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 黄背心 ”运动

总之,在统治阶级内部,对穷人的厌恶和蔑视占着统治地位,人人都对穷人单独干坏事和对“群氓”集体闹事深感恐惧。

—— 乔治·勒费弗尔  《法国革命史》

在他们接触到这一问题时,当时法国的警察局和市政委员会或政府委员会同英国的或其他地方的同等机关并没有什么两样,那就是面对着“下等人民”对于现存秩序挑战时,总是臆断群众被人收买,而对于群众起义的补救方法是搜捕假定的阴谋叛乱者而不是解除社会的不平。

——乔治·鲁德《法国大革命中的群众》

“资产阶级自由”被社会主义者批评之处不是(或者说不应当是)它们无关紧要,而是它们极其不完善、需责备它们机能不全和有腐蚀作用,因此需要在其经济、社会和政治内涵上进行激烈的改造以扩展它……历史地看,工人和社会主义运动始终是扩大资本主义社会民主特征的主要推动力。

拉尔夫·密利本德《资本主义社会的国家》

点击此处查看大图

外国的民族主义的、国家主义或宗派主义的媒体总是喜欢将它们国家平民的社会不服从或阶级抗争运动污蔑为“无政府主义的暴动”、“被煽动的无知民众的造反”,仿佛历史是由精英们创造的,而民众——年轻人、工人、移民、女性、同性恋者,等等——则是喜欢受外人或“别有用心者”摆布驱使的犬羊,必须圈养在充满秩序感的笼子里才是对它们最大的仁慈。

在“黄背心”问题上,由于和所有社会运动一样,法西斯主义者、极端民族主义者、黑帮等街头势力都会趁统治阶级的掌控力暂时削弱、且民众的自组织尚未顺利形成时插手进来,试图夺取“黄背心”运动的领导权。因而在巴黎,右翼势力连同法国警方收买的奸细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被说成是“黄背心”发起的打砸抢暴力事件(当中会有少数情绪激昂的民众参与进去)。在媒体上,法国警察会和崇尚暴力的法国法西斯主义者划清界限;但在实践上和阶级利益上,法西斯主义和代议制民主都是法国资产阶级因地制宜选用的统治术罢了。而纵容这帮法国暴徒滋事,有利于马克龙们及其媒体政客把脏水泼向“黄背心”示威抗议者——当然,在明面上要彼此划清界限,“势不两立”,要表明法国警察的“隐忍”和“被迫还手”——于是,媒体们就顺理成章地忽略发生在巴黎、伊夫林、南特等多地的警察暴行。社会运动的完整叙事让位于以偏概全的、二元论色调的宗教式宣传:一方面是无恶不作的“黄背心”暴徒,另一方面是主动牺牲的法兰西警察。

有的观点认为“黄背心”是懒汉们在搞事,是被“民主”惯坏了,实际上这是缺乏政治学教育的表现。因为“黄背心”们的社会诉求(包括征收巨富税、打击大企业的偷税漏税、实行激进的生态保护政策、改善社会福利体系、撤除新自由主义的劳动法改革,等等)正是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法国新自由主义改革所造成的平民社会灾难的积极回应;而代议制民主并非“真民主”,固然在此体制下,民众的各项公民权得到了一定保障(这是要辩证地予以肯定的),但实际上资本依然是社会的主人。而“黄背心”运动历经8个月的磨练,已经围绕“黄背心”代表大会(THE ASSEMBLY OF ASSEMBLIES)形成了基本的“直接民主”(在历史上,这种民主的实践版本有:雅典民主、俄国列宁时代的苏维埃民主),并且和不服从工会官僚层制约(背叛)的基层工会成员部分地展开了合作,并能够有意识地、有组织地揭露与对抗法国法西斯主义暴徒(以及这些人的幕后支持者——马克龙巴黎政权),并且意识到那种冲动地发泄自身不满而罔顾持中立立场的民众的正常生活秩序的、所谓“以暴力制服暴力”的斗争策略是愚蠢而野蛮不堪的(不仅无法达到斗争目标,反而可能会伤及无辜民众,从而丧失大众舆论原本的支持)。因而如果还是把目光停留在2018年11—12月令人“眼花缭乱”的巴黎,而不观察接下来七八个月运动的分化与成熟,则注定无法深入思考“黄背心”运动的很多有意义的话题(例如到了当下, 运动是继续保持声势、还是被成功镇压,还是有组织地重新酝酿中 )。

