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国际在希腊

马诺斯·斯库佛格卢 著

素侠云雪 译

坛坛、季耶 校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旗帜

 

译按  在此要感谢坛坛和季耶两位同志对译文进行校对提出修改意见,同时感谢作者[1]就一些疑问提供补充意见。

此文对第四国际希腊支部的历史和活动状况作了简单介绍。后面部分则重点阐述在当前严重的经济危机和资产阶级统治危机中希腊支部的政治主张与战略,其组织核心是发展与建立一个革命的和反资本主义的联合阵线。而保证希腊支部政策革命性一个重要方面,便是“同时建设阶级意识和革命意识”,而非如阶段革命者所认为的那样先去建设阶级意识,经等待后再去建设“革命意识”,因为在建设简单的阶级意识而忽视革命意识的建设时,也就是政策上难免陷于改良主义之时。

 这篇文章是为第四国际成立75周年的会议而作的,旨在介绍第四国际在希腊新近的发展。该会议于2013年11月在德国曼海姆市召开。


一、历史回顾

第四国际在希腊有很长的历史。第四国际的希腊支部成立于1938年。

1928年,“斯巴达克斯小组”(出版有同名刊物)作为希腊共产党内的左翼反对派成立了。该小组的领导人是希腊共产党的第一任书记潘德利斯·普利奥普罗斯[2]。刊物《斯巴达克斯》刊发国际左派反对派关于希腊的文章的翻译,并刊发如实分析希腊资本主义的文章。1934年,大量来自“斯巴达克斯小组”的战士同从“档案马克思主义者”组织[3](领导者为米切尔·拉普迪斯—帕布洛[4])中分裂出来的组织一起创立了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

1938年,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5]的代表米切尔·拉普提斯(帕布洛)参加了第四国际的成立大会。自第四国际成立时起,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就是其支部。二战后,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同其它托派力量一起于1946年召开了统一大会,并组成希腊国际主义共产党,此后直到1974年,该党一直是第四国际的希腊支部。1974年军事独裁统治结束后,希腊国际主义共产党又将名字改回“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最后,到1986年,由于组织内一支力量逐步脱离第四国际而导致分裂,我们组织开始改用现在的名字:“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Organization of Communist Internationalists of Greece-Spartacus,Οργάνωση Κομμουνιστών Διεθνιστών Ελλάδας – Σπάρτακος,ΟΚΔΕ-Σπάρτακος)(第四国际希腊支部)。

到2014年时将是第四国际希腊支部持续活动80周年了。

当“斯巴达克斯小组”于1928年成立时,包括了希腊共产党内最重要的干部。其中不仅有党的第一任总书记潘德利斯·普利奥普罗斯,还包括共产主义青年团的第一任总书记和希腊机关报的第一任主编。尤其是普利奥普罗斯,他是一名非常重要的知识分子,还是反对攻打土耳其战争的共产主义士兵组织的领导人。

1936年,经过九个月的战争后,梅塔克萨斯(Metaxas)独裁政权开始奴役希腊人民,在他统治时纳粹占领希腊,直到1944年退出。由于梅塔克萨斯独裁政权(1936~1940)及其后纳粹和斯大林主义者共同的迫害,第四国际的希腊支部几乎在肉体上被彻底消灭。

普利奥普罗斯于1943年被意大利法西斯的行刑队所枪决,其他很多同志也被杀害。直到现在,确定从1936~1945年间被希腊法西斯主义者、纳粹和斯大林主义者处决或杀害的第四国际同志的确切人数,还是一个历史研究难题。

继续坚持的同志,分析了帝国主义战争,在极艰苦的环境下继续同时反抗德国和英国帝国主义,反抗希腊资产阶级。

然而,希腊支部的多数领导同志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即在德国占领期间低估了民族解放这一诉求的重要性,而且对民族解放阵线(EMA——希腊的反抗阵线)采取了宗派主义的反对态度。民族解放阵线由希腊共产党领导,且其领导层执行了要与民族资产阶级合作的错误的人民阵线战略,结果到最后,民族资产阶级击败了希腊共产党。但是话说回来,它领导的运动是名副其实的充满革命动力的人民起义。

不幸的是,在那段时间,第四国际希腊支部的领导层中只有少数人对民族解放阵线的群众采取了非宗派主义的立场,即与第四国际欧洲局的路线相一致的立场。希腊支部领导层多数派的立场使希腊支部在十年的时间里处于政治边缘地位。

