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国际第十七次世界代表大会会前情况简介

素侠云雪  整理

首先在此介绍一下第四国际的领导机构:世界代表大会是第四国际的最高权力机关,有权决定第四国际内大小各种事宜,按章程应每五年召开一次世界代表大会。其闭会期间的常设机构是国际委员会,一般每年召开一次全会。此外世界代表大会还选举产生申诉委员会,作为第四国际内的监察和申诉机关。国际委员会选举产生执行局,执行局负责日常行政事务,但无权作出重大政治决定。国际委员会还选举产生如生态委员会、女性委员会等事务委员会。

第四国际的“十七大”,即第十七次世界代表大会,将于2018年2月召开。第四国际十六大召开时间是2010年,在2018年召开十七大,已经在十六大八年后,即这是违背章程规定的。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第四国际组织较松散的情况。下面就第四国际十七大会前的各种情况做一简单介绍:

一、开会时间与地点

十七大将于2018年2月24日至3月2日在比利时西弗兰省召开。(开会地点与十六大相同。)

二、大会代表的选举规定

每个支部、同情组织、观察员组织至少可选举一名代表。其中,组织人数不足50人者选派1名代表与会,51—150人者选派2名代表与会,151—250人者选举3名代表与会。以此类推,每多100人,则多增1名代表名额。

在代表大会前会对代表进行审议,各代表所在国组织必须交清2011—2017年间的党费,否则某国代表将无法获得代表资格。

三、大会的议程、规定

  1. 对报告《资本主义全球化、帝国主义、地缘政治动荡及其影响》进行讨论和投票,包括讨论阿拉伯地区的革命进程。
  2. 对报告《社会动荡,反击和可供替代的出路》的讨论与投票。
  3. 对决议《第四国际的作用与任务》的讨论与投票。
  4. 对决议《资本主义对环境的破坏和生态社会主义替代选项》的讨论与投票。
  5. 在关于欧洲、拉美、亚洲、非洲、中东等地的地区会议进行讨论。
  6. 审议任务委员会和其他组织委员会的报告。
  7. 关于财务的报告。
  8. 选举领导层(国际委员会、申诉委员会)。

一些规定:

即将离任的上届国际委员会和申诉委员会的成员在开会时在发言和咨询投票处就座。

经认可的同情组织和观察员组织的代表在开会时在发言与咨询投票处就座。

国际委员会授权执行局与各国支部商议是否邀请相关国家支部领导人与会。执行局应保证与会人数规模与场地大小相适应。

四、会前准备

国际委员会须公布2017年国际委员会会议所通过并提交世界代表大会讨论的相关文件,并需将相关文件发送给各国组织,以便于在世界代表大会前就各种议题开展全国际的讨论。(绝大多数斯大林主义、后斯大林主义的党多数不会在代表大会前公布与大会决议和重要工作报告相关的文件,实际上禁止在大会前进行讨论。如某大国的执政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同样如此)。截至2017年12月31日,相关文件均已经在《国际观点》网站上公布(详情查参考: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rubrique270 。《惊雷》也会翻译其中部分重要内容,有的已经在之前的几期中发表),就相关决议草案、文件展开的争论也逐步在网上公布。

按国际委员会的要求,执行局需要在大会召开前发表讨论公报,内容不应超过60万字(英文)。执行局还必须在2017年11月15日前提交表决决议。提交大会的决案草案不应超过4万字,其他讨论文件不超过1.5万字。执行局还需要将相关决议草案、讨论文件用电子邮件发送给各国组织。讨论公报分用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三种文字发布。各支部、同情组织和观察员组织需要就世界代表大会相关文件的讨论创建民主的讨论环境。

世界代表大会的费用主要来自于:各国组织交纳的党费;就大会而向各国组织临时征收的费用(此项需与相关国家组织协商);第四国际的储备资金(按要求总额的三分之一)。

四、会前的争论与派别活动

从目前情况看,争论主要集中在国际委员会的决议草案《第四国际的作用与任务》上。该草案主要是坚持十六大以前提出的广泛性政党战略的。2017年2月,反对目前第四国际领导层所坚持的广泛性政党战略的人通过了《第四国际反对派宣言:让我们把握机会,建设一个革命与共产主义的国际》。2017年11月,支持此宣言第四国际一些成员及支持者在巴黎开会,讨论了该文件及其他一些国际事务,并对文件个别地方进行了小规模修改。且反对派后来明确称自己为“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Platform for a Revolutionary International)。

为此,第四国际多数派一些领导人,如第四国际执行局的《回应反对派平台》,第四国际执行局与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成员皮埃尔·鲁塞(Pierre R)、克里斯蒂安(Christian)、珍尼克(Janek M)、列昂(Léon C)、本尼(Penny D)等写了《对〈让我们把握机会……〉的争论的几点内容》,列昂(Léon C)的《我们的希腊路线没有棱镜和遗漏》丹麦社会主义工人党成员迈克尔沃斯(Michael Voss)的《丹麦红绿联盟,2011—2017》等文。

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方面,则有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成员马诺斯斯库佛卢的《希腊,一个没有经激进左翼联盟的棱镜扭曲的故事》,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派成员鲍伯L(Bob L.)的《第四国际内的争论》等文批判第四国际反对派的意见。

除“广泛性政党”问题外,生态问题上,英国社会主义抵抗的成员艾伦·戴维斯(Alan Davies)作《一份公民觉醒的呼吁——和一份生态社会主义的回应》以回应生态委员会提交的《资本主义环境破坏和可供替代的生态社会主义出路》。

此外,在委内瑞拉问题上,2016年时第四国际在委员会的观察员组织“社会主义潮流”因对马杜罗政权的不同态度而分裂,主张批判性支持马杜罗政府的工会活动者另组“查维斯统一社会主义者同盟”,社会主义潮流则号召左翼推翻马杜罗政府。预计此问题亦会在大会上产生争论。其他问题,如中东革命问题、拉美问题、如何应对极右翼和新法西斯主义等,估计也会成为会上的讨论热点。

五、派别斗争前景

就争论最激烈的“广泛性政党”问题来看(目前提交大会的争论文章多围绕此问题),虽然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在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内已经成为多数派,且经过2017年11月的巴黎会议,其影响有所扩大,但在十七大中获得多数支持的可能性较小。原因在于:1. 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总的人数不占多数,一些组织和成员还不是第四国际的正式分支,无与会投票的权利。2. 不同于在法国和希腊,多数派目前在西班牙、葡萄牙、丹麦等地的政策尚未见明显的挫折,且第四国际多数派在西班牙、葡萄牙、巴西、墨西哥等国均有相当强大的组织支持。但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的影响预计会在会上有所增加,并有可能会获得一些亚洲组织,如来自菲律宾、斯里兰卡等组织的同情,因这些国家的支部与广泛性政党政策关系不密切。

就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而言,如能将加拿大社会主义行动(英语)/社会主义行动同盟(法语)、西班牙革命反资本主义左翼、意大利格瓦拉集体吸纳入第四国际,并部分修改关于广泛性政党的路线,则已经可以算是较大的胜利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