“黄背心”运动的内容纷繁复杂,我们不该用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思维去理解它。本短文开头以图片形式梳理“黄背心”运动所牵涉的各种社会力量的关联,正是一种初步的(当然也是不完善的)尝试。


一、“黄背心”运动的政治经济根源与法国直接民主制度的重塑

《理解法国黄背心运动》

观察家们对于黄背心运动不同寻常的样式、符号和行事感到惊奇和困惑。每个人都认识到了其抗议的激进、决心和非凡的持续时间,但他们的运动在很多方面仍然是一个奇怪的、无法归类的对象,要么被天真地理想化为革命的宣示,要么被模糊地贴上危险和潜在“原法西斯主义”的标签。左右两派都支持黄背心,但黄背心运动宣称自己是独立的,不接受任何政治力量代表或“复原”。拒绝任何形式的代表既是他们的优势也是弱点,至少短期而言如此。

《“黄背心”抗争运动正在重塑法国的民主制度》

2019.4.20 作者:理查德·格里曼(Richard Greeman)

一位“黄背心”的衣服上写道:“马克思是对的!”。译注:这件衣服的后背分别标有五个年份,应指代:1789年攻占巴士底狱、1793年颁布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宪法(“93年宪法”)、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1871年巴黎公社起义和1917年俄国两次革命。

“黄背心”们的计划是——激发众人的“集体智慧”,探求如何重新整合他们的斗争力量、制定细致可行的运动战略以及如何坚持斗争;他们的目标是——实现获得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工资水平与退休金的近期诉求,重建社会福利与公共服务体系;向富人征税,取缔财政诈骗,以便将这些钱用于保护自然环境(译注:马克龙政权以“生态保护”为借口上调增加普通民众负担的燃油税,但作为全球气候灾难之罪魁祸首的大资本却在法国当局的庇护下规避税收;因此不能轻率地将法国民众的反燃油税斗争误解为“要生态还是要生计”或是“要生态还是要民主”);更具雄心壮志的是,他们要从“黄背心”运动开始重塑民主制度。他们的大会宣言借用了一句名言结尾:“实现法国国家政权的民有、民治、民享。”我时常好奇他们是否知道此话是林肯这位资本家总统提出的。

深陷泥潭的法国》

2019.4.18 作者:亚德·布哈胡(Jad Bouharoun)

法国-图示2:每年每千名工人的罢工天数(盈利部门)

本文之所以重点考察马克龙政权的弱点,乃是基于对法国阶级斗争的历史性阶段的分析:马克龙是在统治阶级中较极端的集团迫切要推行更深入的新自由主义改革(相比于其国际上的对手,法国资本主义是在衰退的)的背景下当选的,马克龙肩负这一历史性任务。与此同时,法国当局在过去数十年所推行的改革以及法国工人阶级的抵抗已经使得法国统治阶级的传统政党丧失了信誉,以致它们在2017年遭遇灾难性的失败。这就使得在面对阶级斗争场域日益分化为极右势力与极左翼进步力量的情况下,马克龙政权必须施行更为暴力的改革政策。这意味着法国统治阶级已经着手发动对工人阶级与贫困民众的全面攻势了,但它在此前的多次社会对抗中已丧失了传统的霸权政治手段了。而这难道不正是危机的源头吗?

二、运动回顾

2018年

法国“黄背心”示威:持续动员反对高昂的生活费用

2018.12.1 作者: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NPA)执行委员会

今天(12月1日星期六),数十万人在法国全国各地上街反对生活费用高涨,反对政府,更喊出“马克龙下台!”的口号。

尽管天气恶劣,加上警察镇压,群众的广泛动员仍然显示全国各地工人大众反抗的决心,大众厌倦了征收高燃油税及提高“普遍社会捐”【1】,另一方面超级富豪需缴纳的巨富税(ISF,Impôt de solidarité sur la fortune)却被废除,令有产者更加傲慢。冲突发生是政府的责任,政府施放催泪弹、动用水炮和棒打,试图阻止示威者进入香榭丽舍大街。如此国家暴力行径表明总统马克龙拒绝回应民众要求的顽固态度。马克龙政府希望维持增加燃油税和电费,同时又实行缓兵之计,承诺“不妨多几个月来协商”。

