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灾劫与生态公义(2)

另见:  《 环境灾劫与生态公义(1)》

《环境灾劫与生态公义(3)》

 

李伟才 演讲

林同燊 整理

林志 校对

编按:下文是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李伟才博士于2014年11月23日在香港旺角区“流动民主教室@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与社会公义”系列演讲中第二讲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已刊登在对上一期(5)的《惊雷》。这份根据演讲现场作的文字纪录,已经李博士过目。欢迎各位读者踊跃提出意见。

 

全球暖化──危言耸听?

石油商和煤炭生产商为了阻碍大众认识生态灾劫多么严重,用了即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在普罗大众里面散播这个思想,说我们现在这个全球暖化是一个骗局,根本是假的;即使不是一个骗局,它还是一个科学家们仍然争论不休的、悬而未决的课题,所以大家不用那么担心。他们散播了许多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言论,令到广大人民对这件事情认识模糊“哇,是否真的那么的严重,你是不是杞人忧天,危言耸听”。但我要讲给大家听,当然不是!如果真是危言耸听,瑞典皇家学院怎么会在2007年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了戈尔和联合国的气候变化专家小组呢?

其实联合国气候变化专家小组已经在1988年成立了,它在1990年、1995年,然后在2001年,再之后是2007年先后发表了四个报告书。其中最新的那个就在2013年,叫第五号报告书。其实每一份报告书所揭示的内容,都是一份比一份严重,一份比一份证据更确凿的。头两份报告书讨论的都是诸如这样的问题:究竟全球暖化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温室效应真的加强了?是不是全球温度上升了?即使是这样,会不会是自然界波动的一个部分、不是人为的呢?

但到了现在可以说是毫无疑问了,1990、1995、2001、2007以及去年的2013年的五份报告书其中牵涉的是几千名全世界顶尖的科学家,他们也是都看过上万份的科学论文才作出分析。基本上科学家们是完全有共识的。

主流媒体掩盖真相

但我们那些主流新闻媒体呢?对这些事情,他们就没什么大兴趣,但是如果有一个(其实都不是什么正正经经,但却不知道挂着什么头衔的)教授出来说:“这其实是一个骗局”或者“这些都是悬而未决的”,这个时候,那些媒体就觉得很有新闻价值,他们就喜欢报道这类新闻。如果那些记者现在真的去报道那些科学家们(指拿过诺贝尔和平奖的那些科学家)的共识,就没有什么新闻价值。因为如果真的去报道那些共识,是绝对会引起恐慌的,因为现在的趋势是很严峻的,而且你们大家也都知道每个人都是喜欢听报喜,没有人喜欢听报忧。

但我却就在这里做这件蠢事,过去的十几年来,不断的去办演讲课程,不断的报忧。虽然如此,我还会讲下去,因为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就是要先认识到问题的本质,不管难度多么的大,我们都要这样做。

It`s not possible,but it`s necessary

最近我在看一部电影——Interstellar,《星际启示录》(按:这个是港版翻译,大陆翻译为星际穿越,台湾翻译为星际效应),在座的各位应该也都有看过。其中就有一个对白,可能只有我会有这样的反应。到片尾的时候,男主角抓住宇宙飞船,要和“永逐号”会合,但“永逐号”已经被破坏了,万一对接就爆炸,然后转来转去就掉入其中一个星球的大气层,我们的男主角就想和它对接,于是女主角就跟他说:It`s not possible,就是说现在要追回母船,与之对接是不可能了。当时男主角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很经典:Yes,it`s not possible,but it`s necessary。

现在我们对抗全球暖化,这个难度其实是极高极高的,但问题是,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我们其实是没有选择的,”it`s the necessary”,我们必须要做的,无论这个难度有多么高。

我先讲全球暖化的影响,首先它到底暖了多少呢?科学家已经看到在过去的1850年到现在,地球的温度已经上涨超过1℃,而这100年来呢?已经升了0.87℃,我们一般算成0.9℃,所以说比19世纪上升了1℃是不会有错的。那你们听到这个消息(比百年前上升了1℃)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你骗我啦,我在这边待了那么久,听你半个小时讲了那么多东西,你现在却和我说就上升了1℃,讲来干什么啊!

首先这当然是大错特错的想法,我们所讲的温度变化不是一天日夜之间的温度变化,大家都知道白天和夜晚随时都会相差十多度的,同样这也不是说季节的变化,譬如夏季和冬季,冬天和夏天都是相差十几度的。我所说的并不是这些,我正在说的是全球全年平均温度,而这些温度主要是如何来的?

