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释放美国被迫害的进步人士阿布-贾马尔

法国法农基金会  著

张维尔  译

吕杨鹏  校

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1954年4月24日— )新闻记者,曾是美国黑豹党党员,被捕时是美国全国黑人记者协会主席。1981年11月9日被警察枪击后被捕,1982年以谋杀警察为名被判死刑。很多人认为贾迈尔的审判过程不公正,他被判死刑的真正原因是由于他是反对警察暴力、保卫工人权利的活跃分子。1995年宾夕法尼亚州州长所下的对他执行死刑的法令在上万人示威反对的情况下被迫取消。当年审判时的起诉方证人维罗尼卡·琼斯现在承认,她当时是在警察的威胁和引诱下提供证词的。有关组织要求宾州法院重新审理该案。目前贾迈尔仍是死刑待决犯。

以下是法国法农基金会(Frantz Fanon Foundation)今年(2018年)1月3日致函美国宾州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和费城地方检查官拉里•克拉斯纳 (Larry Krasner)的国际联署信,认为阿布-贾马尔不应该被逮捕或判刑,要求公开警方与地方检察官所有相关文件及立即释放贾马尔。支持者可发送电邮至infomumia@gmail.com,主题写上“国际信件Mumia”。

************

 

致:

宾夕法尼亚州州长 汤姆•沃尔夫(Tom Wolf)

费城地方检查官 拉里•克拉斯纳 (Larry Krasner)

 

自:

国际社会的关注人士

呼吁公开有关穆米亚阿布-贾马尔案的地方检察官与警方文件

并立即释放阿布-贾马尔(Mumia Abu-Jamal)

我们,即以下署名的国际社会上关注人权问题的个人与组织成员,要求有关各方注意你们各自辖下的一个侵害人类权利的极坏榜样:穆米亚•阿布-贾马尔案。具体来说,我们要求你们,有权决定阿布-贾马尔命运的要员们:

1﹒保证在费城中等法院复审最高法院退休法官罗纳德•卡斯蒂尔(Ronald Castille)作为宾州最高法院法官再审阿布-贾马尔䅁的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时,所有涉及阿布-贾马尔䅁的地方检察官与警方文件会被当众公开。

2﹒立即将阿布-贾马尔从监禁中释放。已有成堆证据表明阿布-贾马尔清白,甚至揭露了警察、检察部门和法官的种种不端行为,而他仍然遭受着不公正的监禁,包括将近三十年死牢、两度面临行刑、将他推至死亡边缘的狱中疾病,以及缺乏丙型肝炎的及时治疗,而这给他造成了肝硬化,留下终身的隐患……我们要求立即给予穆米亚•阿布-贾马尔自由!

案情简述与事态进展

穆米亚•阿布-贾马尔是一位国际闻名的美国政治犯,因他对种族不平等与残暴的美国帝国霸权的尖锐控诉而广受赞誉(有街道和城镇以他命名,还享有巴黎荣誉市民称号)。阿布-贾马尔十五岁时就成为了黑豹党的费城发言人,自此被联邦调查局及其下由J•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策划实施的臭名昭著的“反谍计划”(Counterintelligence)列为“监视”与“抑制”对象,也就是刺杀目标。到26岁时,阿布-贾马尔已是一个广受支持的获奖电台记者,以作为“沉默者之声”并公开支持MOVE组织和其它被列为目标的个人与组织而闻名。

1981年12月9日,穆米亚路遇一个警察在打他的弟弟。当他走近现场时,他遭到警察枪击并被残忍地殴打。之后,他被构陷为杀害丹尼尔•福克纳(Daniel Faulkner)警官的凶手,并在一场虚伪的审判中被判处死刑。阿布-贾马尔是无辜的。警察同业会(Fraternal Order of Police,FOP)与政治上或经济上支持着该组织的家伙们一直叫嚷要阿布-贾马尔死,认为让他活着就是犯罪。

美国刑事司法制度的系统性不公在阿布-贾马尔案的申诉过程中暴露无遗。警方与检方炮制了穆米亚有罪的证据——弹道证据是假的,目击证人被胁迫说谎,而所谓供词是编出来的。阿布-贾马尔无辜的证据,在现场的警察一清二楚。警察知道枪杀福克纳警官的是其它人而不是阿布-贾马尔。许多目击者看见疑似枪手从犯罪现场逃脱了。依循正当程序并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被剥夺了:包括接受一个不含种族歧视选出的陪审团的权利,由被告选择律师的权利,自我陈述的权利,接触材料以质疑控方论据的权利和坚持控方举证责任高于合理怀疑的权利。

对阿布-贾马尔的陷害并非由警方和检方而起,也不随它们而终。美国司法系统及其法官们越来越被认为具有种族和阶级倾向,且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我们在美国看到的大规模监禁现象。初审与定罪后上诉法官是享有恶名的艾伯特•萨博(Albert Sabo),以“死牢之王”为人所知,因为他判处的死刑人数比全美国其它任何一个法官都要多。尽管国际上有法律专家对法庭上的程序与判决发出谴责,身兼初审与定罪后上诉法官的萨博回绝了从1982年到1997年的每一项对阿布-贾马尔判决的申诉!

