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社会主义

生态社会主义联盟的标语字句:“生态社会主义或是野蛮状态:没有第三条路”及“要制度改变,不要气候暖化”。

《贝伦生态社会主义宣言》

2008年12月7日

对利润增加永无止境的追求所引发的生态破坏,并不是资本主义的的偶然特征:它是根植于该系统的基因中,无法通过改良移除的。利益导向的生产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只会考虑短期前景,是不会考虑环境的长期健康和稳定的。无限的经济扩张与有限又脆弱的生态系统不能兼容,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不能容忍对增长的限制,他对扩张的持续需求会颠覆任何“可持续发展”可能为它设定的限制。因此,本质上不稳定的资本主义制度不能约束其自身活动,更不用说克服因其混乱性和寄生性的增长所引发的危机,因为如此就要求在资本积累上设置界限——这对于一个以“不发展即死”(Grow or Die!)为前提的制度来说是不可接受的选项。


《关于近日大火灾的声明:对人与环境的“不对称威胁”是灾难性火灾所反映的资本主义发展》

2018年7月24日

希腊的军事开支在北约成员国中位居第二,但它却缺乏基本的基础设施来应对因工程承包商不受惩罚而造成的火灾和洪水。激进左翼联盟—独立希腊人党(SYRIZA-ANEL)联合政府与阿提卡地区当局都躲在无聊的天气争论背后。他们继续了之前的新民主党(Nea Dimokratia)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PASOK)政府几十年来的策略,不触动纵火犯的利益去推测火灾破坏的原因。逍遥法外的工程承包商不肯为土地的投机买卖、自然水流的堵塞、海岸线的破坏埋单,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导致数十人无法轻易逃脱,并产生了众所周知的悲剧性后果。


《悼念我们火灾中的死难者——停止沾血的削减和害命的财政盈余政策》

2018年7月25日

Canadair飞机(消防飞机)已经飞行了四十年而一次都没有升级过。消防员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却没有必要的招聘进行补充,而少数临时合同工当合约到期便被解雇了。

森林保护的资金和保养维护消防栓与水箱的钱也被砍了。DEI(电力)和EYDAP(供水)的私有化意味着会有更多危险来自一直无人看管的电网和紧急时刻泵站的停止供水。

与此同时,由于医疗方面的野蛮削减,人们死于呼吸道疾病,而索迪里亚(Sotiria)医院则面临着严重的人手短缺和手术瘫痪。


《面对人类世:石化资本主义与地球系统危机》封面

《生态社会主义新书书介:科学与社会主义的交点》

2018年7月27日

我强烈推荐加拿大生态社会主义者伊恩·安格斯(Ian Angus)的新书《更红的绿荫》(A Redder Shade of Green)。这本论文选集由美国《每月评论》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录了一些对非专业人士来说很容易阅读的优秀文章,这些文章首次发表于2009年至2017年间。它们总结了关于环境状况的最新科学发现,并为反驳气候变化否定论者(climate change deniers)与环保改良派(environmental reformists)提供了有力论据。在书的封面之间有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例,就是参与到现有的社会运动中来,这些社会运动正在做、而且现在可以做的事情以减少碳排放。反对石油管道的修建、反对对天然气的水力压裂开采、反对军事行动(所有这些都消耗了过多的碳基能源)就是最好的例子。


《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封面

《新书书介:<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

2019年2月13日

《作为真实乌托邦的民主生态社会主义》(Democratic Eco-Socialism as a Real Utopia: Transitioning to an Alternative World System)2017年由美国Berghahn Books出版社出版。以下大纲是作者为本网站亲自撰写的。与作者早期的论文一样,本书是对正在进行的生态社会主义(ecosocialist )发展和澄清过程的重要贡献。我希望它能激发大家广泛讨论生态社会主义的目标以及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十一月,“日出运动”( Sunrise Movement)的成员,协同加入其中的新当选议会代表奥卡西奥-科特兹(Ocasio-Cortez),来到议会代表佩洛西(Pelosi)的办公室,要求实行“绿色新政”(图片:日出运动)

《美国“绿色新政”倡议带来的挑战》

2019年1月16日

要理解资本主义者的缓解气候辩论,我们必须了解资本主义决策圈子正在进行的关于改良资本主义以提高运作效率的讨论。医疗卫生政策辩论是最近的一个很好的例子。20世纪90年代初,作为一名健康政策学者,我有机会详细记录和展示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医疗卫生改革提议是如何被限制在对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盈利危机的忧虑的框架中的。美国国会关于气候变化的讨论会有什么不同吗?