主要是靠太阳照射、太阳辐射。当然,我们的地球的地心里面也有小小的能量,但相对来说是较少的,主要是靠太阳光热的照射。但其实太阳的辐射照出来是非常的稳定,而地球和太阳的平均距离确是非常的稳定,所以如此推论说,全球的全年平均温度应该也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因此零点几度的变化都是一个很明显的变化。

但我们再讲到冰河时期,地球最冻及最冷的时期,差距大概是4℃-5℃,那些古气候学家用了好多方法来做研究,其实冰河期最大的差距也只有4℃-5℃,但现如今我们在短短的一百年中就上升了1℃,而这1℃的效果已经完全看得出来了。

冰川融化

过去十几二十几年,大家也多多少少听过一些。全球高山的冰雪融化是越来越厉害的,最出名的那些相片你可以在网上图片搜索上看到,譬如你输入“冰川”、“融化”这些字眼就可以看到许多这类的照片。这些也是可以拿来前后对照做比对的,这其中可能就是二十世纪初或二十世纪中叶之间的比对。那些冰川已经是融化的很厉害的了。

这方面我是不用看照片了,因为我自己有亲身经历,我在2006年的时候我跟我太太参加了一个旅行团,去阿拉斯加坐游轮,去那个很著名的冰川公园。我们一路看到那些个冰川真的是非常的高兴,但其实我内心是有些内疚的,因为我一早就知道这个冰川危机是很严重的,那些人看冰川最想看什么?是冰川的时候,有些冰川就“哗”的一下掉下来,激起的那些浪花,真是有几层楼那么的高。那些游客看到这些是非常开心的,又照相又录像的。但我看的时候,我的心情却是很复杂的。

我们看完这一冰川后,然后到了一个“U”字形的海湾,那个海湾很狭窄,但船上的导游却和我们说这里原先并不是海湾,而是冰川。你们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些冰川只不过是它的支流。现在的船之所以能够开的进来,完全是因为它融化了而已。当我听到这句话后我感到很震惊,于是我就去问导游:“你是在说多久以前的事情啊?”(我以为是百多年前的事情)。但得到的回答却是融化了才十几二十几年,如今整条冰川都已经不见了。之所以融化得如此之快,全部都是因为海洋温度的上升,空气温度的上升,是诸多因素引起了这条冰川的融化。

在座诸位都应该知道北冰洋,其实过去几十年来北冰洋的海冰已经融化的很厉害了。如果你上网搜索“北冰洋”的图片,你可以看到上世纪70年代北冰洋的海冰在夏天时候的范围已经是很小的了。但如今呢?夏天时候的范围是比之前少了一半那么多!科学家预计,按照现在这样的速度,最迟差不多到2030年或2040年,北冰洋在夏天的时候再不会有冰了!而这一现象是会“恶性循环”的,其实这样的融化进程也是令到科学家们大跌眼镜,都是没有预先计算到的,他们只计算地球温度上升了多少,多了多少的热能,这些热能能融化多少的冰,然后速率是如何计算,但他们却忘记一件事情,即是“正反馈回路”,原来这些冰是很反光的,因为那些冰是白雪雪的,也就是说反光是很厉害的,同样的也就是说明吸热很少,但当冰融化的时候,你就会暴露下面那些暗黑色的海水。大家试想一下,海水之于冰来说颜色是不是深好多呢?那既然深色很多,吸热自然也就多了。海水吸热多了,是不是就会令到海冰融化的更快了吗?就有更多的海冰融化,于是海冰融化就暴露出更多深黑色的海水,于是吸热就更加的多。这就是我们说的“正反馈回路”,是一个恶性循环的现象。简单来说就是你融得越多,吸热就越多。其实同样的道理在高山上也是如此的出现。

高山生物灭绝

全世界的高山,包括我们中国的青藏高原和北美的洛矶山脉,南美的安第斯山脉,欧洲的阿尔卑斯山脉,这些高山冰川融化的时候,必然暴露那些深色的沙石泥土,而这些深色的沙石泥土因为颜色深,所以吸热就更厉害,也就会导致融化更多的冰。所以这么一个加速的现象是令到科学家们大跌眼镜的。他们计数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些。

其实最先发现全球暖化这一严重影响的是生物学家,原来几年前来自不同地方的生物学家,在研究高山生态的时候(这些高山生态完全取决于山的高度,一千米是一个状态,一千到两千是一个状态,两千到三千是一个状态,五千米差不多就很难有生态系统的存在了)。

在几十年前,原来有些植物和动物在两千米以下才会出现,而在两千米以上是没有的,为何现在在两千米以上可以找到呢?

生物学家们觉得很奇怪,他们以为这只是区域性的现象,但通过他们学术报告以及学术会议这样一交流下来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不是一个区域性的现象,而是全球性的现象。但是大家都是读生物的,而不是学气候学的。后来他们发现是因为整个地球变暖了,整个大气的温度都上升了。所以实质上很明显的是,这个气候状态是慢慢地向高山伸展,低地伸展到山腰,山腰伸展至高山上。理论上,生物可以按照环境的转变而作出适应,但这些适应必须有充分的时间。但我们正在讲的是几十年之内发生的这个情况,所以很多生物是无法适应的,出现了很多生物的大灭绝,这是第一点。

