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尼洛夫政变

《雅各宾》杂志纪念1917年俄国革命百周年系列

保罗·勒·布朗  著

离火  译

 

一百年以前,拉瓦尔·科尔尼洛夫将军和亚历山大·克伦斯基将军之间的联盟为什么会瓦解?

二月革命期间,俄国彼得格勒(今天的圣彼得堡)普蒂洛夫工厂工人的游行示威。维基媒体。

 

很久以前,科尼洛夫将军和克伦斯基将军都是俄国的英雄。保守派历史学家认为科尼尔洛夫是一位光荣的爱国者和职业军人,而自由派历史学家则认为克伦斯基是一位能言善辩的空想家和律师,他希望将俄国变成一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共和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下台后,这两股势力联合起来——克伦斯基担任临时政府首脑,科尼洛夫担任总司令——希望引领俄国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正如各类历史学家所记录的那样,这两位英雄在1917年8月发生争执并决裂,从而为布尔什维克革命创造了条件。然而,究竟是什么促进了这场决裂,历史学家们意见不一。

有人说,科尔尼洛夫正在策划一场政变,克伦斯基却动员社会主义团体和工人阶级团体阻止了这场政变,而布尔什维克,据说不择手段地利用了此时的混乱,夺取了政权。还有些人说,克伦斯基为了推翻科尼洛夫而发动政变,却无意中为布尔什维克接管政权铺平了道路。这一解释引起了一个疑问:克伦斯基为什么会背叛他的最高军事指挥官来削弱自己的权力?

答案在于,科尔尼洛夫在1917年策划了两次政变:一次是与克伦斯基一起反对布尔什维克,另一次是反对临时政府本身。他最终的失败提醒了我们,从俄国革命的规模来看,历史不是由英雄成就的而是社会力量成就的,它为个人的行动创造了环境。

从起义到镇压

大多数读者已经能够对俄国革命产生的条件娓娓而谈。自19世纪末以来,俄国僵化的半封建君主制与现代工业资本主义相结合。这两个怪异的盟友在占人口多数的劳动力——主要是农民,也有不断变化和增长的少数产业工人群体——和精英——世袭贵族和工业资本家——之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紧张关系。而第一次世界大战使这种不稳定的紧张关系达到剑拔弩张的程度。

二月份,工人们响应各种社会主义团体的革命呼吁,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起义。他们要求和平和生计,并更进一步地呼吁全面重新分配土地,结束专制统治,以及享有平等权利和更好的生活条件。

随之成立的民主的工兵代表会体现了起义的价值观。这些苏维埃不仅在这场革命中进行了协调,而且继续保留下来适当地监督起义所要求的政治和社会过渡。

与此同时,更“务实”的派别——自由派、保守派和温和的社会党政客——成立了临时政府。其领导人赞扬工人、农民和士兵,恭维苏维埃,并充分利用各种许诺和平、生计和土地的民主、民粹主义的言论美化自己。然而,和平带来的只是荣誉,生计却只能苦苦等待,直到起义结束,土地再分配问题上却仍是要尊重土地所有者的权利。

苏维埃起初时倾向于支持这个看似善意的政府,但需建立一些约束条件去引导它实现最初的革命目标。克伦斯基以他的社会党党员的资历,提出自己作为苏维埃和临时政府之间关系的纽带,最终出任总理职位。

尽管许多人认为,克伦斯基注定要建立一个民主的俄国,但那些熟悉他的人对此表示怀疑。“在克伦斯基看来,一切都是不合逻辑的、矛盾的、变化的、反复无常的、想象的或者虚假的,”农业部长、社会革命党领袖维克多切尔诺夫写道。“克伦斯基,”他接着说,“被相信自己的迫切渴望折磨着,总是时而赢得时而失去这种信念。”

