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进社会工作系列之二:什么是激进社会工作?

﹝英﹞瓦希里欧斯‧艾欧柯米迪斯(Vasilios Ioakimidis)

月白  译

念真 校

不公等和贫穷对服务使用者具有毁灭性的影响。激进社会工作承认这一点,并行动起来以达致社会变革。
2011年出版的文集《今天的激进社会工作》

在本年(2016)初一个有关「政府冲突的语境下社会工作的角色」的研讨会上,一位与会者强调社会工作面对的历史矛盾。那个在英国领导一个支持难民的行动计划的人站起来说:「我们的运动当然有社工的支持。我们有很多义工和行动者都是社工出身。可是,在他们正式的社会工作专业活动以外,他们主要在晚上和周末为我们工作。」

社工作为朝九晚五的国家代理人以及晚五朝九的行动者的对立是关键。问题可以简化成:在社会工作中,有没有空间、意愿和机会去参与那些影响我们服务对象生活的、更广泛的结构性议题?

激进社会工作(Radical social work)提醒我们:有意义的实践必须总是结合政治行动的要素。社工需要意识到导致个人痛苦和悲伤的公共性原因。

即使近年对激进社会工作的认识有所偏差和误解,激进的概念历史上指的是一种试图理解社会问题根本原因的政治理论和实践。在体认这些理由和缓解它们对人们的伤害是激进社会工作重要的面向的同时,它与主流社会工作进路真正的区别在于前者(激进社会工作)强调旨在改变社会的行动。

在社会工作的领域,国家政策提倡完全相反的价值,无视服务使用者困境的结构性因素,甚至归咎于受害者自已(blame the victims)亦并非少有。刻意把导致案主陷于困境的社会背景脉络从社工实务中抽离的进路仍然是叫人难以置信地根深蒂固。2014年,时任英国政府顾问的马丁·纳雷(Martin Narey)为政府主张「社工常常聚焦在非压迫性实务(non-oppressive practice)是以放弃理解社工行业存在各种可行性作为代价 」的意见背书。这与在十九世纪坚持把贫穷描绘成纯粹与人们柔弱和好操纵的性格有关的慈善组织会社(Charity Organisation Society)没什么两样。在这两种情况下,社工都被要求继续工作、集中在实务的技术层面,而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追问讨人厌的、引起麻烦的问题。

《公平之怒》确认了物质条件,而非人的德性是塑造人们的生活的要素。

但社工不能也不应该无视说明不平等和贫穷是影响大部分服务使用者的生活的根本原因和潜在因素的压倒性证据。凯特·皮克特(Kate Pickett)和理查德德·威尔金森(Richard Wilkinson)两位研究者在专著《精神层面》(The Spirit Level: Why More Equal Societies Almost Always Do Better。校按:中译本名为《公平之怒》。新星出版社2017年出版)无疑确认了历代社工第一手见证的:物质条件,而非人的德性是塑造人们的生活的要素。如果我们无视不平等和贫穷,那么我们的实务工作就会被化约为无效的社会止痛剂功能。对这强有力的证据的体认构成了激进社会工作的知识基础。

激进与批判性社会工作(Radical and critical social work)自社工专业开始就已存在了。从睦邻运动(settlement movement)到1970年代的女性主义和反种族主义社会进路,到近年英国成立的进步社会工作平台「社会工作行动网络」(Social Work Action Network),激进社工对具包容性及真正反压迫的社会工作实务(anti-oppressive practices)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我们不但在当今课程、计划和社工伦理声明中找到这些影响,在全球通用的社会工作定义也是这样提出:「社会工作促进社会变革、使人充权并获得解放。」

激进社会工作最具影响力的例子可以在拉丁美洲找到,当地的社工一直透过数年的意识觉醒让服务使用者充权(service-user empowerment through consientisation)。这些技巧重视影响人们生活的物质条件以及压迫造成的心理影响。近年的紧缩浪潮也促使南欧更激进地重新概念化社会工作。在希腊,社工运用他们的技巧和经验向权力说真话;他们记录了紧缩对服务使用者的灾难性影响,并透过公民不服从的行动拒绝执行惩罚性的紧缩政策。而近期把社会行动与社会工作相结合最明显的例子来自西班牙,获奖的社会工作者协助发动「橙色浪潮」(Orange Tide ),这一场多元的运动集中在捍卫社会服务、挑战新自由主义论述,并与服务使用者塑造基层联盟,确保没有人在经历危机时会被孤立和去道德化。他们标志性的橙色T裇体现了行动的特性:「反削减!莫噤声!」(Say No to Cuts. Don’t Shut Up!)

把这些多样性但具创意的激进社会工作介入手法连结起来的,是对个人艰困的结构性原因的强调。激进社会工作是一种连结理论与实践的广泛进路,它是一个重要分析工具,可以帮助我们应对现况时,仍能保持对影响我们的个案(案主)的结构性因素的关注。在这在这意义上而言,激进社会工作者借用了各种作为方法论的技巧,例如小组工作(group work)、艺术介入手法(arts-based interventions)、倡议(advocacy)、意识提升(awareness raising)和社会行动(social action)。在激进社会工作中,多元、具创意的技巧是手段而非目的本身。目标是利用我们的社会工作技巧和知识去支持不平等制度下的受害者,同时也为创建一个正义的社会创造条件。

社会工作的新激进主义基于五大支柱:民主、同理心、战斗精神、反压迫以及结构性实践(democracy, empathy, militancy, anti-oppressiveness and structural practice)。它们的英文缩写是Demos,是一个有力的概念,指的是「民主作为政治单位的人民性」。与宣称「社会工作者的合法性源自他们的法定产物的身份」的主流社会工作论述相反,激进社会工作透过了解及应用与我们合作的人的变革性政治力量的能力,从而获得承认。

2016年5月24日


作者是英国达勒姆大学(Durham university)社会工作学高级讲师

原载英国2016年5月24日英国《卫报》(The Guardian)

原文题目:A guide to radical social work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social-care-network/2016/may/24/radical-social-work-quick-guide-change-poverty-inequalit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