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选举结果“证实了欧洲趋势”

谢尔·埃斯贝(Kjell Östberg)  著

关山梦  译

素侠云雪  校

社会民主党领袖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StefanLöfven)在选举之夜派对上致辞。(Claudio Bresciani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9月9日瑞典议会选举的结果证实了欧洲的普遍趋势:右翼民粹主义抬头和社会民主的衰落。几十年来瑞典作为一个进步的社会民主福利国家的传统图景正在逐渐消失。

至少自20世纪90年代初瑞典经济深陷危机以来,社会民主党已经接受了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总体纲要,包括对公共部门管制的放松的和私有化。与此同时,曾经如此深入人心的党组织遭到强烈削弱——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该党已经失去了三分之二的成员,而且在过去的十年中,原本存在着密切关联的蓝领工会的支持率已经损失了25%。这个在过去的85年中只有9年未能执政的党,却在2006年失去政权,而导致右翼政府的建立。

在接下来的8年里,政府加快了通过加速私有化和减税进程来压榨公共部门的步伐。当社会民主党在2014年重新掌权时,他们的处境非常糟糕。该党为了获得45%的支持率努力了很长时间,最后却仅仅刚达到31%。即便有政府中的合作党派,如绿党,以及左翼党(Left Party)在议会的支持,政府仍然只是一个少数派政府。而且它既没有野心也没有力量从根本上改变即将离任的政府的政策。2014年大选最引人注目的结果就是右翼民粹主义的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崛起。他们成功地将选票增加了一倍,达到13%,这也意味着没有一个传统的政治集团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形成多数。

与丹麦和挪威不同,瑞典民主党的植根于公开的种族主义和亲纳粹倾向。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其新一代年轻领导人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有效的党组织,从瑞典南部的一些地方据点开始扩张。仇外心理和反移民一直是党的主要思想展现,也是其赢得选民的主要原因。由于它提高了自己的议会影响力,该党一方面努力淡化更公开的种族主义言论,另一方面驱逐一些最狂热的代表。该党最近还试图强调其民族保守特征,类似波兰和匈牙利的相似派别,他们的经济和福利政策与保守党的政策接近。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议会中的传统政党之间达成了一项事实上的协议,试图孤立瑞典民主党,并避免与他们进行谈判。这就是右翼政党在2014年接受红绿联盟的原因。2014年和2015年的难民潮——分别带来8万、16万难民——几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政治局势。

直到2015年10月为止,人们普遍认为瑞典人已经准备好“敞开心扉”——引用前保守党领袖弗雷德里克·雷因费尔特(Fredrik Reinfeldt)的话。最初强烈批评大规模移民政策的只有瑞典民主党。随着该党不断发展以及接待难民的问题暴露地愈加明显时,包括社会民主党在内的大多数党派同意立即停止并调整当前的瑞典移民政策,直到降低到欧盟的最低标准。这一变化不仅是一次鲜明的转向,还伴随着反移民情绪的增加,反穆斯林意见的激荡以及对更加严厉的立法的要求,这些针对自称与移民相关的罪行的立法建议也来自于包括政府中社会民主党人在内的传统党派。

很明显,这种变化的一个原因是社会民主党和保守党都感受到了来自瑞典民主党的威胁。从其他国家的经验可以预见到,战术的改变是行不通的。瑞典民主党继续以牺牲尤其是这两个政党的利益换得自己的发展。选举结果证实了这一结论。社会民主党得票率跌至28%,这是该党自1921年选举获胜以来获得的最低选票。保守党的损失更大,得票率仅为3.5%。瑞典民主党又获得了近5%的选票,支持率达到17.5%。从欧洲的角度来看,这个结果可能并不令人震惊。瑞典正在适应一种国际趋势。

然而,从瑞典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新情况,其结果在几个方面都意味着严重的挫败。这里应该提及其中之二。 首先是瑞典民主党对日常政府政策产生真正影响的威胁。 在这个时刻,两个传统政治集团之间存在僵局:究竟谁将获得下一任总理的职位,而僵局的结果则是由瑞典民主党人决定的。迄今为止,传统政党与仇外右翼民粹主义者之间存在的分界线已不复存在。很明显,保守党准备与瑞典民主党人进行正式或非正式谈判,以便能够组建右翼政府。 丹麦的经验表明,让这些政党制定议程是多么灾难性的后果。

另一个挫折与左派和工人阶级有关。确实,左翼党——前共产党——取得了可观的成绩 :支持率从5.7%增加到7.9%,最重要的是能够在年轻人中进行令人印象深刻的竞选活动。然而,左派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虚弱,只获得35%左右的支持率。大多数工人阶级不再投票了。三十年前,80%的工人阶级投票给社会民主党(另有10%投给共产党)。2014年,蓝领工会中仍有50%的成员投票选举社会民主党人。在2018年,只有37%的人投票支持他们(左翼党另外获得10%)。

显而易见,社会民主党在工人阶级中失去支持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已经放弃了过去的主要立场:在平等和团结的基础上建立福利国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已经吸取了教训。党的领导的主要目的是通过与资产阶级政党组成联盟来解决当前形势,这意味着进一步削弱福利国家,进一步压榨工人阶级的权利。


自1968年以来,谢尔·埃斯贝(Kjell Östberg)长期以来都是社会主义党(第四国际瑞典支部)的党员。他现在是斯德哥尔摩的索德托恩大学(Södertörns University)的历史学教授。

Outcome of Swedish elections ‘confirms European tr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