克伦斯基虽然在临时政府内仍然声称代表苏维埃的利益,但他却开始与其他当权派政客站在一起,反对削弱其政府权威的代表会。

温和派社会主义者,包括许多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党员,坚持苏维埃应该支临时政府,建立一个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他们认为这个过程虽然漫长,却是最终实现社会主义过渡的必要前奏。相反,以列宁为首的更为激进的布尔什维克认为,只有通过第二次革命推翻临时政府并“一切权力归苏维埃”,才能实现起义群众的要求。伴随着革命向其他国家的蔓延,其将启动社会主义改造。

越来越多感到挫败的工人逐渐加入布尔什维克,甚至连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的左派都认为布尔什维克的论点令人信服。列昂·托洛茨基,曾是1905年革命高潮中杰出的领袖,成为了布尔什维克最著名的新成员。

7月,工人阶级的愤怒达到顶峰,最终导致了一场革命示威。彼得格勒的激进分子,在没有党的控制下得到了布尔什维克的支持,发动了起义。随后发生的暴力事件被政府假以借口加以镇压。正如左派社会革命党人艾萨克斯坦·伯格所说:“一群军官、学生和哥萨克人走上街头,搜查过路人的武器和‘布尔什维主义’暴行的证据。”临时政府随即宣布布尔什维克为非法政党,摧毁其总部,或逮捕或驱逐其领导人和最明显的激进分子。

在克伦斯基的回忆中,他引用了科尔尼洛夫的话,这些话表明了科尔尼洛夫蔑视所有的社会党人,甚至是温和派:

我确定……临时政府中的弱者将会被扫地出门。如果奇迹发生让他们得以继续掌权,那么尔什维克和苏维埃的领导人将会在切尔诺夫这类人的纵容下免受惩罚。现在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了。是时候绞死列宁领导的德国间谍,打破苏维埃了,将它打破并让它在任何地方都不能东山再起。

克伦斯基透露,他“同意这一点但并没有参与制定细节。”他以为科尔尼洛夫将允许他继续担任政府首脑,但他的一位特使向杜马的保守派和自由派领导人透露“总部和前线一切准备就绪,可以撤走克伦斯基。”

至少克伦斯基是这么说的。历史学家们一直在争论科尔尼洛夫是否真的密谋用军事独裁来取代克伦斯基。证据表明这个争论只是个错误的、因交流不畅而引起误解的闹剧。然而,大多数人都同意二人都计划消灭布尔什维克,粉碎苏维埃。

政变失败

几乎在最后一刻,克伦斯基才断定他处于危险之中。毕竟,在苏维埃让路的情况下,他为何要费心屈从于做温和派的左派总统呢?当科尔尼洛夫向彼得格勒进军“拯救俄国”时,他试图解雇这位将军,并呼吁工人组织——包括他勉强同意给与充分的合法承认的布尔什维克——团结起来为革命辩护。克伦斯基后来写道:

科尔尼洛夫将军的逼近的第一消息对彼得格勒人民的影响犹如一只点燃的火柴抛向了火药桶。士兵、水手和工人们都突然产生了疑神疑鬼的念头,他们以为到处都是反革命。他们因害怕失去刚刚获得的权力而惊慌失措,所以将愤怒发泄在了所有的将军、地主、银行家和其他“资产阶级”身上。

克伦斯基对起义群众造成的这种“疑神疑鬼”其实是使群众承认他们所面临的严峻现实。“科尔尼洛夫叛乱的消息让全国人民兴奋不已,尤其是左翼。”著名的孟什维克党员拉斐尔·阿布拉莫维奇回忆道。“苏维埃及其附属组织、铁路工人和军队的某些部门宣称,如果有需要,他们准备用武力抵抗科尔尼洛夫。”

工厂委员会宣布,“以卖国贼科尔尼洛夫将军为首的军事阴谋者在某些盲目的、缺乏政治意识的部门的支持下,正向革命中心彼得格勒进军。”另一项呼吁强调,“可怕的时刻已经到来”,并督促工人们“团结起来保卫革命和自由”,因为“革命和国家需要你们的力量、你们的奉献、也许你们的生命。”历史学家亚历山大·拉比诺维奇写道:

