在经过“黄背心”运动十多天的示范,大量高中生起来与马克龙战斗。数百所高中的学生动员像野火一样蔓延,其中一些高中多年来没有看到任何动静。封锁占领、集会和示威游行使数千名高中生走上了全国各地的街头。“黄背心”运动具有传染作用!在学校门口可以看到标语“马克龙下台”,一些高中生甚至也穿上黄背心。学生知道学生缺乏教育资源与打工者可怜的工资和养老金的悲惨原因其实都相同。”

关键问题是“黄背心”运动的能量和斗争决心是否能够与罢工和不同形式的群众斗争的力量融合。

罢工

不幸的是,法国总工会(CGT)的领导人上周五的行动日放软手脚,罢工规模比预期的要小得多。

工会领导人未能搭建“黄背心”街头运动与工作场所斗争两股力量汇合的桥梁。

最近几天,一些“黄背心”示威者通过阻止大公司和工业区的入口通道来壮大他们的行动。

上星期三(12月12日),大约100名“黄背心”示威者封锁了进入图卢兹附近的科尔内巴尔里厄(Cornebarrieu)空中客车仓库的通道,中断了所有交通。他们说他们想“放慢经济运作”。

大约100名示威者封锁进入空中客车仓库的通道,他们说他们想“放慢经济运作”。

警察和防暴警察(全称共和国安全部队(Compagnies républicaines de sécurité),简称CRS)立即赶到现场并驱散他们,他们转而封锁一系列主要道路和亚马逊公司(Amazon)仓库的入口。

上周一和周三在中南部城镇维希(Vichy)附近,“黄背心”示威者堵住了化妆品巨头欧莱雅(L’Oreal)工厂通道,令许多卡车停下来。

目前迫切的是工会草根成员能否在12月18日采取行动,提高工作场所反抗的力度。

部分法国总工会(CGT)会员本周在法国解放报(Liberation)上发表声明说:

 “我们有些人一开始对这一运动表示保留,因为其纲领仅限于税收问题,而且担心其与极右翼有联系。

但今天没有人能够怀疑这是一场大众运动,一场远远超出燃料问题的大众普遍反击,与极右翼无关。

穿黄背心的人其实是我们的同事,我们的朋友。他们通常是职业不稳定的打工者,住在大城市以外的地方,小经营者或失业者。像我们许多人一样,他们是无法维持生计的普通打工者。

他们大部分都不是我们工会所组织的群体,他们向我们提出新问题,迫使我们面对。

CGT和草根工会活动分子无法隔离这种社会上普遍的愤怒。

我们工会正处于十字路口。要么CGT背向这次运动和大多数工人,他们是组成“黄背心”运动,这无疑会加深工会运动的危机,使得极右派更容易把工人阶级的困境引导到错误地方,要么就要寻求各个运动汇合,实现1995年大罢工出现的口号:团结在一起!(Tous ensemble !)”

实现这种团结至关重要。

2018年12月15日星期六晚上十时半

END

原载英国社会主义工人网(www.socialistworker.co.uk)

原文题目:French Yellow Vests fight on, and new forces join the movement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worker.co.uk/art/47657/French+Yellow+Vests+fight+on%2C+and+new+forces+join+the+move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