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墙50年:重拾骄傲

安·蒙塔古(Ann Montague) 著

继轲  译

1969年石墙起义的第一夜。(约瑟夫·安布罗西尼《纽约每日新闻》)

大约在两年前,纽约的LGBTQ活动者决定要在石墙起义50周年之际,从商业公司手中夺回骄傲节,并使它复归于像从前一样的民权和解放游行。许多年来在纽约,对我们社群的日益增长的攻击日益同弥漫在全社会的法西斯主义、性别主义和反犹主义合流。

全美国的城镇都应当注视着纽约发生的事情,并将它看作是我们未来将要采取的骄傲节行动的计划。近二十年来,纽约骄傲节是由一个叫做骄傲节的遗产(Heritage Of Pride ,HOP)承担的。Ta们的骄傲节因出现公司花车、竞选政客、身着制服的警察以及其在游行路线上设置的金属路障而受到批判。除非穿戴活动官方配发的手环,你说无法参加活动的。

重拾骄傲联盟(Reclaim Pride Coalition ,RPC)开始周期集会并发布了一则通讯:

“抛弃了近期游行充斥着商业公司、高度警戒的性质,这场游行是真真正正的草根行动,它动员了社群致力于正在地方、全国和全球范围内进行的社会和政治斗争。”

今年的活动将是不同于商业游行和一般的民权游行的。它将是人民的街道盛会,游行中没有穿制服的警察和公司花车,它将向任何参加者普遍开放。包括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紫色委员会(SEIU Lavender Caucus)在内的超过100个LGBTQI组织表示支持游行。

虽然这两项活动并不冲突,但将促使HOP把举办明年骄傲节庆典的的权力移交给社群。正如艾滋病解放力量联盟(Act Up)成员兼本年度骄傲节主要的拉拉组织者安·诺斯拉普(Ann Northrup)所说:“它(骄傲节)应当是一个社群活动、群众活动、骄傲活动。这才是每年的骄傲节所应当具有的真正精神。”

在同诺斯拉普的谈话中,她提到,尽管游行被叫做“酷儿解放游行与集会”,但它也承认并不是每个人的身份认同都是酷儿。所有人都是被欢迎的,而纽约的男女同志、双性恋、跨性别者和性别不适者社群,ta们都是游行的组织者。

游行将在6月30日早上9:30开始,它将重现1970年的第一次纽约骄傲节游行,它将覆盖从克里斯托弗大街到中央公园的51个街区。集会将在中央公园的大草坪进行。

在宣布游行路线的新闻发布会上艾伦·舒姆斯基,她也是同志解放阵线(Gay Liberation Front)的初始成员以及“激进拉拉”组织(Radicalesbians)的建立者,谈到今年的游行将会如何让她重温1970年第一次游行的骄傲和社群感。“当我看到游行中——现在是澳洲的同性恋大游行(Mardi Gras)——看到公司花车和商业广告时,它使我感到沮丧和厌恶。我们已经失去了第一次游行的感觉。”

今年我们将使所有人得以体验1970年代的骄傲和社群感,它来自石墙起义的余波。

听来自安·蒙塔格在“石墙起义——神话与现实”上的发言,6月20日,星期四,晚七点;“五一节”书店,雪松大街301号,明尼阿波利斯。

2019年6月10日


原载美国社会主义行动网(www.socialistaction.org)。作者安·蒙塔古(Ann Montague)是美国服务业职工国际工会(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SEIU)503分会的工会活动家,革命社会主义者,还是一位退休社工。

原文题目:Stonewall 50: Reclaiming Pride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9/06/10/stonewall-50-reclaiming-prid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