到了20世纪60年代,在那些40年代后期曾是少数派的人的领导下,希腊国际主义共产党是希腊共产党左侧组织里最大的团体[6]。军事独裁统治(1967~1974)下的残酷迫害对其力量发展产生了消极影响。我们很多同志被关押或流放。尽管如此,我们的战士在1973年理工学校的历史性起义中,尤其是在组织工人议会时,发挥了关键作用,而且在1974年(在军事独裁政府倒台后),我们的报纸是最早开始在街头出售的报纸,这要比希腊共产党报纸的公开出现早很多。

二、我们今天的政策

让我们来接着讲一下我们当前的活动。“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是一个只有约一百人的小组织,可以想象,我们是一群有着不同起源的激进左翼组织中的一个。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OKDE-Spartacus)标志之一

 

尽管我们组织很弱小,但是我们在群众运动的好几个方面都很活跃:

——在工会中,我们主要通过参加激进左翼【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 Anticapitalist Left Cooperation for the Overthrow,Αντικαπιταλιστική Αριστερή Συνεργασία για την Ανατροπή,,ΑΝΤ.ΑΡ.ΣΥ.Α.)及其他组织】的激进平台——“干预”(Paremvaseis,παρεμβασεις)来进行。在一些方面“干预”平台有着重要的影响:例如,它领导着很多小学和中学教师的地方工会,(他们在最近的中学教师罢工中起了关键作用),在很多地方市政工人工会中占有多数,等等。它还在一些工会联合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公共部门工会中。2013年11月,在全国公共部门员工联合会(the National Confederation of Public Sector Employees,ADEDY)最近一次大会的选举中,“干预”平台入选新一届执行委员会的人数和希腊共产党的入选人数相当。

——在大学生运动中,我们活跃于“联合独立左翼运动”[7]中,该组织是一个激进左翼学生的联盟,有大概一千名成员。联合独立左翼运动领导了自1991年来的每一次学生示威运动。在学生会的选举中,联合独立左翼运动能在全国获得12~14%的选票,两倍于激进左翼联盟的学生平台所获得的票数。

——反法西斯运动可能是我们工作中最成功的部分。这一工作很多年来都被多数左翼,包括激进左翼(和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中的多数组织)所低估。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已经在地方社区反法西斯集会中做了很久的工作,并常同无政府主义者一起工作,还通过各种尝试来统筹所有这些举措。我们还曾支持组建一个由所有左翼和无政府主义组织在行动上对抗法西斯的联合阵线的建议,这也是组织社会运动自卫的需要。今年夏天我们还在设法阻止国际纳粹在希腊举办夏令营的活动中起了重要作用。我们的实际工作还会有这样一些补充,即出版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分析法西斯主义的书籍与小册子。

如诸位所知,伴随着“金色黎明”的上升,希腊今天确实面临着法西斯主义的威胁,他们有十八名成员当选为议会议员,超过总议席的10%[8]。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在破产的小资产阶级、受到危机冲击的小商店店主、黑手党资本家圈子和失业青年等人群的基础上组建了地方组织。起初他们袭击移民,后来更进一步,开始袭击工人组织、左翼分子和无政府主义者。最近一次发生于2013年9月18日的针对反法西斯嘻哈歌手帕夫洛斯·费萨斯(Παύλος Φύσσας,Pavlos Fyssas,人们常叫他Killah P)的谋杀案引发了巨大的反法西斯抗议和一场反纳粹总部的示威。值得提及的是,在这场运动的最高潮时,我是说2013年9月25日三万人向“金色黎明”总部行进时,尽管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内以前有各种矛盾,但他们是最大的和最有影响的参与者,与之相比,激进左翼联盟的队伍只有数百人申请参加了宪法广场的音乐会。

——我们支部是少数几个参与到女性主义运动中的组织之一。女性主义运动目前在希腊还极不发达。

——我们的一些青年同志活跃于争取士兵民主权利的网络中(希腊军队仍实行征兵制)。

——一些同志活跃于本地的城镇运动中,其中主要是在雅典的一些区。

——去年(2012年——译按), 我们在雅典成立了一个学会,每周都会有举办一次讲座和讨论会。

“联合独立左翼运动”的海报

 

