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 我们反对伊朗当局,不是以特朗普、内塔尼亚胡、本·萨勒曼图谋发动的帝国主义战争,而是以进步与革命的反抗运动

阿发里(Frieda Afary)著

吕杨鹏 译

特朗普于5月8日宣布美国将会退出伊核协议。

毫不令人惊讶地,唐纳德·特朗普于5月8日宣布美国将会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or Nuclear Agreement),该计划亦被称为伊核协议。然而,这一事件对伊朗、中东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仍有待观察。

对伊朗而言,这意味着严酷的制裁,以及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的直接战争,或是持续不断的间接战争。对中东而言,这意味着更深重的破坏与更激烈的区域性帝国主义竞逐。对世界而言,这意味着美国与欧盟间更为严重的分歧,与更激烈的全球性帝国主义竞逐。

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声称因为伊朗保有发展核武器的秘密计划;研发弹道导弹;对叙利亚、也门、黎巴嫩、伊拉克进行武装干涉,伊朗已然违反了2015年的伊核协议。可是核协议的内容并不包含后面两点,而且协议本身也对伊朗的核能力做出了有效限制,并提供了一套由国际原子能机构(Atomic Energy Agency)、联合国及其它缔约国(德国、英国、法国、俄罗斯、某大国)监督的验证机制。

美国退出核协议,与之相伴的更多制裁不仅会打击伊朗,同时也会波及所有与伊朗中央银行有商业往来的银行、所有同伊朗做生意的企业。这些企业有90到180天的时间停止在伊朗的一切活动,否则就会面临美国银行系统的刁难。对石油贸易的制裁则要求欧洲和亚洲国家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

目前,英国、德国和法国已表态称不论作为一个国家,还是作为欧盟整体,都会继续承认伊核协议,但也会寻求就弹道导弹和地区军事干涉问题同伊朗达成更广泛的共识。伊朗政府也宣布,假如欧盟、某大国、俄罗斯仍遵守伊核协议的话,伊核协议对伊朗来说就仍具效力。

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对美国的决定表示热烈欢迎。特朗普的声明发表不过一个小时,以色列就向伊朗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基地展开了一轮导弹袭击,伊朗方面作为回应,朝以色列在戈兰高地的军事据点发射了数枚导弹。紧接着,在知会俄罗斯方面后,以色列又对伊朗在叙利亚境内的五十处军事和防御设施进行了空袭。以色列同伊朗间的直接战争已经爆发。

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正是以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权力斗争为背景的

伊朗作为仅次于土耳其的中东第二大经济体,其在中东帝国主义角逐中是沙特阿拉伯(中东第三大经济体)的有力对手。尽管伊斯兰共和国的存在本身,基于其反西方帝国主义的立场,对不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穆斯林都具有莫大吸引力,但伊朗为支持残暴的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政权而进行的一系列武装干涉,已使这种吸引力大打折扣。另一方面,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活动,加上对黎巴嫩和伊拉克的干涉,则令伊朗的国内经济深陷泥潭。

近期伊朗为应对沙特阿拉伯和其新盟友——以色列,同土耳其联起手来了。此事再一次表明了区域内的权力斗争早已超越了什叶派和逊尼派、甚至穆斯林和犹太人间的分野。这本质上也是一场对资本及战略上的地缘政治影响力的争夺战,而不仅仅限于为了输出什叶派穆斯林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

当下伊朗经济的崩溃,以及民众对伊斯兰共和国的不满,使得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嗅到了推翻伊朗政权的机会。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国退出2015年由奥巴马政府签署的伊核协议。

美国同欧盟间的分裂加剧,间接帮助了某大国和俄罗斯

美国正在做的事,不仅让它陷入同欧洲传统盟友间的争执,还会强化它的全球帝国主义竞争对手,俄罗斯和某大国。

曾在奥巴马总统第二任期时担任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评价道:

“维护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当美国在没有其它分歧存在的情况下,单方面地废止一项国际协定,其实已对美国可靠、负责任的声誉造成了严重损害。而这正是我们对巴黎气候协定和跨太平洋伙伴协定所做的事,但破坏伊朗核协议是一个远为危险的例子”(纽约时报,2018年5月8日)

某大国是伊朗的主要贸易伙伴,伊朗进口商品的最大供应商,无疑会继续同伊朗进行石油换商品和基建项目的生意。俄罗斯向伊朗销售武器,并参与伊朗油气设施及核电站的建设,其已经声明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是帮助了俄罗斯。

用一位名为叶尔马科夫(Vladimir Yermakov)的俄外交部高级官员(译按:他是俄罗斯外交部不扩散和军控部门主管)的话来说,

“美国的退出意味着俄罗斯同伊朗的经济合作不再受到任何约束,这对俄罗斯而言是经济利好。我们将在能源、交通、高新技术等领域同伊朗展开全方位的双边合作……”(俄罗斯外交部:随着美国的撤离,我们将扩大与伊朗的关系。伊朗新闻网站Gooya News)

我们需要与伊朗国内的进步和革命运动团结

今次事件最大的受害者将是伊朗的普通民众。他们不仅要面对更为严酷的制裁,还遭受着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美国在伊朗境内发动直接战争的威胁。

继去年十二月和今年一月爆发要求推翻伊斯兰共和国并结束对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军事干涉的群众抗议,这波劳工抗议、罢工的浪潮已经席卷伊朗全国。在这个当口,美国的制裁与直接战争威胁有着极为致命的效果,使伊朗当局对任何真正进步和革命的反对者都可以贴上亲美、亲沙特、亲以色列分子的标签,也使当局藉着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以纠集力量。上街抗议的年轻人将会被征去当兵。

即便当局所纠集的力量不足以使其统治合法化,战争与帝国主义干涉也会使进步和革命的力量寸步难行。

在战争的警报声中,女工领袖、伊朗工人自由工会(Free Union of Iranian Workers)成员帕文·穆罕默迪(Parvin Mohammadi)发出了她的急切呼吁,需要全世界进步分子和社会主义者广为传播:

“伊朗当局预算规模庞大,坐拥雄厚资本……最大宗的支出,其资金都流向了伊朗境内的军队和宗教机构,以及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的哈马斯、也门等地的种种战争开销。这还没算上被贪污和挪用的数百万公帑……当局用防暴警察、监禁和驱逐对付饿肚子的工人,无非证明了这是一个对走出经济困境、纾解工人疾苦毫无办法的政府……我们所面临的任务正是要保证数百万工薪阶层家庭的生计,并为他们提供福利、健保、住房、教育,换句话说,一个21世纪人人应有的生活。”(网址见:http://ettehad-e.com )

反对美帝国主义及所有全球和地区性帝国主义势力的人们,请将你们的支持给予那些在伊朗劳工、女权、学生和知识分子抗议运动中勇敢发声的,进步与革命的力量。

 

2018年5月10日

译自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网站


原文题目:No to Trump’s, Netanyahu’s, Bin Salman’s Imperialist War Drive Against Iran. Support Progressive and Revolutionary Opposition to Iranian Regime

原文链接: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no-to-trumps-netanyahus-bin-salmans-imperialist-war-drive-against-iran-support-progressive-and-revolutionary-opposition-to-iranian-regim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