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国际关于英国脱欧危机的声明: 在欧洲内团结起来,反对种族主义和转嫁社会危机

第四国际执行局  著

素侠云雪  译

 

此声明于2016年6月28日由第四国际执行局通过。

 

一、英国公投的结果是欧盟在希腊与移民危机后,危机的进一步深化。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绝大多数的选民投“脱欧”票,这促使整个联合王国“脱离”欧盟,尽管与之相反,在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多数人支持留欧——这是不列颠内部危机的一个方面,有可能会在苏格兰引发第二次独立公投。

二、污蔑东欧移民的排外言论,主要是由“脱欧”运动的发言人说出的,不论是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保守党),还是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联合王国独立党[1]),都占据着脱欧运动的主导地位。他们因此而成功捕捉到了广大民众——他们是紧缩政策、失业、福利缩减的主要受害者——中根深蒂固的社会愤怒。这一愤怒转向反对精英(在威斯敏斯特或布鲁塞尔)。不幸的是,从群众方面讲,此次对欧盟的抵制并没有在当前表达出一种进步的反紧缩的激进主义来,而是在反对欧洲的移民工人,让他们来充当失业的替罪羊;同时混合着要抵制欧盟,并认为欧盟要为他们目前遭受的攻击负责。这使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成为公众话题,而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本来自70年代以来就变得不可接受了,那时候,反纳粹同盟帮助平息了强大的右翼极端主义浪潮。

三、呼吁英国公投的动力——特别是联合王国独立党的发展,该党背后有持欧洲怀疑论的右翼托利党撑腰——意味着因公投而在英国引发的争论对左翼而言极为不利。工党已经被撕裂,一方主张继续对欧盟的传统抵制——如之前在1975年公投时——另一方则来自工会力量与其他力量,他们认为欧盟的政策能够抵制由新自由主义带来的最坏的过火行为,还能抵制脱欧运动中右翼的反移民排外主义。媒体给予工党中呼吁脱欧的声音的鼓励,要多过工党官方观点所获得的鼓励。尽管只有37%的工党支持者支持脱欧。

左翼退出运动

四、“留欧”运动的主流是来自傲慢都市的精英们,他们担心在此情况下,投“脱欧”票会引发灾难,而数百万英国工人同样经历了一场由那批精英们强加的社会灾难,这些精英们鼓励工人阶级留在欧盟。

五、在此局势下,不可避免的是左翼运动——“另一个欧洲是可能的”(AEIP)支持投票留在欧盟内,“左翼退出”(Lexit)则主张对留欧投反对票——会受到很大的局限。虽然“另一个欧洲是可能的”得到了影子大臣,绿党领导人约翰·麦克唐纳(John McDonnell),和很多左翼工会活动者,特别是消防员工会总书记马特·莱克(Matt Wrack),还有全国数千名其他工会活动者的强烈支持。

工党左翼支持留欧

六、因此,投票结果排除了英国所有来自其他欧盟国家工人和学生,首先是那些来自东欧的人会处在非常不稳定的状态下,在公投运动中掀起的排外情绪下,他们显得很弱势。对移民的人身攻击——特别是对波兰人——已经出现了。与之相似,所有英国工人的工作和购买力都将经受围绕英镑的货币操控和所有欧盟采取的措施所带来的后果。投脱欧投票远不能成为抵制紧缩政策和资本主义政策的进步计划的一部分,相反,将导致新的保守党政府向更加反动的方向偏移,公投会导致工党衰弱,工党内右翼将借公投发起反对杰里米·科尔宾[2]的强大运动。

七、在公股后,立即动员起来支援所有移民工人,就因此而就显得极为重要,而且这种动员应得以继续和拓展。尽管在公投上有分歧,但当下的任务应是组织起尽可能广泛的团结来反对紧缩政策,并与移民团结一起,同时抵制反对科尔宾和工党内左翼的右翼工党运动。