三、我们同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和第四国际支持者之间的关系

我们自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成立时就加入了该阵线。这一反资本主义的联盟以在政治上和组织上不受改良主义支配的基础而组成。

希腊一直有大量的组织和战士居于两个改良主义政党——希腊共产党(一个斯大林主义政党,最近遵循第三时期[9]的、官僚主义的和极端悲观主义的路线)和左翼生态联盟(前欧洲共产主义政党,遵循现代的、左翼社会民主主义的路线)的左侧。他们中的一些人决定加入左翼生态联盟并进入激进左翼联盟。其他大多数人则长期在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的同盟者联合独立左翼运动及“干预”中进行合作。

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有三千多名成员,其中多数是青年人。在改良主义的激进左翼联盟的选举压力下,它在地方选举中的得票率未能超过2%,在全国大选中的得票率没能超过1.2%。尽管它真正的活力要大得多。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在全国都很瞩目,它领导了相当数量的罢工并在好几个工会中都有出色的表现。不过它的纲领仍然很模糊、很模棱两可,有一些斯大林主义的影响(这是为什么我们不主张解散本支部而完全溶入此阵线的原因),然而,很明显它是由革命理念组织起来的,并自觉地号召与资本、资产阶级国家制度、欧盟及所有帝国主义联盟彻底决裂。

除本支部外,希腊还有其他一些通过这种或那种方式与第四国际有联系的组织。

“红色”[10]是一个很小的组织,多数成员来自“国际社会主义倾向”(IST)。他们是第四国际的长驻观察员组织。他们加入了激进左翼联盟,支持其左翼论坛。“红色”在激进左翼联盟最近一次大会召开期间发生了三次分裂并失去了一半成员,分裂出来的人支持主流的齐普拉斯(Tsipras)平台。激进左翼联盟内的左翼平台是由“左翼潮流”(Left Current)(即前“左翼生态联盟”)所领导的,且得到“国际主义工人左翼”[11]的支持。

“红色”的报纸《红色》

“国际主义工人左翼”是个比较大的组织,也是从“国际社会主义倾向”中分裂出来的(事实上“红色”是从“国际主义工人左翼”中分裂出来的)。他们(DEA)与第四国际没有正式的联系,但从去年始他们受邀以来宾的身份参加第四国际的会议。

我们同“红色”的关系不错。我们在反法西斯运动中和两场希腊的第四国际青年营组织活动中有联系。但事实上我们之间的组织联系已经失去了。原因是“红色”和“国际主义工人左翼”(“国际主义工人左翼”尤其严重)过度忠实地在激进左翼联盟内及其在工会中的平台活动。尽管他们会批判激进左翼联盟的领导,但最终还是让自己屈从于对方。让我举一个例子:“国际主义工人左翼”拒绝参加10月时反“金色黎明”全国总部的大示威,仅仅因为激进联盟的领导拒绝参加,而且是打着为了“责任”和国家稳定的名义拒绝的。

“国际主义工人左翼”成员在活动中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工人斗争”与我们在20世纪80年代分裂,虽然还坚持曼德尔主义传统[12],但同第四国际间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了。我们在出版关于我们历史演变的书籍和文件时会有些合作。

四、我们的政治目标

大家大概对希腊当前的局势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不想在此耗时罗列你们在报刊上能找到的数据。希腊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并未完全解决。我们有一个由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主义阵线所掌控的威权的和保守的政府。

我想强调的是局势已陷入深深的两面化中。

一方面,我们受到资本的持续攻击,且资本家在压低人们的生活条件,压制劳动人民的自尊心——另一方面,他们这样做只不过在为其将来霸权的丧失预支成本。

一方面,我们经历着持续不断的挫败,如很难组织起群众运动来阻止各种紧缩性政策——另一方面,新的受压迫阶层已为未来的斗争积聚了宝贵的经验,当体制不能再稳定下来时,这斗争必将到来。

一方面,法西斯主义的威胁在分裂与分割被压迫者,在恫吓和摧毁被压迫者的组织——另一方面,反抗法西斯的斗争将会变成反抗资本主义自身的斗争。

为什么我们认为在希腊,我们需要一支独立的反资本主义的,处于共产党和激进左翼联盟之外的左翼?