变种细菌和病毒肆虐

另外也说明为何出现那么多的细菌、病毒的变种。在这里我可以把之前说的那个亲身经历接着分享给大家,在2006年去阿拉斯加的路上我原先要在温哥华下船,但我还未下船之前,和那个旅行团一起去加拿大的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去一个很出名的国家公园。在那里我看到了很多针叶林树木的颜色不是绿色而是灰色的,并且很多都已经死亡了,于是我就问导游是怎么一回事情,怎么那些树会变成这个样子。然后领队告诉我说这一现象已经发生了起码十几年了。原来这些树木是有天敌的,是一种甲虫。这种甲虫专门吃这些树的树皮,吃了树皮树自然就死了。但其实这当中是有一个生态的平衡的,即夏天来到的时候,那种甲虫会蜂拥而出吃树皮,但到了秋冬的时候,气温下降,甲虫顶不住气温就大批死亡。但是他们临死前会产卵,产的卵埋在泥土里,下雪的时候雪就盖住了这些卵,这些卵便可以度过这个冬季。到了来年的春回大地的时候,那些卵又生长出来。而在秋冬季节的时候,那些树木也是有休养生息的机会的。周而复始,自然界在这里是有一个很微妙的循环及平衡再次的,这是一种共生的状态。但是为何如今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即大批的树木死亡)?因为现在冬天变暖和了,原来越暖和,所以那些甲虫(原先在春天以前产卵存活下来的甲虫)的存活率是只有百分之几的,就是说一百只蛋可能只有几只能够存活并且产生甲虫。但如此看来这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产的卵实在是很多。而现在的存活率则大大提升了,原因就是冬季不够寒冷,就好像冬天很迟才来临,而春天接着就来了。所以那些甲虫的存活率就提升到了百分之十几二十几了。那么因为以前只有几个百分比,而如今却是几十个百分比,因此令到那些树木就顶不住了。于是洛矶山脉的那些树木便大批大批的死亡。

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揭示气候变化如何引起生态被破坏。平时我们谈论气候变化这一议题似乎是很抽象的,我在这里讲是实在令大家无法想象的。但其实是有很多的具体的例子存在的,刚刚我说的那个例子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气候反常

而现在有个最可怕的现象便是气候异常,气候异常是说,原本应该下雨的时候不下雨,引起旱灾,旱灾是非常严重的,打击到了农作物和农业生产。而反过来的是,平常本不该下雨的时候却拼了命的下雨就像倒水下来那样,香港也是受害地区之一,这种现象很惊人。这样的现象令到如今的降水量大过以前很多,这样的暴雨下下来其实对我们的土壤的破坏是很严重的,会引起极为严重的水土流失,将很珍贵的土壤冲击到海洋里,也都不让水慢慢渗透进土壤里,这会影响到植物的生长。因此水灾旱灾都不断的出现。加上我们之前所说的,会有虫害侵袭那些树林和农作物。其实这些现象科学家们已经观察到了。

沙漠化现象

再有一个就是沙漠化的现象。在我们全世界来说,沙漠化是非常严重的。我们可以看到现今地球上的沙漠大约集中分布在北纬30多度和南纬30多度的地方,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撒哈拉大沙漠,中东的沙漠,中国的戈壁以及南美洲和澳洲的沙漠,都是分布在南纬或者北纬的30多度附近。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巧合,这是同大气环流有关的。因为在太阳光射向地球的时候是要经过大气层的,这样能说明我们的大气层是最热的,温度是在上升的。那么(热空气)一边上升一遍朝南或朝北移动,慢慢的一边移动一边冷却。冷却以后空气的重量变重,就沉了下来,正巧这沉下来的位子之于北半球就是北纬30几度的区域,之于南半球就是南纬30几度的区域。这个沉下来的区域大家在新闻中应该有听到过,叫“副热带高压脊”,这个副热带高压脊长久以来是导致沙漠形成的原因。因为当空气下沉的时候,就会有热对流的活动,空气就会加热,干燥,所以很多松木便是在下层的部分形成的,而这些环流圈(哈德利环流圈Hadley Cell,哈德利是一位英国科学家的名字),这个哈德利环流圈(南北半球都有存在)随着全球温度上升,这个圈便会膨胀,然后向北或者向南眼神,可能就会令到下沉的位置的气温不是三十几度而是四十几度。因为温暖了嘛,所以那种并未被沙漠化,以前的富庶之地久而久之变成了沙漠化的情况,这也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地球的环境变化,而这一切的一切便是来自──人类社会的汽车废气排放。在地球上喷废气,你无法想象原来这些废气加在一起可以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说影响言轻了,说是灾难,灾劫也不为过。

热浪杀人

实际上刚刚讲的所有的气候变化,最直接的根源就是全球暖化。热浪令到持续高温天气,如今这些热浪是越来越频密并且严重的程度在加剧,中国的热浪也是在很快的加剧,就像我小时候并不明白我奶奶说的一句话(现在我明白了):“人冷过了之后不记得曾经冷过,热过了之后不记得曾经热过”。原来人对天气变化的记忆是极其的短暂的,过了便不记得了。对天气的记忆是这样的短暂,在座各位还记不记得去年夏天的时候全中国有多少城市的气温达到40多摄氏度?美国去年(2013年)的热浪在一个叫棕榈泉的地方,竟然破纪录达到54℃摄氏度。如果不是很记得,劳烦上网看看。不过没关系,我们记忆短暂没有关系,记不住那些事情也没关系的,因为现在网上什么都有,大家可以上网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