在科尔尼洛夫袭击的消息的鼓舞下,所有的左派立宪民主党政治组织(自由资产阶级政党)、所有重要的劳工组织、以及各级水手和士兵委员会立刻奋起与科尔尼洛夫战斗。在最近的历史中,很难找到一个更有力和有效的、自发而统一的政治行动。

但回应并不完全是自发的。孟什维克的目击者N·N·苏罕诺夫指出,布尔什维克有“唯一一个巨大的、由一个基本纪律团结起来的组织,并且这个组织与首都的民主最底层联系在一起。”“群众,”他解释,“只要是有组织的,都是由布尔什维克组织起来的。”

虽然列宁的党自二月以来确实获得了支持,起义分子仍然认同各种社会主义派别。正如阿布拉莫维奇解释的那样,“反革命起义的威胁唤醒并团结了整个左翼,包括布尔什维克,其在苏维埃内仍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在这种危险的时刻,拒绝与他们合作的提议似乎是不可能的。”托洛茨基后来回忆道“布尔什维克向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提出联合阵线斗争,并与他们建立联合斗争组织。”

克伦斯基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参加联合政府的社会党领导人,由于担心反革命会胜利以及随后的报复,大部分转向了布尔什维克。8月27号,在歇斯底里的头几个小时里,他们大声欢呼,欢迎他们回来,并与他们并肩作战,准备“拯救革命”。

当然,善变的克伦斯基也不止一次面临过歇斯底里的指责。美国驻俄国大使大卫·弗朗西斯指责俄国总理的失败原因是,克伦斯基在7月份已经决定不会“以叛徒的身份处决列宁和托洛茨基”,“未能安抚科尔尼洛夫将军,反而求助于工人和士兵代表会,以及在8月份向彼得格勒工人分发武器和弹药。

克伦斯基在许多年后沉思道:“列宁怎么可能不利用这一点呢?”

的确如此。“即使是现在,我们也不能支持克伦斯基政府,这是不讲原则的。”列宁强调道。“我们应当战斗,我们虽然同克伦斯基的军队一样在对抗科尔尼洛夫,但我们并不支持克伦斯基。相反地,我们要揭露他的弱点。”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解释说:“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对科尔尼洛夫的战争必须以革命的方式进行,通过吸引群众,唤醒群众,鼓动群众(克伦斯基害怕群众,害怕人民)。”布尔什维克勇敢地动员群众反对反革命势力,在苏维埃内赢得更大的权威和更多工人的支持。

帮助管理这些实际活动的托洛茨基后来回忆道:

布尔什维克站在前线,他们冲破了挡在他们和孟什维克工人,特别是社会革命党战士之间的壁垒,并同他们一起,促使他们觉醒。

面对坚定的工人阶级的动员,并且由于革命鼓动者与科尔尼洛夫指挥下的士兵进行了联系,右翼军事势力在到达彼得格勒之前就瓦解了。“潜入科尔尼洛夫营地的数百名鼓动者——工人、士兵、苏维埃成员——几乎没有遇到抵抗,”阿布拉莫维奇写道。科尔尼洛夫的军队、工人和身着军装的农民对布尔什维克、苏维埃和左派孟什维克鼓动者的呼吁做出了回应,转而反对他们的军官,支持苏维埃。政变失败了,科尔尼洛夫别无选择只能向临时政府投降。

在科尔尼洛夫政变失败之后,布尔什维克在苏维埃内赢得了决定性的多数席位,并得到了整个工人阶级的压倒性的支持。社会革命党内的多数派分裂出来,组成左派社会革命党,与列宁和托洛茨基结盟,就像孟什维克一样。这个联合阵线为十月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译自:https://jacobinmag.com/2017/08/russian-revolution-bolsheviks-kerensky-kornilov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