“黄背心”示威反抗国家暴力

2018.12.3 作者: 金伯(Charlie Kimber)

黄背心示威者12月1日在法国西北部城市雷恩(Rennes)堵塞马路。图中的标语要求马克龙下台。(图片来源:英国报业协会)

法国爆发的抗议活动迫使政府于周二(12月4日)表示退让。但是,由于“黄背心”示威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社会抗议运动,政府这些让步可能太少,太迟了。

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宣布计划上调燃油税将暂停六个月。

它出现在成千上万的“黄背心”示威者(当地要求驾驶者在车内配备黄色的反光黄背心)上周六(12月1日)在巴黎抗议并掀起路障之后。

我们需要用总罢工来反击马克龙及其政府!

2018.12.4 以前 作者: 新反资本主义党—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

“黄马甲”运动的诞生是2016年反劳动法改革以来,蕴含着已爆发出来的社会愤怒的另一种症状。劳工运动的领导人与那些花时间争论它们已失去力量与我们高估了运动实际规模等的人一起,都犯了严重的错误。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代表普图的公开呼吁: “一个开始,一个觉醒,一个彻底改变局面的机会”

2018.12.6 作者: 菲利浦·普图(Philippe Poutou)

菲利浦·普图在波尔多的布朗屈埃福尔镇,与福特变速箱制造厂工人一起。普图是一名法国激进左翼活跃分子、工会活动家、汽车工厂工人。他先后加入工人斗争党(Lutte ouvrière)、工人之声( Voix des travailleurs)、革命共产主义者同盟(Ligue communiste révolutionnaire (LCR))和新反资本主义党(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 (NPA)) 。他作为新反资本主义党的候选人于2012年和2017年两度参与法国总统选举。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今天号召: 12月8日及之后,群众总动员反对马克龙和他的一伙!

2018.12.7 作者: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NPA)

面对“黄背心”运动的持续动员,当权者开始退却,宣布2019年取消增加燃油税。几天前承认推行政策时“缺乏弹性”的马克龙政府显得慌乱并急急忙忙试图扑灭他自己点燃的火焰。

但马克龙政府让步太少,而且太迟了…….

无惧国家暴力,法国“黄背心”运动仍然继续

2018.12.8 作者: 金伯(Charlie Kimber)

群众不满已经不限于增加燃油税,而是不满整个生活处境。

法国“黄背心”示威者星期六遭到警察严厉镇压。

当局大规模使用国家力量,要把抗议活动压下去。

但镇压不能压住堵路和罢工,总统马克龙的政府在办公室勉强挂着。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回应马克龙电视讲话:威吓和面包屑

2018.12.10 作者: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执行委员会

正因部长们过去两天一直向传媒发话,我们不会抱什么期望……我们确也没有失望。可是,马克龙今夜的演讲,即使是在“黄背心”运动面前退缩不前,仍揭示了他政策的本质。

首先它说明了他的方法是建基于残暴。他在演说一开始就提出「暴力」的问题并不出奇。“和平与共和的秩序……必须占上风。”但以什么为代价?以一切吃过催泪弹、被殴打的人,从黄背心示威者到高中生作为代价,马克龙承诺这将持续下去。

法国“黄背心”继续战斗,陆续有新力量注入

2018.12.15 作者: 金伯(Charlie Kimber)

“黄背心”群众运动有新元素和新诉求注入的迹象。

12月15日,星期六,法国各地继续爆发“黄背心”抗议示威,反抗马克龙总统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他们遇到了70,000名警察。他们决定实行“第五周行动”,第六个周六示威。

在巴黎,警察先用胡椒喷雾然后用催泪瓦斯对付和平抗议者。至少有90人被拘留。

2019年

《震撼法国的十周》

2019.1.20 作者: 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黄背心示威者在巴黎街头已进入第十周(摄影师Guy Smallman摄)

