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复国运动,反犹主义,巴勒斯坦人回归运动

《停止以色列对加沙的侵略》

2014年7月

加沙人民已经经受了以色列数十年的封锁和禁运,其中甚至基本的食品和医药品都常常不许运入。超过半数的加沙人依靠联合国救援机构来获得基本的医疗保障、教育和其他相关社会服务。除此之外以色列不许巴勒斯坦获得来自其他地方的援助。


《绝食抗议者需要我们的大声宣扬》

2017年5月8日

囚禁在以色列监狱的犯人中大约有四分之一参与了4月17日发起的绝食抗议,这次抗议围绕着他们忍受的条件和待遇提出了许多要求,从接触家属到医疗和结束单人监禁。以色列当局用镇压来回应他们,一些绝食抗议者被扔进单人囚室,其他人被分散到以色列各地的监狱系统。根据抗议者媒体委员会的说法,更多的犯人正在遭受严重的健康后果,包括肌萎缩、失衡。


《向巴勒斯坦绝食抗议者致敬》

2017年5月31日

我们向囚犯的胜利致敬,我们完全与他们团结一致,这也是我们之前参加,以后也会继续参加支持他们斗争的国际动员的原因。除此之外,我们重申我们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诉求:结束种族隔离,自决权和难民返乡的权利。我们会继续保持并发展我们与当地以及国际上遭到隔离的巴勒斯坦同志的联系,建立削弱殖民国家的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BDS)。


《以色列军队向和平示威者开火,在加沙制造屠杀》

2018年3月31日

这些对巴人权利侵害构成了以色列种族隔离政权试图夺取占领区的框架。

社会主义者呼吁容许巴勒斯坦人自决。我们支持建立民主、世俗的巴勒斯坦国,所有人应享有平等权利。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停止一切对以军事及经济支持!停止一切非法殖民区建设!

我们呼吁以色列占领武装及殖民者停止损毁巴人农作物和房舍、停止占领行为并对形同露天监狱的加沙开放边界!


《#回归大游行的勇气》

2018年4月20日

“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就是抵抗的主要组成部分。虽然BDS行动还没有对以色列经济造成重大影响,但他们已经取得重大进展,使以色列及其国际盟友视BDS为最有力的威胁之一。由于联合国与一般受以色列控制的“国际群体”的无用变得越发明显,政治、公民社会与工人运动机构必须被迫承担他们的责任,去切断犹太复国主义巨头们的经济社会生命线。


《反对对加沙巴勒斯坦人持续的致命压迫》

2018年4月26日

如今有超过600万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仅仅在加沙,200万居民中,至少有130万人是已登记的难民。但在1948年12月11日通过的无约束力的联合国大会194号决议案,肯定了巴勒斯坦人回归的权利,当中申明“那些愿意回家、与邻居和平共处的难民,应该在尽早获准回家。选择不回去的,应该按土地所受损失或毁坏、按国际法或衡平法原则,由需负责的政府或当局作出赔偿”。


《声援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的罪行!》

2018年5月14日

加沙的封锁,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的殖民地化,针对以色列的巴勒斯坦的歧视,任意扣押,暗杀:以色列要为这些暴行而受到惩罚!新反资本主义党重申它对全球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的承诺,将继续支持它;只要以色列国不尊重国际法,它必将受到惩罚,为它的罪行负责。


《今天,以色列大肆杀戮,超过50名巴勒斯坦人为正义而牺牲》

2018年5月14日

“1948年巴勒斯坦人‘灾难日’(nakba)已经过去70年了,我们作为巴勒斯坦人仍然受它影响,不会忘记。在以色列庆祝它立国的同时,我们巴勒斯坦人会记得以色列的谋杀、剥夺和盗窃的行为,多么可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