正如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策制定者拒绝将医疗改革的辩论定为一项人权一样,我们也没有理由相信他们关于“绿色新政”的辩论会有什么不同——把人类和地球上的生命置于决策审议的中心,而不是更好地为资本主义的盈利机器加油。


“绿色环保中的红色力量”

《美国生态社会主义网络“绿色环保中的红色力量”自我介绍》

2019年3月2日

我们是美国费城地区的社会活动分子,我们看到了气候变化迫在眉睫的危险以及它对自然和人类的存在构成的威胁。资本主义正在毁灭地球,我们需要行动起来以应对气候危机。否则,对利润不计代价的渴求将永居被剥削者和地球的利益之上。

我们坚信,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气候危机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尽管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有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亮点,但即使是最基本的改良也不能靠乞求那些被大企业收买和雇佣的政客来完成。我们坚决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那些把危机成本转嫁穷人和工人阶级的所谓“解决方案”。

在前进的路上,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需要发起独立的大规模行动来终结这一制度。我们反对在美国民主党内部工作、企图改造美国民主党的路线。


“绿色新政,将会是社会上所有互相矛盾的利益冲突的竞逐场域。它将会吸引那些真正明白为了在未未的气候惩罚中生存下来,需要一场深刻社会重组的人。它也会吸引那些希望利用绿色新政作花招来吸纳环保人士选票的政客。”

《美国民主党人出卖了就绿色新政的象征式投票》

2019年4月2日

这些差异的核心在于对于危机的性质的不同看法。绿色新政的“进步主义”推动者针对的是在一个根本上健康的经济制度中的“歹角”(“bad actors”),并支持可以让民主党胜出选举、实施从根本上挑战资本主义利润特权政纲的策略。他们甚至声称,无需挑战这些特权者也可以建设一个绿色、可持续的未来。

相反,革命社会主义者明白问题在于资本主义的本质,尤其是资本主义必然要不断扩张,把追逐利润置于人类需求之上。这样的社会系统若不对社会、政治和环境的限制施以粗暴破坏,它便无法运作。而且这破坏趋势是无法靠改良就可以消除的。因此,从社会主义角度看,依靠亲资本主义的美国民主党去实施反资本主义政纲是有根本缺憾的。


本文作者最近的一本书《工人阶级能改变世界吗?》

《如果资本主义必须终结,那么应该用什么来取代它?》

2019年4月9日

到处都存在着一种明显的多重疏离感:我们彼此疏离,彼此竞争;我们与自己劳动生产的商品和服务相脱节;我们与大自然的关系被撕裂;我们甚至与自身撕裂,当我们装出一副快乐的外表时,内心却充满焦虑。

虽然造成这些灾难的直接原因有许多,但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生产与分配系统的性质。资本主义是一种生产方式,其核心是资本的不断积累,追求尽可能多的利润,并利用其扩大初始资本,从而实现增长。反过来,这种积累又是通过对雇佣劳动的剥削和对人的身体及自然的掠夺而实现的。


《印度左翼团体“激进社会主义者”对LG聚合物工厂灾难的声明》

2020年5月8日

“激进社会主义者”对5月7日在印度维沙卡帕特南(Venkatapuram)、属于LG聚合物的化工厂发生、导致包括一名六岁女童在内十一人死亡、逾千人受影响的苯乙烯(styrene)泄漏事件深表忧虑。当地至今尚有约350人留医。事件直接影响方圆三方里的地区、至少五座村落受严重影响。专家指,苯乙烯是一种神经毒物,吸入可在十分钟内导致无法动弹、最终死亡。

“激进社会主义者”要求:

  • 以疏忽及无视环境与安全规范把LG聚合物负责人拘捕归案;
  • 对与公司勾结、放宽环境与安全规范的官员应予立案查处;
  • 重开涉及化学及有害物料的工厂时,必须采取一切安全预防措施;
  • 对所有此次事故的受害者必须作适切补偿;
  • 必须清理及净化当地的环境、空气和地下水源;
  • 企业违反环境规范必须列为刑事罪行;
  • 必须致力从高污染工业转移至环境友善型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