法国黄背心运动告诉了人们阶级的苦大仇深如何能从阴沉的被动状态转为超凡的骚动。对抗马克龙政府以及其企业界支持者、鼓舞人心的挑战已持续了十个星期。

马克龙前年上台时曾决心不向罢工或抗议屈服。他说他终于会让法国工人和退休者接受资本主义生活的残酷现实。但黄背心运动的持续性和怒火迫使他满怀羞辱地后撤。

《未来一周的罢工可能令抗议马克龙的黄背心运动加深》

2019.2.3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杰罗姆·罗德里格斯因警察发射闪光枪致残,上周六回到抗议现场。

教学助理爱丽丝(Alice)告诉《社会主义工人周报》记者:

“如果委内瑞拉发生这样规模的警察暴力事件,整个欧洲的媒体都会充斥版面、大肆报道。但是你在英国知道吗,他们在德国知道吗?”

“不,相反,当局试图一面倒责备抗议者。这样的抹黑伎俩不会起作用的,它没有用。真相总会大白。”

《当罢工者加入黄背心行列,法国民众展现了团结》

2019.2.5 作者: 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罢工工人和黄背心示威者2月5日早上聚集在巴黎南郊的朗吉斯。(图片来源:@ GiletsJaunesGo /推特)

今天(2月5日星期二)罢工和抗议活动席卷法国,黄背心运动和工会会员第一次聚集在一起。

黄背心运动每个星期六都会有数万人上街,已经连续第12个星期。

一场以抗议燃油价格提升开始的运动,已经演变成对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对抗。

《“黄背心”们筹备大进击,纪念反马克龙运动挺进第四个月份》

2019.3.12 星期二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2019年1月在巴黎的“黄背心”抗议行动

“黄背心”运动拟定在本周六发动全国性的攻势,预计在巴黎的行动人数将会创史上新高。同时马克龙虚伪的“大辩论”也会在这天前结束(译注:马克龙曾在2019年1月“邀请”法国民众参与在各地市政厅举行的社会问题辩论,原定于3月15日结束;话题限定为:税务和公共开支、政府和公共部门管理、生态转型、民主和公民角色,但并未提及法国大资本家普遍的偷税漏税问题。马克龙政权试图以此转移公众视听,并对“黄背心”运动施压)。

《法国当局派出军队企图遏制“黄背心”运动的热潮》

2019.3.24 星期天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抗议者聚集在具有象征意义的(译注:1871年巴黎公社)蒙马特教堂周边

本周六,法国内政部部长为当局在代表上流社会的香榭丽舍大街对示威者的大规模镇压而欢呼。这一对抗事件凸显了在“黄背心”运动的攻势下马克龙政权的统治危机。

抗议者没有被吓跑,军队被部署到街道上,在场大多数民众由于警察的侵袭而受伤,但却没有哪位示威抗议者的不满得到当局的重视。不过,咱们的内政部部长克里斯托弗·卡斯塔纳(Cristophe Castaner)却振振有词地说:

“社会秩序得到了维护。”

《法国教师加入了反抗马克龙的运动》

2019.4.2 星期二 作者: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上周六,家政行业的运动者和“黄背心”们并肩行动。

来自法国各地的教师拟定在本周四开展全国性的罢工与示威抗议。

他们反对由法国总理让-米歇尔•布朗凯(Jean-Michel Blanquer)推动的独裁主义的教育改革。其中有些政策是在效仿英国的“改革经验”。

布朗凯企图实行对教师工作、教师培训与课堂教学的集权式管控。当局拟将法定入学年龄下调至三岁,这对于私立幼儿园的经营者而言是项利好。

学校还将必须在教室张贴法国与欧盟的旗帜。

法国:工会与“黄背心”运动共同反抗马克龙政权

2019.4.9 星期二 作者: 查理·金伯(Charlie Kimber)

法国教师们走上街头

工会活动者和“黄背心”运动者拟定在本周六联手发起示威游行,以捍卫民众抗议马克龙政府凶残袭击罪行的权利。

法国总工会(CGT)表示:“在镇压行动日益蔓延以及社会运动面临欲加之罪时,有必要坚持大规模的群众动员来捍卫公众自由。”

根据记者Pdcom的统计:法国警方的侵袭已造成至少200人受伤,22人单眼失明,5人手被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