2002年,一名法庭记录员透露在1982年审判之初,她无意中听到萨博跟另一个法官说他要“帮他们烹了这个黑X”。萨博法官公然显露的大种族主义被费城法官帕梅拉•丹比(Pamela Dembe)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她承认萨博的话极其恶毒,但断言他在审判期间仍然公正且没有表现出种族倾向

丹比还裁定,不应当庭听取一个声明是自己而非阿布-贾马尔开枪杀死了福克纳警官的人的供词。2002年,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维持了原判,拒绝再次审判阿布-贾马尔。

有赖大规模国际抗议挫败了1995年和1999年的两道行刑令,阿布-贾马尔至今已入狱36年,其中将近三十年是在死牢中。他继续在法庭上同他的判决斗争,并且得到来自美国及欧洲、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的强大国际支持。

2001年12月,一位联邦法院法官裁定对阿布-贾马尔的死刑判决为非法。但阿布-贾马尔仍又在死囚单人牢房里关了十年,同时控方两次向联邦上诉法院上诉。当地方检察官维持死刑判决的尝试在法庭上失败后,阿布-贾马尔于2011年12月移出死牢。之后他就被蛮横地判处无假释可能终生监禁。判处无假释可能终生监禁就是判处在狱中慢性死亡。

随后,警察同业会多次尝试阻止阿布-贾马尔的作品出版,但被强有力的法律斗争与基层群众斗争挫败。尽管如此,对阿布-贾马尔的迫害依然继续着,包括导致了几近死亡的糖尿病休克的胡乱施药,一种虐人、疼痛而令人虚弱的皮肤疾病,以及长期拒绝治疗阿布-贾马尔的丙型肝炎,致使他肝脏衰竭。肝衰竭很可能发展成癌症且无疑增加了寿命降低的风险。经过持续的国际抗议和法官命令要求给予阿布-贾马尔丙肝治疗,并声明拒绝给予这种治疗乃是残忍而不人道的虐待,阿布-贾马尔最终得到了适当的治疗。

如今,阿布-贾马尔在宾夕法尼亚的法庭上有了一件新的法律武器,因为宾州最高法院法官罗纳德•卡斯蒂尔在1998年至2014年驳回阿布-贾马尔上诉时存在有利益关害。新的行动基于一项成为先例的最高法院判决,即“威廉姆斯诉宾夕法尼亚州”案,有关曾亲自参与一项重大司法判决的法官侵害被告获得公正司法审查的权利而后又恰好作为州最高法院法官裁决此案的情况。在阿布-贾马尔被定罪和判死刑之后,自1986年至1991年,卡斯蒂尔是他第一次上诉期间费城当选的地方检察官。卡斯蒂尔于1994年至2014年是宾州最高法院的一名法官,在此期间他多次经手阿布-贾马尔案。

卡斯蒂尔在FOP的支持下选上了地方检察官,继而当选法官。他竞选最高法院法官时吹嘘说他扔了45个人进死牢。从他亲警察和偏好死刑的立场看,其对阿布-贾马尔的定罪与死刑裁决的维护毫无疑问有卡斯蒂尔的个人利益。阿布-贾马尔在1996年和2012年向卡斯蒂尔法官提出申请,要求他回避上诉的裁定。卡斯蒂尔否决了两次申请,坚称他能够公正。

威廉姆斯案的判决结果开启了新一轮为阿布-贾马尔赢得自由的法律斗争。2016年8月起就有向地方检察官办公室提交的申请,要求其开放表明阿布-贾马尔案中卡斯蒂尔个人利益的文件档案。地方检察官不断地拖延,否认备忘录与文件的存在,但还是不情愿地放出了一些证据,显示卡斯蒂尔促成了签发针对已判死刑的“警察杀手”的行刑令。但地方检察官仍辩称这不是卡斯蒂尔直接参与阿布-贾马尔案的证据。我们要求完全公开警方与检方文件。如果阿布-贾马尔赢得这次申诉就将提起新的上诉,为逆转判决打开大门。

阿布-贾马尔为丙肝治疗而进行的斗争,经联邦法院裁决,终使他得到应有的治疗,并成为全美在押犯人接受相应治疗的先例。阿布-贾马尔在其案中反对司法偏袒的法律申诉是对刑事法庭法官间此种盛行偏向的一次打击。公布起诉阿布-贾马尔的州政府文件同样将揭露对这位无辜者的构陷,甚至有可能揭露更多的冤案。

穆米亚•阿布-贾马尔从来都不该被逮捕或判刑。只要他还在监狱里一分钟他的生命就仍处于危险中。我们不能容许他因狱中疾病或年老死在监狱里!

 

我们要求:

公开警方与地方检察官文件!

立即释放穆米亚阿布贾马尔!

 

 

 

 

原文连结:http://frantzfanonfoundation-fondationfrantzfanon.com/IMG/pdf/mumiajan2018lettre.pd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