首先,我们必须明白这两个党都没有能力为实现工人的利益提供解决方案。激进左翼联盟在2012年5月和6月的全国大选中成为议会第二大党时,承载了人们的厚望。但在其党内占据支配地位的一直是改良主义的左翼生态联盟,尽管它经历了向更远的社会民主主义的转变,与政府更加接近。它目前的纲领在一些方面确实接近于德国左翼党,事实上还远不如泛希腊社会主义阵线在1981年第一次赢得大选时的纲领呢。它吸收了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官僚主义的方方面面。对我们国际而言,它不符合不受资产阶级立场支配的标准。也不符合我们对内部民主的要求,在其最近的大会决议中,强制要求所有加入联盟的组织应解散并完全溶入其中。

我们认为激进左翼联盟很明显在利用群众运动来帮其执掌政权,而不是用获得政权的能力来支持群众运动。

一个事实是他们在数月内连续两次破坏了中学教师的罢工:一次是在春季时,他们在工会联盟中当选的工会分子在会员大会的投票中取消了一次总罢工,原因是政府禁止这样的罢工。另一次是2013年9月时,他们在一次新的总罢工开始后第七天投票中止了罢工。他们还拒绝参加反对纳粹总部的示威,但与此同时,却召集所有“宪法准许的”政党,包括执政党新民主党这样在这些年来培育了纳粹的右翼政党,来讨论如何联合起来反抗法西斯。他们还与独立希腊人党这样的极右翼反备忘录政党合作。所有这些都极为明显。“红色”的同志竟然还同意这些策略。

2014年1月8日,激进左翼联盟给出了其政治方向的证据。那天正好是欧盟的希腊轮执主席就职的日子。政府和警察禁止这天有任何示威,这种情况可以说前所未有。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号召所有左翼参加反对欧盟的示威,以反对政府和威权主义者的禁令。激进左翼联盟谴责了禁令,但除此之外没再做其他任何事情(左翼平台以及共产党也一样)。尽管有禁令在,但一场超过一千人(其中多数是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的成员)的示威还是出现在了街头,示威遭到了警察的攻击和改良主义左翼的抵制。

但仍会有人问到,为什么不成为激进左翼联盟或希腊共产党内的反对派呢?答案应在希腊阶级斗争的具体情况中寻找。

甲、希腊是遭受危机冲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看起来没有任何出路,只见所有的紧缩性政策在实施,每一个单独的福利机构与公共服务在崩溃。还有更严厉的紧缩性政策会实施。那些最大的大学正在裁员70%,这就是我们到现在为止已坚持了11周的大学员工罢工的起因[13]。这还只是最近的例子。面对的危机的毁灭性影响,我们需要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战斗性和进取性,以更好地提高斗争水平。在资本主义秩序和资产阶级机构内,不可能有什么保障我们利益和需求的出路。我们需要进攻,而不是防守——这就是我们现阶段的基本立场。

乙、群众与改良主义领导之间并没有很稳固的、历史性的联系。人们对激进左翼联盟的支持并不稳固,也缺乏热情,其多数支持者主要采取的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策略。我们可以预料到,社会意识是流动的和突然跳跃的——这是我们立场的第二个支柱。

丙、在希腊组建一支独立的反资本主义的和革命的左翼的想法并非空想。这里确实存在这些战士活动的空间,这些战士已经在多个集体和工会中合作好多年了。不管怎样这一空间都将自主表达出来——如果我们加入了激进左翼联盟,其他人将会重组这空间。

丁、基于前面的观察,我们认为在希腊难题并不是资本主义在重新稳定或群众缺乏斗志,而在于一个能组织先锋队并提出具体的革命观点的意识问题。我们必须在主观因素这方面努力,现在就来建设它,而不是高估客观因素而判断出改良主义的可能路径来。我们如果失去独立性,就不仅不能影响改良主义者,更不能影响阶级斗争本身。

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仍在一个矛盾的进程中。它正面临着战略困境。虽然它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支持中学教师直到最后。它在当前的大学员工罢工中起了关键的作用,很快还会在医院中(我们在那里有很多同志)有行动[14]。但最重要的因素是: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并没有因要在议会政治前摆姿态而限制其战斗性。

简单地说,结论应该是:

——为了协调所有社会斗争,我们需要一个行动上的联合阵线来反抗资本主义的攻击和法西斯主义,如果我们各自行事,那么无论我们多么英勇,都无法取胜。(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就是符合这一要求的阵线。)

——我们需要一个联合的和独立的反资本主义的与革命的左翼,以提出当代的过渡纲领来推翻资本主义。

——我们需要在这样一个阵线中保持我们第四国际支部这样一个独特的组织,战略问题还远没有过时,它们在今天甚至获得了更大价值。

——我们必须解释,没有什么所谓左翼政府(指激进左翼联盟一类政党执政的政府——译按)可以给工人和其他反对力量提供解决方案。不要前欧洲共产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官僚制,不要在欧盟的框架内和资产阶级体制内再有任何重新谈判之举,不要没有备忘录却保障个人财产完整权利的“国家发展计划”。

如果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被选入了议会,我们应该考虑有条件地投票赞成一个左翼(激进左翼联盟)政府。虽然我们不会参加这个政府。我们会坚持宣称唯一的出路是议会外的群众斗争、自我组织和一个革命战略。

尽管我们还不占有任何议席,但鉴于激进左翼联盟决不会提出或接受一份同我们立场一致的纲领,所以我们不应拒绝参加选举。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在2012年5月的大选后同“激进左翼联盟”举行过一次会谈,提出了一些我们认为是必不可少的关键诉求,如:与欧盟和欧元断绝关系,废除债务,无任何补偿的前提下将经济中的战略部分国有化,实行工人管理等。显然,他们拒绝了。尽管如此,我们仍认为一些人提出这样一份反资本主义过渡纲领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不应在“团结左翼”——事实上意味着尾随改良主义——的口号下牺牲它。

我们发出争取一个工人政府的口号,但我们仍会坚持《过渡纲领》中所讲的:

甲、在一个资产阶级的国家中绝不可能出现一个真正的工人政府(一个真诚地促进工人利益的政府),即使看起来是有可能的。

乙、为了能在政府推动的发展中发挥任何影响,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一个革命共产主义的独立组织(因此,不应成为执政党的一员。)

阶段革命论(stagiest)[15]认为 “简单的阶级”(如改良主义的)意识是一个人们在有能力谈及革命前的必经阶段,而我们的观点正好与之相反,我们今天的目标是同时建设阶级意识和革命意识。对多数工人阶级成员来说,革命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改良在客观上更是注定不可能的。

 

刊物《斯巴达克斯》,每年出五期

 

2013年11月[16]

 


注释

 

[1] 马诺斯·斯库佛格卢(Manos Skoufoglou,Μάνος Σκούφογλου),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第国国际希腊支部)中央政治局委员。——原注

[2] 潘德利斯·普利奥普罗斯(Pandelis Pouliopoulos,Παντελής Πουλιόπουλος,1900.03.10~1943.06.06),希腊共产党第一任总书记,希腊最早的托派领袖之一。1919年毕业于雅典大学法学专业,同年加入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希腊共产党的前身)。1920年开始参加反希腊土耳其战争的活动。1924年底成为希腊共产党总书记。1927年被开除出党,1928年组成左翼反对派——“斯巴达克斯小组”,后参与创建“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1938年,被梅塔克萨斯独裁政权逮捕。1943年被意大利法西斯杀害。译有马克思的《资本论》和《政治经济学批判》、托洛茨基的《被背叛的革命》等书。

[3] “档案马克思主义者”(Archeiomarxists),源自1919年成立于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内的派别“共产主义同盟”。该派别于1921年解散,但其部分成员随后出版一份名为《马克思主义档案》的刊物。1924年,因其领导人被希共开除,所以“档案马克思主义者”组织也正式组成。1930年,该组织在其代表大会上将名称改为“希腊布尔什维克—列宁主义组织”,但在国际左派反对派中仍习称其为“档案马克思主义者”组织。1931年时其成员达到二千余人,并作为国际左翼反对派的官方支部。30年代,“档案马克思主义者组织”在工会中相当活跃。1934年该组织分裂,多数成员转而支持国际右翼反对派。少数则分出并与来自“斯巴达克斯小组”及其他一些支持托洛茨基的组织组成“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而分裂后的“档案马克思主义者”组织则在到希腊内战时期加入“希腊权利·今天”。此后该组织不复存在。

