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社会主义

《贝伦生态社会主义宣言》

2008年12月7日

对利润增加永无止境的追求所引发的生态破坏,并不是资本主义的的偶然特征:它是根植于该系统的基因中,无法通过改良移除的。利益导向的生产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只会考虑短期前景,是不会考虑环境的长期健康和稳定的。无限的经济扩张与有限又脆弱的生态系统不能兼容,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不能容忍对增长的限制,他对扩张的持续需求会颠覆任何“可持续发展”可能为它设定的限制。因此,本质上不稳定的资本主义制度不能约束其自身活动,更不用说克服因其混乱性和寄生性的增长所引发的危机,因为如此就要求在资本积累上设置界限——这对于一个以“不发展即死”(Grow or Die!)为前提的制度来说是不可接受的选项。

《关于近日大火灾的声明:对人与环境的“不对称威胁”是灾难性火灾所反映的资本主义发展》

2018年7月24日

希腊的军事开支在北约成员国中位居第二,但它却缺乏基本的基础设施来应对因工程承包商不受惩罚而造成的火灾和洪水。激进左翼联盟—独立希腊人党(SYRIZA-ANEL)联合政府与阿提卡地区当局都躲在无聊的天气争论背后。他们继续了之前的新民主党(Nea Dimokratia)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政府几十年来的策略,不触动纵火犯的利益去推测火灾破坏的原因。逍遥法外的工程承包商不肯为土地的投机买卖、自然水流的堵塞、海岸线的破坏埋单,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导致数十人无法轻易逃脱,并产生了众所周知的悲剧性后果。

《悼念我们火灾中的死难者——停止沾血的削减和害命的财政盈余政策》

2018年7月25日

Canadair飞机(消防飞机)已经飞行了四十年而一次都没有升级过。消防员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却没有必要的招聘进行补充,而少数临时合同工当合约到期便被解雇了。

森林保护的资金和保养维护消防栓与水箱的钱也被砍了。DEI(电力)和EYDAP(供水)的私有化意味着会有更多危险来自一直无人看管的电网和紧急时刻泵站的停止供水。

与此同时,由于医疗方面的野蛮削减,人们死于呼吸道疾病,而索迪里亚(Sotiria)医院则面临着严重的人手短缺和手术瘫痪。

《生态社会主义新书书介:科学与社会主义的交点》

2018年7月27日

我强烈推荐加拿大生态社会主义者伊恩·安格斯(Ian Angus)的新书《更红的绿荫》(A Redder Shade of Green)。这本论文选集由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录了一些对非专业人士来说很容易阅读的优秀文章,这些文章首次发表于2009年至2017年间。它们总结了关于环境状况的最新科学发现,并为反驳气候变化否定论者(climate change deniers)与环保改良派(environmental reformists)提供了有力论据。在书的封面之间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例,就是参与到现有的社会运动中来,这些社会运动正在做、而且现在可以做的事情以减少碳排放。反对石油管道的修建、反对对天然气的水力压裂开采、反对军事行动(所有这些都消耗了过多的碳基能源)就是最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