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进社会工作

《激进社会工作系列之一: 悼念抗议民谣歌手、激进社会工作理论的早期倡议者罗伊‧贝里(Roy Bailey, 1935-2018) 》

2018.11.20 作者: 乔弗里‧泰森(Geoff Tesson)

1996年罗伊‧贝里在伦敦巴比肯演出。具政治色彩的民谣在欧美为他带来名声。

虽然享年八十三岁的罗伊‧贝里在英国社会学发展有重要角色,但他最有名的身份是一位民谣歌手。他在1960年代初期在南安普顿(Southampton)和朴茨茅斯(Portsmouth)开设民谣俱乐部,以当时流行的美式民谣和民谣爵士乐作常规曲目,但很快发现他以民谣音乐的唱腔来表达对政治和社会异议很受欢迎。他受到包括伊万·麦科尔(Ewan MacColl, 1915-2989)和巴布·迪伦(Bob Dylan, 1941-  )等各色歌手的影响,深信民谣可成为当代社会批评有力的载体。

《激进社会工作系列之二:什么是激进社会工作?》

2016.5.24 作者: 瓦希里欧斯‧艾欧柯米迪斯(Vasilios Ioakimidis)

《公平之怒》确认了物质条件,而非人的德性是塑造人们的生活的要素。

在本年(2016)初一个有关「政府冲突的语境下社会工作的角色」的研讨会上,一位与会者强调社会工作面对的历史矛盾。那个在英国领导一个支持难民的行动计划的人站起来说:「我们的运动当然有社工的支持。我们有很多义工和行动者都是社工出身。可是,在他们正式的社会工作专业活动以外,他们主要在晚上和周末为我们工作。」

社工作为朝九晚五的国家代理人以及晚五朝九的行动者的对立是关键。问题可以简化成:在社会工作中,有没有空间、意愿和机会去参与那些影响我们服务对象生活的、更广泛的结构性议题?

《激进社会工作系列之三:激进社会工作缘起和复兴》

《激进社会工作》得到了后续文集《激进社会工作与实践》。

然而,到1970年代早期,当社会工作受到政治右翼关于缺乏效率和效益的大量批评的同时,政治左翼也对这种社会工作方式的影响表示忧心。社会问题变得个人化,而个人问题背后的结构性原因则消失得无影无踪。通过将社会工作概括为服务提供者和客户之间的直接关系,关注焦点很快转向客户自身的责任,以及他或她可以做些什么来减少所面临的问题。造成社会问题的社会特征仍然是隐藏的,并没有为提高社会质量而加以解决。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工作成为了漠视社会正义的沉默文化的共犯(见巴西批判教育学家保罗·弗莱雷(Paolo Freire)的研究)。

《激进社会工作系列之四:Case Con宣言》

译自罗伊·贝利和迈克·布雷克合编的《激进社会工作》文集

Case Con指的是个案会议,也指将结构性社会问题归结为案主个人责任的欺诈性行为。与此同时,Case Con还发表了一份宣言,主张社会工作者应该努力改变社会,以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原因。

日日夜夜,周而复始,我们社会工作者(包括缓刑监督官(probation officer),教育工作者,医务工作者,小区工人和地方政府的社会工作人员)已经非常清晰地认识到,恰恰是那些自称要帮助建设社会工作的人们,在一步步地摧毁着社会工作的体系,并希望它最终解体。面对这一悲剧,一些人因失望而更换职业,一些人则带上专家的面具继续在社会工作的阶梯上争夺,而另一些人则对灰暗的现实心灰意冷,在社工的岗位上消耗生命、得过且过;当然还有些人,他们根本就不认为社工体系有什么大问题。

Case Con 是一个广义上的社工组织,我们希望能够解答大家对当前社会工作面临的种种困惑和矛盾。需要声明的是,我们提不出一套高明的解决方案,可以让你立即将之付诸实践,或者创新社会工作的方式,从而能确实满足您的“受众”。但我们相信,我们的回答对你必然是有益的……

《激进社会工作系列之五:关怀与控制——资本主义社会下的社会福利》

作者: 伊恩·弗格森(Iain Ferguson)、迈克尔·拉瓦莱特(Michael Lavalette)

英国知名导演 肯·洛奇(Ken Loach)的电影《我是布莱克》(I, Daniel Blake, 2016)讲述一名单亲母亲为生活苦苦挣扎,与同样申请社会救济的木匠丹尼尔·布莱克发展出一段难得的友谊。此片获得戛纳金棕榈大奖。

社会工作有时候也被称为继医疗卫生、住房、教育和社会保障之后的“第五项社会服务”(fifth social service),它不同于另外四种战后福利国家措施,因为它不是提供一种普遍的社会服务。它首要的目的一直是关心那些生活在贫困状态工人阶级,包括那些因为年龄、身体或者智力问题给自己或他人造成麻烦的人。比如1990年代格拉斯哥斯特拉斯克莱德(Strathclyde)区的社工其受助人中有十分之九是领取政府补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