[4] 米切尔·拉普迪斯—帕布洛(Michel Raptis-Pablo),人们更习惯称他为“帕布洛”(也译为巴勃洛),“档案马克思主义者”的重要人物,参与了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的建立,但1937年即离开希腊,曾在瑞士和法国待过。1944年起是第四国际欧洲局的领导人。二战结束后成为第四国际的领导人,开始推行要求各支部打入共产党或社会民主党进行活动的“帕布洛主义”,导致了第四国际1953年的分裂。后脱离第四国际,组建“革命马克思主义倾向”(IMT)。

[5] 准确说是“希腊统一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Unified Organisation of Communist Internationalists of Greece,EOKDE),成立于1938年。但主体仍是原OKDE。

作者补充:“希腊统一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者组织”(EOKDE),由“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OKDE)与从“档案马克思主义者”组织中分裂出来的小组织“新方向”(New Course)一同组成。该组织是OKDE的继续。

[6] 作者说明:希腊国际主义共产党是独立政党。帕布洛派在其中只是少数派,1963年离开了希腊国际主义共产党。

[7] “联合独立左翼运动”(United Independent Left Movement,Ενιαία Ανεξάρτητη Αριστερή Κίνηση,EAAK),希腊一个左翼青年学生组织,主要活跃于大学和技术学院。成立于1990~1991年,当时希腊共产主义青年团中一些人不赞同其领导的政策而从中分裂,组成“新左翼潮流”(NAR),并与左翼学生示威运动联合组成“联合独立左翼运动”。目前该运动内共有十个激进左翼组织:共产主义解放青年团、左翼重组社、左翼反资本主义小组、“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社会主义工人党、“希腊革命共产主义运动”、希腊工人革命党、共产主义重建社、反帝国主义劳工阵线。

[8] 由于希腊实行比例代表制,所以相对而言会利于平均各党得票。此次得票率最高的新民主党得票率也只有29.66%。

作者补充:在最近的选举中金色黎明得票率为6.92%,但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支持率超过10%。

[9] 希腊共产党受之前入阁资产阶级政府而实力大减的影响,于是从1996年的十五大开始就逐步进行转变,到2009年十九大时基本确实“第三时期”路线,基本放弃原来先建立反帝反垄断政府的主张,改为较急进的路线。其目前理论详情可参考: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4031

[10] “红色”(Kokkino,Κόκκινο)于2004年从“国际主义工人左翼”中分裂出来。

[11] “国际主义工人左翼”(Internationalist Workers’ Left, Διεθνιστική Εργατική Αριστερά,DEA)于2001年从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分裂出来。2004年发生分裂,一部分组成“红色”,一部分组成“国际主义社会主义干预”。“国际主义社会主义干预”后来并入“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

附:“国际社会主义倾向”在希腊的发展起源于两支力量,一是20世纪60~70年代在英国留学并接受汤尼·克里夫影响的留学生;二是参加了1973年反军事独裁学生运动的一部分左翼成员。后来他们一起组织了“社会主义革命组织”(OSE)。“社会主义革命组织”在20世纪80年代立场更接近“国际社会主义倾向”,1997年更名为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2001年,党内少数派分裂出来并组建“国际主义工人左翼”(DEA)。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出版有周刊《工人团结》,还有一份创办于1997年的理论月刊《来自底层的社会主义》。目前“国际社会主义倾向”(IST)在希腊的正式支部是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SEK)。该党参加了“希腊反资本主义左翼阵线”。

[12] 作者补充:真正问题是内部民主。后来参与到“马克思主义重组”(我们组织的多数同志曾属于这个组织)中的多数派主张实行反资本主义联合政策。后来成为“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工人斗争”的少数派则主张(现在仍主张)独立建党的建设策略。两派不能共存是由于内部民主的缺乏。

[13] 在2012年,希腊学校裁员就有一万八千多人,另有数百所职业学校被关闭,降薪的教师及学校行政人员就更多了。2013年下半年的高校罢工自9月开始,至译者所知持续十余周,何时结束尚不清楚。

[14] 医疗界的罢工发生于12月初,即在本文写出后没几天。此次是为反对政府在公共医疗裁员四千五百人而举行罢工。大概在12月19日结束。

[15] 作者补充:“stagiest”意为分阶段发展,是与不断革命论相对立的观点(即阶段革命论——译注)。

[16] 本文译自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323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