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黄背心”运动示意图

总之,在统治阶级内部,对穷人的厌恶和蔑视占着统治地位,人人都对穷人单独干坏事和对“群氓”集体闹事深感恐惧。

—— 乔治·勒费弗尔  《法国革命史》

外国的民族主义的、国家主义或宗派主义的媒体总是喜欢将它们国家平民的社会不服从或阶级抗争运动污蔑为“无政府主义的暴动”、“被煽动的无知民众的造反”,仿佛历史是由精英们创造的,而民众——年轻人、工人、移民、女性、同性恋者,等等——则是喜欢受外人或“别有用心者”摆布驱使的犬羊,必须圈养在充满秩序感的笼子里才是对它们最大的仁慈。

在“黄背心”问题上,由于和所有社会运动一样,法西斯主义者、极端民族主义者、黑帮等街头势力都会趁统治阶级的掌控力暂时削弱、且民众的自组织尚未顺利形成时插手进来,试图夺取“黄背心”运动的领导权。因而在巴黎,右翼势力连同法国警方收买的奸细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被说成是“黄背心”发起的打砸抢暴力事件(当中会有少数情绪激昂的民众参与进去)。在媒体上,法国警察会和崇尚暴力的法国法西斯主义者划清界限;但在实践上和阶级利益上,法西斯主义和代议制民主都是法国资产阶级因地制宜选用的统治术罢了。而纵容这帮法国暴徒滋事,有利于马克龙们及其媒体政客把脏水泼向“黄背心”示威抗议者——当然,在明面上要彼此划清界限,“势不两立”,要表明法国警察的“隐忍”和“被迫还手”——于是,媒体们就顺理成章地忽略发生在巴黎、伊夫林、南特等多地的警察暴行。社会运动的完整叙事让位于以偏概全的、二元论色调的宗教式宣传:一方面是无恶不作的“黄背心”暴徒,另一方面是主动牺牲的法兰西警察。

有的观点认为“黄背心”是懒汉们在搞事,是被“民主”惯坏了,实际上这是缺乏政治学教育的表现。因为“黄背心”们的社会诉求(包括征收巨富税、打击大企业的偷税漏税、实行激进的生态保护政策、改善社会福利体系、撤除新自由主义的劳动法改革,等等)正是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法国新自由主义改革所造成的平民社会灾难的积极回应;而代议制民主并非“真民主”,固然在此体制下,民众的各项公民权得到了一定保障(这是要辩证地予以肯定的),但实际上资本依然是社会的主人。而“黄背心”运动历经8个月的磨练,已经围绕“黄背心”代表大会(THE ASSEMBLY OF ASSEMBLIES)形成了基本的“直接民主”(在历史上,这种民主的实践版本有:雅典民主、俄国列宁时代的苏维埃民主),并且和不服从工会官僚层制约(背叛)的基层工会成员部分地展开了合作,并能够有意识地、有组织地揭露与对抗法国法西斯主义暴徒(以及这些人的幕后支持者——马克龙巴黎政权),并且意识到那种冲动地发泄自身不满而罔顾持中立立场的民众的正常生活秩序的、所谓“以暴力制服暴力”的斗争策略是愚蠢而野蛮不堪的(不仅无法达到斗争目标,反而可能会伤及无辜民众,从而丧失大众舆论原本的支持)。因而如果还是把目光停留在2018年11—12月令人“眼花缭乱”的巴黎,而不观察接下来七八个月运动的分化与成熟,则注定无法深入思考“黄背心”运动的很多有意义的话题(例如到了当下, 运动是继续保持声势、还是被成功镇压,还是有组织地重新酝酿中 )。

“黄背心”运动的内容纷繁复杂,我们不该用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思维去理解它。本短文开头以图片形式梳理“黄背心”运动所牵涉的各种社会力量的关联,正是一种初步的(当然也是不完善的)尝试。


2019年3—4月“黄背心”运动系列报道更新

一、回顾文章

《黄背心”们筹备大进击,纪念反马克龙运动挺进第四个月份》,3.12

《法国当局派出军队企图遏制“黄背心”运动的热潮》,3.24

《法国教师加入了反抗马克龙的运动》,4.2

《法国:工会与“黄背心”运动共同反抗马克龙政权》,4.9

二、“黄背心”运动的社会根源与法国直接民主制度的重塑

《“黄背心”抗争运动正在重塑法国的民主制度》

《深陷泥潭的法国》


一、回顾文章

《“黄背心”们筹备大进击,纪念反马克龙运动挺进第四个月份》

2019.3.12 星期二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2019年1月在巴黎的“黄背心”抗议行动

“黄背心”运动拟定在本周六发动全国性的攻势,预计在巴黎的行动人数将会创史上新高。同时马克龙虚伪的“大辩论”也会在这天前结束(译注:马克龙曾在2019年1月“邀请”法国民众参与在各地市政厅举行的社会问题辩论,原定于3月15日结束;话题限定为:税务和公共开支、政府和公共部门管理、生态转型、民主和公民角色,但并未提及法国大资本家普遍的偷税漏税问题。马克龙政权试图以此转移公众视听,并对“黄背心”运动施压)。

《法国当局派出军队企图遏制“黄背心”运动的热潮》

2019.3.24 星期天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抗议者聚集在具有象征意义的(译注:1871年巴黎公社)蒙马特教堂周边

本周六,法国内政部部长为当局在代表上流社会的香榭丽舍大街对示威者的大规模镇压而欢呼。这一对抗事件凸显了在“黄背心”运动的攻势下马克龙政权的统治危机。

抗议者没有被吓跑,军队被部署到街道上,在场大多数民众由于警察的侵袭而受伤,但却没有哪位示威抗议者的不满得到当局的重视。不过,咱们的内政部部长克里斯托弗·卡斯塔纳(Cristophe Castaner)却振振有词地说:

“社会秩序得到了维护。”

《法国教师加入了反抗马克龙的运动》

2019.4.2 星期二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上周六,家政行业的运动者和“黄背心”们并肩行动。

来自法国各地的教师拟定在本周四开展全国性的罢工与示威抗议。

他们反对由法国总理让-米歇尔•布朗凯(Jean-Michel Blanquer)推动的独裁主义的教育改革。其中有些政策是在效仿英国的“改革经验”。

布朗凯企图实行对教师工作、教师培训与课堂教学的集权式管控。当局拟将法定入学年龄下调至三岁,这对于私立幼儿园的经营者而言是项利好。

学校还将必须在教室张贴法国与欧盟的旗帜。


法国:工会与“黄背心”运动共同反抗马克龙政权

2019.4.9 星期二 作者: 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法国教师们走上街头

工会活动者和“黄背心”运动者拟定在本周六联手发起示威游行,以捍卫民众抗议马克龙政府凶残袭击罪行的权利。

法国总工会(CGT)表示:“在镇压行动日益蔓延以及社会运动面临欲加之罪时,有必要坚持大规模的群众动员来捍卫公众自由。”

根据记者Pdcom的统计:法国警方的侵袭已造成至少200人受伤,22人单眼失明,5人手被炸断。


二、“黄背心”运动的社会根源与法国直接民主制度的重塑

一:

 “黄背心”抗争运动正在重塑法国的民主制度(The Yellow Vest struggle to reinvent democracy in France)

2019.4.20

二:

深陷泥潭的法国(The French quagmire)

2019.4.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