八、“退欧”从结构上削弱了欧盟,而且挑起了结果难料的方向性危机。月复一月,亲紧缩政策带来的结果对统治阶级而言已经很清晰了:希腊人民在2015年1月和7月通过投票表达自己的反抗[3],法国人发起强大的运动以反对劳动法的进攻[4],近日来马泰奥·伦齐[5](Matteo Renzi)在意大利地方选举中的严重失利。

九、欧盟的机构总体来讲缺乏民主,日渐积累的社会愤怒面临着来自右翼政府和左翼政府的攻击,这种愤怒只有到了热门的选举时才有机会得以发泄。在欧盟内的每个国家,欧盟都在摧毁社会保障和社会立法,推动所有人互相反对对方的竞争,推动欧盟全体工人的临时工化。

不幸的是,欧洲的工人运动,首先是欧洲产业工会联合会(CES)[6]并没有发挥其作为国际团结和保卫社会权利的堡垒与武器的作用。目前还没有一支全欧洲的进步动力将这种挫折转变为对资本主义紧缩政策的全面挑战。

十、欧盟是一个资产阶级机构,我们不相信它能自我改良,事实上,我们应摧毁欧盟,以建立遍布整个欧洲的,基于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间相互团结的新的合作基础。

十一、欧盟会将这一危机转化给被剥削者和受压迫者,要扭转这点,我们需要激进的反资本主义力量——必须要在欧洲层面得以重建——实现一定水平的政治凝聚和社会权重。

十二、在此局势下,我们的任务非常复杂:

1、在欧洲层面,鼓励所有反抗由欧盟所推行的紧缩政策(马德里会议等)的行动,这些紧缩政策同时清晰地解释了民族资产阶级在民族国家中的责任。谴责那种让不同国家的工人互相敌视的行为,并为增加社会权利和工资而斗争。

2、共同斗争,反对支付非法的公共债务,反对像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和CETA(经济与贸易全面协定)这类非民主的协定。

3、通过大众并有组织地援助人们具体反抗三驾马车(欧盟、欧洲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译注)所推行的政策(在希腊、葡萄牙……)的所有斗争。

4、在此重申:我们将努力援助移民,并支持他们在欧盟内获得居住、工作和福利的权利,应开放边界并加强我们同移民组织的联系。

5、促进并支持欧洲激进左翼间关于建立一个新——反资本主义的、反种族主义的、生态社会主义的、女性主义的——欧洲的前景的讨论。

 

译自:

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4591


注:

[1]联合王国独立党是英国一个主张脱离欧盟的右翼政党。成立于1993年,近几年发展迅速,已经成为英国第三大党。其政治上受到原保守党内反欧盟右翼的支持,并且积极反对外来移民。

[2] 杰里米·科尔宾:工党内左翼领导人,原本在党内并无太大影响力,不过因工党改变了招收党员的方式,并改为党员直选领导人,使得科尔宾能在2015年以绝对多数票当选为工党领导人。科尔宾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并提出单方面核裁军、免大学学费、公共设施和铁路设施国有化等主张。他对阿尔巴尼亚的斯大林主义领导人霍查评价很高。此外还给英国共产党的《晨星报》写过专栏文章。在同欧盟关系问题上,他主张英国留在欧盟。

[3]分别指希腊在2015年1月时,将激进左翼联盟选上台;在2015年7月关于是否接受欧盟提出的新备望录而举行的全民公投中,多数人投了“反对”票。

[4]法国社会党政府今年提出了新的劳动法改革方案,其内容主要是给予资方在增加或“减少”劳动时间、减薪和解雇员工方面更大的自由。此举引发法国工人大规模的反抗运动,几大工会的工人都冲破工会官僚和主流政党的束缚行动了起来,罢工浪潮持续数月,遍及法国各地。

[5] 马泰奥·伦齐是意大利民主党的总书记,2014年起就任意大利总理。民主党是意大利一个社会民主主义政党,自执政来一直在推行紧缩政策。

[6]欧洲产业工会联合会(Confédération européenne des syndicat),欧洲产业工会组织,成立于1973年,由不同国家的产业工会联合而成,是目前欧洲范围内最大的产业工会组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