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社会主义新书书介:科学与社会主义的交点

 

《更红的绿荫》封面

伊恩·安格斯(Ian Angus),《更红的绿荫:科学与社会主义的交点》(A Redder Shade of Green: Intersections of Science and Socialism)。美国每日评论出版社(Monthly Review Press),纽约,2017年6月出版,198页。

我强烈推荐加拿大生态社会主义者伊恩·安格斯(Ian Angus)的新书《更红的绿荫》(A Redder Shade of Green)。这本论文选集由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录了一些对非专业人士来说很容易阅读的优秀文章,这些文章首次发表于2009年至2017年间。它们总结了关于环境状况的最新科学发现,并为反驳气候变化否定论者(climate change deniers)与环保改良派(environmental reformists)提供了有力论据。在书的封面之间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例,就是参与到现有的社会运动中来,这些社会运动正在做、而且现在可以做的事情以减少碳排放。反对石油管道的修建、反对对天然气的水力压裂开采、反对军事行动(所有这些都消耗了过多的碳基能源)就是最好的例子。

《面对人类世:石化资本主义与地球系统危机》封面

这本书是安格斯的巨著《面对人类世:石化资本主义与地球系统危机》(Facing the Anthropocene: Fossil Capitalism and the Crisis of the Earth System,美国每日评论出版社,2016年6月出版)的姊妹篇,它衍生出一个全面的碳资本主义(carbon capitalism)政治经济学,并向我们展示了从其起源至今天的发展。

德国共产主义化学家卡尔·肖莱马(1834-1892)

本书作者根据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以及共产主义化学家卡尔·肖莱马(Carl Schorlemmer,1834-1892)的开创性工作,提出了“生态社会主义”,一种旨在避免灾难性气候变化的制度性变革方案。安格斯不仅解释了资本主义生产与自然之间的“新陈代谢断裂”(metabolic rift),还记录了二战后化石燃料使用的“剧烈加速”(Great Acceleration)是如何定义了一个充满忧虑的新时代——人类世(Anthropocene)。全球资本主义不计代价追逐增长和盈利,将可能无法挽回地破坏“地球系统”,预示着人类文明的终结。

《更红的绿荫》正确地瞄准了非理性增长与浪费的经济体系,并辨识出是少数统治阶级为这个体系定下规则。它拒绝接受自由派绿色分子和亲资本主义环保主义者的说法,即把环境破坏归咎于所有或大部分人都是过度饮食、穿衣、保护自己和繁衍。

这本书的副标题“科学与社会主义的交点”,表明了它的力量,并申明它致力于在街头建立群众运动以挑战现有权力。无论社会阶层和最终政治目标有何不同,只要那些愿意为更美好未来而奋斗的人们诚心合作,就可以取得成效。与此同时,安格斯坚持认为,生态社会主义者应该无情地推进对主要敌人的科学批判。

不幸的是,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哲学或纲领,与工人阶级革命先锋队的交集却完全缺席了。当前首要需求应当是建立一个能够将反对有毒的生产方式的斗争并引导到建立社会主义和民主的结论的政党──这种愿景的缺席是显而易见的。

安格斯似乎试图为推迟或放弃建立革命的工人政党的计划辩护,他说,“我们必须承认,社会主义运动不会在近期取得胜利。”(页163)

正如试图预测地球系统——一个难以置信的复杂和不可预测的矩阵——何时会超越“临界点”一样,排除社会主义革命爆发的可能性被一再证明是愚蠢和错误的。毕竟,正如书中所展示的那样,世界被一个充满深层次和爆炸性矛盾的全球社会经济体系所主宰。事实上,没有任何一场已发生过的工人革命像预测中的那样发生。最初预测的剧变并没有在预期的时间和地点发生。

此外,当已经出现革命的条件时,再开始着手建立政党通常为时已晚,要使其扎根到足以领导起义群众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地步,已经太迟了。鉴于当今环境的悲惨命运,人类不能错过任何进行彻底变革的机会。

最后,它难道不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吗:生态社会主义者将在哪里找到志同道合的同志呢?如果不是在革命的工人政党或党成型前的组织中,他们在哪里能找到现在所需要的大规模群众运动的优秀建设者呢?这种认知实际上才是最红的绿荫呢!

2018年7月27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